返回第十四章 攻占刀营!  丧尸认我做大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现在徐国的心里,萦绕着四个大字。

    卧槽尼玛。

    他恨不得把柳东祖宗十八代都给骂遍了。

    他现在才闹清楚,原来这柳东不是带他来想办法攻占刀营的,而是想办法来自杀的啊!

    草,你活够了,老子可没活够!

    徐国开车就要溜,结果就看到柳东缓缓抬起了手。

    在他的手指上,挂着一串车钥匙。

    柳东脸上带着微笑,将车钥匙晃了晃:“徐国,你别无选择。当然,你也可以试试,看能不能从我面前跑掉。”

    徐国攥紧了拳头,重重的砸在了方向盘上。

    车钥匙都被拔了,他还能怎么办?

    以这小子变态一样的力道和速度,他单凭一双腿根本不可能跑路,只会死得更快。

    妈的!

    徐国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下了车。

    柳东耸耸肩,冲着徐国道:“看你那副怂样,我都说我跟那丧尸拜把子了,你怎么就不信呢?”

    “呵。”

    徐国只是冷冷一笑。

    信你奶奶个腿。

    别说跟丧尸拜把子了,正常人见到丧尸能不被吃就念阿弥陀佛吧!

    现在的徐国只能自认倒霉,一开始还以为离开了刀疤哥,跟了个牛逼的新老大,结果这老大非但不牛逼,还是个傻逼。

    真他娘点背。

    徐国心里在想什么,柳东其实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但他没有任何表示,而是一边把玩着车钥匙,一边朝着巨型丧尸那边走去。

    徐国默默的跟在他身后,眼看着距离那巨型丧尸越来越近,徐国的心也越发的绝望了。

    看来自己的小命,真是要到头了。

    桥下的巨型丧尸以及丧尸群很快也注意到了柳东这边的情况,尤其是那巨型丧尸,在发现柳东和徐国之后,直接快步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它那沉重的脚步重重的跺在地面上,每一脚都将泥土地踩出一个深坑。

    巨型丧尸的口中也爆发出了一声大吼,声音之大,差点让徐国耳朵都聋掉。

    这种精神上的摧残让徐国终于忍不住,在巨型丧尸大吼的掩饰下,冲着柳东怒骂道:“柳东!我草你大爷!你来送死就算了!为什么要拉着老子!”

    在他怒骂出声的同时,那巨型丧尸,也已经冲到了他们切近了……

    望着那锋利的獠牙,徐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

    然后……

    然后呢?怎么没了?

    徐国奇了。

    脚步声怎么到了跟前就停了?

    那丧尸咋没咬他,没一巴掌把他拍成肉饼?

    他疑惑的睁开了眼睛,却惊愕的发现,那巨型丧尸此时竟然老老实实的站在柳东面前,低着个头,动都不敢动。

    就像是刀疤哥的手下面对刀疤哥时一模一样。

    徐国的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

    他狠狠的揉了揉眼睛,又重重的抽了自己几巴掌,在确定这一切不是做梦之后,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了两个字。

    “卧槽!”

    柳东一副看见神经病的模样,望着徐国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我跟它拜了把子。我是他大哥,他是我小弟,我让他往东它不敢往西,我让它跳舞它就不敢蹦迪。”

    说着,柳东还拍了拍巨型丧尸的大腿:“小老弟,这人是我手下,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去跟他握握手。”

    那巨型丧尸立刻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徐国的面前,伸出了那长着锋利利爪的大手。

    徐国吞了口唾沫,脸上终于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心翼翼的用手在巨型丧尸的手掌上碰了碰。

    柳东把手里的车钥匙抛向了徐国,随后用一种颇为欠揍的口气问道:“我刚才模模糊糊的,好像听到有人骂我?”

    徐国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东哥……是我见识短浅,是我脑残,我我我……我不知道您真有这么大的能耐!”

    现在徐国的心情真的是百感交集。

    既有没被巨型丧尸吃掉的劫后余生的庆幸,又有对巨型丧尸如此听话的震惊,还非常后悔刚才出言不逊骂了柳东。

    他昨天可是见过柳东杀人的,生怕柳东因为刚才他那一番怒骂,把他也给做掉。

    结果徐国等来的,是柳东伸出来的手。

    跪在地上的徐国抬头一看,发现柳东正面带微笑的望着他。

    “起来吧,我又没怪你什么。以后营地的发展还得靠你呢。”

    徐国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在柳东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而这一扶之下,徐国,也算是彻底归心了柳东。

    一个能跟巨型丧尸拜把子的男人,一个能够一拳打崩钢刀的男人,一个被他辱骂还能不计前嫌选贤举能的人,他凭什么不归心!

    徐国甚至有种感觉,面前这个比他要小上二十多岁的男人,绝对能够创造出一个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庞大帝国!

    望着徐国眼中的光彩,柳东心中暗暗点头。

    他这次不惜在徐国面前暴露自己控制丧尸的能力,为的就是让徐国这个难得的人才彻底顺从于他。

    之前徐国虽然也为他干了点活,但绝对算不上忠心,只是单纯的为了生存。

    而经过今天的变故,徐国已经把他自己的定位从一个打工者变成了追随者。

    这,就是柳东想要的结果。

    说句不好听的,柳东现在看透了。

    想要手下人忠心,那就不能让手下人当手下。

    要让他当一条狗!

    一条对你敬畏,对你恐惧,离了你却又活不了的狗!

    因为狗,才是最忠心的。

    ……

    回程的时候,还是徐国开车。

    可他握住方向盘的手,都是颤抖的。

    不是害怕的颤抖,而是兴奋的颤抖。

    因为就在他车的后面,跟着一大堆丧尸。

    原本那些让他胆寒,让他绝望的丧尸,现在,尽是他们手中的工具。

    刀疤哥的刀营门前,几个守卫面色严肃的守着营地的大门。

    远处忽然传来了汽车的轰鸣声,几个守卫都抬起了头。

    当他们看到一辆跑车带着一大堆丧尸朝着营地这边冲来时,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惊惧。

    有人急切的拉响了警报,有人上前想把这辆跑车拦住。

    车上,徐国舔了舔嘴唇,看向了柳东:“东哥,怎么办?”

    柳东头也没抬,淡淡开口:

    “碾过去。”

    “是!”

    跑车,瞬间加速。

    砰!

    几个跑来拦车的守卫直接被撞飞,而跑车肆无忌惮的冲撞上了刀营的铁门,直接将铁门撞出了一个豁口。

    他们身后跟着的近百只丧尸,仿若虎入羊群一般,自豁口冲进了刀营,疯狂屠杀!

    刀营里,刚接管营地的小刀还沉醉在被美女包围的温柔乡中,就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阵难听刺耳的警报声。

    小刀的兴致一下就被打断,刚要问发生了什么,就有个手下慌张的冲向了他的房间,惊恐道:“刀哥……刀哥不好了!有人开着车闯进了营地,还带来了一堆丧尸!”

    “什么?!”

    小刀一听,表情立刻就变了。

    丧尸入侵营地,这对于难民营地营地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是谁!谁开车闯进来的!”

    他一边慌张的穿起了裤子,一边冲着那手下怒吼着问道。

    结果话音刚落,那手下就被一把飞来的钢刀直接洞穿了胸口。

    “是我闯进来的,怎么了?”

    柳东淡淡开口,带着徐国自门外走了进来。

    小刀不认识柳东,但他却认识徐国,立刻瞪起了眼睛:“你……徐国!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居然帮着外人祸害咱们营地!你知道这下会死多少人吗!”

    徐国却是嘿嘿一笑:“小刀,你别他妈嘲讽我,我吃里扒外,你也不是什么好狗。当初你撺掇刀疤哥攻击虎营的时候,怎么不考虑考虑虎营会死多少人?”

    “你……徐国,你以为刀营沦陷了,你们就能活下来?到时候这营地里都他妈是丧尸,看你怎么逃出去!大不了就他妈一起死,谁怕谁了!”

    小刀咬了咬牙,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徐国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来这么一手。

    昨天他跟刀疤两人引诱巨型丧尸围攻虎营,是因为他和刀疤都不在虎营里,丧尸再怎么闹,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生命安全。

    可这徐国,居然拿自己当诱饵引诱丧尸进了刀营,等刀营里全是丧尸了,他自己不也没办法抽身了吗?

    正说着,门外忽然传来了丧尸的咆哮,好几只丧尸齐齐冲进了小刀的房间,吓得那几个陪小刀睡觉的美女尖叫出声。

    小刀也是浑身一颤,可他也知道,外面营地里的丧尸绝对更多,他活下去的希望也是渺茫,干脆冲着徐国和柳东邪笑道:“傻逼,现在丧尸冲进来了,要一起死了,你他妈的满意了?!”

    “谁想和你一起死了?”

    柳东淡淡开口,瞥了眼闯进来的丧尸:“你们,把那家伙咬死。”

    听到柳东的话,小刀直接爆发出了一阵狂笑。

    他知道,自己今天是难逃一死了,干脆在死前发泄了所有情绪,冲着柳东比了根中指:“傻逼!虽然不知道你他妈是谁,但果然也是傻逼一个!还命令丧尸?你以为你是谁啊!丧尸能听你的?开玩笑吧!”

    “难道你他妈是说相声的,想让你刀爷临死之前再开怀大笑一下?那……卧槽,它们怎么不咬你!别过来……别过来!你们去咬他们两个啊!啊!!!”

    小刀本来还在发笑,结果就看到那几只丧尸真的听了柳东的话,朝着他扑了过来。

    而柳东,此时的他,淡定的掏了掏耳朵。

    “总有人,不信我说的话。”

    一旁的徐国一声讪笑。

    ……

    刀营的幸存者们,这两天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昨天,他们的老大带人去打虎营,正当他们以为能够多一块营地的时候,他们老大死了。

    今天,他们老大的结拜二弟重整旗鼓,接管了刀营,打算稳固营地防御。结果还没守一天,一辆跑车就撞破了营地大门,还带来了一大群丧尸,甚至还有一只巨型丧尸。

    半小时前,那群丧尸杀了难民营地三分之一的人后,离奇的全都撤离了。

    而现在,一个年轻人,手里提着小刀的头,冲着他们这些幸存下来的人道:

    “我叫柳东,从今天开始,这片营地属于我了。”

    “有不服的,可以站出来。”

    有人不服吗?

    当然是有的。

    但随着这个名叫柳东的年轻人,硬生生的打爆了四个挑战者的头颅后,再没人敢出头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得不去承认一个事实。

    在今天,这片刀营,易主了。

    它现在的名字,叫柳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