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6章 好像从主角那,偷到了不得了的玩意!  因为剧本是这么写的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嗯?

    什么情况?

    李叶自己都懵逼了,他发誓自己真的只是想要试试,心里连半点期待都不存在,就是想看看这专门为了主角存在的,有着很大来历的‘孤阳’剑有多么特殊。

    所以趁着场景时间结束,所有人注意力都围绕在身为‘主角’的唐昊天身上。

    上去感受一下。

    他真的发誓!

    他真没想将剑拔出来啊。

    “如果我说就是不小心,你们信吗?”

    信吗?

    鬼才不信啊!

    李叶自己就第一个不相信,不小心?你给我来一个不小心试试!

    但事实上他就是不小心,就那么走到钉在地上纹丝不动的‘孤阳’剑面前,然后顺理成章的拔了起来。

    就在不久前,他还使出了吃奶得劲,双手青筋根根凸起,就差没有双脚都用上力,也没能拔出半寸距离。

    齐刷刷!

    李叶感觉到无数道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他知道现在的场面的确很尴尬,就在刚才包括他自己在内,那么多弟子都没能将剑拔出来,随之将唐昊天衬托的特殊和优秀。

    转眼间,他就在众目睽睽下,轻轻松松的拔剑成功。

    太打脸了!

    “李师兄,你……”

    那是执法堂的弟子,目瞪口呆。

    话说你们这群路人甲除了狐假虎威外,难道就只学会了一个目瞪口呆表情吗?这也太偷懒了吧?

    当然,他指的是那位作者大人。

    “小叶子!”

    大师姐一双美眸泛起一丝异彩,李叶顿时感觉浑身受用。

    看吧我的好姐姐,谁说只有唐昊天才出色,现在他也一样能够做到。

    水峪真人和执法长老两人更是表情定格,半天都没有任何声音响起。

    场面一度尴尬和僵硬。

    李叶正考虑着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是不是做错了?

    剧本里可没有这么一段,完全是他刚才无心中,来了那么一段心血来潮,殊不知就因为这无心之举居然改变了剧本走向?

    “等等,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李叶觉得这感觉不太妙,虽然自己在众人面前狠狠装了波逼,还压下了唐昊天这个主角的光芒。

    但问题是,他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剧本,没这么写啊!

    “要不,我再插回去?”

    李叶手持着‘孤阳’剑,在一群人炙热的目光下感觉有点怕怕,然后作势就要插回原位。

    不对啊!

    刚要插回去,李叶仔细一想又不对了。

    凭啥啊?

    刚才这唐昊天不是牛气哄哄,一副除了他之外就没人可以把剑拔出来的架势。

    现在他在一群人面前做到了,是不是意味着‘孤阳’剑就顺理成章成为他的东西了?

    “宗主。”

    “啊?”

    水峪真人愣愣出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李叶指了指手中的东西,然后问道“刚才唐师弟说,谁能把剑拔出来,谁就能拥有它。”

    “唐师弟,我没说错吧?”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李叶已经不管了。

    比起未知的彷徨,更多的是一种兴奋!

    是激动!

    更是心跳加速。

    剧本上明明没写关于他任何反转打脸的剧情,当然这也不可能,一个反派配角怎么可能在主角面前打脸装逼。

    但结果就是他居然做到了。

    既然如此,是不是意味着?

    李叶激动了!

    “没,没错。”

    唐昊天不敢相信,因为只有他才明白‘孤阳’剑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把剑。

    外界只知道这是一把玄器级别的宝剑,虽然珍贵可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却很鸡肋,比不上那些高等级灵器更别说法器。

    但他在锁妖洞内得到‘孤阳’剑后,几乎不到一天时间,就领悟了剑意!

    更是和‘孤阳’剑产生了共鸣,犹如人剑合一。

    这才是他敢如此自大,将剑钉入地面,随便别人来尝试拔剑而丝毫不慌的理由。

    结果。

    剑被人拔了。

    那一刻,唐昊天第一次变了脸色。

    慌乱?愤怒?不可置信?

    对于一个习武之人,剑在人在,剑被夺!如同头上多了一点绿!

    李叶可不管唐昊天是什么反应,现在立刻开口问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唐师弟割爱了,我会好好对待它的,无比的温柔。”

    太贱了!

    李叶是故意的,谁让这段时间在唐昊天面前处处吃亏,其他事情也就罢了。

    凭啥唐昊天要横刀夺爱?就因为他是主角?作者就这么偏心?

    配角也是人!

    也是要人权的!

    “宗主,既然唐师弟都点头了,还望宗主亲自宣布。”

    趁热打铁,李叶当然懂这个道理。

    他还看到自己祖父正一脸孺子可教,亲切关爱的眼神,充满了赞赏。

    水峪真人这一下为难了。

    为什么?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

    不对!这很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具体让他解释,他解释不了。

    当然不只是水峪真人,其实在场所有人,除了李叶外,包括李叶那位祖父执法长老脑海中也仿佛有这么一个声音。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那……”

    水峪真人虽然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但事实摆在眼前。

    他犹豫了一下后,还是点头道“那‘孤阳’剑就是……”

    李叶露出了笑容,是自得,也是兴奋。

    他看到大师姐那柔柔的目光,虽然他仍旧还分不清楚自己对大师姐的那种爱慕,到底是作者给他这个配角设定好的,还是发自他内心真实感情。

    但大师姐真的太漂亮了!还温柔善良。

    哗啦。

    “宗主,虽然‘孤阳’是唐昊天从锁妖洞中带走,但这毕竟是玄器级别的宝剑,以唐昊天现在的武功修为,还无法匹配,对他将来的修炼弊大于利。”

    嗯?

    怎么了?

    为什么这气氛不对?

    李叶还等着水峪真人,自己这位未来老丈人宣布结果,怎么突然间气氛不一样了。

    “李老的意思,也不无道理,但当年孤阳祖师的确定下规矩,谁能找到他的佩剑并且从锁妖洞内带走,就会是那把剑的第二任主人。”

    水峪真人面带难色。

    李叶瞪大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执法堂大殿中,‘孤阳’剑仍旧倒插钉在地上,所有人都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除了他自己,仿佛一切都回到了最初起点。

    回到了李叶上前拔剑之前的那个时间点。

    “有没有搞错?作者你这是耍赖皮!”

    李叶怒了!

    场景切换了?

    然后一切回归到剧本时间线,相当于刚才他做了那么多,都没任何用处?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宗主,李老。”

    大殿上,唐昊天带着主角光环,浑身上下都光芒四射。

    那亮度,都不怕闪瞎了众人狗眼。

    李叶发现自己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就像是被主角身上那种气势给镇压了。

    “唐昊天,如果老夫拿走‘孤阳’剑,你必然不会服气。”

    “李老言重了,弟子不敢。”

    唐昊天拱手行礼,但那眼神却带着一丝自信。

    见他如此,李长真心中大怒,但他的身份不好对一个弟子辈轻易动怒,只能点了点头,“好,既然如此,按照宗门规矩,在你修为达到先天之前,老夫亲自为你掌管此剑。”

    果然如同剧本写的那样发展了。

    李叶在一旁看着,也只能看着。

    场景时间中,一切发展都是设定好的,大家都需要按照剧本要求去进行。

    当然这里除了他会感觉不满,不爽甚至想要反对外,其他人都觉得天经地义。

    “恕昊天斗胆,李老你拿不走这把剑。”

    哗!

    来了!来了!

    主角装逼时刻!

    李叶看到唐昊天身上的光芒更亮了,同时嘴角上扬,蜜汁自信的表情看的他尴尬癌都犯了。

    偏偏这等自信的表现,敢于在宗门几大巨头之一,执法长老面前据理力争的样子,竟然让之前针对他的那几个执法堂弟子都露出了崇拜之色。

    “主角光环的效果之一,天生魅力值爆表,周围的人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受他影响,女的疯狂爱上他,男的要么自卑惭愧,要么心甘情愿想要成为主角的小弟。”

    李叶这些年倒也看过不少坊间各种版本的传记小说,有不少还看的津津有味。

    虽然故事各不相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主角无所不能,女的犯花痴,男的智商归零。

    男女老少一律通吃。

    “哼!”

    一声重重的怒哼!

    将李叶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他也没办法,在场景时间他就算闭着眼,他自己的身体都会动,还不如安安静静看戏。

    “来了,祖父要被打脸了。”

    果然李长真怒哼一声,一言不发直接走到大殿中央。

    玄真门武功最高的是水峪真人,是大鸿国七大真人之一。

    在他之下,几位长老武功各有千秋,李长真绝对是其中的佼佼者,虽未修炼到真人境界,但也是半步真人的水平。

    然后。

    没拔出来。

    场面很安静。

    李长真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了。

    “看来传闻是真的,孤阳祖师当年以此剑感悟剑意,也将一缕剑意留在了剑中,唯有领悟剑意之人才能够得到此剑认可,李老,看来这把剑和他有缘,就破例让他留下吧。”

    水峪真人适时出面,算是给李长真一个台阶。

    毕竟执法长老当众被一个弟子闹得下不了台,这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宗主所言甚是,既然如此,老夫也就网开一面。”

    李长真顺势下台,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

    这件事情算是落下帷幕,当然李叶知道今天之后这唐昊天算是在玄真门内彻底出名。

    当然这只是开始,主角光环才刚刚发力,后面还更夸张呢。

    尘埃落定,结果是唐昊天出名了,李叶等人完全成为他在玄真门刷名声的工具人。

    “真的什么都改变不了吗?”

    感觉到周围瞬间空气都轻松下来,李叶已经习惯了。

    每次这种变化意味着场景时间结束,他恢复了自由。

    望着唐昊天轻松将‘孤阳’剑带走,几次想要上去尝试强行抢夺后场面会不会很精彩,但最终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刚才那么大的变故,最后场景一切换,一切回归原点就告诉他不要胡思乱想了。

    剧本怎么写的,就怎么发展下去。

    好好当他的小配角。

    “真的如此吗?”

    李叶抬起手,在他的手中隐隐有着一丝丝锋芒在闪烁。

    【剑意·一段】

    眼前冒出了几个字。

    他居然领悟了剑意?

    剧本中可没有这么写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