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59章 少年雄主  日月同辉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焦克等将领想起朱雀王之前的警告,都骇然,这才明白王爷所说“主上智深如海”的用意。

    王壑游历南疆时,也曾到过朱雀王的地盘,去拜访过朱雀王,在那住了两个多月,所以焦克等人六年前就见过王壑,但除了王爷和赵晞,其他人都不知王壑和谨言的身份,更没想到王壑那时就在南疆布局了。

    那时候他才多大?

    这是何等的远见!

    也许他教导庞正等人时,根本就没想过谋反,因为相信朱雀王,便让这些人好生跟着朱雀王。

    朱雀王又问庞正:“你们如何策反镇南侯所属的?伤亡如何?将统计的人数拿给本王瞧瞧。”

    庞正忙道:“伤亡极小。这些年,属下查明了镇南侯吃空饷,并利用吞并的空饷培植势力的内幕。皇城兵变后,属下接到黄公子密信,便联络军中将领,将京城局势告知众人。大家都决意听从王爷号令……”

    说罢呈上军中记录。

    朱雀王翻看……

    果然伤亡极小。

    接下来,朱雀王一面安排军务,一面派人接王壑来南州;焦克等将领纷纷问庞正,当年“黄公子”是如何教导他们的?怎么就轻信了呢,毕竟当年他还小。

    庞正道:“打不过。”

    他们五个都打不过张谨言一个;至于王壑所说的用兵之道,他们更是为所未闻。

    众将领……

    次日,朱雀王接管南州。

    傍晚时分,他带着一干将领来到南州城南某个小院,还在街上,便听见一缕琴音若隐若现;等进门后,街市的喧嚣声被阻隔,琴音更清晰;跨入内院,“叮咚”之声从半空中倾泻而下,众人不约而同仰首

    前方二楼廊檐下,一少年坐在栏杆内,似刚沐浴过,乌黑的长发微湿,披散在肩头,剑眉飞扬,星眸微垂,盯着身前的瑶琴,双手轻轻拨弄;琴音冲淡悠远,似巍巍高山、横亘千古。夕阳的余晖斜照在他身后的飞檐上,折射出几缕金光落在他发间,似挑染的瑰丽色彩。

    朱雀王站住了脚步。

    众人也都不敢吱声。

    静静听了一会,待最后一缕清音袅袅消散在晚霞天边,朱雀王躬身拜道:“微臣见过主上。”

    焦克等人都躬身,“参见主上!”

    王壑抬手道:“免礼。”

    庞正等镇南侯麾下的将领这才敢抬头仔细打量王壑,一看之下,失声叫出来:“黄兄弟!”

    王壑笑道:“庞大哥好。”

    庞正结巴道:“好好……”

    他不知说什么,求救地看向朱雀王,朱雀王没理他,径直进屋去了;他只得又转向焦克。

    焦克道:“这是主上。”

    庞正点头:“……”

    依然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不废话么?

    刚才都听见王爷叫了。

    焦克又道:“王相和梁大人之子。”

    庞正咧嘴傻笑,一脸恍惚。

    焦克见他喜不自胜的傻样,嫉妒道:“你小子真好运气。”

    另一将领拍了焦克肩头一巴掌,道:“他运气好,你运气也不差。你不是还娶了王爷的义女?”

    又一人附和道:“对,她还升了龙禁卫大将军呢。”

    汉子们一个个都嫉妒得眼冒幽光。

    庞正从自己的奇遇中醒过神来,吃惊地看着焦克问同伴:“他媳妇做了龙禁卫大将军?”

    焦制下巴一抬,道:“怎么,不服气?那是我弟媳妇!”

    众人……

    是有点不服气。

    可是不敢说。

    众人进屋,王壑已经束起长发,插了根白玉簪,剑眉星目,气质高旷,坐在堂上,威严内敛,大家忙又参拜。

    王壑摆手,示意众人坐。

    大家坐下,王壑便挨个认人,询问众将领的姓名、年纪、军职、家乡父母、有何特长等等,既不失少年的热情,又带着天生的矜贵和气度,不时引发阵阵大笑,却无人流露半分轻慢之色,都满眼的尊敬和折服。

    庞正尤其激动,还紧张。

    王壑有意使他们放松,便令亲卫捧出厚厚一套章程来,对众人道:“北疆战役后,针对军中腐败和颓废等现象,再加上军火器械的改良和突破,小子与玄武王、朱雀王和白虎王商议后,制定了一系列新规……”

    众人忙端肃神情恭听。

    改朝换代,制度也要跟着改,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无人觉得意外,只不知改成什么样。

    王壑道:“……小子想着,北疆、西疆、南疆地形和经济风土人情有差,须得因地制宜,故而想在实行前征询军中将士的意见。各位务必畅所欲言……”

    说罢,将那章程一项项宣布。

    这一套章程包括新制定的军法军规、军饷和升迁制度、阵法的演练,短枪、火炮、机动车等一系列新式武器在军中的应用等,事关将士们的切身利益和前程。

    瞬间掀起议论热潮。

    大家都争先恐后发言。

    王壑也认真倾听,且绝不敷衍他们,对他们每个人提出的意见,他总能给出相应的解决办法,将各项章程完善;即便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他也能点出关键,引大家说出心底想法,他再根据实际条件解决。

    暮色降临,王壑命人在堂上摆宴,大家一边吃一边讨论,直吃到月上中天,才结束。

    王壑道:“暂且这样。各位回去再仔细想想,再询问麾下禁军,明日咱们再商讨。”奇奇小说全网首发 qq717

    至此,众人对他全心敬服。

    大家告辞,朱雀王留下了。

    两人坐在二楼廊下,对着星空说话。

    王壑问:“王爷还需几天安置妥善?”

    朱雀王道:“三天。”

    王壑道:“三天多了,一天吧。镇南侯又不在这,王爷留在这岂不白耽误了时机?不如去找镇南侯。至于南疆这里,焦克、焦制和庞正他们,足可担当。”

    朱雀王转脸盯着他瞧。

    月光下,少年的眉眼看不真切,但王爷能感受到他急迫的心情,这话不是随口说的。

    朱雀王问:“主上真要提亲?”

    王壑道:“当然。”

    朱雀王沉默了。

    王壑问:“王爷反对这亲事?”|

    朱雀王道:“不看好。”

    王壑幽幽道:“当年,我父母的亲事也不被人看好。”

    还有一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