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542 记挂  哑姑玉经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秀才娘子和王巧手自然小跑着奔向万记。

    浅儿跟着柳万也快步小跑。

    眼看万记就在眼前。

    柳万忽然收住脚步,“为什么要去她哪里?再看臭婆娘的脸色?哼,我才不那么没出息!走,我们回家!”拉起浅儿掉头朝另一个方向就走。

    浅儿自然想去看哑姑的,小奶奶刚出狱,她有好多话要跟她说呢,可是既然少爷不许她去,她就听少爷的,委委屈屈跟上柳万回家。

    不过刚到柳府门口,浅儿就被等候已久的媳妇丫头们包围了。

    原来今日灵州府衙重审案子,这一大家子的人都在牵挂着审理的结果呢。

    柳万甩开步子直奔书房,跟老爹汇报情况去了。

    浅儿被叽叽喳喳的人群包围。

    “究竟怎么样了?”

    “怎么不见小奶奶回来?”

    “哑姑她会被杀头吗?”

    “我们九姨太眼巴巴等着见她最后一面呢!”

    “我们六姨太近来吐得厉害,想等她来了给看看呢,是不是她给开的药吃错了?”

    ……

    浅儿喘匀了气,摆着手喊:“别急,大家都别急,我们小奶奶她没事了,案子结了,是那个男人撤诉了现在小奶奶回万记了”

    “没事了?出来了?好啊。没事就好!”

    “这么说她从牢里出来了”

    “不用吃官司了”

    “为什么不回家来,而是去了万记呢?”

    “我们九姨太眼看不行了”

    又是一阵七嘴八舌。

    书房里,柳万也已经给柳丁茂述说了大概过程。

    柳丁茂站起来踱了几步,“原告撤诉,意料中的事,我们花了五百两银子呢,白花花的银子摆在眼前,那小门户家里出来的人家,哪里见过这么多银子,再说他们理屈在先,所以乘机捞点银子赶紧撤诉,是人之常情。只是这李明远大人那里他就这么干脆地结了案子?这倒是我没想到的……本来我以为至少会是个继续收监,择日再审的结果毕竟这起案子闹得灵州府人人皆知,就这样草草结了,确实有些仓促,再说李明远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不过,我这里银子没有送到位,他肯定不会随便放人的”沉吟不已:“难道,他还要玩什么手腕?”

    柳万哪里有心思像老爹一样想这么多,他毕竟是小孩子心性,赶紧插嘴:“都说李老爷这么容易放了哑姑出来,一来是原告撤诉,没了原告苦主,案子再纠缠下去还有什么道理!再说案情谁都明了,我们确实不是故意要害人命的二来么,哑姑她治好了李明远的小儿子,这小儿子是小夫人生的,李老爷偏爱得不得了,所以看在哑姑救人立功的份儿上,也该放她一马的。”

    柳丁茂点头,其实这些他早就想到了,但还是有些惴惴不安,“我还是觉得她出来得容易了些你说,前面关在里头的时候,我想尽了办法,那李明远铁面无私,我们花了那一千两银子,也只是允许你进去探了一次监,后面我们没能继续送银子,他就更加不讲情面了,我豁出这张老脸多次求情都没用了这次忽然放了人,你说还用轿子送了回来,这其中……我还是觉得有些问题……难道他这么容易就放过我们柳家了?要知道去年冬天募捐的时候,他勒索多次,我都不好好交出银子,最后还称病不出,他可是恨死我了这次好不容易抓个把柄”

    柳万没有他爹那么悲观,他像大人一样皱着眉,“人家要抓我们的把柄还不容易?白家姨夫不就现关在大牢里!所以就算放了臭婆娘,后面不也还是攥着我们的脖子?”

    柳丁茂倒吸一口气,抬眼望儿子,这目光看得柳万脚脖子发凉,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柳丁茂脸上露出欣慰的笑,“你长大了嘛,都能把问题想到这么周全,看来真不是小孩子了。”

    柳万猛不丁被夸了,倒不好意思了,红着脸结巴:“这个,那个……我只是信口说说,我哪里懂这些官场上的计较只是臭婆娘被抓进去的这些日子我心里急,还有白家姨娘天天在耳边哭闹,我就忍不住多想了一下。”

    话没说完,门口传来哭声,说曹操曹操还真到了,是白陈氏,由两个小妾搀扶着,哭哭啼啼闯了进来。

    “听说你家媳妇出来了?她能出来,为什么我家相公就没有出来呢?我说他姨夫啊,这事儿你可得替我们想办法如今我白家是败了,散的散,死的死,下落不明的下落不明,我无依无靠,就剩下相公这个靠山了,他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孤儿寡母的,可怎么活呀”

    白陈氏一边哭诉,一边缓缓落座。

    身边两个小妾也跟着抹泪。

    这样的场景柳万早就看过好多遍了,这段时间几乎是每天都要上演一遍的,所以他如今一看到白家姨娘就头大。

    他偷偷看老爹,不知道他心里烦不烦呢。

    柳丁茂倒定力好,依旧保持着冷静,虚虚地做个劝阻的手势,坐在椅子上,说:“你不要上火,万儿媳妇也是刚刚放出来再说她的案子和你家的案子不是一回事她只是接生失误出了差错,现在原告撤诉所以案子也就结了。你们这里又是另外的情形,具体怎么样,谁心里都没底啊,我三番五次设法打听,谁知道衙门里那些人口风紧得很,竟是一点内幕都打探不到的所以只能再等等看了”

    “要等到什么时候啊”白陈氏哀哀地哭起来,“他身子骨弱,这些年哪里吃过苦受过罪呀如今下在那不见天日的监牢里,谁知道过的什么日子?你家媳妇既然能出来,说明你的面子还是有用的嘛,你就再想想办法,多送点银子进去把人给我买出来嘛是不是舍不得花银子?”说着从手腕上捋下一个白玉镯子,“这个拿去当吧,软玉的,从前有人出三千两我都没卖”

    可能觉得还不够,看身边的两个小妾,那小妾顿时往后退,很显然她们不愿意把自己身上仅剩的一点首饰也拿出来卖钱。

    气得柳万偷偷吐舌头,心里说这白家姨娘从前来的时候何等尊贵体面,最讲究礼仪教养了,现在丈夫入狱,什么都不顾了,这样子跟泼妇没什么两样了。

    他最受不了这又哭又闹的纠缠,悄悄溜出门走了。

    去哪里玩呢?脚步往大门口走,出了大门又往前走,等自己醒悟过来,人已经站在万记的门口了。

    原来他心心念念记挂的还是那个臭婆娘啊。

    万记门口可热闹了,哑姑竟然也不休息,亲自带人忙碌,拆了王巧手临时搭起的帐篷,又把前后门大开,洒扫,整理,接生的小产房布置起来,各类药品摆放到各自的柜台上……哑姑大声吩咐王巧手:“把那些册子给我搬过来,以后我们要合同要严格执行起来还有产妇档案,每个产妇都要建立一份档案!”

    柳万远远站着看了一会儿,终于给自己找了个活儿他上前把门楣两边府衙封门的封条留下的残片一一撕扯,嘴里大声念叨:“这个留着太晦气,得清理得干干净净才吉利呢撕不下嘛,谁给我来点水蘸着撕”

    不知何时哑姑悄悄站到他身后,静静望着他忙碌,听他一个人嘀嘀咕咕念叨,“臭婆娘,疯婆娘,就知道接生接生、看病看病好像你心里记挂着世上所有的人,就是不知道疼一下我,你在监牢里的时候谁最惦记,还不是我哼,我吃不下睡不着,天天求老爷救你,为了救你,我差点跑断腿,你倒好,狗咬吕洞宾,不识我的心”

    身后哑姑噗嗤笑了,吓得柳万跳开脚,“臭婆娘你干什么啊,鬼鬼祟祟的,你要吓死人啊?”

    哑姑却没有像平时一样动手拧他耳朵或者摸脸占便宜,她伸手抓住他的手,笑了:“谢谢你啊”只说出四个字,没了下文,嗓子里哽咽,眼泪掉了下来。

    柳万哪里受得了这个,赶紧往回来抽自己的手,喊:“你、你可别哭啊,我没有欺负你我男子汉大丈夫不和小女子计较的你哭什么?”

    大家闻声都跑了过来。

    哑姑摸一把泪,强颜欢笑,“没什么,我们撕这些纸屑,尘土掉眼睛里了揉揉就好了”

    可是那眼泪越揉越多,开了水闸一样,她就是在牢里也没有这样流过泪。

    柳万傻眼了,他哪里见臭婆娘哭成这样的情形,臭婆娘历来都是很厉害的,总是在教训他,真要这样柔柔弱弱地哭起来,他倒是手足无措了。

    “好歹是出来了平平安安地出来就好啊名声啥的,我们慢慢再往回来挣,这世上多少人进了衙门大牢就再也出不来了,要我说呀,老天爷还是长眼睛的,让我们姑娘全须全尾地出来了”王巧手赶紧过来劝。

    柳万被提醒了,“是啊是啊,你看那白家姨夫还在牢里呢,生死不明!还有九姨太,就快要病死了!”

    哑姑也被提醒了,拉起柳万就跑,“我们去看看!”

    身后王巧手和刘秀才的娘子目送一对男女跑远,刘秀才娘子摇头:“这又哭又笑的,又疯疯癫癫在大街上奔跑,这哪里有一点大户人家娘子的模样呀叫人家看了笑话呀”

    王巧手不以为然,“我就觉得她这个心性儿好,做自己想做的,管别人那么多做啥?”

    柳万和哑姑自然早就听不到身后的议论,他们一口气奔进家门,直奔九姨太的院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