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541 容人  哑姑玉经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门里传来脚步,哑姑出来了,已经换了一身鲜亮的衣衫,头发也梳了,鬓角贴着几枚螺钿,发髻上簪着一枚镶宝石的步摇,一看都是名贵的钗环。身后还跟这样一顶轿子,轿子华丽精致,紧跟在哑姑身后等着伺候。

    “神医姑娘,请上轿吧,我们小夫人吩咐过,你刚出狱,身子弱,不要累着。”轿夫赶上来请哑姑。

    “好啊早就听外面议论说你看好了李大人的小公子,立下了大功劳,看来是真的了。那小夫人很器重你吧,我们也跟着你坐坐官家的轿子,沾沾光”柳万说着就上来拉起哑姑手要她进轿子。他自己也要钻进轿子。

    哑姑被他这忽然冒出来的殷勤看愣了,一把挣脱自己胳膊,“无事献殷勤,不正常啊说吧,干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没有没有你太累了,我们快回去吧老爷他们早等不及了”

    哑姑目光穿过人群,捕捉到了石狮子背后张望的那几个身影。“王巧手?你们也来了?”

    “哎呀”柳万跺脚,“理她做什么?没良心的老娘们,差点没把你害死!”

    哑姑已经走了过去,“王大姐你好吗?你也来接我的吗,谢谢了,我其实没事,倒让你们日夜记挂着嗨,以后这种事真不能再有了,我们得及时吸取教训”

    王巧手愣愣看着哑姑,面前的女子明显瘦了,脸上虽然极力地笑着,但是笑容背后分明有着历经了磨难的沧桑。王巧手心里装满了愧疚,她忽然扑上来一把抓住哑姑的手腕,“我、我……我不是人啊”随着语声双膝软了,缓缓跪了下去。

    “没良心的人,早干啥去了,这会儿看着人平安没事了,到跑来献殷勤,哼”柳万冷笑着嘲讽。

    浅儿也拧着嘴冷笑。

    “啥时候都学得这么牙尖齿利,尖酸刻薄了?”哑姑慢慢回头,目光看着柳万和浅儿,语气淡淡的:“多日不见,你两个倒越来越有夫妻相了,连这挤兑人的语气也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真是长本事啊。”

    浅儿又羞又愧,“小奶奶,我、我不是……”

    哑姑不理他们,慢慢伸手搀扶王巧手,“大姐,这是何苦呢”

    王巧手仅仅抓住哑姑一对胳膊不松手,眼里泪光闪烁,“姑娘,我真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呀我不是人,遇到事情就知道顾着自己周全了,没胆子站出来,更没胆量为姑娘分担一点,我、我……”

    哑姑捏住眼前这妇女的手,这双手其实也很粗糙,是几十年来干接生这活儿劳作的结果,接生这活儿吧,其实很辛苦的,每天血一把水一把的,既麻烦又担惊受怕,还总是挨骂受气,尤其遇到难产,钱挣不到,反倒会落下好些骂名,甚至有那失去理智的人家,会把产妇和胎儿出事的罪名怪到稳婆头上。所以,其实接生婆这非正规民间职业吧,也算是高危职业了。

    哑姑深呼吸,“王大姐,起来吧,这事也算是我的一次灾难,更是我们万记的一次挫折,有些事,不是个人想能怎样就可以怎样的,所以,我不怪你,也是我虑事不周,在以后的合作中,我们要分工明确,责任清楚,就算出了不可抗的麻烦,也不会这么被动了。”

    王巧手瞪大了眼,不敢置信:“以后的合作?我们还有机会合作?姑娘,我老婆子不讲信义,危难时候丢下你一个人独自躲远,我这样的人你真的还相信?”

    柳万再次瞪眼:“还有以后?你和她还想有以后?难道一次教训还不够?还要继续吃苦?你还会跟我乖乖回家,把身子骨养活了再折腾好吗?”

    哑姑把王巧手从地上拉起来,替她拍打膝盖上的尘土,“日久见人心,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为什么要急着给自己下结论、给我们的友情下结论?走吧,先去看看我们的店,这段时间耽搁了不少事吧,得赶紧补起来”

    王巧手又是惭愧又是惊喜,不断地抹着眼泪珠子,拉着哑姑的手不丢,连连点头:“对对对,确实耽搁了好多女人生产,每天都有人来询问我们啥时候开门,实在不行就请我去他们家里接生,我坚决不去,我就是要按照你希望的方向去做,我相信只要我们坚持,以后大家都会适应的,所有的孕产妇都会改变偏见,找到我们万记来生产。”

    哑姑认真地听着,露出一点笑意:“你真的没去?那不是耽误事嘛,这可是生死大事呀”

    “明白!”王巧手也跟着笑,“我又不敢开了万记的门接待她们,又不想违背你的吩咐,我就想了个办法,在咱万记门口搭了个帐篷,谁家要能接受,就在帐篷里让我接生。这几天我前后接了四个呢。不过我没收钱,一分都不收,我只要他们给我向世人传一个话儿:我们万记不是谋财害命没有本事,我们是有真本事的,我们也没有图谋他们的钱财,只是有些人的性命是上天注定要死的,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的小奶奶是好人!”

    哑姑捏一把她的手,“你的努力我都知道了,良苦用心我也明白的,谢谢你王大姐。”

    这时候围观的人群才渐渐散了,远处跑来几个身影,是刘秀才娘子带着儿子刘千,乔妈妈带着福儿。

    乔妈妈扑上来一把搂住哑姑,眼泪呼啦啦落:“可吃了大苦了”

    刘秀才娘子矜持,当着众人不好大哭,但那眼泪顺着脸颊一直滑。

    “这不是出来了吗,没少胳膊没少腿儿,都哭什么呀”哑姑挤出笑,拉起刘千和福儿的小手,“走吧,我们回去。”

    前后算起来一共**个人,一乘轿子根本挤不下,哑姑给轿夫道歉:“要不我们就都不坐了,我跟他们步行回去吧,反正也不远的。”

    轿夫倒是固执:“既然我们小夫人交代了把姑娘送回家,姑娘不坐轿子,那我们没法给小夫人交代啊”

    柳万在轿子里摆手:“有福不享的王宝钏,你就上来吧”

    哑姑只能一个胳膊抱了福儿,另一个抱了刘千,带孩子们坐轿子,其余人叫他们步行。

    柳万一边掀起轿帘迎接,一边笑哈哈的,“我就说嘛,这么软和气派的轿子,不坐太可惜了”

    哑姑屁股款款落座,把两个孩子搂紧,给轿夫吩咐:“走吧”

    同时忽然抬脚,一脚将油嘴滑舌的柳万踢下轿去。

    柳万坐在门口,冷不防被踢了出来,又气又笑,顾不得体面,杀猪一样嚎叫起来。

    “亏你还在练武术呢这点磕碰就受不了了?大老爷们也好意思跟女人孩子们挤一个轿子!”哑姑冷冷笑着,命令轿夫快走。

    浅儿把柳万搀扶起来,那轿子已经快步走远。

    气得柳万一边揉屁股,一边吐唾沫,“死婆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惯坏你了!”

    刘秀才娘子和王巧手在边上看着这一幕,就差笑破肚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