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九章 我想静一静  重生之复仇萌妃有点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皎若轻轻应了声,领着如松跟王嬷嬷出了房门,穿过一个东西穿堂,便来到老太太院中,进入房内发现已有多人等候,见皎若来,方才安设桌椅。老太太于榻上独坐,父亲与母亲坐于两侧,接下来是嫡亲三位哥哥,分别是16岁的翊哥儿和两个14岁的双胞胎泽哥儿与景哥儿。皎若的位置在景哥儿对面,左手边是是赵姨娘生的12岁的四哥儿洵哥儿与郭姨娘生的7岁三小姐苏柔惠。府中四姐儿前段时间才满月,现如今还被奶娘抱在怀里呢;而二姐儿则是犯了大错,但因白姨娘,不现在应该是白通房求情,没有送去庄子,如今还在禁足中,不过就算留在了府内,母亲与他撕破了脸,自然不会给什么好脸色,按这个发展几年后嫁出去的生活没有娘家人的撑腰,不知她以后会有多悲惨。

    “皎若给祖母、父亲、母亲请安。”身体半蹲道。

    “起来吧,快做下,今日准备了寿姐儿喜欢京酱肉丝,到时候做下晚了被抢完啦,可不要哭鼻子哦!”老太太戏耍道。

    皎若红了脸庞,惹的大家都哄哄大笑。伺候的丫鬟,却连头都不感抬起,两耳紧闭,这可不是奴婢该听的。

    刚坐下便有家人嘘寒问暖,皎若在府中就是唯一的嫡女,前头还有三个嫡亲哥哥,日子本就幸福美满,先如今因落水更是更上一层楼。

    “妹妹这次养病可轻减了不少,好在气色不错,现在可要好好补补,我那前段时间得的血燕,等会让下头的丫鬟送到你房中,细细的炖了,每日喝上几盅,可好?”翊哥儿一边让丫鬟把面前的酸辣鱼换到寿姐儿面前一边说道。

    “还是翊哥儿心疼妹妹,这自己兄妹就应该这样!那你要我可要先喝上一盅。去看看寿姐儿的燕窝好了没。”老夫人拿过帕子掩了自己笑的嘴说道。

    “还有还有我们,我跟明景的也给你,还有一些外头新出的玩意,等会都送到你那边。”泽哥儿迫不及待的说道,景哥儿也使劲点头赞同。

    皎若一人感受着全家的温暖,心中甜蜜不已……

    用完膳食,外头已经漆黑一片,如柏为其披上披风,几个小丫鬟挑着莲花灯走于前方,皎若依靠着如柏慢悠悠的跟于后方。

    到了屋里,皎若坐于厢房靠西边临炕上,半依着一个半旧的秋香色靠背引枕,用着松木雕花炕桌上的微微的烛光,随手翻开桌上的棋谱打发着时间。几个小丫鬟往浴桶里倒着水,如柏试了温度,便让小丫鬟们搬来了一个沉香木雕的四季如意屏风,并将屋内的冰搬走。

    如柳上前卸了皎若的头饰发簪,等到小丫鬟们尽数褪去,关上门窗,由如柏柳侍褪去啦衣物,开口说道:“你们也出去吧,我想一人泡泡,等好了再叫你们。”

    “姑娘,这……”如柏震惊的叫唤出来!如柏的话还为说完被皎若打断说道:“闭嘴,出去吧。”

    “是”如柏如柳对望了一眼说道。

    皎若等着他们出了房门,一闪进了空间,看着空荡荡的土地叹了口气,这种子要早日提上日程啊。起身往房子里拿了件衣服套上,防止走光,虽然这里没有人,但是光着身体到处走也不是那么雅观。

    带着早上偷偷偷渡进了的莲蓬,来到池塘边,坐在草地上把莲子挖出来,大约有个十来颗大小不一,不知可不可以存活下去,不管了,先种下去再说吧。

    捏着几粒莲子小心翼翼的下了池塘,憋着气一头扎了下去,把莲子轻摁入泥中,再出来透口气,周而复始。

    “呼,终于弄完啦。”几次的潜水让皎若体力消耗巨大,好不容易爬上来地面,踉踉跄跄的走到水池边,将衣物褪去,泡入了水池中,盘坐吐纳。等再挣眼时已是许久。

    “坏了,忘记时间了,不知泡了多久,他们可有发现我不见了?”微皱着眉,担心不已,赶紧一闪出来空间,看了看四周发现静悄悄,衣物跟门窗也不像有人进来过的模样,心中松了一口气,伸手将浴桶里的水弄弄混浊,地面撒上点水,拿毛巾将自己包裹一番,便出声叫了丫鬟进来,面上一切如常,心里却十分紧张,双手手心一片潮湿,望着身后的丫鬟们开口问到:“我大致洗了多久?”可有异常?她的目光紧盯着如柳的表情。

    如柳捧着衣物钗环站于身边回答道:“姑娘洗了大致两刻钟。”

    两刻种,呼~那就好,不是很久,瞧他们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发现,看来下次要更小心一些万一被发现了,在这个朝代会被当成妖怪烧死的吧!说道朝代我还不知现在是什么年间呢。

    如柏将头发固定,擦干了身体,将如柳分好的衣服穿戴上,就让皎若躺雕花细木贵妃榻上绞干了头发。在绞头发的期间如柳唤小丫鬟们搬去了浴桶,擦试了地面,挪好了冰的位置,并铺好了床铺。

    皎若打了个哈欠后,开口说道:“你们也去休息吧。”

    如柏如柳福了福身,说道:“姑娘晚间有什么事唤奴婢便好,奴婢就在在门外。”

    “嗯。”

    临睡前想起芥子空间中的池塘,仿佛看到了满池莲花,痴痴的笑着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第二日一早,吃了早饭,给老太太与母亲请安的时候遇上了三姑娘,才七岁的孩子,见着是皎若,怯生生的叫了声姐姐安,皎若也不在意,便让她跟着去了李师傅的怡然居,李师傅考了考之前的功课,一一道来无一差错,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开始了今日的认字课程。

    二姑娘与寿姐儿只相差了一岁,平日里课程都是一起上的,现如今与三姑娘同上课程就要好好斟酌斟酌了。

    “今日学的是诗经,顾名思义它是诗歌总集,全文共三百零五篇,包括自西周初年至春秋约五百多年的历史时期。全集分风、雅、颂三部分,其中风包括十五‘国风’,雅分‘大’、‘小雅’,颂分‘颂’、‘鲁颂’、‘商颂’……”

    凝翠阁里穿着一声声“啪——啪——啪——”的声响,(你们有没有想歪啊(???)?)原来是个身穿柳叶绿夹子的小丫鬟正跪在屋外自扇着巴掌,小丫鬟本是凝翠阁里的二等丫鬟,名叫彩芝,今日的茶泡的烫了些正巧遇上二姑娘心情不好被罚着跪着屋外掌嘴去了。

    “姑娘何必和这些奴婢置气,平白气坏了自己身子骨。”苏元芙身边的初夏端了一个青瓷茶碗放入二姑娘的手中说道。

    苏元芙红着眼靠着半旧的翠绿色的靠背坐褥,把茶碗“砰”的一声砸到了茶几上,微黄的茶水中依稀加杂着破碎的茶叶顺着茶几腿落在坐褥跟鹅黄色旗袍上。

    “啊呀。”初夏惊呼啦一声,连忙用帕子将水吸走,但是大多已经渗啦进去了,一片片茶叶碎却粘在了上面。

    苏元芙眉头紧皱,满脸通红说道:“苏皎若真的没事吗,不是说了得了风寒吗?”

    “奴婢早上去膳房拿食得时候远远的望了一眼,看着大姑娘气色正好,想来应无大碍。”

    苏元芙通红的眼眶里又瞬间挤满了泪水,本来那日推了苏皎若入水是身边那该死的觅双的主意,不知是怎么的被她说动了心。

    想来只要没了苏皎若,府中众人的目光就会集聚在自己的身上,有了众人的疼爱,就再也不用纠结庶出的身份了!现在可好自己推苏皎若如水正好被对面亭子的老夫人看的一清二楚,现如今被关啦半年禁闭,还要抄二十卷佛经,这还是姨娘受父亲疼爱,求了父亲才没让夫人送去庄子上,为此姨娘还被降成通房,搬出来凝翠阁跟魏氏与葛氏住在一起。

    如果不是那个小蹄子怂恿,怎么可能在那么没有筹划的时候下手,她死了还真是便宜了她。

    “你看看这府里捧高踩低的,我才禁足了三日,他们就拿陈年的碎茶了应付我,还有今日的早膳,只有温热一碗清粥,那几个小菜都是冷的。他们就欺负我姨娘降至了通房,现在我还不讨老夫人与夫人的喜爱。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也努力学习,但是夫人可有关注过我,她给我们请来出宫的嬷嬷,可苏皎若身边的可是当初在太后身边伺候过的,我呢只是在敬嫔身边的,还是二等宫女。”二姑娘面部狰狞,撕心裂肺的吼着:“凭什么,凭什么,她苏皎若凭什么,就她那臃肿的身材,蠢笨的脑子,凭什么跟我争?就凭她是落在夫人肚子吗?我不甘心,不甘心,她哪屋里件件都是名品,我着都是平凡之物,凭什么!”

    初夏胆颤心惊,走至窗前望了望,又开了门,解了彩芝的惩罚,并让院里的丫鬟都散了。关好门窗便和二姑娘轻声说道:“姑娘,这话你可不要再说了,这要是被传到夫人或者老夫人耳里,你又要被罚了!大姑娘是夫人所生,上头有三个嫡亲哥哥顶着,又有夫人的宠爱,这地位是不可摇晃的,您啊往后就不要说这种话来,您难道要被送去庄子吗,您听我的,禁足后,您出去哭诉一番,请求大姑娘的原谅,日子会好起来的。”

    苏元芙双手捂脸,泣不成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