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八章 无语凝噎  重生之复仇萌妃有点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屋里的人沉默不语……

    顾云汐心慌了:“姐姐,你别生气,听我解释……”

    “云汐,你别被那阉人的花言巧语骗了!”

    突然,木门哗啦啦的乱颤起来,屋里的顾云瑶反应异常激烈,不停用拳头打门,声音凄切而愤怒。

    “他在骗你!不要和他走!不要——”

    “姐姐!姐姐你听我说!”

    顾云汐担心大姐过激的反应引来护院家丁,于是也在外面拍门,求她安静。

    终于,顾云瑶折腾累了,靠在门板上喘气。几天以来没好好吃过东西,一个才满十六岁的女孩能有多大的体力?

    “云汐,你太单纯,最易相信别人的话。我不清楚那阉人究竟想干什么,可是,你绝对不能跟他去。东厂……不是一个姑娘家该去的地方……”

    惊甫未定,顾云瑶一边微微气喘,一边缓声劝告顾云汐。

    顾云汐难过的低头,凄迷之声透过门缝传入了顾云瑶的耳中:

    “可是,可是……你就要入宫了……往后,除了他,我还能依靠谁……”

    顾云瑶猝然睁大了双眼,嘴唇抖动,欲言又止。静了一刻,她异常疲惫的闭了眼睛。

    “姐姐,你信我!我到了那边学些一技之长就会离开。只要有生存的本事,今后不管去哪儿,我都能养活我自己。你千万要在贡院里等我,改天督主他心情好了,我就会再求他也放了你,不要再送你入宫!你千万要等着我!”

    哎!我的傻云汐……

    顾云瑶依旧缄默,一双杏眼涌上迷蒙的泪花。

    顾云汐站在门前等了等,还是听不到里面的动静,想来是大姐真动了气。扁了扁嘴,她感觉好委屈。

    “云汐……到了那边,记得照顾好自己……”

    猛的,门内飘出顾云瑶隐忍却无奈的话音。

    顾云汐即刻来了精神,表情欣然:

    “是!姐姐,你放心吧!”

    “我还有件事托付你……”

    “你说,姐姐,我一定为你办到!”

    “不管你何时动身去东厂,有机会的话,到昭狱找到赵安……告诉他,能出去的话,好好过日子,别再……别再想着我……叫他忘了我!”

    顾云瑶沉缓无力的说着,声音越来越抖。忽而停顿,又一口气说完最后一句话,那干脆、利落的语气仿若她决然不变的内心。

    “姐姐……”

    顾云汐完全不知该说什么劝慰的话。

    常听人讲:有缘无份,是说两个相互喜欢、爱慕的人最后未必会在一起。此刻,观顾云瑶与赵安遥不可及的感情,就该被称作是有缘无份的吧……

    “姐姐,你放心!到了东厂,我一定找到赵安。可是,你和他并非再无机会,你……”

    “云汐,把我的原话带给他!”

    不等顾云汐道完,顾云瑶再次重复刚才的话,这次语气明显重了许多。

    “……是。云汐,听姐姐的话……”

    顾云汐身子一颤,不敢再多说什么。

    屋子里面,顾云瑶的声音变回原有的平静:

    “好,你千万记住。去吧,我累了,想歇着了。”

    “那……我先走了。姐姐,我还会再来看你。”

    顾云汐不舍的离了门口,走下两节台阶又回头向门那头张望。见屋里没有任何动静,便失落转身的离开了。

    ——

    早秋的天黑得格外的早。幽邃的苍穹上沉浮着隐隐的雾气,星子的光亮明灭若现,有阵阵清凉的晚风从秋虫栖息的草间吹过。

    这个时辰,幽筑贡院里外都掌起了灯火。烛光透过灯笼外层的红绡凌发出独特的璨红光亮,将这所皇廷院落的各处房檐、甬道装点得格外明朗辉煌。

    冷青堂在东厅用过晚膳后准备返回东厂。几天未归,那边已经压了不少公务。

    “督主爷,您走好。”

    顾妈妈带领顾云瑾和几个家仆将他一直送到贡院的大门外面。

    掌邢千户程万里早早备轿过来,率领了小队人马等在大门外面。

    程万里跟随冷青堂的年头已经很久了。这个外形魁梧高大、方脸黑面的男人隶属番卫,一直对督主忠心耿耿,但凡督主交代事,没他办不成的。

    看到督主从院子里面出来了,程万里赶忙上前施礼迎接。

    “督主,都准备好了,请上轿。”

    “嗯。”

    冷青堂淡淡应了一声,几步下了台阶。走到轿子跟前,立马有侍从躬身掀起轿帘。

    似有心事,冷青堂并不急于上轿,而是回身,双目频频向贡院里面张望。

    程万里不明所以,以为督主有事吩咐。

    “督主,有何不妥吗?”

    “……没事,走吧。”

    冷青堂正过身来,神情恍若落寞。刚要抬腿入轿,背后突传来一记清音:

    “督主,等等……冷督主……”

    顾云汐从人堆里钻出来细弱的身子,快步跑到轿子前面。她猝然的出现,令他双眼中神采一亮,失落的表情刹那间转为许多的欣慰。

    眼前的小姑娘身形纤纤柔柔,头上侧挽了朴素的浣山髻,发髻的旁边只插了一枚简单的素银簪子。

    眼下已是冷秋时节,她周身上下只一件过季的青色衣衫,搭配了葱白的百褶石榴裙。一段细长的脖颈袒露在外,光看着就使人感觉浑身寒凉。她的羸羸身躯在黑夜晚风的吹拂下微微颤抖,轻灵如一鸾单薄的纸筝。

    “督主,我……我……”

    刚刚去东厅里找,竟然没看到一个人影,顾云汐就从那里一路拼命的跑着追过来。此刻,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丫头,别急,慢慢说……”

    目光凝睇的瞬间,冷青堂只感到心头有些凌乱,萦出太多的怜惜之意。

    “我,我……愿意随你去东厂!”

    顾云汐一口气说完,抬头仰视冷青堂的华美无俦的脸,眸子里的光芒如繁星闪烁,神情笃定异常。

    “嘿呦,这姑娘乱说什么呢——”

    不等冷青堂发话,顾妈妈快步下了台阶凑到轿子前面,皱纹堆叠的老脸拉得老长,满面不悦:

    “督主爷有要事在身,你别跟着捣乱啊,快回去!”

    才伸手要拉开顾云汐,却见旁边的冷青堂一个犀利的眼神甩过来,顾妈妈霎时吓得缩了手,一动不敢再动了。

    冷青堂直接卸下披在身子外面厚实的玄色八团倭缎配火狐毛勾边的氅袍,抖手裹在顾云汐身上,将她冻得发抖的身子包得严严实实。

    “我们现在就走!”他的声音沉沉而坚定。

    “现在……?”顾云汐一愣。

    她只是遵照他的意思,晚间跑来给他答复,却没想他的决定如此突然。

    “对!现在就走,去东厂!”目光相接,他正色而决绝的说完。

    “是。”她点头。事到如今,她只有听命他的安排。反正都要跟随他去,早一时晚一时又有何种区别?

    顾妈妈站在一边看着这遭突然的变故,越发感觉冷青堂的做法确实不是闹着玩。陪着笑脸向前又凑了几步:

    “我的爷,您说这算什么事。您前个儿吩咐的事,老身都已一一照办,也差人在外头置办姑娘屋里头需要的新东西。您这会儿突然要把人带走,这……您让我……”

    “顾妈妈,这几个女孩当初是本督亲自带进贡院的。如今本督想要,便要不回去了吗?!”

    冷青堂兀然睁大了内双的凤目,话里渗出三分寒意。

    他倒不是生气顾妈妈不肯放人,而是对她许久苛待顾云汐的做法感到气愤。若非她的痼症当众复发才使得他有机会进入她的卧房,他真不知道这可怜的女孩还要在院子里面受多少磋磨。

    “不不,老身不是这个意思……”

    顾妈妈知他动气了,慌忙改口:

    “您是知道的,云汐身子不好,她连她自己都照顾不了……又怎么伺候得了您呢……”

    “你如何知道,这里的灶房丫头到了本督那里,就成不了气候?”

    冷青堂直视顾妈妈,目光透出厉色。见她再不敢有任何的反驳,便亲手扶了顾云汐:

    “丫头,上轿吧。”

    轿子不大,里面只能坐下一个人。顾云汐坐进去了,冷青堂对侍从摆手,让他放下帘子。

    “牵匹马来。”他对后边的卫队一声吩咐。

    近侍萧小慎牵过自己的坐骑,掌邢千户程万里见状上前阻拦。他的面色原本就黑,所以拉黑了也看不出什么异样,只能从表情上看出老大的不乐意。

    “督主,这……确实不合规矩呀!”

    冷青堂一把夺过缰绳,向他斜睨过去:

    “你也有意见?”

    “属下不敢……”

    程万里缩缩脖子,无可奈何的退到一旁。

    冷青堂翻身上了马,萧小慎又从一名骁骑那里要了匹马来,接着迅速骑上马背,与番队护着督主和轿子起了程。

    等队伍浩浩荡荡走远了,顾妈妈身子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顾云瑾在旁边抓了狂,不停叫:

    “哎呦我说顾妈妈,您老怎么还有心事坐着呢!您不是一早就答应了卖胭脂水粉的馥芳斋李老板,等那二木头的身子好了,把她许给他的羊癫疯儿子吗?聘礼您可都收了一半了,这会儿人跑了,往后见着李老板,您可怎么和他说啊!”

    顾妈妈悔得捶胸顿足: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你刚才不是也看到了,那位爷活脱脱想要吃了我,我惹得起他吗我!要说那位爷也真是怪了,究竟是什么眼神啊,怎么就看上那么个东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