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七章 有惊无险  重生之复仇萌妃有点甜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罪不惩,何谈治家?幽筑贡院上下百余口人,放到寻常百姓里也能称得上是个大户之家了。倘若我顾念昔日情分,姑且放纵了云瑶这次,保不齐她还会有下次。就算犯事者不是她,但这贡院里的其他人效仿了她的行径跑出去,试想,司礼监的威仪何在?本督我颜面何在?那些肇事者,又将皇廷供奉、天子之威置于何等境地?”

    冷青堂不紧不慢的说着,神色平静,语气柔和,似乎对开导顾云汐极是富有耐心。

    “这……”

    顾云汐一时间确难回答。反复斟酌,倒认为冷青堂的话也有些道理。

    观她眉头舒展了大半,他继续道:

    “我方才所言只是其一,另外还有一层道理。你们姐妹一年到头长在院子里,未有涉世经验,从来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好比在笼中豢养的鸟儿,乍一飞出了笼,身处山南海北弱肉强食的世界,又能相安无事的活上多久呢?我若真是撒手不管,任由着她的性子去飞,倒真是害了她了。丫头,你认为呢?”

    “……”

    冷青堂一番分析说完,顾云汐彻底无话可说了。

    这时候他微然一笑,背起手绕过她,信步踱了两踱。

    “云瑶如今正是青春年华,怀有豆蔻情怀不免行事冲动,我自然不会和她太过计较。知道悬崖勒马,认错悔改,已是最好。”

    “可……云瑶姐姐的真心想法并不是入宫,我们……却在逼迫她……”

    冷青堂果断的抬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她惶然住了口。

    “丫头,有想法固然是好事,可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之中,能够真实照自己想法走路的人,到底有多少?”

    他猝然转身,深邃却烁亮的目光紧紧锁住视野中的沉默无言的女孩,浅淡微笑之中融入一丝怅然。

    “很多人从降生那刻开始,他们的命运便由上苍注定好了。入宫奉职,那便是顾云瑶今生的命数!然入得宫后如何获得圣恩隆宠,于众多秀女之中脱颖而出进而跻身后宫之位,那就要看她自己的能耐了。

    弱者从来都是受制于人,只有强者,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或是真正独立于苍生之上。不仅要在既定的路上走稳,还要比其他人走得更好更远,这便是真本事,也是生存之道!丫头,你可明白吗?”

    言毕他急走几步,身形回到顾云汐的正前方,将头降低一个角度,脸对了脸瞅准她。

    那对漆夜的眼眸此刻光亮亮的,好像一湾浅滩突然翻卷起狂涛骇浪,滂湃却也犀利无比。

    顾云汐盯着那双锋芒如刃的眼眸,突然间感觉到有十足的迫力从那夜的颜色中涌现,惊得她樱唇半张,暗暗喘了几口气。

    “明……明白……”

    “真明白了?”

    他直起上身复问,十足压力的眸光远离了她羸弱的小脸,却依旧对她紧盯不放。

    “云汐……明白!”

    她低垂了眼皮,刻意错开他的目光,小心翼翼的回答。

    “好,那……你愿随本督去东厂吗?”

    徒然,他对她伸出右手。

    阳光下,那素白的手越发好看。细腻的掌心纹理清晰,一层薄茧似是岁月沉积的象征。手背如润玉般的清透,有条条青色的经络于稀薄的皮肤下隐约浮现,好像纳在美玉之中的天然纹络。

    顾云汐当下瞪大了眼,惊诧无比的目光全都投在了他那只展开的右手上。

    和那梦境的情景好像——

    在那里面,他也如这般,对她伸出了手,像是一种救赎!

    小丫头,拉住我——

    梦中,那翩翩美少年对她说。

    说不清此刻内心的感受,顾云汐只是一味盯着那只细白的手掌发呆。

    “丫头,可愿随我去东厂吗?”

    他含了和煦的笑容,直视她再次问道。

    “我……我想考虑一下。”

    最终,顾云汐将目光移到冷青堂的脸上,试探着回答。

    冷青堂面色微凝一刻,之后尬然的撤回右手,淡笑:

    “好,我给你时间考虑。”

    “督主,你……你为什么选我?东厂属于皇廷机构,我……我可以吗?我……什么也不会……”

    顾云汐难为情的问,她的内心对此确实存在疑虑。

    她,众人皆知的废材,一年四季药罐子不离身,谁见都会避之三尺。

    为什么——

    冷青堂暗自重复顾云汐的提问。许是因为怜惜,不愿看羸弱的她再在此处遭罪。又或是那颗在她屋里尝到的雪果子,勾起了他的太多回忆。

    总之,带她去东厂绝不是他一时头脑发热的决定。方才站在梧桐树下的那时,他就已经考虑清楚了,非带她走不可——

    然而,这些原因都没办法和她挑明。

    “我答应过云瑶让你出贡院,可离开这里之后的计划,恐怕你自己都没做好吧?”

    冷青堂盯住她,笑问。

    “哦,是……”云汐脸红了。

    “古人云:天生我才必有用!丫头,我看好你,必然不会甘心永远在这贡院里做一块废料,我想把你带在身边亲自教导。这么多年,怪我忽视了你,才让你落得身虚体弱、任人欺凌的境地,索性现在补救还不算晚。”

    冷青堂有感而发,长叹口气后将眸光放远。

    “至于愿不愿意随我离开,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好好想想,晚间回复我。”

    话毕,他摆袖转身,悠然离去。

    ——分界线,分界线——

    顾云汐坐在屋子里面,手里拿了一朵月季花。

    “跟他去……”

    “不跟他去……”

    她反复念叨,自语不止。每说一句的同时就用手撕下一片月季花瓣。

    天生我才必有用!只有强者,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或是真正独立于苍生之上——

    冷青堂掷地有声的话音又一次在她的耳畔响起。

    停顿一下,再想继续的时候她竟然忘记了刚才摘下花瓣的时候自己念到了哪里,是“跟他去”,还是“不跟他去”?

    心里懊恼,顾云汐索性扔了手中残了一半的花。

    脑中,至今都是冷青堂向她伸手过来的姿态。

    那时候的他就站在甬道旁边的树下,在斑驳摇曳的树叶阴影之中,身形俊逸、挺拔。

    梦境里,他也是如这般向她伸展手臂,将她从堆积如山的尸体之中解救了出来。那只手掌应该很温暖,很有力,就像一只真正能够救赎她、保护她的羽翼。

    或许,他真是可以解救我、改变我的人——

    顾云汐不再犹豫了。她突然变得无比开心、无比兴奋,似乎因为自己终于可以独自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而激动不已。

    看看外面,天已经黑下来,她就手忙脚乱的跑到菱花镜前,弯下腰整理一下发髻,又抚了抚身上的衣裙,随后跑出了屋子。

    先到了顾云瑶的房门前。房门紧锁,里面亮着灯光。她兴奋的拍打房门。

    “姐姐!姐姐——”

    里面有了回应,是顾云瑶诧异的声音:

    “云汐?怎么了?”

    听到她喊的疾,又是天黑了跑来,以为出了什么事。

    门上映出的黑色人影越变越大。顾云瑶已经凑到门前,透过锁闭的木门缝隙,向着外面探出几根手指,蠕蠕摸索着:

    “云汐?你怎么了?我在这里,别怕!”

    “姐姐!我要离开贡院了!特意跑来和你说一声!”

    顾云汐抓住大姐递出来的手指头,兴奋的声音透出轻微的颤抖。

    “离开?太好了!冷公公答应放你走了?你要去哪?!”

    顾云瑶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激动,只是隔着门,看不到她那张充满喜悦的面容。

    “快告诉我,你准备去哪里?”

    “……我……姐姐,我,准备随冷督主进东厂……”

    情知顾云瑶已恨毒了冷青堂,顾云汐的回答完全中气不足。

    她的手中,顾云瑶的几根指头的温度一点点变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