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五十三章 诛心之计  谁惹桃花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愣了一下:“阿弥陀佛,贫僧出家时日尚浅,不能解公子深意。若是前因仍在,贫僧遁入空门后,便已斩断,自不问前因。”

    “非空之人入空门,何苦?”

    初桃摇了摇头,比着之前殷离的模样,学了个大概,看上去倒也高深莫测。

    “本来我对传说中的龙虎将军有很多的期待,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闯过千军万马的勇夫,竟也懦弱至此。俞舟当日身陷囹圄,仍旧挂念着你,甚至不惜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才换得那一丝转机。”

    听初桃说完,周看着站在一旁的俞舟,眼里有意味不明的情绪涌动,他眨了眨眼,将目光再次放向远处,背在身后的手,却是紧紧抓住了僧袍。

    初桃当然没有错过这个微小的动作,她伸手拦住了想要替俞舟打抱不平的不弃,继续说:“求死都求过了,既然天没收你这条命,为何不给自己,也给别人一个机会?不就是在迷惑之下交出了机要吗?错虽已铸成,难道你不想知道背后的真相?万一这只是第一步,你要眼睁睁的看着灾难发生吗?”

    被初桃几个问题问住,周也没想到初桃说中了自己的心中事,周第一次正眼打量了面前这个清秀瘦弱的少年:“你究竟是何人?你……你怎么知道?”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帮你们的人,重要的是,你现在怎么想。”

    俞舟此时也附和:“大哥,这次的事绝不简单,背后的人所谋甚大。我之前就收到线索,有人在到处抓一些流浪的孩子,据我所知,阳城三城刚好暗合某个邪法之中的祭祀地形,一旦与这些相关,大哥你想一想这后果?”

    周叹了一口气:“哎……果然如此。”

    他思量了片刻,总还是把心中的事说了出来:“不瞒你们说,当初我师父便算到有一劫难,会有许多人因此丧命,他说我是化解之人,所以才叫我去做将军,牢牢守住每一寸土地,特别是阳城三城。但是,我却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想来公子你是知道的,我又哪里能释怀?”

    原来,当天正是周,亲自将阳城送到了蛮夷的手中。

    当时他正在帐中演练沙盘,突然走进来一个人,周一看,正是他阔别已久的师父。

    当初师父卜了一卦,委他大任,只说还有要事要办,便匆匆离开,只叮嘱他要牢记自己的责任。

    幼时的他也和悟本一样,是个食不果腹的流民,那日他饿极了,偷了两个包子,却被店家抓住痛打了一顿,他一边受着打一边往嘴里大口的塞着包子,还是师父出来替他解了围。

    当时他趴在地上看着师父,眼里突然流出泪水,师父也觉得动容,于是收下了他。

    后来师父告诉他,当时他的眼神就像小狼崽子一样,倔强却又充满依赖,突然就令师父生了恻隐之心。

    他的一生,多亏有了师父的收留,才变得有意义起来。

    师父不光教他习武,还为他讲授古今之事,偶尔兴致来了,也就着棋盘为他讲解兵法。

    他知道,师父是个胸怀苍生的人,在教导的过程中,周多受其影响,渐渐的也以苍生为己任。

    一开始只是做一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到后来有一日,师父问他,愿不愿意帮助更多的人?

    他当然是愿意的,所以当接到师父的命令之后,他二话没说就去从了军。

    阔别数年,再见到师父,他激动不已,急忙走上前去,跪下行礼,师父将他扶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师父还是当年的模样。

    “师父,你怎么有空过来?之前的事情办妥了吗?”

    他一边领着师父入座,一边关切的问。

    “哦,呵呵,虽有些麻烦,却也办妥了。如今阳城如何?我一路走来,看见颇多戒严,这?”

    “哦,最近感觉蛮夷那边有些不老实,所以这几日加紧了操练,只要他们敢打来,我定叫他们有去无回!”

    师父笑了笑:“这么自信?不如我们手谈一局?也好看看你的兵法有没有长进!”

    许久为未和师父切磋,他自然是开心的,忙将沙盘拿过来:“师父你看,咱们用这个,岂不是更方便?”

    “哈哈,好好好”,师父拍了他两下,执起代表蛮夷的小旗,“若我从这里攻,你该如何?”

    他也自信的放下旗帜:“断其首尾,包而抄之!”

    “若我用火攻呢?”

    他打开城边的闸门:“火来水淹,徒儿早就修好了护城河。”

    “箭攻如何?”

    “草垛恭候多时!”

    他和师父一来一去,他拆招拆得十分痛快,自觉师父应该很是欣慰,如今的自己,多少也算是出师了吧?

    “你的布防图呢?”

    不防师父突然问到这个,他有些疑惑:“嗯?”

    “你虽然大有长进,但用兵还是略有粗疏之处,这阳城太过要紧,为师看看你的布防,有无错漏,以防万一。”

    他本就极为尊师重道,自然没有多想,连忙将布防图拿了出来,还细细的讲解了一通。

    事后,师父对他赞许的笑了笑,拿出一个葫芦来,“为师真的很欣慰,这是我寻到的好酒,来,陪师父喝两杯。”

    他有些为难:“师父,我这带着兵呢…您不是说,喝酒容易误事吗?”

    “是是是,为师竟然忘了,不过以你的量,陪师父喝上一杯总该没有问题?”

    他想了想,一杯确实不妨事,于是也便坐下陪师父喝了一杯。

    一杯酒下肚,闻着扑鼻的酒香,可是到了口里竟然品不出一丝,他刚想问师父,却看见师父朝自己诡异一笑,随后他便失去了意识。

    “糟了”,他只来得及这么一想,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敬明二老控制住,而自己身边所有追随的侍卫,尽数被屠杀。

    老马、小张、李子……平日里熟悉的脸,被整整齐齐的切下头来,摆在自己的面前。

    外面呼号声、马蹄声凌乱,定是蛮夷打了来!

    他收起伤悲,拿上大刀就要冲出去。

    “周将军,外面的情景可比你面前这几颗头惨多了,啧啧……我劝你别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