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00章 云羽蝶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奉旨二嫁嫡女医妃最新章节!

    第700章&bp&bp 云羽蝶

    龙在天瞅她一眼“之前我就说过,非常特殊,是半神龙族半狐族体质,这两种体质虽然共同存在于的体内,却一直自成一派,那招诛天所起的作用,就是将这两种体质完打通。原本无论是神龙族还是狐族,都会让的修为高到普通人难以比拟,现在完融合,的修为已经超越所有人,包括我。”

    墨雪舞那叫一个吃惊,立刻一声怪叫“怎么可能?”

    龙在天微笑“当然可能。我说过,母后是神龙族和狐族的后代……”

    墨雪舞连连点头“记得记得!因为那幅地图,说过那是三百年前,神龙族一位名叫苏沐阳的皇子,爱上了一个名叫锦绣的狐族女子,结果违反族规被驱逐出族,他盼着早晚重归神龙族,才画了那幅地图,而我母后就是他的后代,我和天云自然就是了神龙族和狐族的后代。还说过,我一出生,体内就带着狐族人的邪性,才不得不给了我一个封印,把我这两种体质都封住了!”

    “记得很清楚啊!”龙在天给了她一个赞许的眼神,“我也说过,狐族一直想化解这种邪性,却找不到办法,不过幸好天生带有邪性的狐族人少之又少,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

    “那这邪性是怎么回事?”墨雪舞表示相当好奇,“狐族是北堂千玺的后代,跟我们源出同族,怎么他们有邪性,我们没有?”

    龙在天挠了挠脑门儿“不知道,怎么也拿我当万事通,我又不是真正的神……”

    话未说完,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就瞄了北堂苍云一眼。北堂苍云已经愣了一下“……”

    龙在天一脸无辜“我什么?”

    北堂苍云眸子微闪,却只是笑了笑“没什么,接着说,小舞是神龙族和狐族的后代,体内又有邪性,然后呢?”

    龙在天居然没有追问,接着答道“要化解她体内的邪性,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神龙族和狐族这两种体质完融合,她的修为就会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邪性自然也就消失了!但要想两种体质融为一体,必须给予她足够的力量,至少,必须是诛天阵的绝命一击——诛天,这种程度的力量才可以!所以,我必须让们摧毁镇妖令,来到这里!”

    墨雪舞由衷地佩服,原来龙在天的每一步安排都是有深意的,然后她兴奋不已“我体内再也没有邪性,再也不用担心发作的时候伤到别人了?”

    龙在天万分肯定地点头“完不用。”

    “太好了!”墨雪舞手舞足蹈,一把抓住了北堂苍云的手,“苍云听到了吗?我再也不会发作,不会伤到了,可千万别不要我!”

    “走开!”北堂苍云真的很想一脚踹在她的屁股上,“我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知道体内有邪性的,什么时候因为这个不要了?有没有良心?”

    龙在天笑得眯了眼“苍云还是应该高兴的,这么久了,总算换成她担心不要她,不用担心她不要了。”

    北堂苍云想了想,很快眉开眼笑“正是如此,那太好了!”

    墨雪舞嘿嘿地笑笑“任由狐王拿诛天阵对付我们,就是为了打通我的两种体质,那他要是不拿出这一招,就会想办法逼他一下?”

    龙在天点头“无论如何,我必须逼他用出诛天阵,那是唯一的机会。幸好现在成功了,也不用我出手,所以说一切都是注定的,天意难违。”

    墨雪舞略一思索,接着说道“好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接下来的任务是什么?”

    龙在天倒不忙着回答,先是转头看向了凌落月,又看向了凌浅月“接下来的任务必须由七煞和狐族合力才能完成八月十五天生异象时,让水潭沉入地底,永绝后患!如果成功,以后再不会有七煞为了这件事牺牲,神龙族也不用再世世代代为了守护七煞费尽心力,狐族也不用再拿自己封锁水潭,一箭三雕,互利共赢。”

    墨雪舞皱眉“狐族人能封锁水潭,是因为他们的特殊体质,那会有封不住的时候吗?”

    龙在天立刻点头“会。如果不趁着这次机会永绝后患,最多两三年,他们就再也封不住,毒素就会弥漫出来,不但所有狐族人无一幸免,整个虞渊大陆也会变成一座空城!不过话又说回来,可曾试试能否配出那种毒素的解药?”

    墨雪舞摇头,无比遗憾“试过了,不能。”

    的确不能,因为现在电子芯片也解析不出那种奇特的毒素。或许时间久一点会有所突破,但万一没有呢?八月十五已经迫在眉睫,还不如抓紧这次机会。

    龙在天点头“好吧,那我们别无选择,八月十五中秋之夜的子时,就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墨雪舞摸着下巴,一脸思索“七煞和狐族合力才能完成,怎么合力?狐族愿意跟我们合作吗?”

    “应该愿意。”龙在天的语气居然也不是百分之百肯定,“如果不愿意,毒素就会要了他们的命,他们应该也别无选择。”

    墨雪舞哼了一声“万一他们为了报复,宁肯拖着我们一起死,也不肯和我们合作呢?还有别的办法吗?”

    龙在天有些无语地看着她“这个可能性不大,否则他们不会为了逼浅月带他们离开这里,不惜使用诛天阵。既然有机会了,没道理不把握。”

    虽然这话很有道理,墨雪舞却还是追问“我是说万一,他们不肯呢?”

    龙在天哼了一声“那就交给我,我会处理——不许问我会怎么处理,到时候就知道了。”

    拽。

    墨雪舞撇了撇嘴“好吧,就当他们已经答应了,那我们怎么合作?”

    龙在天摆了摆手“八月十五中秋之夜我会告诉们。总之必须双方合作,否则这事成不了。当然,最关键的是十四个人,最最关键的,是一个人。”

    墨雪舞回头看了一圈“其中七个当然是七煞,另外七个呢?狐族人?会帮忙吗?最最关键的一个人,是?”

    龙在天摇头“不会,不是我,最最关键的一个人,是。的修为已经在我之上,有我没我没有任何区别。如果们可以,不用我帮忙,如果们不行,我帮忙也没用,明白吗?”

    墨雪舞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看“我还是很难相信,我的修为已经在之上了。不过说到这里,我还有个问题神龙族和狐族的后代并不只有我一个,为什么当初说我是唯一一个半神龙族半狐族体质的人?当时我就应该问的,可是没顾得上。”

    龙在天轻轻扬了扬眉,说出了关键“没有抓住重点后代是很多,但最关键的是半神龙族半狐族的这个‘半’,意思就是这两种体质必须正好一半对一半,既不能多,也不能少。那些神龙族和狐族的后代,基本上都是因为神龙族的血统更强大,压过了狐族体质,占据着主导地位,所以他们修为虽然高,却不会高过神龙族。只有,两种体质正好一半对一半,分毫都不差,如果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将两种体质打通,的修为当然就会超出神龙族和狐族的任何一个人。”

    墨雪舞表示目瞪口呆“那么巧吗?正好一半对一半?”

    “就是那么巧,巧的让所有人都没脾气。”龙在天叹了口气,“当然也正是因为实在太巧,所以千载难逢,至少几千年来就出了这么一个。但又比较不幸,带了狐族人的邪性,我才不得不一直封印着。我也说过不会永远封着,现在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好,所有的一切都对上了。墨雪舞就点了点头“回到我刚才的问题说最关键的是十四个人,除了我们七个,另外七个是谁?”

    龙在天立刻揭晓谜底“狐族王族。以们十四个为首,再加上所有狐族人的力量,除非有绝对意外的情况发生,否则应该可以完成这个任务!”

    墨雪舞转头看向凌落月“狐族王族,当然包括凌太子和落月。”

    龙在天点头“还有凌月初,江月紫,凌傲月,月未央,月未宁。”

    凌浅月和凌落月当然没问题,那是狐族无人能出其右的高手,凌月初和江月紫也没问题,他们本身也是修为绝顶,可是后面这三个……

    “确定?”墨雪舞首先满脸意外地开口,“二皇子天脉被封,修为并不是特别高,月未央更是被我废了部的修为,宁妃我倒是不了解……”

    “我确定。”龙在天点了点头,“宁妃是天狐脉,修为不可能次了,至少比凌月初和江月紫更胜一筹。凌傲月的天脉被封,这个也没问题,我们需要的是他的特殊体质,功力弱一点没关系。月未央修为已废,这个有点麻烦。虽然我们需要的也是他的体质,但必须有内力作为支撑,所以到时候需要给他一些内力,将他的内力提升到原先的水平,并维持不长的时间就可以,对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如此甚好。不过说起月未央,墨雪舞有些好奇“对了师父,当初月未央既然可以逃走,为什么要心甘情愿被囚禁在赤日国那么多年?他是怎么到赤日国去的?”

    龙在天简单地答道“月未央也是千年难遇的奇才,第一个在镇妖令还未破除之前就成功穿越了幽冥深渊。可惜他的修为毕竟不足,穿越的过程中被封印的力量重创,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修为却大大受损,必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重新修习,否则不死即废。因为特殊的体质,他需要一个至阴至寒的地方,最终就近找到了赤日国那个地下牢房。所以他不是被囚禁,是要留在那里疗伤。而且因为受伤太重,一直耗了十几年才痊愈。”

    北堂苍云也才明白缘由,难怪当初他就觉得,墨远江是根本困不住未央的。

    墨雪舞还是有些不解“静悄悄地疗伤不行吗?为什么要让墨远江知道他的存在,还成了赤日国的国师?”

    龙在天摇了摇头“那是他自己的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不可能知道。不过他相当厉害,也精于占卜星象,否则看不出那么多。”

    墨雪舞叹了口气“谁让他跟神龙族同根同源,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我也终于明白了,落月的记忆还未恢复时,月未央曾在大街上看到他,说他是什么宁,那是把他当成宁妃了吧?”

    龙在天点头“月未央离开幽冥深渊的时候,月未宁的容貌还没有被毁,落月跟她怕是非常相像,认错也不奇怪。”

    墨雪舞不解“怕是?也不知道宁妃容貌被毁之前是什么样子?”

    龙在天嗯了一声“不知道,我来这里的时间并不长。”

    “我接下来就是想问这个。”凌浅月突然开口,“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冒充灵女的?我也觉得时间应该不长,也就是最近这几次,我才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觉得灵女好像跟从前不太一样了。”

    龙在天笑眯眯地看着他,很愉快的样子“这次我是从镇妖令被彻底摧毁之后才留在这里的。但我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之前有几次,跑到这里来诉说心里的痛苦和委屈,我也是有听到的,只是那个时候,我一直没有跟说过话。”

    凌浅月咬了咬唇“之前的灵女,也是神龙族的人?或者至少,们绝对不是敌人。”

    龙在天浅笑“为什么?”

    “因为我感觉们相处的很愉快。”凌浅月回答,“刚才说他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这语气,怎么都不像是在说的敌人。”

    龙在天就叹了口气“我就说这孩子聪明,我是真的喜欢。”

    凌浅月看他一眼,突的冷笑“还是那句话,喜欢我骗我这么多?”

    “我没有骗,只是瞒着。”龙在天呵呵地笑,对他似乎格外宽容似的,“有些东西,不该知道的,我也不能告诉,否则只会害了。”

    凌浅月唇角微抿,突然开口“救过我是吗?上次我在秋水城,假扮成秋水城主,劫持了墨雪舞,却不想反被她制住,她本来就要对我用摄魂术了,我却突然被人所救,等我醒来,已经回到了醉月阁!救我的那个人,是?”

    龙在天倒是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就反问了一句“怎见得?”

    “我们已经在这里说了很久。”凌浅月回答,一直锁定他的眼睛,“我越来越觉得,的气息我有一点点熟悉,刚才就一直在回忆,到底在何时何地感应过这种气息,然后我终于想到……”

    龙在天只能点头“好吧我承认,是我。那个时候,有些东西不能让小舞知道,更不能让落到苍云手里,所以我必须救。”

    凌浅月的目光幽深了几分“前一个原因我明白,后一个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不能落到沧海王手里?”

    “因为他会伤害。”龙在天的语气很温和,目光也诚挚得让人不忍心怀疑,“那个时候,苍云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我不能让他伤害。”

    凌浅月扭开头,不再看他,却只是冷笑“现在他也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何况确定那个时候救我,不过是为了让我在今天帮七煞完成任务?”

    这话说得很尖锐,但谁也不能否认,那是事实。

    龙在天却一点都不恼,只是温温柔柔地看着他“若只是如此,我完可以让落到苍云手里,不管他怎么折磨,我只要保住的命就够了。”

    凌浅月咬唇,不再说话。

    龙在天也不介意,不过就在此时,一直沉默的步天突然开口“对了!我想起一件事!要照这么说的话,那次月未央是不是也是救的?”

    那次月未央找上门来,为了逼凌落月说出穿越幽冥深渊的法子,曾对他严刑逼供,将他双手十指的所有指节都掰断了。北堂苍云因为那一幕受到强烈的刺激,竟导致邪性发作,不但重伤了月未央,还险些一剑将月未央和凌落月一起杀死。

    幸亏千钧一发之际,步天及时赶到,这才一掌劈昏了北堂苍云,救下了落月。可就在他即将杀死月未央之时,却有一个神秘的高手把月未央救走了。当时他们还猜测,那是月未央的同谋。

    龙在天笑眯眯地点头“是我,为了最后的任务,月未央也不能死。”

    步天沉默片刻,由衷地感慨“师父,这个局布的好远啊!”

    龙在天叹气“事关整个虞渊大陆的生死存亡,我没法不远。”

    “不过我现在在想……”步天摸着下巴,一副凝神思索的样子,“不是说我们身边都有神龙族的人守护吗?我身边的人会是哪一个?”

    不只是他,七煞们都挺好奇的。

    龙在天很得意地晃了晃脑袋“不用想,们不会知道的。他一般是们身边最不起眼的人,可能是浇花做饭的,也可能是看门守院的,总之们绝对想不到。”

    那就不想了。

    北堂苍云看了看大家,没发现有人要说话才开口“都问完了?该我了。师父,照这么看起来,我身边的人就是。”

    “嗯。”龙在天答应了一声,“上一代七煞之一就是父皇,是他的第一个儿子,结果就继承了镇妖令,还是七煞之首,所以我就奉命守在身边。”

    北堂苍云似笑非笑“以师父的身份守在我身边,还是以大祭司的身份?”

    龙在天笑的不行,也不再否认“得,怪我多嘴,刚才不小心露了馅儿。”

    众人自是万分讶异,不过今天听到的离奇事实在太多,比较起来这已经不算什么了,各自消化消化就是。

    墨雪舞是第一个知道这个秘密的,当然不惊讶,只是有些好奇“师父哪里露了馅儿?”

    北堂苍云哼了一声“很久之前的那天晚上,我心里烦,就去找大祭司聊天,问了他一些问题,结果他就说,我不是找他聊天,是拿他当万事通了……”

    墨雪舞恍然“刚才我问狐族为什么有邪性,说我怎么也拿当万事通……哈哈哈!这个馅儿露的好大呀!”

    龙在天摆了摆手,一点都不在意“无所谓,反正不露馅,我也打算公开这个秘密了。何况不管以什么身份,我都一直守在身边就是了。当然,后来有了足够的能力自保,再后来有步天在身边,我就不必那么步步跟随了。说实话,有步天守着,比我亲自守着还让我放心。”

    北堂苍云给了步天一个极为温暖的眼神,又转回头看着他“我就是要说这个既然的任务是守护我,那我在甯州城被墨天渊的覆雨翻云诀所伤,差点一命呜呼的时候,在吗?当然我不是指责,我是说万一我死了……”

    龙在天微笑,眸子里别有深意“也说了,是‘差点’一命呜呼。”

    北堂苍云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差的这一点,就是?也就是说,当时若是不在,我就死在墨天渊手里了?”

    龙在天点了点头,笑容依然显得幽深“对,是我。当时被墨天渊打趴下,他本来立刻就要杀了。最关键的时刻,拼尽所有的力气点中了他的罩门,将他重创,这才保住了性命。但那个时候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助了一臂之力,是点不中他的。”

    北堂苍云意外极了,同时也更加不解“既然在,为什么不阻止墨天渊对墨家军动手?那一万墨家军其实是不用死的,对吗?”

    “不对。”龙在天摇头,同时叹了口气,满是惋惜,“其实那个时候,我不是从一开始就跟着,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跟墨天渊打得死我活,幸亏我还来得及助重创了墨天渊。苏如玉等人立刻护着去找凤无极,我虽然修为比较高,医术却不甚精通,也盼着凤无极能救。但受伤太重,尤其是内伤,苏如玉他们根本就帮不了,如果不是我一路跟着,并悄悄用内力帮疗伤,见不到凤无极就会一命呜呼。所以,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北堂苍云轻轻吐出一口气“明白。墨天渊发现我逃走了,为了泄愤才杀了那一万墨家军。而那个时候,已经跟我一起离开,好帮我疗伤,否则我就会死。如此一来,当然没办法救他们。”

    龙在天微微苦笑“是的,我必须先救。若是死了,先不说对付狐族,至少那水潭里的毒素就会外泄,虞渊大陆所有人都将死于非命,这就注定我只能先救。”

    北堂苍云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甯州城那冲天的大火,又浮现出了一万墨家军堆积如山的尸体,气息立刻一窒,跟着缓缓点头“只能说是天意吧,是他们……命该如此。

    龙在天也不愿再想这些,便故意笑了笑“所以也应该明白了,虽然从艺成离开我之后,一直没有再见到过我,但我经常能看到,我守着呢!”

    最后几个字让北堂苍云心里泛起了一股奇异的暖流,嘴角也因此浮现出一丝浅浅的、却又温暖的微笑“我若早知道守着我,该有多开心。不过既然是大祭司,我想问,为什么说母后是妖杀星,又为什么说她这个妖杀星跟别的妖杀星不同,所以她不用死,但也不能再做皇后?”

    龙在天也不意外他会问出这个问题,摸了摸鼻子,他居然很有些不好意思“啊,这个……算我对不起母后,因为我那是裸的诬陷,她根本不是妖杀星。”

    众人“……”

    “说什么?”北堂苍云的定力其实很不错,可是这会儿,他却差点蹦起来,“母后不是妖杀星?……为什么?”

    “因为,也因为父皇和母后。”龙在天回答,“如果我不将们母子和父皇分开,们三个恐怕谁都别想活。”

    北堂苍云定了定神,表示自己做好了接受任何惊天秘密的准备“可以从头说,或者解释得清楚一点,不然我可能听不懂。”

    龙在天咬了咬唇,似乎有些迟疑,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那我从头说吧。母后云羽蝶本是天浮国的公主,曾因一次意外失踪了三年,后来虽然毫发无损地回来了,却完不记得那三年的事情。所以她也不知道,体内的邪性就是由此而来……”

    “什么?”

    这次已经不只是北堂苍云一个人,所有七煞,加上凌落月都忍不住齐声惊呼,震得龙在天都缩了缩脖子,暂时停了下来。也是,这么堪称石破天惊的消息,他们的反应很正常。

    北堂苍云晃了晃脑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的意思是,完知道那三年发生了什么,知道母后跟谁在一起,也知道她……在我之前生下的孩子是谁?”

    他并不是云羽蝶的第一个孩子,云羽蝶回到天浮国皇宫之后,太医给她做过检查,发现她不但已经不是完璧,甚至还曾经怀孕生子!但是很可惜,她什么都不记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