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99章 最后的关键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奉旨二嫁嫡女医妃最新章节!

    第699章&bp&bp 最后的关键

    龙在天抚了抚眉心,也觉得有些疲累,不过还是接着回答“聪明,确实有意外情况。这个意外情况,浅月是最不陌生的,因为每隔三个月,就要去做一件必须做的事。”

    三个月?

    这个提示已经相当明显,凌浅月略一沉吟,就跟着有些意外地说道“那口水潭?”

    龙在天微笑“不错,那口水潭。神龙族的祖先成功进入这里之后,一直没找到月灵石,原本是想杀人的。可就在他们打算动手时,恰逢水潭的封印失效,他们发现要封印毒素,虽然狐族太子起了最关键的作用,但只靠他一人不行,必须所有狐族人一起封锁,再辅以太子的封印,毒素才不会外泄。”

    关于那口水潭的事,七煞都已经听凌落月说过,闻言都感意外,凌浅月更是完愣住“所有人?”

    龙在天点头“没错,所有狐族人,一个人是封印不住的。不过这一点连们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他们并不需要直接动手帮,只要他们在这里,本身就会产生出强大的力量,无形中帮了的忙。”

    凌浅月一时无语,七煞也不知该说什么,龙在天便接着说道“也就是说,如果所有狐族人都被消灭,水潭里的毒素失去压制的力量,不仅会充斥在幽冥深渊,更会飘散在空气中,席卷虞渊大陆!虽然那并不是在朝夕之间就能完成的,但早晚会让大陆上所有的生灵一命呜呼!最关键的是,水潭中的毒素只有狐族人才能封锁,除了他们,功力再高都没用!所以,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隔了一会儿,步天才叹了口气“明白,所以们既不能杀掉狐族人,也不能让他们离开幽冥深渊,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们永远困在这里,依靠他们的力量封锁毒素,否则虞渊大陆将会变成一座空城!”

    龙在天居然叹了口气,很无奈的感觉“是的,水潭内的毒素非常奇怪,我们用尽了办法,却一直配不出解药,只能一直将狐族困在这里,但又不能消灭他们。而要困住他们,仍然必须靠七煞在天劫之日加固封印。”

    实在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内情,虽然七煞的承受能力和接受能力都超越一般人,却仍然觉得脑子里晕晕乎乎的,有一种消化不了的感觉,便都暂时住了口,各自抱着脑袋表示一下郁闷。

    “那水潭是怎么回事?”墨雪舞一向擅长用药用毒,对跟毒有关的东西都很感兴趣,“狐族人没有被逼入幽冥深渊之前,里面的毒素靠什么封锁?若没有封锁,不是早就弥漫到整个大陆了?”

    “啊,的反应真的挺快的。”龙在天乐了,“不过说起这个,还真没有人知道详情,狐族祖先没有留下任何记载,只留下了封锁潭中毒素的法子。”

    墨雪舞很失望还以为能发现什么地质奇观之类。

    想了想,她接着问道“那凌太子封印水潭,靠的是什么?落月说,靠的不只是修为,还另有秘密,连他都不知道。”

    龙在天看向凌浅月“这个,留给自己好不好?来决定要不要告诉他们。”

    凌浅月微微颔首“好。”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这就是摆明了要保密呗?

    就在这时,不知道谁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几声,众人才发觉天色已经正午,他们从昨天晚上起就几乎没吃任何东西,不饿才怪。

    凌落月站了起来“我去找些吃的来,们先坐……”

    “我去。”凌浅月随后起身,“现在这个样子,连路都走不了。”

    因为之前的一番折腾,凌落月和七煞的修为还没有恢复,爬个楼梯都很困难,想避过所有人的耳目找饭吃,基本上不可能。

    可是刚才为了保护他们,凌浅月也受了重伤,所以不等他转身,龙在天便摆了摆手“不用费劲了,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里是备了饮水和食物的,我去拿。”

    他起身转到了后面,不多时提着一些饮水和饭菜回到了众人面前。虽然清淡了些,但对饥肠辘辘的众人来说已经算得上是美味佳肴,当下都吃了一些,也趁着这个间隙进一步消化了刚才听到的一切。

    等把东西都收拾到一边,北堂苍云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墨雪舞“师父,她没事吗?”

    龙在天也看了墨雪舞一眼,不但神情很轻松,甚至笑得见牙不见眼“放心,们所有人里,就是她最没事,我们马上就要说到她了,会明白的。”

    北堂苍云立刻放了心,替墨雪舞盖了盖被子才重新回来坐好“如果不累的话,我们继续说。刚才说到,既不能让狐族离开,也不能把他们杀死,唯一的办法仍然是七煞来加固封印。”

    龙在天点了点头“这是唯一的办法,只有体质特殊的七煞,才能联合封印月灵石的力量,加固封印,所以只能牺牲他们。这一千年来,我们也一直在寻找既能加固封印,又不让七煞牺牲的办法,可惜一直没有找到。”

    北堂苍云表示明白,接着目光一闪“刚才说神龙族对七煞的守护并不是无休无止的,这又是什么意思?”

    龙在天微笑,眼睛里闪过一抹精亮的光芒“记不记得我曾经跟说过,们可能是最后一批七煞?”

    北堂苍云立刻点头“记得,但并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这么说。”

    龙在天转头看向了凌浅月“我也曾经跟说过,八月十五中秋之夜将是们最后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以后们将永远不可能再离开这里,世间也将再无七煞。”

    凌浅月也点头“是,所以的意思是……”

    龙在天微笑,目光更加晶亮“神龙族的祖先也有人精通天文地理,会占卜,懂星象。有一位祖先通过夜观星象,发现一千年后,也就是现在,将会天生异象,届时这里的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对我们最有利的就是那口水潭会永沉地底,毒素会因此永远被封在地下,不再需要狐族人封印!”

    众皆恍然,同时万分惊讶居然有这种事?

    北堂苍云表示有些难以置信“天生异象会让地上的水潭永远沉入地底?这么神奇吗?确定的祖先不会弄错?”

    “我确定。”龙在天摇了摇头,跟着却又眨了眨眼,“应该不会,我那位祖先是很厉害的,他的预言最终都变成了事实,这次也不会说错。”

    北堂苍云挠了挠头“只要毒素的威胁彻底消除,无论拿走月灵石还是消灭狐族,都不会对虞渊大陆产生任何影响。凭神龙族现在的本事,这两件事情都可以做到吧?”

    龙在天点头“差不多。”

    北堂苍云想了想,接着问道“既然狐族不能消灭,们为什么不把月灵石拿走?他们冲击封印,靠的就是月灵石,没有了这个宝贝,也不用七煞加固封印了吧?”

    龙在天摇头“不能拿走,月灵石是狐族人的力量之源,他们要封锁水潭,必须借助月灵石。”

    北堂苍云默默吐槽卧槽,真狗血。

    见众人再次沉默,龙在天笑了笑“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没有我就继续说。”

    要问的当然很多了,可是现在还真有些不知从何启口。

    “我有个问题。”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却不是在座的任何一个,众人先是愣了一下才刷的回头“小舞?”

    墨雪舞已经翻身坐起,正笑眯眯地看着众人。

    “小舞!”北堂苍云立刻跌跌撞撞地奔了过去,一把抓住她的双手,“没事吧?”

    墨雪舞微笑,那张本就绝美无双的脸说不出的空灵“我没事,师父不是说了吗?所有人里,就我没事。”

    北堂苍云一愣“听到了?早就醒了?”

    墨雪舞摇头“不是早就醒了,我好像一直都没睡。”

    北堂苍云越发不解“不可能,刚才一直昏迷。”

    龙在天笑了笑“她既不是睡着了,也不是昏迷了,只不过是处在一个安静的状态,我们刚才说的她都能听到,只是不能动,不能言。”

    众皆无语,北堂苍云接着问道“刚才说她正在进行最后的融合……好吧,刚才说过了,马上就要说到小舞了,我不着急。”

    龙在天还没开口,墨雪舞已经微皱眉头“师父,我怎么觉得我好像不是我了?我的样子没变吧?”

    龙在天一下子就笑出了声“没有,以为会变成什么样子?”

    墨雪舞挠头“不是,我就是觉得……浑身轻飘飘的,怎么有一种马上就要起飞的感觉?没骨头了似的……”

    “要说变,还真有些不一样了。”凌落月看着她,好看的眉头也微微皱着,“变的不是的样子,是给人的感觉,看起来跟师父好像。”

    师父当然就是龙在天,本来大家就都隐隐约约有那么一种感觉,立刻刷的回头看着龙在天,又转头看着墨雪舞,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转了几下,所有人突然齐齐点头“嗯嗯嗯嗯嗯!”

    现在的墨雪舞身上,那种空灵清透的气质跟龙在天简直不要太像,要是不小心一个眼花,说不定都容易把这两人看成是父女俩。

    墨雪舞绝对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一听这话居然嘿嘿嘿地笑了笑“师父,接下来该不会想跟我说,其实我是生的……”

    “滚蛋,不许胡说!”龙在天忍俊不禁,毫不客气地骂了一句,“跟正苗红,就是赤日国帝后的掌上明珠,跟我有毛线关系?我可生不出这么乱七八糟的女儿。”

    墨雪舞也忍不住哈的笑了出来“我哪里乱七八糟了?我这叫不走寻常路。”

    龙在天对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坐“刚才说有问题要问?”

    墨雪舞扶着北堂苍云过来落座,点头开口“既然八月十五天生异象时,水潭就会沉入地底,们也已经可以对付狐族和月灵石,为什么还要我们这批七煞再来加固封印?照的意思,就算狐族冲破了封印,们也对付得了他们,我们并不是非死不可对吧?难道其中另有缘由?”

    “我其实也是想问这个。”风凌夜静静地开口,“不过没大好意思,怕们以为我是贪生怕死。”

    “不存在。”龙在天摇头,“不说是为了虞渊大陆,仅仅是为了苍云,别说是死一次,就算死千百次,们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所以当然是另有缘由我必须靠们七个,将镇妖令彻底摧毁!”

    众人又是一呆,墨雪舞已经接着问道“需要我们做的并不是让这个封印更牢固,而是要将它彻底摧毁,令其从此不复存在?”

    龙在天点头“没错,这一点只有七煞能做到,除了们,就算神龙族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行,所以不是我们不帮忙,而是帮不上忙。”

    墨雪舞目光微闪“因为我们的体质跟诛天阵正好相克还是……”

    “那是原因之一。”龙在天回答,“另一个原因是,镇妖令是第一代七煞用自己的血肉铸成的,要将它彻底摧毁,仍然必须由七煞来。”

    墨雪舞点头“下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将封印彻底摧毁?是因为水潭沉入地底之后,不需要狐族封印毒素,镇妖令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吗?”

    龙在天仍然点头“可以这么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镇妖令在,们无法穿越幽冥深渊,必须将其彻底摧毁,们才能来到这里,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这话倒也不难理解,墨雪舞接着问道“如果只是需要我们来这里完成任务,也可以把我们带过来吧?未必一定要摧毁镇妖令不可。”

    龙在天浅笑,笑容里却别有深意“我就是不想让们知道我已经在这里,也不能让们觉得事事只要有我就可以,我要始终让们以为我是任何忙都帮不上、也不会帮的,们必须靠自己。只有这样,一些必须们自己完成的事们才能完成,不能存在任何侥幸或依赖心理。”

    墨雪舞表示明白“所以天劫之日时,没打算出手,死活看我们自己。”

    龙在天摇头“没打算出手帮忙是真的,只能靠们自己也是真的,不过我知道们死不了。”

    这下不只是墨雪舞,所有七煞都万分好奇“为什么?”

    “因为们一定可以摧毁镇妖令,平安来到这里。”龙在天回答,眸子里闪烁着温润的光芒,“当时我分别找上们,告诉们天劫之日时要拼尽力,一丝一毫都不能留下,就可以只牺牲一个,保住其他的六个人。”

    墨雪舞点头“没错,我们已经知道,对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说的。”

    龙在天居然仿佛很得意,眉毛都扬了起来“是的,因为我知道,们每个人都愿意为了其他人牺牲自己,只有到达这种境界,合七煞之力才能摧毁镇妖令,但凡们留下一丝一毫,哪怕只是眨眨眼睛的力气,都绝对做不到!所以我知道,接下来的任务们一定能完成。”

    七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虽然什么都没说,却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完一样的心思为了七煞,无论要他们做什么,他们连眼睛都不眨的,这一点不用怀疑。

    暂时先把感动放在一边,墨雪舞接着问道“我们要完成的任务是什么?总不会是让我落到凌太子手里,帮他揭开身世之谜?”

    这一次龙在天终于摇头,并且笑了笑“还真不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浅月的身世原来另有秘密。我只是看出他在这个时间点上有一个生死劫,本来是必死无疑的,但他的命盘星格同时显示,他会有贵人相助,帮他化解劫难。而,就是他的贵人。”

    墨雪舞一愣,点了点自己的鼻子“我?怎么可能?”

    “就是,不用怀疑。”龙在天加强式的点头,“本来落到浅月手里,我是完可以把救出来的,可既然是他的贵人,当然必须留在他的身边,我若是带走了,生死劫还如何化解?”

    墨雪舞挠了挠头,这才知道那些日子的担惊受怕都是没有必要的,就忍不住咬牙“一直都在我身边盯着凌太子的一举一动,他根本不可能对我做什么?”

    龙在天忍不住笑出了声“啊,那倒不用,就算我不在身边盯着,浅月也不会对做什么的。”

    这回墨雪舞转头看向了凌浅月“为什么?”

    凌浅月抿唇不语,龙在天便微笑“因为他心地纯净,知道不能夺人所爱。”

    凌浅月看他一眼,语气微凉“不用给我戴高帽子,我没有动她,只不过是因为灵女告诉我,要想完成狐族大业,她必须留住处子身。对我而言,那个时候狐族大业是最重要的,我只能忍耐。”

    墨雪舞这才了然,跟着哼了一声“我就说一定另有原因,当时还说什么是为了给我时间,让我真正接受,幸亏我没信。”

    虽然有北堂苍云在旁,凌浅月还是摇了摇头“这个没骗,我的确是想让真正接受我。”

    墨雪舞撇嘴“信了的邪,我不是说过吗?这种男人,是绝对不会因为女人坏了大事的,对来说,家国天下永远比女人重要。不过师父,我怎么帮凌太子化解生死劫?”

    龙在天耸了耸肩“已经化解掉了,如果不是帮他揭开了身世之谜,他很快就会死于月灵石的反噬之力。”

    墨雪舞倒是有些疑惑“有吗?”

    这次是凌浅月点头“有。不知道身世之前,我一直在拼命利用月灵石提升修为,好带领族人离开这里。练的越多,反噬就越厉害,本来我以为凭我的修为,可以压制反噬之力,但事实证明我根本就做不到。之前看出我血液有问题,就是因为这个。如果不是及时停止了修习,将对我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我就没几年可活了。从这一点上来说,的确是化解了我的生死劫。”

    墨雪舞也总算了然“明知道月灵石有反噬,还是拼命利用它练功,就是为了冲击镇妖令?”

    “是。”凌浅月微微苦笑,“只有这样,才有成功冲破封印的可能,我别无选择。”

    墨雪舞瞬间想到了另一件事“从这个角度来说,成为狐族太子必死无疑,才抢了落月的太子之位?”

    凌浅月不语,但到了这个时候,答不答已经没有区别。凌落月用力抿着唇,什么也没说。

    墨雪舞也不是一定要让他回答,只是恰好想到了这里。顿了顿,她仍然有些不解“可师父刚才说,月灵石是所有狐族人的力量之源,他们不会被反噬之力威胁到吗?”

    凌浅月摇头“月灵石虽然有反噬之力,但只要距离足够远,就不会造成伤害。何况它不是有保护壳吗?我要尽可能提升修为,必须靠得足够近,才能吸取它的力量为我所用,情况自然不同。”

    这倒是,就算月灵石有辐射,只要在安距离之外,的确没什么问题。

    墨雪舞又看向了龙在天,很是钦佩“师父,好厉害呀,怎么知道他的生死劫要这样化解?”

    龙在天摇头叹气“这个我真不知道,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只能看出浅月的生死劫要化解,到底怎么化解,我完不知道。所以还是那句话,一饮一啄冥冥上苍早已注定,非人力可以改变。”

    墨雪舞默默地点头,突然问道“对了,刚才凌太子为什么说因为‘灵女’告诉他,我必须留住处子身?不就是灵女吗?他为什么不说因为‘’告诉他?”

    龙在天有些意外,跟着就笑了起来“关注的点好像永远跟别人不一样,就这么一点点异常,都能听出来。”

    墨雪舞眨眼“我就是觉得有些别扭。听这意思,里面还真有玄机?”

    龙在天有些诡异地眨了眨眼“有,因为当时那个灵女并不是我,不过她说和我说一样,真实性是值得肯定的。”

    墨雪舞很好奇“灵女还好几个?七煞不是满天飞,灵女满天飞是吧?”

    龙在天噗的笑出了声“起开!哪里就满天飞了,总共就我们两个。”

    “那一个呢?”墨雪舞更加好奇,转动着脑袋左右看着,“他是谁?也是神龙族的人吗?”

    龙在天轻咳一声“出去了,等会儿才回来,先不说她。我看出来了,的反应比他们快,思路也比他们清,所以问我答,可能更有条理,更能帮助们明白事情的原委。”

    墨雪舞想了想才问道“刚才说,让我落到凌太子手里是为了帮他化解生死劫,那苍云他们落到那道小深渊里,是天意还是的意思?”

    龙在天秒答“是天意,也是我的意思。那个山洞们已经看到了,有狐族被囚禁在这里的真相。苍云他们落到那里之后,我并没有急着把他们救出来,除了像我刚才说的,要让们以为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之外,还因为我就是要等找到那里去,只要去,落月必定相陪,们就会看到真相。落月知道了,自然就会告诉浅月,浅月就会知道他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由他们自己看到真相,比我告诉他们更有利。”

    墨雪舞挠头“如果我们发现不了那个山洞呢?”

    龙在天指了指自己“不是还有我?万不得已之时,我会在不出现的前提下,给们提示。”

    墨雪舞表示明白“既然我们只能靠自己,刚才为什么又出手?是怕我们被诛天阵灭了?”

    龙在天叹气,但分明在笑“不是怕们被诛天阵灭了,是怕把狐族灭了,那就糟天下之大糕了。”

    墨雪舞很是惊讶“我自己能把狐族灭了?有月灵石在,怎么可能?何况我连凌太子和落月都打不过。”

    龙在天笑得更诡异,有种神神秘秘的感觉“原本是打不过,但是现在……刚才跟月灵石对抗的时候,没发现自己有什么异常吗?”

    “有啊,我当时没有邪性发作。”墨雪舞立刻点头,并且很是奇怪,“跟诛天阵对抗的时候,我一只手是绿的,一只手是金色的,对不对?”

    龙在天点头“对,后来呢?”

    墨雪舞回忆了一下,后面的场景记得却并不真切“后来……我听到狐王大叫诛天,接着就看到一团绿光向我砸了过来……然后就不知道了。苍云,我怎么了?”

    北堂苍云摸着下巴描述“原来半边身子是绿的,半边身子是金的,狐王用出诛天之后,的整个身体就变成冰蓝色的了。”

    墨雪舞表示非常不解“金色加绿色是冰蓝色吗?”

    北堂苍云深度无语“这不是重点好吗?管它是什么颜色!”

    墨雪舞乐,看向龙在天“师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