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98章 就是这么来的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奉旨二嫁嫡女医妃最新章节!

    第698章&bp&bp 就是这么来的

    凌浅月苦笑“是不大,但绝对有。”

    “还是不大对劲。”这次开口的是步天,“既然当初凌月龙只是带着月灵石来到了幽冥深渊,那保护壳是从哪里来的?如果之前没有它,利用月灵石练功的人岂非都会受到伤害?”

    凌浅月微挑唇,转头看了看依然沉睡的墨雪舞“墨雪舞不是说了吗?保护壳的材质很奇特,看起来像玉石,其实并不是,因为它的确不是玉石,是狐族的祖先用特殊的方法和材料炼制出来的,凝固之后就呈现出了玉石的样子!”

    众人均有些讶异墨雪舞居然看得出来?不过转念一想有什么好奇怪的,她的眼睛本来就异于常人。

    北堂苍云想了想,感觉摸到了一点门道“该不是想说,为了方便,们可以在必要的时候将那巨大的保护壳加热溶化,分散携带?”

    “对。”凌浅月点了点头,“加热溶化,分罐装好,分散携带。来到这里之后,再将罐子打碎,集中到一起,重新加热溶化,铸成们刚才看到的保护壳,把月灵石放入其中。”

    我了个擦!真是……天才。

    众人都有些无语,却也不得不感叹狐族祖先的聪明能干他们是怎么找到那些材料,又是怎么知道融合到一起可以防辐射的?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不必深究,也没工夫深究了。

    北堂苍云转头,看向龙在天“这个问题明白了,继续说。”

    龙在天想了想才开口“嗯……我们刚才说到,凌月龙能带领少数人平安来到这里,主要靠的是月灵石。他当然想尽可能保住更多人的命,但当时情况紧急,大多数人都已被北堂明夜等人消灭,他根本没有时间等更多人进入月灵石的保护范围,就带着一部分人跳了下来,其他人只能硬闯,结果当然是尸骨无存……”

    当时凌月龙想着,月灵石如此厉害,既然能护着他们平安来到这里,当然也能护着他们顺利离开。只要先躲过眼前这一劫,早晚还可以卷土重来,重夺天下!

    北堂明夜等七煞和神龙族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最担心的也是这一点。他们能破诛天阵,最有利的武器是七煞的特殊体质,但从修为本身来说,并不比狐族强多少。何况狐族可以利用月灵石不断修习,谁知道哪一刻他们的修为就会超越神龙族,超越所有人?到那个时候,他们将更难对付!

    一旦他们重回虞渊大陆,还不知又有多少无辜会命丧他们手中,而不管是朝龙帝国皇室还是神龙族,都未必有办法再将他们逼到绝境,甚至彻底消灭。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绝对不能让他们回来!

    幽灵深渊其他地方的吸力庞大到无法想象,连月灵石都对付不了,自然无须担心。只有凌月龙等人跳下去的地方,可以在月灵石的保护下安逃离。要想阻止狐族回到虞渊大陆,当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封印月灵石的力量,至于以后会不会有更好的办法,那是当时的人谁都不知道的,只能且行且看。

    而封印月灵石的方法,当时也是唯一的,没有第二条路以北堂明夜为首的七煞,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化作了一个封印,就是镇妖令,牢牢地镇压住了月灵石的力量,将其彻底封印在了悬崖之下。没有了它,狐族自然也就出不来,只能世世代代被困在崖底。

    北堂苍云等人身为七煞,其实也是到这一刻才明白其中的玄机。他不由摸着下巴,轻轻点头“也就是说,狐族人的修为之所以那么逆天,关键还是月灵石。”

    “大致可以这么说,不过狐族人本身的天赋也很重要。”龙在天回答,“还有,他们被困崖底那么多年,最大的目标就是离开,自然会拼了命地提升修为,这种动力比天赋更重要。所以如今的狐族人,大多数都是连七煞都对付不了的。”

    这不难理解,动力越足,越可以激发出人的潜力,一个人的潜力有多大,不到完激发出来的那一刻,往往是很难想象的。所以就算墨雪舞已经突破了神阶,却依然打不过修为受损的凌浅月。

    北堂苍云默默地叹口气,接着问道“之后呢?”

    龙在天笑了笑,继续说了下去。

    七煞以生命为代价,封印了狐族。北堂明夜不在了,他的孪生弟弟北堂明辰继承了皇位,成为朝龙帝国的皇帝,虞渊大陆总算渐渐恢复了原本的宁静祥和。世人后来虽然也知道是神龙族帮助他们度过了这次的劫难,他们却始终没有说破真实身份,从头到尾都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来自何方,事情结束之后又去往了何处,只让世人继续以为他们是朝龙帝国乃至虞渊大陆的守护神。

    但在这平静的背后,神龙族及北堂明辰,包括狐族都知道一个秘密上古典籍记载,镇妖令所在地的吸力,不仅是整个幽冥深渊最弱的地方(所以狐族才选择这个地方作为绝路之下的退路),而且每隔两百年的正午会减到它本身最弱的状态,狐族就有一次利用月灵石冲击封印、重获自由的机会,一旦局面变成那个样子,用“人间炼狱”来形容便毫不为过,因为那就是虞渊大陆所有人的劫难日!于是那一天,就有了一个形象的名字天劫之日!

    为了保证虞渊大陆平安度过天劫之日,就必须每逢这一天都集齐七个像北堂明夜等一样体质特殊的人,重新加固封印,继续封死月灵石的力量,不给狐族冲击成功的机会。当时的神龙族族长便给这每两百年集齐一次的七人取名“七煞”,加固封印的阵法,就叫“诛妖阵”!

    那么接下来,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在每次天劫之日逼近时,找出新一代的七煞。

    已经可以确定,七煞必须是北堂千秋和北堂千夜的后人,即神龙族和朝龙帝国皇室的后人。皇室的后人还好,神龙族的后人却是天南海北到处都有,也不能因为天劫之日就把所有人世世代代都困在他们的栖息地,那对他们也不公平。

    而且还有一点,与七个阵眼相克的七个人,体质是极为特殊的,如果每隔两百年的天劫之日来临时,恰好缺了一个甚至几个这种特殊体质的人,岂不就封印不住月灵石的力量了?所以,必须把偶然变成必然,才能尽量不让人间化炼狱。

    当初神龙族找齐第一代七煞,七煞第一次齐聚时,居然同时心口剧痛,眉心也同时浮现出了一个红色的火焰状图案!可这一点是不是独属于七煞的标志,当时没有人知道。神龙族的人再厉害,终究是人,不是真正的神,要想确定这一点,他们首先要做的,只有等。

    每一代七煞,只有七个人,多一个都没有。也就是说,每一代的七煞都是唯一的,当时北堂明夜等七人化身封印之后,世间再无七煞,要想验证这一点,必须等新一代七煞出生并长大!

    北堂苍云不解,也很好奇“为什么?”

    “不知道。”龙在天摇头,“神龙族留下的上古典籍中就是这么记载的,而且两千年来,每一代七煞也的确只有七个人,其唯一性从来没有例外。何况七煞若是满天乱飞,未必是一件好事。”

    北堂苍云表示赞同“这倒是。继续。”

    反正不管怎样,狐族被封印在了幽冥深渊,虞渊大陆的一切渐渐恢复了正常。世人只知道狐族已经被消灭,噩梦终于成为过去,却不知他们其实随时面临重归炼狱的危险。而有一帮名叫“七煞”的人,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化为剑鞘,牢牢地封印着狐族这把利剑。

    不过除了跟随凌月龙一起逃亡幽冥深渊的狐族,三十年的时间里,也有不少狐族人与虞渊大陆的人婚配生子。狐族虽然力量强大,但与普通人相比,并没有很明显的种族特征。七煞与狐王决战之后,他们眼看着狐族败局已定,有一部分人便想办法隐藏身份混在普通人中,侥幸活了下来。现在虞渊大陆上的狐族人,都是当年那些幸存者隐藏身份产下的后代,有的是狐族与狐族所生,有的则是狐族与普通人所生。

    狐族人个个天赋异禀,随便拿出一个都是绝顶高手。可他们跟普通人婚配之后,血统就越不再纯正,天赋就会慢慢消失,再加上数量不会太多,自然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倒是觉得无所谓,不管这天下由谁做主,只要能让他们过上安宁祥和的日子就好。但也有一部分人一直在等,等着狐王重新归来,再让狐族成为这天下的主宰。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千年。

    终于,整整六十年后,神龙族才再次用同样的方法找齐了封印月灵石所需的七种不同体质的七个人,然后非常惊喜地发现,当他们第一次齐聚时,同样心口剧痛,眉心出现了红色火焰状图案!两次就不是巧合了,也就是说,这就是独属于七煞的标志!

    接着,经过无数次艰难的尝试和无数次失败之后,神龙族前前后后耗时几十年,结合祖先北堂千秋留下的内功心法,终于成功地将这个红色火焰凝结成了一个特殊的封印,用一种极为独特的手法,将封印植入了当时的那批七煞体内,让它与幽冥深渊的封印同名,也叫“镇妖令”!

    因为七煞特殊的体质,再加上北堂千秋和北堂千夜的后人共同修习的内功心法,镇妖令会在七煞的儿女之中,选择一个最合适的传给他(她),而继承镇妖令的人,要么体质正好与诛天阵的七个阵眼之一相克,要么原先虽然不可以,但体质终究会慢慢被镇妖令改变,最终依然会与阵眼相克。

    每一个镇妖令外观看起来虽然一样,其实内在完不同,是与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特殊体质融为一体的。也就是说,那些被镇妖令改变体质的人,都是唯一的,且正好与阵眼一一相克,绝不会被改成相同的体质。

    当然,如果体质原先就与阵眼相克,那还好些。如果是被镇妖令强行改变的,对这个人是有些不公平。可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有些担子也总得有人去挑,为了避免无数无辜丧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何况若最终被镇妖令选中,只能说明那是命中注定的,似乎也没多少可抱怨的。

    总之不管怎样,在七煞这件事上,神龙族将偶然变成了必然,基本可以确保天劫之日来临时,不会出现缺少某一体质或某几种体质的七煞这种情况。

    不过,虽然镇妖令会在七煞体内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而且每代只传一人,但只要不是天劫之日逼近的时候,终其一生,镇妖令都会沉睡,本人也不会知道一切,直到无声无息地传给下一代。

    不让本人知道,一来可以避免很多可能产生的麻烦,二来也不会让他产生任何压力。毕竟天劫之日逼近之前,没有必要让七煞的传人知道这一切,让他们以普通人的身份生活更好。

    但每隔两百年,天劫之日逼近时,就必须唤醒七煞的身份和使命,让他们为加固封印做准备。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七煞之首都要负责找到并唤醒其他七煞,而七煞之首,则是由当时的神龙族族长或太子负责唤醒的……

    北堂苍云的身份是龙在天唤醒的,听到这句话,他很是吃了一惊“那是族长还是太子?”

    “太子。”龙在天笑眯眯地回答,“神龙族族长,也就是我父王现在还活蹦乱跳的,我们的寿命又比较长,再活个一百五六十年没问题。当然,祝愿他再活两个一百五六十年,我不是特别想做族长,太累。”

    北堂苍云颇有些无语“原来我不想做朝龙帝国的太子,是教的?我也觉得将来做皇帝太累。”

    “起开!”龙在天笑得颤颤的,“懒就说懒,赖到我头上算什么?”

    “好吧说重点。”北堂苍云撩了撩额前的乱发,其实主要是为了理一理思路,“每一代的七煞之首如何确定?”

    龙在天显然早就理好了一切,张口就来“不用确定,体质与诛天阵最中间的阵眼相克的人,就是七煞之首。”

    北堂苍云刚要继续提问,却不想凌浅月突然说道“我比较好奇的是,如果天劫之日逼近时,七煞之中偏巧有一个甚至几个是刚刚降生的婴儿,或者他尚未来得及有子嗣时就意外身亡,又该如何?”

    龙在天居然因为这个问题叹了口气,脸上瞬间爬满“我很累”这三个字“婴儿不婴儿的,咱们先放在一边。为了防止七煞尚未将镇妖令传给下一代就意外身亡,虽然绝大多数七煞都不知道自己身负特殊使命,但身边一定会有一个神龙族的人贴身保护。只不过我们会以各种不同的身份或方式出现,绝对不会有人怀疑就是了。”

    众人表示目瞪口呆还有这种事?

    “还有这种事?”步天干脆把大家共同的心声说了出来,“那们岂不是会很累?”

    “是啊,累死个人。”龙在天毫不客气地吐槽,不过接着就微笑,“不过也还好,七煞也是普通人,正常情况下,二十岁之前都会婚配生子,一旦镇妖令顺利传递给下一代,这个人的任务就完成了,交给下一代人继续守护这个刚出生的小七煞,直到他婚配生子……这样代代相传。如果七煞恰好降生在神龙族的栖息地,那就最好不过,太省力气了。”

    步天忍不住翻个白眼“就算可以代代相传,不也得守护十几年吗?”

    “十几年不难熬。”龙在天倒是挺轻松的,“别忘了,我们的平均寿命能达到近两百岁,十几年对我们来说,也就相当于们的几年吧,不知不觉也就过去了。”

    这倒是。两百岁……真牛叉。

    “何况保护一个七煞对神龙族的人来说,累不到哪里去,我刚才有点夸张。”龙在天晃晃脑袋,表示一下检讨的意思,“我们整天呆在神龙族的栖息地,有时候也挺无聊,正好找点事情做,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步天想了想,把凌浅月刚才的另一半问题重复了一遍“那要是真的像凌太子说的,天劫之日要到了,七煞偏巧出了婴儿呢?”

    龙在天唇角的笑容微微凝滞了一下,接着又笑了笑“既然七煞身边始终有神龙族的人,天劫之日来临时,七煞之中怎么会有婴儿?”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接着显然先后都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各自抿唇不语。

    是啊!七煞身边始终有神龙族的人,就算他们的使命没有苏醒,神龙族却知道一切。天劫之日来临时,他们自然会以不动声色的方式保证镇妖令落在最合适的人体内,以组成最有战斗力的“七煞”,怎么会让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候,把镇妖令传给一个婴儿?

    可是这样做,未免有些残忍。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总得有人去做,谁也没有资格指责神龙族。毕竟,他们为的从来不是自己,而且他们的牺牲比任何人都大得多。

    沉默之中,北堂苍云笑了笑“师父,我又有点不明白了刚才说的是,七煞之首要负责找到并唤醒其他七煞的身份和使命,可既然七煞身边始终有神龙族的人,那还用找吗?们早就知道都有谁了呀。”

    龙在天微笑“我们是知道,可七煞之首不知道啊。”

    北堂苍云挠了挠眉心“们可以直接告诉七煞之首,那就不用找了。”

    龙在天摇了摇头,眸子渐渐变得幽深,透着精锐晶亮的光芒“人这一生,遇到什么人、要做什么事,大多数都是命中注定的。对七煞之首来说,虽然背负了这个特殊的使命,但我仍然没有资格安排的一切,的人生,自己去走。所以我最多只能给一个目标,如何完成,过程中要经历什么,是喜悦幸福还是痛苦折磨,都由自己决定,自己去闯。苍云,的人生,还是需要自己做主。”

    北堂苍云抿唇,摇头“不是太懂的意思。”

    龙在天轻笑,笑声却很柔和“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若直接告诉其他七煞都是谁,在哪里,就会直接去找他们。那么,可能就不会守护墨天云十几年,也就没有机会与小舞彼此倾心——当然,小舞也是七煞,最终也会找到她,但敢保证,们之间的一切会与今天相同?”

    北堂苍云默然片刻,眼睛也变得晶亮“不敢。”

    “看,就是这么简单。”龙在天的声音也变得温和,像大哥哥,更像一个父亲,“我不想的人生只能按照我的安排一步一步地走下去,除了最终的目标必须完成,中间的每一步,要按照的心意,自己走。”

    北堂苍云若有所思“只要我最终找到所有七煞,途中经历的任何选择,都由我?”

    “由,由心。”龙在天点头,笑得挺开心的,“七煞之首是必须背负的使命,谁都改变不了,但除此之外,有资格做主自己的一切。”

    北堂苍云就叹了口气“就算不告诉我七煞在哪里,是不想让我因此错过应该在我生命中出现的东西,那就不怕来不及吗?如果我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仍然找不齐七煞,是不是就会出手?”

    龙在天点头“如果真的到了最后的时刻,我自然会给提醒。其实在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一饮一啄冥冥上苍早已注定,就算我不出手,也会找到他们。他们这份使命虽然一直被封印,但冥冥之中,会一直在等,直到找到他们。”

    北堂苍云回头看了看步天等人,嘴角的浅笑美得很“一约既定,万山无阻。两百年之约既已给了我们,原也由不得他们不等我。”

    “嗯。”龙在天也笑了笑,“只要找到他们,唤醒他们的身份,他们就会知道身负这一份怎样的使命。当然,小舞是例外,我封着她呢!”

    北堂苍云颇有些无语“当时我可不知道,所有七煞被我唤醒之后,都会知道一切,唯独她,不但是自己醒的,关键醒了之后还是一脸懵。”

    龙在天乐了“那不对,步天也不是被唤醒的。”

    “那是啊,人家多牛叉。”北堂苍云哼了一声,“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折腾我的,我现在还能活着看到,算这些年对我教导有方。”

    龙在天越发笑出了声“过奖。其实我觉得步天还不够心狠,否则原本可以更快突破九阶的。没办法,他心太软,这是天性,不好改。”

    步天叹气“小舞也这么说,的确没办法,就先不说了。”

    北堂苍云挠了挠头,其实还很一头雾水的感觉“关于我,我还有很多的问题想问。”

    龙在天点了点头“我知道,今天我们就是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说清楚的,所以不用着急,等说到的时候,问什么我就答什么,现在先顺着刚才的思路说,不然太乱。”

    北堂苍云想了想,接着问道“如刚才所说,就算守护每一代七煞只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可这么无休无止地守护下去,对神龙族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难道就没有一劳永逸的法子,彻底除了这个祸患?”

    “我接下来要说的正是这个。”龙在天笑了笑,转头看了还在沉睡的墨雪舞一眼,“神龙族对七煞的守护不会是无休无止的,狐族虽然一直在利用月灵石修行,修为也的确超越绝大多数人,们才一直以为如果让狐族重新回来,人间将再度化为炼狱。可实际上,神龙族既然号称虞渊大陆的守护神,也一直在不停地寻找提升修为、对付狐族的法子。狐族被囚禁在这里一千年之后,神龙族就做到了这一点,就算狐族重回虞渊大陆,也永远不会再有机会夺得天下,荼毒世人。”

    众人大感意外,齐声惊呼“真的?”

    狐族被囚禁在这里已经两千年了,既然一千年前就有了法子,为什么多等了一千年?这一千年来,可是有很多七煞为了加固封印牺牲了自己呀!

    明白他们的意思,龙在天住叹了口气“真的。们应该知道,如果可以,我们绝不愿意多让一个七煞牺牲。”

    北堂苍云沉吟着,寻找着其中的玄机“狐族之所以难对付,是因为他们有月灵石。对付他们的法子,是不是就是对付月灵石的法子?”

    龙在天立刻点头“不错,虽然一开始,北堂千秋和北堂千夜的后人修为都不足,无法在没有月灵石保护的前提下来到这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神龙族的修为不断提升,大约一千年前,就有人可以自由穿越幽冥深渊了。我们的祖先数次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月灵石并将其毁掉。就算毁不了月灵石,大不了消灭所有的狐族人,就无需七煞再赔上性命了。”

    “我就是想这样说。”北堂苍云皱了皱眉,“们只需把所有狐族人部消灭掉,不是比消灭月灵石更能永绝后患吗?是不是因为们的祖先进来之后,发现了什么意外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