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95章 生死对决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奉旨二嫁嫡女医妃最新章节!

    第695章&bp&bp 生死对决

    凌浅月摇头“办不到。”

    “……果然背叛了狐族!”江月紫恼羞成怒,“陛下,看到了,他不会帮我们的,他已经彻底背叛了我们,跟七煞是一伙的了!”

    凌月初也已经耗尽了耐心,脸上满是阴狠的嗜杀之气“好,是自己找死,我成!不过浅月,父子一场,我实在不想做的太绝,所以随时可以改变主意!杀!”

    在他和江月紫的连连催动下,绿色光芒一次一次地砸在凌浅月用内力制造的保护罩上,一次比一次更重!一开始凌浅月还能勉强支撑,几下之后就鲜血狂喷,终于一个支撑不住,整个身体都被砸得飞了出去,扑通落在了墨雪舞身边!

    “凌太子!”墨雪舞一把扶住他,“走吧!我们帮不了,但也不想拖累!”

    凌浅月喘息着,却笑了笑“怎么不让我带落月走?”

    “落月不会走。”墨雪舞咬牙摇头,“从我把他从大街上捡回去,我们就说好要永远相依为命的,我永不可能扔下他,他也不会扔下我。”

    凌落月很开心“嗯,我就知道最懂我。”

    北堂苍云叹气我也不是不懂,只是好心么……

    凌月初皱眉,冷声开口“浅月,还不打算改变主意?”

    凌浅月挣扎着站了起来,却已摇摇晃晃“我没法改变主意。父王,我既然能为了落月做这个狐族太子,就没道理把他交给,任折辱。”

    “……”凌月初狂怒,“好,那们都去死吧!杀了他们!”

    绿色光芒的攻击比刚才更猛烈,凌浅月又受了重伤,此消彼长,他只支撑了两次就再度被打飞,这次直接摔到了墨雪舞身上,把她砸得扑通侧倒,跟着噗的吐了一口血!

    北堂苍云吃了一惊,立刻挣扎着扶起她“小舞?”

    “没事……”墨雪舞抹一把嘴角的血,扶起了凌浅月,“凌太子,还是……”

    “我不能走……咳咳咳……噗!”凌浅月艰难地爬了起来,一口血都吐在她的身上,“忘了吗?我是……的了……”

    眼看着绿色光团又从天而降,他一把推开墨雪舞,拼尽力飞了起来,直接挥手击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绿色光团立刻粉碎,化作无数绿莹莹的星星,仿佛下了一阵流星雨!

    凌浅月也被那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得倒飞而出,不过这一次他勉强控制着自己调整了角度,摔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落地之后一口血都吐在了自己胸前!

    不用发动攻击了,光是这样吐血,他就能把自己吐死!

    墨雪舞已经顾不上他,她越来越觉得浑身难受,仿佛一直深埋在体内的什么东西要破体而出,心头更是翻涌着浓烈到无法控制的杀意,或者说,是一种杀戮的,想要杀尽所有人!

    在这股杀戮的催化下,她的气息越来越急促,终于惊动了凌落月。骤然一回头,他才发现墨雪舞的双眼竟已变得碧绿,简直跟月灵石一样璀璨!瞬间意识到不妙,他一把抓住了墨雪舞的手“小舞!别……”

    墨雪舞却一把甩开他,身体一动就要起来“我要……杀……”

    “小舞!”凌落月脸都变了色,再次抓住了她,“苍云,小舞体内的邪性要发作了!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

    邪性一发作,她倒是可以变成绝顶高手,但对付诛天阵怕是不大行,再说她一旦发作就六亲不认,万一不去对付诛天阵,先把他们杀了怎么办?他们现在可是手无缚鸡之力啊!

    北堂苍云也有一种彻底玩完儿的感觉,立刻抓住了她另一只手“小舞,乖……”

    墨雪舞轻而易举地甩开他们,飞身而起的同时仰天长啸,漆黑的长发瞬间四散飞扬,一双眼睛更是变成了两颗小小的、耀眼的绿色太阳,令人无法直视!

    便在此时,绿色光团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冲向了凌浅月!凌浅月虽然勉强站立,却已无力抵挡,只能绝望地叹了口气好吧,我尽力了……

    原本以为必死无疑,谁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墨雪舞已飞身而至,一手将他搂进怀里,一手猛然出击,一团金色的光芒瞬间从她的手上飞出,正面撞上了绿色光团!

    那金色光团其实很小,与绿色光团一比,如同乒乓球撞上了篮球,可就是看着如此悬殊的对决,那团金光却轻而易举地将绿光击得粉碎,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巨响!

    所有人都惊呆了这……这么可能?

    诛天的威力他们都已经亲眼所见,凌浅月的修为在墨雪舞之上,却只能勉强自保,现在更是连自保都做不到了,墨雪舞居然……

    果然,她体内的邪性蕴含的力量,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

    凌浅月也惊得反应不过来,在她怀里转过了头“……”

    墨雪舞微笑,衬着碧绿的眼睛,说不出的诡异“凌太子,的腰好细,搂着也蛮舒服的。”

    凌浅月无语抿唇,然后微笑“只是腰细?”

    墨雪舞也微笑“身上还很香。”

    话音落,她突然挥手,将凌浅月直接送到了凌落月身边“落月,接着!”

    凌落月伸手接住,俩人却都站立不稳,齐齐跌坐在地。北堂苍云暂时也顾不上他们,挣扎着站了起来“小舞……”

    墨雪舞没有回头,声音却很温和“苍云,我没事。”

    所有人,包括北堂苍云都是一愣没有失去理智?也就是说她没有邪性发作?那为什么眼睛那么绿?

    “小舞!小心!”

    步天突然大叫了一声,因为一个绿色光团朝着墨雪舞兜头罩了过来!

    墨雪舞冷笑,陡然双手齐挥,两道光芒瞬间直飞而出,轰然一声巨响之后,再度将绿光击得粉碎!

    可这一次,她远不如刚才那么轻松,不但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胸口更是一阵气血翻涌,唇角已经见血!

    诛天的威力,不是说说而已!

    “小舞!”

    北堂苍云咬牙,却不敢随便往上冲。他这个样子,冲上去只会添乱,只会让墨雪舞分心!

    不过两个字出口,他突然目光一凝,失声惊呼“啊!怎么……”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已发现了一个奇怪至极的现象墨雪舞的两只手上虽然都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颜色却完不同,右手是金色,左手是绿色!

    不止如此,她整个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右半边身体被一团金光笼罩,左半边身体则被一团绿光笼罩,这……这是在做梦吗?

    凌月初当然死都想不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凌浅月明明已经支撑不住,七煞更是修为无,只需要一下,就可以将他们彻底消灭!大不了永远留在这里,至少可以解心头之恨!

    可一眨眼的功夫,墨雪舞居然变得这么厉害,而且……她浑身五颜六色是什么鬼?这是什么邪功?

    不管是什么邪功,杀!

    他瞪着眼睛猛一挥手,嘶声尖叫“杀!杀了他们!”

    绿色光团源源不断地冲着墨雪舞而来,墨雪舞目光冷厉,双手连挥,金光和绿光同时从她的手中飞出,虽将攻击一一化解,她却也跟凌浅月一样鲜血狂喷,终于支撑不住倒飞而出!

    “小舞!”

    北堂苍云拼尽力扑过来,一把将她接住,却毫不意外地搂着她倒在了地上!生怕墨雪舞受伤,他不肯撒手,后背便结结实实地、毫无缓冲地撞上了地面。这一下对内力无的他来说绝对无法承受,虽然拼命忍了忍,却到底还是猛一张口,噗的一口血喷在了墨雪舞的脸上!

    “苍云?”

    墨雪舞最受不了的,就是北堂苍云受到伤害。再加上血腥味的强烈刺激,她那碧绿的眼中立刻泛起浓烈的杀气和令人心惊的戾气,并迅速融合成了一股杀戮的烈火!

    北堂苍云暗道不妙,越发用力搂紧了她“我没事,别生气……”

    墨雪舞嗖的就飞了起来,双手猛然挥出“去死!”

    一金一绿两道光芒骤然疾飞而出,向着凌月初和江月紫奔去。两人很相信诛天阵的威力,完不认为她的攻击会奏效,各自阴笑着等着两道光芒撞上那碧绿的气墙之后倒飞回去。

    谁知下一刻,两道光芒便仿佛无坚不摧的利箭,刷的穿透了气墙,瞬间飞到了两人面前!

    两人自是大吃一惊,只能拼尽力往旁一躲,虽然躲开了要害,光芒却同时击中了他们的肩膀,鲜血飞溅的同时,两人忍不住尖叫“啊!”

    “怎么可能?不可能!”凌月初暴跳如雷,不断地大叫着,“快!杀!杀了她!诛天!”

    众人皱眉这不就是诛天阵吗?又叫什么诛天?

    便在此时,凌浅月突然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要往前冲“糟糕!”

    北堂苍云也跟着站了起来,正好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能过去,否则必死无疑!”

    凌浅月用力挣扎着“放手,否则墨雪舞必死无疑!”

    北堂苍云心中一凛“为什么?”

    凌浅月咬牙“因为诛天是诛天阵最后一招,也是最厉害的一招!觉得墨雪舞很厉害是不是?可是这一招下来,她连尸体都找不着,那是真正的尸骨无存!放手!”

    所有人又惊又急,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居然齐齐地蹦了起来,一边大叫着一边冲了过去“小舞!”

    然而已经迟了!那团比之前所有光团加起来都要大得多的绿光已经冲着墨雪舞罩了下来,下一个瞬间,她就会被挫骨扬灰,死得透透的!

    就在这生死悬于一线的关键时刻,墨雪舞突然猛地仰天长啸,双手瞬间挥出,然后是轰的一声巨响,所有人都感到一股强大到连排山倒海都无法形容的气流猛的扑面而来,瞬间将所有人都冲了出去,四仰八叉摔了一地,大半条命都没了!

    只是被气流冲出来,就差点要了他们的命,那墨雪舞……

    尽管众人浑身痛到仿佛所有的骨头都寸寸断裂,却没有人顾得上自己,立刻拼命挣扎着爬起身。可当他们定睛看去才发现,那团巨大的、仿佛泰山压顶一般的绿光拼命想将墨雪舞笼罩在其中,墨雪舞却双手高举,一绿一金两团光芒与那团绿光抵在一起,在半空中胶着,时而往凌月初和江月紫的方向移动,时而又往墨雪舞的头顶压来,一时之间虽然没有分出胜负,可总体上却能看出,首先支撑不住的恐怕仍然是墨雪舞!

    北堂苍云爬起来,又要往上冲,这次凌浅月反而拦住了他“不能过去,否则们死定了,墨雪舞也死定了!”

    北堂苍云咬牙“不过去,我们不是也活不了吗?”

    凌浅月眼中闪过一抹决绝“们都走,我来。”

    话音未落,凌落月突然一把抓住了他“太子哥哥!”

    凌浅月狠狠地甩开了他“们走!”

    凌落月摇头“我们一起。苍云,们走吧。”

    这基本上是一句废话,北堂苍云看着凌落月“想怎样?说实话,否则觉得我会走吗?”

    这个时候也没有功夫废话,凌落月只得说道“我们试试强行停止诛天阵,不过成功的可能性不到一成,而且不管成功与否……”

    北堂苍云立刻了然“们都死定了?不许去!”

    凌浅月冷笑“我们是敌人!”

    北堂苍云摇头“我只认是落月的太子哥哥,他不希望出事,只要还能做到,我会成他的希望。我现在是保不住,但至少要死一起死。”

    凌浅月越发咬牙“……”

    便在此时,步天突然开口“别说了,快看小舞!”

    几人刷的回头,那巨大的绿色光环正好向着墨雪舞冲了过来,瞬间就要将她完包裹!墨雪舞的身体也因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猛烈冲击,就在众人以为她就要粉身碎骨之时,她突然再度仰天发出了凄厉的长啸,那分别笼罩着她半边身体的绿光和金光竟然瞬间完融合到了一起,混合成了一种美到无与伦比的冰蓝色的光芒,萦绕在了她的周身!下一个瞬间,那足以毁天灭地的绿色光团突然粉碎,爆炸产生的光芒让所有人都不自觉地闭了闭眼!

    这个瞬间,凌月初和江月紫也受到了猛烈的冲击,各自一声大叫,接着鲜血狂喷!

    诛天阵是以他们两个为中心的,一旦被人所破,他们就会被那股力量反冲击,立刻遭受了重创,五脏六腑皆已受伤!

    所有的光芒很快消失,墨雪舞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此时,她眉心的镇妖令已经出现,居然由原来的火红色变成了冰蓝色,缓缓地闪烁着,那么清丽,高贵,绝俗。

    凌月初当然惊异万分“……”

    墨雪舞冷笑,笑容带着嗜血的残酷“我来教一件事在这个世上,我在乎的人本来就不多,但凡有一个,除非我死,否则不会让任何人伤他们!现在伤了他们,所以我要死!”

    她突然挥手,一道冰蓝色的光芒骤然急射而出,瞬间穿越了绿色的气墙,笔直地射到了凌月初面前!凌月初大吃一惊,本想躲闪,奈何方才受创,这一下竟然失去平衡,直接从架子上摔了下来!

    堂堂狐王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他的修为仅次于凌浅月,基本上在北堂苍云之上,有多厉害还用说吗?可是此刻,他却仿佛断线的风筝,虽然勉强双脚落地,却浑身一软跪在了地上,又是一口血吐出,差点昏死过去!

    “陛下!”江月紫一声尖叫飞身而下,踉踉跄跄地奔过去扶住了他,赤红着眼睛大喊,“可恶!给我杀!杀!”

    墨雪舞微笑,碧绿的眼睛也已经变成了冰蓝色,虽然也诡异,却偏又带着一种诡异的美感“没错,杀,们谁都别想活!”

    刷!她再度挥起了双手,冰蓝色的光芒瞬间击向了两人。两人大惊之下立刻躲闪,那两道冰蓝色的光芒便笔直地向着他们身后而去。后面两个架子上的黑衣人知道厉害,立刻飞身而起,架子瞬间粉身碎骨——还不是碎屑,直接是粉末,手感绝对细滑,丝毫颗粒感都没有!

    这、这力道,怎么感觉已经完可以与诛天阵媲美?何况诛天阵已经困不住她,这……

    墨雪舞又是一声冷笑,双手再度挥出,冰蓝色的光芒立刻又要爆裂开来!可就在这时,一团璀璨的金色光芒不知从何处而来,瞬间将九人笼罩在了其中,更像是一轮名副其实的太阳,刺得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当他们重新睁开眼,才发现地上已经空无一人,墨雪舞等人已不见踪影!场中只剩下了那巨大的月灵石,以及变成一堆废墟的醉月阁!

    这是怎么回事?

    凌月初自是又惊又怒,恨得浑身哆嗦“居、居然连诛天阵都、都奈何不了他们……难道我们真的……出不去了?”

    是祖先夸大了诛天阵的威力,还是墨雪舞的本事太逆天?不是说祖先当初就是靠这个夺得天下的吗?连天下都可收入囊中的法宝,居然奈何不了一个女人?这个玩笑开得是不是有点大?

    枉他们还以为,只要诛天阵一出,就算凌浅月和凌落月联手都不能挡,必定乖乖束手就擒,将他们送出去,谁知……

    没错,他们兄弟俩是不能挡,可为什么墨雪舞能挡?她明明连被封印反冲击而修为受损的凌浅月都打不过!可看她刚才的样子,哪像是个正常人?难道她之前都是装的?是故意的?

    当然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怎样,他们已经什么办法都没了,凌浅月等人被他们这么一逼,必定会立刻离开幽冥深渊,任由他们生生世世被囚禁在这里了!

    “都是!”凌月初突然瞪着江月紫,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说诛天阵一定可以,现在呢?现在呢?可以个屁!”

    江月紫猝不及防,被他喷了一脸唾沫星子,更是忍不住咬牙“可、可是除了这个,我们还有什么办法?”

    凌月初被她堵得梗了梗,话没说上来,又噗的喷了一口血,然后白眼一翻昏了过去!

    行吧,这下可以“安心”留在这里,安度晚年了……

    被金光笼罩的瞬间,北堂苍云等人就失去了意识。而随着意识的恢复,他们首先感觉到的是安静,周围静悄悄的,仿佛什么人都没有这是什么地方?

    北堂苍云睁开眼睛,扶着脑袋翻身坐起,才看到大家都躺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难怪又冷又硬。

    然后,就听到凌浅月非常意外地说道“灵女塔?”

    北堂苍云抬头,看着刚刚坐起身的他“我们在灵女塔?”

    凌浅月点了点头,捂着胸口咳嗽了几声“是,这里就是……咳咳咳……”

    两句话的功夫,众人都已先后醒来,可是目光逡巡一周,北堂苍云脸色一变“小舞呢?”

    七煞都在,凌落月也在,唯独少了墨雪舞。

    一声低笑突然传来,然后是一个七煞都不陌生的声音“她没事。”

    一袭淡金色衣衫飘然出现,当看到那张空灵绝美的脸,七煞齐声惊叫“师父?”

    是的,师父,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在天劫之日坑了他们一把的龙在天!

    苍天啊!大地啊!来来往往的神灵啊!师父,终于出现了!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这一刻,虽然在场的都是昂扬七尺男儿,所有七煞,甚至包括凌落月,都突然有了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就像大旱三年之后终于盼来了一场甘霖,就像漆黑一片的夜里终于看到一丝亮光,就像分别了三生三世的人终于再次见到了彼此,那种惊喜,哪是语言可以形容?

    只要龙在天来了,所有的一切就都不成问题了,什么狐族,什么月灵石,什么诛天阵,都是小儿科、毛毛雨!

    可为什么现在才来?我们差点都挂了知道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