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94章 这一招够厉害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奉旨二嫁嫡女医妃最新章节!

    第694章&bp&bp 这一招够厉害

    嗖,他已掠到了窗前,只看了一眼,便忍不住咬牙“居然真的要……父王,才真的够狠!”

    能让狐族太子变色的事不会太多,众人自然能预料到事情有多严重,早已先后跑到了窗前。可惜就这几步路,便个个气喘吁吁,差点趴下——牛叉得不得了的七煞,居然也有今天,真是太操蛋了。

    而当他们往窗外看去,就看到阁楼下的空地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个奇怪的架子,架子上放着一块巨大的、碧绿的玉石,散发着碧绿而璀璨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睛,简直比阳光的威力还要巨大无数倍!

    除此之外,视线可及的范围内还有一些奇怪的架子,每个架子上有一个黑衣人,各自占据了一个方向,个个神情肃穆,目露冷光,盯得人心里发毛!

    最正中的两个最大的架子上,站着凌月初和江月紫。两人也是一身黑衣,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色,仿佛连周围的空气也因此变得压抑沉闷,令人透不过气来!

    一片安静之中,墨雪舞突然惊讶地开口“为什么穿黑色?狐狸的眼睛不都是绿的吗?”

    众人……

    步天想了想,非常虚心地请教“狐狸的眼睛是绿的,和他们穿黑色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把这两点放到一起说?”

    墨雪舞挠了挠头“不知道诶。”

    众人……

    “别玩儿了好不好?”北堂苍云叹了口气,很头痛的感觉,“连凌太子的脸都吓绿了,还不说明事情很严重吗?”

    凌浅月咬了咬唇,一脸无辜“我的脸很绿吗?就算绿,我有说是吓的吗?这是被月灵石的光照的。”

    北堂苍云目光闪烁“那块大石头就是月灵石?”

    凌浅月刚刚点了点头,墨雪舞已经恍然地开口“的身体,是被它害的?”

    她当初刚刚被凌浅月抓住不久,就发现凌浅月的身体在近段时间内受到了大量的核辐射,已经开始影响他身体的正常代谢,当时最严重的是贫血。若再继续下去,恐怕就会发展成白血病,甚至其他不治之症。

    而当时她就看出,这辐射源应该是某种珠宝玉石、矿石之类,还担心就在醉月阁,时间长了连她也被伤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越来越发现凌浅月或许不该死,也曾提醒他将辐射源处理掉,凌浅月当面虽然答应了,到底有没有听,她就不知道了。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辐射源就是这么个大家伙?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凌月初突然把这东西拿过来,是什么意思?

    凌浅月转头看着她,笑得有些无奈“我只能说,真的很厉害,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硬是看出了所有的问题。”

    墨雪舞谦虚一句“过奖,不过是术业有专攻罢了。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刚才说糟了,是什么意思?”

    凌浅月叹了口气“意思就是,糟了。”

    墨雪舞黑线“……”

    刚说了一个字,就听凌月初冷声开口“浅月,都看到了,所以明白我的意思,是不是?”

    凌浅月抿唇,将声音凝成一线送了过去“是。”

    “那就好。”凌月初冷笑,“听着,现在必须马上把所有人送出去,马上!”

    凌浅月摇头“我做不到。”

    “不,做得到!”凌月初目光阴鸷,倒也不急着动怒,“浅月,现在走不了了,若再不照我的话做,、落月,还有月未宁那个贱人,都将尸骨无存!”

    其实他们虽然在,月未宁还真不在醉月阁。凌浅月唇角微挑“他们……”

    “他们在这醉月阁,我知道!”凌月初一挥衣袖,倒也气势十足,“别把我想得太没用,我好歹是狐族的王,是的父王!”

    凌浅月暂时没有开口,北堂苍云挥手示意七煞隐好身形,悄声问道“凌太子,那到底是什么?”

    凌浅月深吸一口气,只说了两个字“诛天。”

    凌落月猛地翻身坐起“什么?父王竟然……”

    墨雪舞表示不懂“怎么样?”

    “诛天,连天都可诛杀,何况是人?”凌浅月竟然苦笑了一声,“我不知道诛天阵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但我知道,糟了。”

    “我知道。”北堂苍云居然也跟着叹气,满脸写着‘吾命休矣’几个字,“当初,狐族就是用‘诛天阵’夺得了天下,荼毒虞渊大陆几十年!但我不知道诛天阵是这个样子的,因为我只闻其名,未见其形。”

    这样就够了,至少所有七煞心中一紧,同样有了一种“世界末日”突然降临的感觉!只靠一个阵法就能夺得天下,这阵法有多厉害,恐怕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吧?

    话虽如此,墨雪舞还是咬牙问道“一定不能挡吗?醉月阁不是机关遍布……”

    “不挨着,或者说,任何机关对诛天而言,都形同虚设。”凌浅月摇头,轻轻揉了揉眉心,“是不是绝对不能挡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落月,加上七煞,我们九个在功力盛时期联手,不能挡。”

    那还搞个屁?

    盛时期都不能挡,现在因为凌落月自毁天脉,他们八个站都站不稳,能不趴下就很不错了,只剩凌浅月一个人搞什么?

    北堂苍云回头看了一眼,迅速做出决定“凌太子,带落月走……”

    话音未落,凌落月已经下了床,眸子微冷“苍云,侮辱我。”

    “不是!乖,别任性!”北堂苍云皱眉,“一起死在这里根本没有意义,走,将来给我们报仇……”

    “不可能。”凌落月摇头,“我不想给报仇,宁愿陪一起死。”

    便在此时,等了这片刻就不耐烦的凌月初再度高声喊道“浅月,考虑清楚了吗?立刻带我们离开幽冥深渊,否则们都将粉身碎骨,我们大不了留在这里!”

    凌浅月笑了笑,依然摇头“父王,不是我不肯,而是现在真的不可以,必须等八月十五子时……”

    “我不相信了!”凌月初又是一挥衣袖,厉声打断了他,“根本就一直在欺骗我,欺骗所有人!浅月,我命令立刻带我们离开,立刻!”

    凌浅月叹了口气“没有,真的必须等八月……”

    话还未说完话,凌月初便咬牙厉喝“还是如此执迷不悟?好,那就先让见识见识诛天的厉害!”

    他突然双手高举,仿佛要抱住什么一样。紧跟着,就见一团碧绿的光芒陡然从天而降,瞬间击中了醉月阁的一角,然后便听轰的一声巨响,紧跟着就是尘土飞扬,碎块哗啦啦地落满了地!

    房中的九人立刻感到整座阁楼都剧烈地晃了好一会儿,仿佛地震一般,差点把本就浑身无力的他们晃倒!

    墨雪舞一阵头晕,气都喘不匀了“这么……厉害?”

    凌浅月苦笑“这才哪儿跟哪儿,连诛天阵百分之一的威力都没发挥出来!”

    真的死定了?

    墨雪舞抓着北堂苍云的胳膊才勉强站住,同时叹了口气“我们连尝试逃走都不尝试,是确定逃不了吗?”

    “确定。”北堂苍云很严肃,“诛天阵一启动,别处不敢说,至少凭现在的我们,逃不出它的覆盖范围,出去死得更快。”

    墨雪舞忍不住翻个白眼“可是留在这里,死得好像也不慢。”

    所以,无论出不出去都死定了。

    凌月初很得意,不停地冷笑“浅月,看到了,我不是吓唬!说,到底答不答应?”

    凌浅月叹气,他是真的很无奈“父王,我是说真的。我答应带们出去,但现在不行,必须等八……”

    “八个屁!以为我还会信这些鬼话?”凌月初居然破口大骂,哪里还有狐族之王的风范,“这分明都是的缓兵之计!墨雪舞教的吧?以为我们还会上当?”

    墨雪舞无辜极了“我冤枉。”

    凌浅月回头瞅他一眼,接着摇头“我真的不……”

    “好!那就去死吧!”

    几乎是在这句话说完的一瞬间,众人只来得及看到眼前一片碧绿,接着便听凌浅月一声惊呼“不好!小心!”

    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小心,因为巨大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立刻就将他的惊呼完淹没,整座阁楼居然瞬间倒塌!

    完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众人一是来不及反应,二是修为无,连跳窗逃走都做不到,只来得及抬头看到房梁轰隆隆地塌了下来,脑海中只来得及浮现出两个字卧槽!

    然后,下一个瞬间,他们看到的是一团更璀璨、更碧绿的光芒,将他们八个人完笼罩在了其中!紧跟着,身体被一股庞大的力道推动着,双脚瞬间离地,仿佛风筝一般向前飘了好一会儿,才各自落地!

    用绿芒将他们带出来的人当然就是凌浅月,他是九人之中唯一一个修为不受损的。可以他一人之力护住八个人,还是八个修为无的人毕竟太吃力,刚刚把八人送到安地带,他已喘息着踉跄了几下,八个人立刻失去支撑,扑通扑通倒在了地上,那叫一个狼狈不堪!

    而这个时候,他们下意识地回头一看才发现,方才还好好的醉月阁已经成了一堆废墟,彻彻底底的废墟!

    墨雪舞表示目瞪口呆这……么牛叉吗!诛天阵就厉害到这种地步?只用一团绿光,就毁了一座庞大的阁楼?卧了个槽!今天死定了?

    可这阵法究竟是如何驱动,力量来源又是什么?就是这块月灵石?

    当然,也正是因为出了醉月阁,她才明白北堂苍云为什么说他们逃不了以那些架子上的黑衣人所在的地方为边缘,中间居然都被一层绿光笼罩着,包括已经变成废墟的醉月阁!

    现在的情形,就仿佛被北堂苍云施展了龙在九天一样!

    费力地转动脑袋看了看,她接着就发现周围有许多奇怪的架子,每个架子上都有一个黑衣人,每个黑衣人手中都拿着一面明晃晃的、类似镜子的东西。很显然,他们就是组成诛天阵的关键!

    正前面的架子上站着的当然就是凌月初和江月紫,他们手中各拿着一根漆黑的、类似玉如意一样的东西,顶端镶着七颗碧绿的、看不出材质的宝石,闪烁着绿色的光芒。

    墨雪舞很想吐槽这是什么鬼造型?就凭这些乌漆抹黑的狐族人,再加上一些棍子镜子之类,就能组成一个连天都可以诛杀的阵法?还能再狗血一点吗?

    凌月初完没想到一下子炸出来这么多人,先是愣了一下,跟着就恍然地惊呼“七煞?浅月,居然背叛了狐族?难怪不顾我族人的死活,只想着自己逃命!”

    凌浅月摇了摇头“没有,我……”

    “事实俱在,休想狡辩!”凌月初一声厉斥,越发义正辞严的样子,“原来和落月一样,早已是狐族的叛徒!背弃祖先,其罪当诛!”

    凌浅月微微叹了口气“父王,我没有,他们……”

    “好!”凌月初根本没耐心听他多说,他关心的永远只有一点,“现在立刻把我们送出去,我就相信没有背叛狐族!”

    凌浅月那个无奈,举起手做发誓状“父王,我可以对天发誓,现在真的不行,要等八……”

    “好,我给过机会了,既不肯把握,就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凌月初终于狂怒,嘶声尖叫起来,“凌浅月勾结七煞,背叛狐族,罪无可赦,杀!”

    一声令下的同时,他和江月紫同时出手,棍子顶端的七颗宝石同时射出了七道光芒,刷的没入了月灵石之中!紧跟着,便见那月灵石骤然绿芒大盛,无数道利剑一般的绿光先是分别射向了所有黑衣人手中的镜子,然后同时反射到半空,在空中相撞,瞬间变成了一个庞大的绿色光团,对着九人兜头罩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墨雪舞等人用脚指头想也知道,方才他们就是这样毁掉醉月阁的!如果这绿光团击中他们,他们就是妥妥的第二座醉月阁,分分钟变成渣!

    可那又怎么样?他们根本站都站不起来,只能乖乖变成渣……咦?

    下一个瞬间,凌浅月双手齐挥,再度以一团更碧绿的光芒将九人笼罩了起来,那半空落下的绿光团就狠狠地砸在了他制造出来的保护罩上!

    这一下的冲击绝对非比寻常,纵然凌浅月的修为在所有七煞之上,依然身躯一晃,跟着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以区区血肉之躯,抵挡足以摧毁一座阁楼的力量,不是谁都能面不改色、毫发无损的!

    “太子哥哥!”凌落月咬牙,“别……”

    凌浅月顾不上说话,因为第二个绿光团已经砸下,力量比刚才更大!他虽然勉强接下了这次攻击,一缕殷红的血却从他紧抿的唇角蜿蜒而下!

    “太子哥哥,走!”凌落月倒是能站起来,可也仅限于站起来,别的什么都做不了,“诛天阵困不住,走吧!”

    北堂苍云盘膝而坐,眉头紧皱“凌太子,心意领了,可护不住我们!带落月走!”

    “别废话!”凌浅月冷笑,喘息声急促而紊乱,“们救回了落月的命,除非我死,否则们都活!”

    凌月初的眼睛已经赤红,越发不停地冷笑厉斥“好,真好!们两个真是我的好儿子!和狐族的敌人如此不离不弃,还说没有背叛?浅月,我以为是个靠得住的,没想到连也成了沧海王的人,太让我失望了!”

    凌浅月笑了笑,尽管笑容也已如他的脸色一样苍白,却依然美得凡间难有“我倒是想,可惜我不是落月,沧海王不要我……”

    话未说完,北堂苍云就叹气“我要,是不给。”

    凌浅月咬牙“闭嘴!别废话!”

    北堂苍云很委屈“表白也有错?这是真心话,若愿意给,我要。”

    “浅月,撑不了几下的!”凌月初阴恻恻地冷笑着,“我再给一次机会真的不答应?”

    “父王,我已经答应了,可现在真的不行。”凌浅月很无奈,因为他说的是实话,“若不信,去问灵女。”

    这话一出,凌月初果然有了几分犹豫“这……”

    “陛下!不能相信他!”江月紫比凌月初更恨凌浅月,立刻冷笑连连,“我们根本见不到灵女,如何求证?他这根本就是缓兵之计,想骗我们撤掉诛天阵,他们再逃之夭夭!”

    凌月初皱眉“的确有这个可能。那依呢?”

    江月紫仿佛终于等到了报仇的机会,赤红着眼睛更加冷笑不停“很简单,让他把落月交出来做人质!还有,七煞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竟然修为无了!那就让他再把七煞都杀光,我们就等到八月十五再走!”

    “没错,我也看出来了!”凌月初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阴沉的微笑,“不管是什么岔子,对我们而言都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就这么定了!”

    轻咳一声,他转头看着凌浅月冷声说道“浅月,让我相信也不难,立刻把落月交给我,再把七煞都杀光!还有,也必须自己封印修为,乖乖束手就擒!”

    凌浅月回头,看着七煞。没有人说话,七人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脸容也平静得很。所以,他就笑了,笑容如天边的微云“们的眼睛,还能再干净一点吗?”

    北堂苍云也笑了笑,笑容一样微凉“不及某人。”

    凌浅月叹气“落月?”

    “。”北堂苍云眸子轻眨,“难道不知道,的眼睛跟落月其实很像?只不过他干净在明处,干净在暗处,不懂的人,看不懂。”

    凌浅月抿唇“懂我?”

    “嗯。”北堂苍云很不谦虚地点头,“昨晚承认了,普天之下,只有我最懂。”

    凌浅月还是叹气,叹得生无可“最懂我又如何?我终究是敌人……”

    “可以不是。”北堂苍云笑得眉眼弯弯,“若愿意遵从的心投入我的怀抱,就是我的人。”

    凌浅月看着他的眼睛,由衷地感慨“哇哦,真的好像。”

    北堂苍云不解“像什么?”

    “上弦月。”凌浅月微笑,“落月说,他最喜欢看这样笑,因为一这样笑,眼睛就像弯弯的上弦月,他看着就喜欢,好想亲亲的眼睛。”

    北堂苍云转头看着凌落月,温柔得能醉死人“没跟我说过。”

    “嗯,我不敢。”凌落月很害羞地咬了咬唇,白皙的脸居然红了红,“我怕以为我才是喜欢男人的,一掌劈了我。”

    “不存在。”北堂苍云认认真真地摇头,“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不重要,重要的是喜欢我。既然喜欢,摸摸小手亲亲脸蛋不是很正常的吗?不信问步天。”

    步天笑得肚子一抽一抽的“对,很正常,不是看到我是怎么对苍云的了吗?他也没一掌劈了我。”

    凌落月瞅他一眼“他没一掌劈了是有原因的,从前是劈不了,现在是舍不得,不是因为他喜欢摸他亲他。”

    步天勉强忍住笑“所以也可以放心,在这里,过去他舍不得,现在他劈不了,只管亲就是了!”

    凌落月眼里满是笑意“好有道理,怎么不早说?”

    “各位,是不是嫌死得太慢?”墨雪舞终于忍无可忍,若不是浑身没力气,早就拍地而起了,“人命关天的时候,能不能先把男女之间——男男之间这点破事儿放到一边?”

    “原来也受不了?”凌浅月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很有几分抓狂,“我还以为们整天混在一起,早就习惯了。要知道,我现在好想骂人能不能先说正事?”

    步天哼了一声话题是挑起来的好不好?说我们?

    北堂苍云也觉得有点不像话,便神情一整“好,说正事,要说什么?”

    凌浅月抿唇,很严肃,很认真“为什么觉得,我遵从自己的心就是要投入的怀抱?”

    ……

    众人绝倒这是正事吗?

    不等北堂苍云笑出声来,等得极不耐烦的江月紫终于忍不住厉声喝道“浅月,想好了吗?这是唯一的机会,没得选择!”

    凌浅月回头看着她,目光淡淡的“想好了。”

    江月紫冷笑“好,先杀了七煞,再把落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