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93章 他既成佛,此间无魔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693章&bp&bp 他既成佛,此间无魔

    凌浅月抱紧了他,拼命把自己的内力往他的体内输送“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说什么来世,说什么来世?来世我去哪里找……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内力为什么进不了的体内?”

    凌落月勉强摇了摇头“没用的,别浪费的内力了。既然有今生没来世,我就只好永远对不起了……太子哥哥,我知道不快乐,放弃不该坚持的试一试,好不好?我求……让自己快乐一点……”

    他终于头一歪,彻底昏死过去,嘴角的血还在疯狂地向外涌着。

    “不要!不要!”凌浅月一把抓住了墨雪舞的胳膊,好像要将她的骨头捏碎,“墨雪舞,救他,救他!”

    墨雪舞咬牙摇头“我救不了……”

    “可以,一定可以!”凌浅月更加用力,已经可以听到墨雪舞的臂骨发出的痛苦的呻吟,“是神医,是神医啊!能肉白骨活死人,一定可以救他的,救他!”

    墨雪舞摇头“我救不了,我是神医,但我只会治病,他这不是病……”

    凌浅月浑身颤抖,慢慢放开了手,痛苦几乎让他彻底崩溃“不要,不要……”

    然而就在此时,北堂苍云突然开口“有一个办法可以救他!”

    凌浅月瞬间大喜“请说!无论付出任何代价我都可以!”

    北堂苍云抿唇,目光闪烁“合七煞之力,可以修复他的天脉。”

    凌浅月愣了一下,跟着毫不犹豫地点头“好,若愿意救他,我一命换一命!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永绝后患!”

    北堂苍云微微挑唇“做得到?”

    凌浅月咬牙“我可以,杀吧!”

    北堂苍云倒是平静“若是死了,狐族大业怎么办?”

    凌浅月惨笑“若不是为了落月,我管什么狐族大业?”

    北堂苍云终于点头“成交。不过我不能亲手杀,落月会伤心。”

    明白他的意思,凌浅月点了点头“请们一定要救活落月,拜托了!”

    他突然猛一挥手,一掌击向了自己的天灵盖。这一掌要是下去,他绝对脑袋开花,必死无疑。

    可是就在他的掌心刚刚贴上天灵盖,内力就要吐出的一瞬间,北堂苍云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放心,我会还一个活蹦乱跳的凌落月。凌浅月,很好。”

    为了落月,连死都不怕。做哥哥的能到这个份上,已是人间难得。

    凌浅月不解“我很好?什么意思?”

    北堂苍云却并不回答“先救落月!用内力护住他的心脉,我们会全力修复他的天脉!”

    凌浅月立刻点头“是!”

    北堂苍云也不再耽搁,立刻发出独属于七煞的信号,不过片刻,其余五人便已赶了过来。他来不及多说,只是简单地解释“落月的天脉遭遇重创,必须合我们七人之力才能修复,否则他必死无疑!有没有问题?”

    五人齐声回答“没有!”

    不多时,凌落月已经被平放在了地上,八人围成一圈,凌浅月负责护住他的心脉,北堂苍云等人则将内力输入他的体内,一点一点地帮他修复断裂的天脉。

    这个过程实在太过漫长,不知过了多久,北堂苍云才终于开口“可以了。”

    几乎是在话音落地的一瞬间,七个人同时浑身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浑身冷汗如瀑。相比较而言,凌浅月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看到众人的样子,他立刻开口“们怎样?”

    北堂苍云笑了笑,声音已经沙哑得不成样子,足见有多么疲累“怎么样应该看得出来,落月的天脉修复好了,但是耗尽了我们所有的内力,至少三天之内,我们几乎动弹不得,所以如果现在叫黑狐进来,我们必死无疑。”

    凌浅月定定地看了他片刻,唇角溢出一抹充满苦涩的笑容“沧海王,我仍是一只毛毛虫。不会知道我有多么讨厌血腥和杀戮——不,大概普天之下,只有最懂我。”

    北堂苍云笑了笑“为什么?”

    凌浅月疲惫的抚了抚额头“我怎么瞧都不像是好杀之人,也未必认为所有狐族人都该死,可是作为七煞之首,仍然必须为了虞渊大陆,随时出手杀了他们。别告诉我很喜欢血腥和杀戮,我不信。”

    北堂苍云缓过一口气,声音依然沙哑“凌月初和江月紫一直想把从茧里扒出来,让蜕变成只会杀戮的蝴蝶,却一直抓紧那层保护壳,用假象给了他们一对蝴蝶的翅膀,其实壳里的,依然是毛毛虫。”

    凌浅月苦笑“用得着把我扒的这么体无完肤吗?我不要面子的?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力气,才造出这双蝴蝶的翅膀,让所有人以为我永远高高在上、高贵优雅?就这么把我扒个精光,不觉得有些不地道吗?做人要厚道,否则容易被群殴。”

    北堂苍云忍不住笑出了声“要说这话不是小舞教的,我才不信。不过做的很成功,至少这么多年来,所有人都以为已经蜕变成蝶了。”

    凌浅月苦笑“佩服我吗?”

    北堂苍云毫不犹豫地点头“佩服,我如果是,只怕早就疯了。”

    凌浅月叹了口气“我就是这个意思,这么多年居然没疯,连我自己都很佩服我自己。们先去休息,我守着落月。”

    见众人都缓过了一口气,北堂苍云点了点头“等落月没事了,我单独跟聊几句。”

    凌浅月答应一声“随时奉陪。”

    北堂苍云刚才的话一点都不夸张,为了帮凌落月修复天脉,他们几乎耗尽了所有的修为,至少三天才能缓过气来,修为也才会慢慢恢复。如果凌浅月这个时候让黑狐动手,北堂苍云等人不说必死无疑,至少是九死一生。

    在所有人里,已经突破神阶的墨雪舞修为是最高的,现在的状况也是最好,但这所谓的最好也只是仅仅保证基本行动不受限制,别的想都不要想。

    众人各自回房运功调息,墨雪舞勉强支撑着和北堂苍云一起躺到了床上,有气无力地呻吟着“不行了,我觉得我要死了,有一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

    说了一半,她突然想起那句广告词儿感觉身体被掏空,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哪里还说得下去。

    不过这会儿她真的只剩下这一种感觉了,好像体内所有的东西都被掏空,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我也是。”北堂苍云当然不知道那句广告词,他现在也是这样一种感觉,“我觉得连灵魂都没了……”

    墨雪舞越发忍不住笑出了声“先别说话,先休息一下,等攒点力气再运功修复自己。”

    不用她嘱咐,北堂苍云已经没力气说话了,就那么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不多时竟然有了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然后他们就真的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还真是够香,等墨雪舞睁开眼睛,才发现窗外已是明月高悬。不过幸好这一觉对体力的补充起到了不小的作用,至少刚才那种让她恨不得死过去的疲累感已经消失了不少。

    看到北堂苍云还没醒,她拉过被子要盖到他的身上,可是她这一动,北堂苍云就睁开了眼睛“小舞?”

    墨雪舞点了点头,笑得温柔“觉得怎么样?”

    “没事。”北堂苍云摇了摇头,“都这个时候了?我们睡了这么久吗?落月怎么样了?”

    “应该没什么事。”墨雪舞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我们走的时候我叮嘱凌太子了,如果落月有什么不对劲,一定立刻派人告诉我们。到现在都没动静,应该是没什么事。”

    北堂苍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觉得,凌浅月会放弃吗?”

    “我觉得会。”墨雪舞回答的一点都没有犹豫,“没发现吗?其实在心性上,凌浅月跟落月是很像的,只不过是因为二十多年来,凌月初和江月紫一直拼命想把他训练成杀人魔王。所以他不可能跟落月完全一样,但我总觉得本质的东西是没有变的。”

    “我倒是也有这样的感觉。”北堂苍云沉吟着,“可是也说了,他毕竟经过了那么多年残酷的训练,我虽然当着他的面说他骨子里仍然是毛毛虫,但谁也不敢保证他真的会因此放弃。我故意那样说,也只是想尽可能唤醒他本性中善良的一面,至于能不能做到,就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了。”

    墨雪舞想了想,倒是希望满满“我觉得落月这次自杀对他造成的震撼不小,或许会让他因此想明白一些东西。”

    北堂苍云笑了笑“但愿吧。他要是实在想不明白,我们倒不怎么样,大不了决一死战,关键是落月。凌浅月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他心里的愧疚是个人就看得出来。如果这件事没有得到一个圆满的解决,他是不可能放心跟我们回去的,我们也不可能放心把他留在这里,所以现在,且行且看吧。”

    是的,这才是最关键的一点。如果不是为了凌落月,凌浅月或许就跟今天的凌落月一样简单干净,现在他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凌落月不知道倒还罢了,现在知道了,他就没可能不管不问,一走了之。

    可是他们真的摸不准凌浅月到底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只能且行且看。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凌浅月愿意放弃,自然皆大欢喜,如果他不肯,那么狐族和七煞之间的对决将再一次正式开始!

    两人不再多说,抓紧时间运功疗伤。虽然在这里暂时是安全的,可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变故,必须尽快恢复修为,才能尽可能应付任何突发状况。

    夜色渐渐深沉。

    房间里点着一盏烛火,凌浅月坐在床前,仿佛连姿势都没有改变过,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昏睡的凌落月。让他稍稍放心的是,凌落月原本苍白的脸正在渐渐恢复红润,呼吸也变得轻而均匀,这条命应该是保住了。

    天色微明的时候,原本昏睡的他突然轻轻动了动,嘴里也发出了一声模糊而低沉的呻吟。凌浅月脸上立刻露出一抹喜色“落月?”

    大概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凌落月皱了皱眉,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又隔了一会儿,他才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似地轻声叫道“太子哥哥?”

    凌浅月轻轻吐出一口气“还认得我?”

    凌落月的目光很快就变得清明,然后苦笑了一声“我怎么会不认得,我说过,永远是我的太子哥哥。”

    凌浅月咬牙,突然一声冷笑“好!”

    他刷的扬起了手掌,立刻就要挥到凌落月的脸上去。

    凌落月其实有力气躲闪,却一动不动,只是苦笑“打吧,我欠的。”

    凌浅月的手在半空中动了好几下,终究是猛的握成拳收了回来,目光冰冷“等好了,这一巴掌少不了!”

    凌落月这才感到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难受,好像所有的关节、所有的骨头都被敲碎了,又重新组合起来了一样,没有一个地方不痛,咬牙强忍着那些痛苦,他摇了摇头“不可能救得了我,我本来是必死无疑的……”

    凌浅月冷笑“不错,我是救不了,不过有人能救,而且只要能救,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凌落月瞬间明了“苍云?”

    “七煞。”凌浅月又是一声冷笑,“合他们七人之力,修复了的天脉,但是他们修为大损,这会儿站都站不起来了!”

    凌落月大吃一惊,挣扎着想要起身“我要去看看他们……”

    “躺着吧。”凌浅月一把将他按了回去,冷冷地说着,“他们现在正在用功调息,去也没用,反而容易打扰他们。”

    凌落月只能乖乖躺着,看着凌浅月,他只剩了叹息“我欠的,只能拿命来还。何况与其看带人出去为祸虞渊大陆,我不如一死了之。太子哥哥,杀了我,解心头之恨,然后放弃好不好?我求……”

    “不用。”凌浅月的面容依然冰冷,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遮住心中所有的痛苦,“我要做什么,不用求,我不要做什么,求也没用。”

    凌落月看了他片刻,然后翻身向里,不再说话,也不再动。

    凌浅月一开始也只是静静地坐着,不过隔了一会儿,他突然心中一凛,一把抓住凌落月的肩膀将他的身体扳了过来“又要……”

    以为凌落月又要偷偷自我了断,他是真的吓了一跳。不过接着他就看到,凌落月什么也没做,依然好好的,这才悄悄松了口气,面上依然冷笑“我还以为又要死一次,让七煞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呢!”

    凌落月居然笑了笑,挺平静的“不会。在面前,同样的招数只能用一次,现在就算我舍得让七煞的努力白费,也不会再给我机会,我不是每一次都能打一个措手不及。”

    凌浅月看他一眼“知道就好……”

    话未说完,凌落月又是微微一笑,目光瞬间变得决绝“可是太子哥哥,我不是永远在面前。”

    言下之意,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我,我要想死,总能找到机会。

    这话的威胁性相当大了,可凌浅月不但不急不恼,发而笑得轻轻浅浅“落月,我比以为的了解。”

    等了一会儿没有下文,凌落月皱眉“所以?”

    凌浅月将他的右手拿起来,放到他的面前。凌落月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眼睛倏地睁大“合魂血术?太子哥哥!……”

    凌浅月竟趁他昏迷的时候,在他身上下了合魂血术。现在的情况是,如果他自杀,凌浅月会陪他一起死。但凌浅月若是死了,他没事。

    “所以,不需要永远在我面前。”凌浅月将他的手放回被子里,淡淡地说着,“想让我给陪葬,只管死。”

    凌落月握拳,用的力气越来越大,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合魂血术彻底捏碎。然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我的弱点,可以抓得再准一点吗?”

    凌浅月微笑“的弱点看似很多,其实说到底只有一个心软。所以我说过,再高的修为,弥补不了天性的弱点。现在信了?”

    凌落月看着他,却突然冷笑“我信了又怎么样?反正带着族人出去也是要祸害苍生,我不如拽着一起死,到了阴曹地府,我再把欠一切的还给!”

    凌浅月点头“随意。如果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死了。”

    凌落月咬牙,盯着他不说话。

    “没想好怎么死?”凌浅月将双腿交叠,以手支颌看着他,微笑如昨,“需要我提供几种死法吗?比较没有痛苦的是用毒,一觉睡过去再也醒不了。比较痛苦的是自毁天脉,就像刚才。或者用刀抹脖子,不过血会溅的到处都是,那么爱干净的人,肯定不喜欢,再比如……”

    “闭嘴!”凌落月终于咬牙,“凌浅月,算狠!”

    凌浅月一下子就笑出了声,居然很开心“二十年了,这是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我。落月,真的恨上我了?”

    凌落月移开视线,不理他。像这种软硬不吃、油盐不进、求饶没用、威胁白给的人,活活气死拉倒。

    凌浅月依然笑眯眯地看着他,心情很不错“所以别怀疑,我比以为的了解。是不怕死,但舍不得让我给陪葬。落月,其实我应该谢谢,因为是真的喜欢我这个太子哥哥,不管我是嗜杀成性的魔,还是慈悲为怀的佛。”

    凌落月闭着眼睛叹了口气“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说什么谢谢?普天之下,只有跟我,身体里流的是一模一样的血,若非如此,我何必管是佛还是魔?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不能让成魔……”

    “我若要成魔,能奈我何?”凌浅月微笑不变,笑容里却分明多了一丝隐隐的戾气,但丝毫无损他的高贵优雅,“落月,很多事情,不是因为不许,就一定不会发生。”

    “这我知道。”凌落月转头看着他,终于一声冷笑,“可我也说过,苍云是的克星,很多事情虽然也不会因为他不许就不会发生,可对和狐族而言,他既成佛,此间无魔!”

    凌浅月的心微微一震,这一个瞬间,他眼中流露出明显的赞许“落月,真的长大了。我真想不到,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好喜欢。”

    凌落月的目光依然冰冷,那是天性使然,也是对此事态度的决绝“我的长大,是逼的。用独有的方式逼我长大,更让我刻骨铭心。所以太子哥哥,也别怀疑,如果真的到了万不得已,我会和一起死。我宁愿亲手杀了,也不会让成魔!”

    凌浅月的笑容慢慢凝滞,终于完全消失,不过他的目光并不是多么冷“嗯,最狠的总是。”

    凌落月不语。这个话他没法接,因为他总觉得,凌浅月比他狠。

    一阵脚步声响起,很快到了门口,房门随即被敲响“凌太子!”

    凌浅月一挥手,房门一下子打开“沧海王。”

    进来的不止北堂苍云,还有其余六人。来到床前,看到凌落月的脸色还算红润,他开心得很“没事了?”

    凌落月叹气“我不是要害们……”

    “了解,不用解释。”北堂苍云笑了笑,“这性子也是太烈,事情还远远没有到那么绝望的时候,死那么快干什么?有糖吃?”

    凌落月噗的笑出了声“……一点都不会安慰人,不过我喜欢。”

    “还笑。”北堂苍云哼了一声,“命是被我们抢回来了,可修为受损比我们还严重,至少五天之内恢复不了。”

    看到七人站在那里浑身无力、摇摇晃晃的样子,凌落月内疚得很“们……”

    “的命不是自己的了,是我们七个人的。”步天打断他的话,很严肃地说,“再敢死,我掐死!”

    这话说的,简直不通,众人都被逗乐,虽然连笑声都有气无力,但很愉快。

    谁知就在此时,凌浅月突然皱眉,跟着脸色一变“糟了!他们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