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692章 欠你的,还给你  奉旨二嫁:嫡女医妃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692章&bp&bp 欠的,还给

    凌浅月缓缓地进入了灵女塔,或许是因为他已经接受了所有的事实,也或许是因为这里就是有一种神奇的能够安抚人心的力量,这个时候,他的心竟然渐渐平静了下来,连呼吸都很轻很轻。

    看着静静垂落的纱帐,他深吸一口气,可是还什么都没说出来,便听一个低低的、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从纱帐内传了出来“来早了。”

    方才还空无一人,现在居然有声音传出,果然,只要是灵女不想见的人,死都别想见她。

    凌浅月抱拳行了一礼,声音虽尽量平静,却依然透着一丝隐隐的颤抖“大人,原来我并非江月紫之子,我的使命原本是傲月的。”

    灵女什么也没说,只是答应了一声“嗯。”

    凌浅月微微一叹“您早就知道了,是吗?”

    灵女居然否认“并没有,我只管狐族的未来,不问私人间的恩怨情仇。到底是谁的儿子,不在我该管的范围之内。”

    凌浅月咬了咬唇“您的意思是,不管我是谁的儿子,我都应该为了狐族的未来去死?”

    灵女低笑了一声,笑声也那么沙哑而苍老“我的意思是,不管是谁的儿子,狐族的命运都注定要由来改写。”

    看着雪白的纱帐,凌浅月目光微闪“可是之前您说的是,狐族的命运将由墨雪舞改写。”

    “我是这样说的吗?”灵女的声音里居然透出一种无辜来,这让她原本的低沉里多了一丝灵动,“其实是要由们两个一起改写,甚至不止们两个,总之没有不行,狐族未来的命运在的手里。”

    凌浅月沉默片刻,又叹了口气“我要将狐族的命运改往何处?”

    灵女接着反问“想将狐族的命运改往何处?”

    凌浅月忍不住苦笑“您可以不要以问代答吗?您是灵女,我不是,我若是知道,何必来问您?”

    大概这话说的过于直白,灵女居然一直没有再说什么。

    凌浅月多少有些不安,就又叹了口气“大人,您生气了吗?我绝无冒犯之意,只是……”

    “没有。”灵女终于开口,的确并没有动怒的意思,“我问,现在是希望带着狐族离开,还是要让他们永远留在这里?”

    凌浅月越发苦笑起来“我不知道,大人,所以才来请您指点迷津。我真的不懂我应该怎么做,从公义来说,是不该由他们承担狐族王族阴谋的后果,我是应该带他们离开的。可是从私心来说,他们为了自己的自由,不管这一切对我是否公平,似乎不值得我为他们去死吧?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不如沧海王幸运,七煞的每一个人都愿意为了他去死,而且是无条件的,我就做不到。”

    灵女又低笑了一声“那不是因为,倘若易位而处,情形会是一样的,七煞也愿意为了无条件的去死。”

    凌浅月摇头“您不用安慰我……”

    “不是安慰。”灵女打断他的话,“浅月,跟北堂苍云在很多方面是很像的,只不过生在了狐族,命运才会变成如今的样子。如果从一出生的时候起就是沧海王,那么今天的他,也可以是。”

    这无疑已是极高的赞誉,凌浅月觉得心里好受了些,却依然叹气“是吗?很像吗?您怎么知道?”

    “因为我了解,是个好孩子。”灵女居然又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这些年来,经常跑到这里诉说心里的痛苦,说最讨厌血腥和杀戮,不忍心去虐杀那些无辜的生命……”

    凌浅月万分意外“那些时候您都在?可我每次说这些之前,都确定过您不在的呀!”

    是的,过去那些年,尤其是刚刚成为狐族太子的时候,他只有几岁,对那一切都是充满困惑的。杀戮让他痛苦,却又无处发泄,无意中发现这里可以让他的心变得平静,可以毫无戒备地将心里的痛苦都发泄出来,便总是在承受不了的时候跑来一吐为快。不过每次都是在确定纱帐中没有任何回应的时候才会说出来的,可是……

    灵女又笑了笑“不是每一次都在,但很多心里话我都是听到了的,所以我知道在某些方面,跟北堂苍云很像,包括心性。”

    凌浅月却不愿再去提当年,便将话题拉了回来“大人,我到底该怎么办?请您指点迷津,我现在真的很迷茫。”

    灵女就微微叹了口气“浅月,人性都有弱点,只要是人,都逃不开,有时候,有些人是不值得原谅,但有时候,放不下,放不开,折磨的只能是自己。”

    凌浅月慢慢点了点头“您的意思是让我放下过去的一切,原谅他们,并且带他们离开?您就不怕他们再次为祸大陆?您看到了,父王母后……”

    灵女微笑“这放心,他们没有那个机会。现在先去吧,八月十五一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会向们说明一切,到时候或许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既然如此,凌浅月知道再说什么恐怕都是没用的,便点了点头转身而去。可是刚走了两步,他却又突然回头,眼里闪烁着一抹有些灵动的光芒“大人,您也在修行进阶吗?”

    隔了一会儿,灵女才反问“为什么这么问?”

    凌浅月微微挑唇“因为我觉得这两次的您,比之前更悲悯、更慈悲,您的声音我听着也更心安。”

    灵女笑了起来“好孩子,会明白的,去吧。”

    凌浅月答应一声,很快去得远了。

    然后就听到一个娇俏的少女声音从纱帐中传了出来,含着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啊哈!他听出这个灵女是假冒的了,太逊了,这么快就被他发现问题了!”

    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不是我逊,是他太聪明,也是个玲珑剔透的人,这没办法。”

    少女就无限神往“话说回来,我是真的很喜欢凌太子,真的要嫁给他的,做好准备。”

    男子哼了一声“我不需要做任何准备,有本事让他喜欢上就行。”

    “这放心,我会的!”少女信心满满,“是需要做点准备,至少这个做丈人的,得给自己的未来女婿准备一点见面礼吧?不然会让人笑话的。”

    男子笑了出来“不是我要泼的冷水,基本上没什么希望,凌太子不会喜欢的。”

    少女很不服气“为什么?”

    男子还是笑“因为骗了他,他以为的老太婆居然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还不知道吗?凌太子最恨别人骗他。”

    少女顿时叫了起来“是我要骗他吗?还不是逼的?我不管,他要是因为这点不肯接受我,必须帮我想办法!”

    这次轮到男子幸灾乐祸“我没办法,我再神通广大,也没本事命令别人喜欢上,只能自求多福!”

    少女静了好一会儿,突然嘿嘿嘿地奸笑“嫁我是嫁定了,他要是不从,我就下药睡了他,先把生米煮成熟饭!”

    男子冷笑“敢!要是祸害了他,我分分钟灭了!”

    少女哈哈大笑“灭啊灭啊!就我这一个宝贝闺女,我就不信舍得!”

    男子还是冷笑“谁说的?现在我有小舞了,该舍的我很舍得!”

    少女顿时气得哇啦啦大叫“我以为男人对女人才会始乱终弃,原来父亲对女儿也会始乱终弃,行!我记住了!真行!”

    男子慢悠悠地笑着“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既然是情人,我对始乱终弃有什么好奇怪的?”

    少女还想说什,却已笑得浑身发软,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凌浅月很快就回到了醉月阁。走到门口,齐磊立刻迎了上来,满脸担忧“太子殿下,您没事吗?”

    凌浅月看他一眼“没事,怎么了?”

    齐磊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陛下和王后躲在凌烟阁不敢出来,大家也破不了机关,进不去,双方就一直那么对峙着。”

    凌浅月笑了笑“告诉他们,我改主意了,不用他们死了,八月十五那一天,我会让他们的命运彻底改写。去吧。”

    齐磊虽然不懂,却也不敢多问,领命而去。

    站在原地呆了片刻,凌浅月才迈步进了大厅,一抬头才发现北堂苍云就坐在椅子上,正静静地看着他。

    等他落座,北堂苍云才开口“决定了?”

    凌浅月依然淡淡地笑着“是。”

    北堂苍云点了点头“好。”然后他站了起来,转身要走。

    “沧海王!”

    身后突然传来凌浅月的叫声,北堂苍云停步回头“怎么了?”

    凌浅月轻咬唇角“落月……”

    北堂苍云就笑了笑,笑容很宁静“无论我跟之间将走向何处,落月永远是我的人,我的人,我一护到底。”

    凌浅月目光一凝,片刻之后苦笑起来“如果当初我没有抢走落月的太子之位,如今被如此对待的,会不会是我?”

    明白他的意思,北堂苍云笑了笑“不会。”

    凌浅月倒是一愣“不会如此待我?”

    “不是。”墨雪舞走了出来,目光晶亮,“是不会让落月去死,一定会抢走他的太子之位,挑起本该属于他的担子。在这一点上,和苍云很像,作为哥哥,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保护落月,只愿他不要受到任何伤害。”

    凌浅月只看了她一眼就低垂了眼睑,微微冷笑“以为说几句好话,就可以让我放弃狐族大业?”

    墨雪舞摇了摇头,语声十分平和“能让放弃的不是任何人,只有自己,自己的心。凌太子,本就从心底里不认同狐族大业,如今知道了真相,和的母妃包括落月都只是大业的工具和棋子,我相信知道应该怎么做。”

    凌浅月干脆转头望着外面的天空,浅笑如昨“我知道啊,所以我觉得狐族若能君临天下也没什么不好,我倒是很想尝一尝,对任何人都生杀予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北堂苍云不急不恼“那么我们之间的对决将继续,不死不休。”

    凌浅月也神情不变“输的未必是我。”

    北堂苍云点头“也未必是我。”

    墨雪舞皱眉“但是很容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凌太子,可以再考虑一下吗?”

    “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凌浅月终于转头看着她,目光却有些异样,甚至带着一种墨雪舞并不陌生的侵略性,“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其实从他突然改变的目光中,墨雪舞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却只是笑笑“说过很多,指哪一句?”

    “逃避?逃得了吗?”凌浅月笑了起来,“应该还记得我曾经说过,若答应什么,我就考虑放弃狐族大业,那个时候说,愿意,现在呢?”

    墨雪舞抿唇,暂时没有开口。

    凌浅月就笑的更加开心“慢慢考虑,我等的答复。”然后他转身而去。

    北堂苍云早已回头瞅着墨雪舞“招吧,又背着我跟他做了什么约定?”

    墨雪舞叹气“那次我说,让他好好考虑考虑,试着放弃狐族大业,因为他心里并不认同。他就说,重点不在于是不是认同,而在于他没得选择。不过如果我答应跟他在一起,他就为了我放弃狐族大业。”

    北堂苍云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跟着微笑“那个时候的他,不会为放弃狐族大业,故意这么说,只是想为他以后的杀戮找一个借口,好把一切责任推到身上。这样他就可以告诉自己,世人原本有获救的机会,是断绝了他们的生路。”

    墨雪舞那个乐,笑得花枝乱颤“哇哦,我们真是夫妻,怎么这么默契?我当时的回答是,对这种男人来说,任何女人的分量都不足以与家国天下相提并论,不会为了女人放弃天下,只是想为将来的杀戮找一个完美的借口,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身上,然后告诉自己,世人原本有一次得到救赎的机会,是我把他们推到了的屠刀底下。”

    北堂苍云也笑得不行“这怎么听起来,像是商量好的?满矫情的感觉。”

    墨雪舞收住笑,眨了眨眼“那能不能猜一猜,我是怎么回答的?拒绝还是答应?”

    北堂苍云想了想,很肯定地回答“答应。“

    墨雪舞好奇得很“为什么?”

    “因为一向乱七八糟,不按常理出牌。”北堂苍云哼了一声,跟着笑得意味深长,“最关键的是,知道那个时候的凌浅月不会为放弃狐族大业,答不答应没区别。何况刚才凌浅月都说了,当时说愿意,还用我猜?”

    墨雪舞又想笑,可是如今的情形才真是乱七八糟,她就有点笑不出来了“所以现在怎么办?还有什么办法让凌浅月放弃?我本来以为宁妃之事的真相揭开,就是一个让他放弃的好机会,现在看来……玄。”

    北堂苍云沉吟着“再等等吧,我们还有一点时间,让他再好好考虑考虑。如果逼得太狠,容易适得其反。”

    墨雪舞默默地点头。她是很愿意相信凌浅月没有变成杀人魔,他对狐族大业也没有多少兴趣,但这并不代表他真的会彻底放弃。

    无论任何时候,人心最难猜。

    顶楼的一个房间内,凌浅月静静地站在窗前。他很想好好考虑考虑,可事实上现在,脑子里反而一片空白。

    少顷,身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他就笑了笑“我就知道一定会来找我。”

    凌落月在他的身后站定脚步,直入主题“太子哥哥,是认真的吗?”

    凌浅月回头看着他,笑容清浅“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凌落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说过我看不透。可是太子哥哥,七煞是狐族的克星,就算不肯放弃,也不可能成功。”

    凌浅月根本不为所动,一脸的无所谓“那就让他们杀了我,技不如人,我认输,没什么好抱怨的。”

    凌落月终于忍不住轻轻咬牙“可是还在小舞身上下了合魂血术!”

    凌浅月就笑了起来,笑容竟透着几分残忍的味道“所以还认为,我输定了吗?”

    凌浅月如果死了,墨雪舞就活不成,有这个牵制在,北堂苍云等人投鼠忌器,恐怕不敢对凌浅月下杀手,凌浅月就多了很多机会,只要有一次他足够幸运……

    凌落月看着他,眼里有痛苦,有冷锐,有杀气,有很多很多无法言说的东西,最终却都归于平静“太子哥哥,丝毫都不念小舞帮揭开真相的情分吗?”

    “刚才眼睛里有好多东西呀,有好几个瞬间,我都觉得会一把掐死我。”凌浅月轻笑出声,“不过,我不念又如何?”

    凌落月点了点头,眼里的痛苦终于有些掩饰不住“有一句话我信了回不去了,从成为狐族太子的那一刻起,就回不去了,这句话我信了。”

    凌浅月依然浅浅地笑着“本来也由不得不信。我早就说过,不是过去最喜欢的太子哥哥了,不是任何事情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至少我回不到当初,我变了。”

    “不,没有,没有变!是回不去当初了,可是的心没变,为什么不承认?”

    凌落月终于忍不住低吼了起来,吼着吼着,他的声音就变得哽咽,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沿着他精致晶莹的脸缓缓地落了下来,仿佛世间最美的珍珠,闪烁着令人心动的光泽。

    凌浅月就又笑了“落月,真的好美,这一哭,比那一笑更倾国倾城倾天下,我好心疼。”

    凌落月从来不在人前落泪,他有些狼狈地扭开头,轻轻咬牙“还会为我心疼吗?”

    凌浅月立刻点头“会呀,过去受了伤,我哪一次不心疼?”

    凌落月闭了闭眼“所以没有变,为什么不承认?”

    凌浅月的笑容又变得清冷,让人看不懂“我说的是过去。落月,我不变,就得变,可是那么干净,我不希望变,我想让永远这么简单干净。不变,我就得变,所以还是我变吧,我是为变的,可是我无法为变回去了,别怪我,也没有资格怪我。普天之下,所有人都可以怪我,只有不可以,明白吗?不可以!”

    凌落月的身躯终于泛起了一阵剧烈的颤抖,甚至连声音都开始发颤“我不怪,我从来没有怪过,应该怪我,是我的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太子哥哥,我欠的,现在还给!我只希望不要怪我,或者能少怪我一点!小舞说过,苍云也说过,恨是一柄双刃剑,恨我,我固然难受,可是也不会快乐!所以别恨我,让自己快乐一点吧,太子哥哥!”

    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不对劲,凌浅月瞬间进入戒备状态“落月,要干什么?……”

    话还未说完,就看到凌落月的身体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然后浑身一僵,跟着噗的鲜血狂喷他竟然自毁天脉,要自我了断!

    “不要!”凌浅月自是吓得魂飞魄散,惊怒尖叫着扑过来,一把搂住了他,“落月!敢……沧海王!墨雪舞!”

    凌落月急促地喘息着,心脉断裂的痛苦让他剧烈地颤抖着,嘴角的血更是不断地往外涌着,可他却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不只是过去……现在一样为我心疼……太子哥哥,真的没变……我、我宁愿变的是我,我对不起,对不起……”

    砰的一声巨响,北堂苍云和墨雪舞已经撞开门闯了进来,一眼看到面前的一幕,两人齐声惊呼“落月?”

    凌浅月的身体已经颤得比凌落月还要剧烈,甚至语不成声“、对不起我……当然对不起我!这样做,我受的二十多年折磨还有什么意义?我承受所有的一切,只为让永远不变,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凌落月,真的对不起我!”

    凌落月苦笑着,痛苦让他恨不得快点死过去,永远解脱“是……我对不起,欠的,容我来世再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