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零四章 未知的懵懂  幻界仙途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以为你说两句好话,就能蒙骗我吗?你做的一切无非只是想让你的意志重生罢了。”

    黑暗君主闻言,忽淡淡的笑了笑,虚幻飘渺的脸庞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他并未生气,反而是变得异常的有耐心,他并未急着与对方达成一致,在他看来,此刻该着急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随后,他淡淡说道:“你觉得,以你对本君的了解,以本君的实力,即便是无法在他的身上完成意志转移,难道,我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只要本君想,这并非是难事,入侵三大界乃是板上钉钉之事,只不是是时间迟早的区别罢了。如今,黑暗领域处在大重组当中,并不是入侵三大界的绝佳时机,故而本君并不着急。”

    “且最主要的是,正如我之前跟你提及过的,三大界意志之强悍早已超乎了我的想象,我本以为将意志处于沉眠状态,便能够逃脱界位意志的抹杀,但现在看来,明显是错了。本君的分身意志在被逐渐削弱,即便是吴云景不死,过不了多久,在界位意志的打压下,也会消散殆尽。”

    说话间,香儿观察到,从吴云景的身上开始有一团一团白色飘渺状物体出现,想来,这便是黑暗君主寄生在吴云景身上的那股分身意志。

    而此刻,即便是她也能够感受到,这股意志已经极度虚弱,甚至是,只要她想,她能够随时灭掉这股意志。

    且以她对于黑暗君主这千万年的了解,她知道对方虽然诡计多端,心思缜密,但从来不喜欢骗人,应该说他不屑于说谎骗人,毕竟在他看来,以他的地位与身份,他完全没有必要做这种拉低身份的无聊之事。

    而这也正是当初香儿选择追随对方的原因,那种气魄与格局,当真是无人能及。

    然此一时彼一时,她的心中依旧对对方的话语持有莫大的怀疑。

    “若当真如此,那对你来说,云景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你又为何要助我复活他?你安的到底是何居心?”

    “哼,本君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复活他,本君之所以会这么做,并非是想要帮你,只不过是想要验证一个东西而已。”

    黑暗君主直截了当的说道,他主对于自己的意图没有丝毫的掩饰。

    只是,此言一出,倒是完全出乎了香儿的意料,他连忙脱口而出道:“什么东西?”

    黑暗君主并未直接回答她,而是变幻那股意识流,形成一副副闪烁流动的画面,而画面中所呈现出的,乃是两人的身影,其中之一是位列十二地魔之一的极魔,也便是如今的香儿,而另一道身影则是黑暗君主的本体,只不过隐藏在黑暗中,根本无法仔细观察,但他身上的那股凌厉霸道的气息却是无人能及。

    这时,画面中的香儿对着黑暗君主询问道:“君上,属下有一事不解,还想请教君上!”

    那时的香儿对黑暗君主还没有叛逆之心,字里行间也没有任何的忌惮与逃避,满是恭敬。

    彼时,她作为黑暗君主所器重的人物之一,经常能够得到与黑暗君主正面交流的机会。而黑暗君主对她也甚是欣赏,从来不排斥与她独处,对她似乎有着额外的耐心。

    他淡淡的回道:“什么事,你说,,,”

    只是,极魔的面上却露出了一份迟疑,欲言又止。

    “但说无妨!”

    “是!”

    她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君上,在我等发动圣战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男女两人不顾自己安危而竭尽全力的保护对方,成全对方,甚至不惜以牺牲自己生命为代价,来换取对方的平安,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情么?难道这情当真比生命还重要?”

    那时的香儿虽经历无数杀阀,见过无数腥风血雨的场面,可以说对于这世间大事早已经麻木,并且也很难遇到能够惊扰她内心的事物,然而,这简简单单的生死别离,却让她久久不能平静,那波澜不惊的心仿佛也再次荡起涟漪,而这一次,却再也无法平息。

    极魔生长于黑暗领域,从未经历过男欢女爱,故而对于男女之事也懵懂至极,她原本并不为之所动,但那一道心阀一旦被打开,那么就再也无法关闭。

    彼时,对于此事,她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又不能亲身经历,故而也只能是请教于她甚是信任的黑暗君主。

    黑暗君主在听闻他的困惑后,也是愣住了,一时间竟不知给如何回答她。

    极魔却并未催促他,而是在安安静静的等待着,似乎对她来说,不搞清这个问题,誓不罢休。

    而在当时看来,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晓为何自己会执着于此。

    许久之后,黑暗君主方才淡淡回道:“你想的不错,那便是情,只不过它并非是全部。生死相惜是情,相濡以沫是情,相忘于江湖也是情,情之一说,看似简单,却是多少人始终无法跨过去的一道坎,它可以成就一个人,但同样可以毁灭一个人,甚至比成就一个人来的更加的彻底!”

    “情,避之向往,触之后悔,别之却又不舍,故而一旦染上情,便会伴之一生,甩也甩不掉,,,”

    极魔闻言,面上出现一丝难掩的惊讶,一方面她惊叹于情的复杂,而另一方面,她惊叹于黑暗君主对于情的感悟。

    她完全没有想到,平日里一心执着于扩张黑暗领域的他,竟然会有如此见解。

    而同时,她心中隐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黑暗君主曾经也经历过这种难以割舍的爱情,所以才会有这种刻骨铭心般的体会。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非是情到深处难自已,又怎会柔肠百转冷如霜。

    “可是,情虽难解,但毕竟是身外之物,难道真的有人会为了捍卫它而不惜付出生命?”极魔带着懵懂的未知,继续问道。

    此刻,在画外边的香儿听着她自己说过的话,心中不禁是百感交集,感叹那时的无知,却也更加向往那时的无知,只不过更多的是,她从不后悔,反而是加倍珍惜自己的那段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