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百一十八章 如愿以偿,八十了  唐朝好岳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薛小兄弟,你呐!”

    欧阳通同样没有忘记出声询问道。

    因为薛讷同样参与这一次秋闱,他倒是没有忘记。

    “还能怎么样,比起想象之中要复杂不少。”

    “一时间没有习惯,等落笔时候已经过去不少时间了。”

    薛讷倒是没有隐瞒什么,将自己状态说了出来。

    秋闱和春闱真的不一样,春闱的时候没那么多压力。

    至少薛讷诶呦感觉多少压力,但是秋闱不一样。

    坐在身边的至少都是各道州脱颖而出的青年才俊。

    自然是让薛讷感觉不少压力,毕竟有一些人甚至年长他十来岁。

    多吃了不少的饭,懂的知识那么自然更多。

    薛讷对于前年那一位狄仁杰倒是十分佩服。

    若是没有错,那时候狄仁杰似乎也是他这时候的年纪。

    但是狄仁杰力压群雄,夺得状元。

    甚至还得到了院长的接见,可以想象院长的欣赏。

    对此薛讷自然是甘拜下风,特别千年还是龙争虎斗。

    “多习惯两次就好了。”

    欧阳通不由出声说道,话语之中倒是没有太多安慰的想法。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还是知晓薛讷的背景。

    类似薛讷这样的存在,其实科举就是玩票而已。

    加上薛讷对于入仕并不是那么感兴趣,反而是对于战场感兴趣。

    在书院时候,一道一些军事推演课程时候,就开始兴奋。

    这一点欧阳通还是清楚的!

    当然薛讷的背景他同样知晓,可不像他没有多少人帮助。

    所以担心薛讷的话,那么还不如担心自己才对。

    秋闱结果很快就出来。

    这一次欧阳通没有落榜,成功考上了进士。

    倒是薛讷结果在意料之中落榜了,好在薛讷并没有太多失落。

    反倒是有一些积极的反思准备了起来。

    除此之外,书院的成绩比起往两年同样好上了一些。

    哪怕是苏大山都不由松了一口气。

    毕竟书院在颓废下去,说不定就有人质疑书院的专业性了。

    对于苏大山来说,那么肯定是不能接受。

    若是书院没落,无疑最有责任的人便是他了。

    毕竟院长其实早已经不管理事情了,这件事情整个长安可都知晓。

    苏大山很快投入对于秋闱卷子的研究之中。

    明年很有可能出题的依然是太子。

    自然是不能放松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这一个道理苏大山还是懂得!

    书院之中的舒安仅仅只是探听了一些消息,就没有关注。

    秋闱对于舒安来说,可以说已经不知晓经历多少次了。

    早已经习惯了,无论书院成绩的好坏。

    或许一开始还会关注一些,但现在退下来的之后。

    基本上就不会在意,自然情绪不可能有什么波动。

    反倒是看着苏大山面容的轻松,舒安倒是点了点头。

    要知晓他也曾对苏大山说过,那就是不用太在意书院。

    可惜苏大山不听,那么也就任他去了。

    还好书院不像是朝堂那般,事情有太多。

    主要事情还是研究科举,教导学生等等。

    不过在舒安悠闲的时候,李秀宁则是出现了。

    “明年就是杖朝之年了,不知晓可否有办一次寿宴的想法。”

    李秀宁一开口就让舒安面色之上错愕。

    但是错愕之后,舒安很快就平静下来了,面色之上有一些感叹。

    何为杖朝之年,那就是可以允许撑着拐杖入朝。

    所以被称为杖朝之年,但是舒安因为系统缘故。

    倒是没有感觉到这一个年龄带来的多少变化。

    现在的话,听到李秀宁一说。

    舒安面色不由回想起来了,不知不觉之间似乎也八十岁了。

    回到长安已经快二十年的时间。

    在书院之中已经待了很长的时间了。

    要是在汉朝时期,因为以孝治天下的缘故。

    凡是八十岁的老人,每月给一石米,二十斤肉。

    所以还有举孝廉的说法。

    只不过舒安感觉自己怎么这么快就到个年龄了。

    只能说时间过得太快了。

    哪怕是舒安都没有太多的感觉。

    而且寿宴这一种东西,其实六十岁,甚至五十岁都有人举办。

    八十岁的话,一般就算是百姓都会稍微举行一下。

    一碗长寿面,多一颗鸡蛋还是有的。

    若是士族之家话,那么就更加奢侈了。

    之前的时候,舒安并没有举办过什么寿宴。

    但是今年这个年龄似乎有一些特殊和不一样。

    “或许可以试一试吧,不知晓还有多少弟子存活于世。”

    舒安不由微微一叹出声说道,趁着这一次,倒是可以好好见一面。

    要知晓曾经他的弟子就算没三千之数,那么也有个几百吧。

    但是有一些弟子早已经走了,还有一些不知晓可否还好。

    毕竟因为他的到来,改变了太多的东西。

    “那好,我让人开始准备。”

    李秀宁点了点头出声说道。

    要知晓尽管明年才八十,但需要准备的时间可不一定足够。

    毕竟舒安的弟子可是太多了。

    若是再算上徒子徒孙的话,那么就更加不用说了。

    这一次还不知晓会来多少人,但是绝对不会少的。

    单单是长安之中,超过七成的权贵怕都是会出席。

    若是再带上子嗣之类的,那么就更多了。

    毕竟若是能够混个眼熟,对于后辈来说,同样可能是一个机会。

    甚至见识一番其实也不错,因为聚集的权贵注定不会少。

    “好,名单整理出来之后。”

    “请帖由我亲自来写!”

    舒安看向李秀宁露出了一丝情绪出声说道。

    趁着这一次,他倒是要寻找一些回忆。

    对于这一点,那么李秀宁自然是不会拒绝了。

    随着李秀宁的提议之后,整个舒府可以说完全行动起来。

    无论是舒狂虎,还是武顺,或者已经退休了的来福。

    都是纷纷出动了起来,要知晓这可是老爷第一次举办寿宴。

    以往的时候,根本没有过,甚至有提起也都拒绝了。

    凭借老爷的影响力,那么不用多说,这一次肯定非常隆重。

    舒府自然不能有半点马虎,否则到时候可是会丢老爷的脸面。

    寿宴,除了本身年长一种体现,更是一种对未来的愿景。

    希望能够成为长寿一些,放在世家权贵,自然越是隆重越好。

    而以舒安的地位名望,又怎么可能简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