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九百一十二章 归来,求助  唐朝好岳父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整个天下因为一件事情而动起来的事情还是比较少的。

    除了战乱,那么就是另外一说了!

    外界的纷扰倒是和舒安没有太多的关系。

    日子还是需要过的,所以这一段时间舒安还是比较安逸的。

    半年的时间,同样不算是太长。

    各个场地虽然简单,但是动员起诸多人数来。

    那么同样十分迅速,特别是舒安的钱财足够。

    一些百姓甚至表示不能耽误安玄公的事情。

    要连夜赶工,哪怕是舒安都有一些哭笑不得。

    虽然这个时代,更多都是木制建筑。

    但是同样有出现意外的可能。

    特别黑夜之下,光芒不可能用油灯。

    基本就是依靠月光,加上现在季节还算寒冷。

    舒安自然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毕竟人命在这个时代或许常有意外。

    包括修筑各种东西,意外更是不少。

    但是舒安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事情之上出现这一种情况。

    他改变不了这个时代,但能够维持自己。

    尽管半年时间过去,但还有一部分没有修筑完成。

    不过舒安倒是早有准备,将时间又推迟一个月。

    刚好来到了贞观十九年的四五月份这里。

    正是这个时候,两个熟人同样上门!

    当然上门说法有一些不妥当。

    更多还是归来才对,正是薛仁贵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位便是当初在书院当教头的苏烈。

    似乎借着这一次运动会,李世民有意让这一些爱将休息一番。

    要知晓这一些将领可是征战西南多年。

    阻碍大唐扩张真正制约不是对敌压力,而是本身后勤供给问题。

    历史之上王玄策带着几千人,就能够威压天竺。

    可以说这简直不能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

    打下地盘来,那么最为关键还是如何占领。

    要知晓天竺人同样不在少数,最为关键。

    一位位天竺人看向大唐士卒可是不友好。

    自然没有安定下来之前,那么哪里敢让大军继续前行。

    说不定一不小心就腹背受敌了,所以西南扩张并不算很快。

    而且战线拉得太长了,对于后勤来说同样是很大的考验。

    哪怕是李世民早有准备,但没有想到还是不足。

    借助这一个机会,休整也算是正常的。

    大唐士卒同样因为连年征战,该休息要休息。

    无疑李世民想法是正确的,这件事情在朝堂之上很快通过。

    不过西南和长安,一来一回需要时间可是不少。

    当然也可能这就在李世民算计之中。

    “见过老师!”

    “见过院长!”

    薛仁贵和苏烈的话语分别响起。

    哪怕是时隔多年,两人称呼依然没有多少变化。

    “好不容易回来长安一趟,一些虚礼就免了。”

    舒安看见两人面色还是十分喜悦出声说道。

    毕竟好多年没有见到,见一面自然喜悦。

    薛仁贵和苏烈自然了解舒安的脾气,并没有客气。

    除了一些问候的话语,那么更多还是谈起关于西南的事情。

    “天竺百姓,比起大唐百姓还要穷。”

    “而且天竺百姓还有不同的制度划分。”

    说起西南的事情,哪怕是薛仁贵都有不少话语要说。

    很显然有一些事情,让薛仁贵不吐不快。

    尽管这一些天竺人应该算是异族,不过还是薛仁贵郁闷。

    “世间很大,大唐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存在,便有他的道理,更何况大唐需要这一些人。”

    舒安倒是没有太多惊奇,反而幽幽出声说道。

    哪怕是后世天竺人都有一些制度依然存在。

    甚至因此发生矛盾依然不少,何况是现在。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有一些民族是开挂的。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请求老师帮忙!”

    但薛仁贵似乎有一些犹豫,还是开口出声说道。

    “何事?!”

    舒安面色带着一丝好奇出声询问说道。

    这一位弟子可是很少向他开口的。

    现在竟然开口了,那么就代表应该不算是什么小事情。

    “主要还是因为西南之地多湿地,经常还有瘴气。”

    “不少士卒都倒下了,军中缺少一些大夫。”

    薛仁贵面色之上有一些苦笑说道,尽管之前的时候。

    关于西南的环境已经有了很多的了解。

    但依然没有想到比起想象之中还要恶劣。

    这一次薛仁贵实在没有办法,向老师求助。

    原因很简单,书院很早便有了医学生,这件事情薛仁贵还是知晓的。

    “这件事情,你应该要和思邈说。”

    “对于这一些学生,思邈可是宝贝得很。”

    “罢了,你肯定是想要为师出面。”

    舒安面色倒是有一些无奈出声说道。

    倒不是他不在意那一些士卒,而是这件事情还真的不好说。

    而且算起来,这件事情不应该是李世民该做的事情。

    当然估计李世民估计也找不出那么多大夫来。

    “多谢老师!”

    “多谢院长!”

    无论是薛仁贵还是苏烈面色都露出了一丝欣喜出声说道。

    显然这件事情之前困扰了他们不少的时间。

    现在总算能够稍微解决了。

    “对了,薛讷已经入学书院了。”

    “正好你们父子两应该有一些话语要说吧。”

    “尽管之前迎春母子去见你,但为师估计你肯定刻板没有多少理会。”

    “现在回来长安之后,那么也该有丈夫该有的承担了。”

    舒安似乎想起了什么继续出声说道。

    薛仁贵面色之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尴尬,不过似乎有想到什么,眉头微微一皱。

    “书院的事情,是我让薛讷进入,就不必多说。”

    舒安一看就知晓薛仁贵想一些什么直接出声说道。

    毕竟两人虽然是师徒,但是情同父子。

    薛仁贵的心思,舒安怎么可能不清楚。

    不就是薛仁贵不希望自己儿子走后门罢了。

    只不过也不想一想,平白耽误一年不太值得。

    何况薛讷的功底不错,在书院之中同样如鱼得水。

    一旁的苏烈听着院长话语,面色之上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苏烈和薛仁贵交情也是十多年。

    即将登临国公之位的薛国公憋屈样子可是少见。

    有时候原则性确实很强并不算是好事情,不过和这样人做朋友倒是挺好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