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二十九章 黄泉之踏,元神之威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师兄的话,虽然冷漠,但并不骄狂,好似自己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而且,从他那位白衣师弟的态度也可以看出,其实力至少远在师弟之上。否则以白衣男子的性格,也不可能在被说是“没用”后,还不敢有任何反应。

    事实上,这位三师兄,其名为鹏九。

    不错,正是那个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鹏九。

    魔域或者说仙国之中,五行宗为顶级大势力之一,这一宗在这一代出了三个不世出的修道奇才,其中一个就是他。

    仙国之内亦有一个榜单,收录所有王境修士,不看战力,只看天赋潜力,他在上面高居第十。

    整个仙国所有王境修士中天资潜力第十!

    先不说当前战力如何,只说未来可以达到的高度话,那天空之上正高高在上俯视的虚王恐怕也不及他。

    之前,他也曾在其它的魔域深渊中出现,与试炼者中的第八层强者进行过大战。

    结果十八天王之下,六胜一败!

    而且那一败,很多人都说非战之罪。

    要知道,他虽然是三师兄,但修行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五行宗崇尚强者为尊,辈分都是按战力以及地位而定。

    可以说如果给他同等的时间,他有不弱于任何人的潜质。

    “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掌控不了的可怜虫而已,也能厚起脸皮飞扬跋扈。这种人何须三师兄出手,交给师弟就是!”

    三师兄鹏九还未动,自他身后,另一名面相年轻的修士便走出来冷哂,他身材高大,体魄强健,满头赤红头发披散,很是张扬。

    语气中带着明显的鄙夷之意,这是几乎所有仙国修士面对试炼者时,都会自然而然浮现的态度。

    毕竟,他们知道真相,知道试炼者的生死,全都在试练塔的掌控之中,所以作为自认为不受这种威胁,能自己掌握自己命运的自由者,他们自然有资格嘲笑对面这群可怜虫。

    而试炼者这边,尽管主脑不厌其烦地强调域外邪魔善于蛊惑人心,颠倒是非黑白,但只要有资格接触到这个秘密的,谁又不清楚事实究竟是怎样?

    纵然主脑说得天花乱坠,但它有抹杀试炼者的能力却总无从否认,这是所有试炼者的心结!

    所以,几乎所有人都清楚对方并没有说错,但知道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当做不知道。

    毕竟反抗就是一条绝路,看看道仙,看看明帝的下场就知道了。

    曾经多么辉煌煊赫?

    九天之下,众生之上!

    可一旦背叛了试练塔,还不是被打得灰飞烟灭。

    反抗者死无葬身之地,顺从者享受无尽尊荣,这种现实,会让绝大多数人都闭上眼睛开始自欺欺人的表演,当表演的人多了之后,那也就会让人不知不觉就沉迷其中,不愿醒来了。

    “听你的语气,似乎你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秦长风呵呵一笑,继承了道仙和明帝遗志的他自然没睡,但此时此地,却不能不装睡,他这个区区的军主,是真的还没有成为斗士的资格。

    而且虽然那红毛说的是实话,但秦长风觉得很刺耳,很生气!

    “我愿意时,可以努力修炼;不愿意时,可以春花秋月;喜欢时,征战仙路;不喜欢时,游戏红尘……没有人逼迫我们不停变强,不停厮杀,更没有人威胁随时要抹杀性命。所以我们的逍遥自在,岂是你这种被圈养的恶狗所能懂的?”

    红发男子昂着头,神情愈发不屑,连仅剩的一点虚伪的矜持都不屑于维持了。

    “去你娘的春花秋月!”

    秦长风怒不可揭,你可以装逼,可以蔑视,因为很多时候,这都可以是一种迷惑敌人的战术,但你他娘的不能骂老子是狗,因为戳到老子的痛处了!

    他浑身血气滔天,识海内显化的法则元神死亡之草疯狂摇动,而后他倏然迈步,展开精神传送,身影瞬间消失。

    他的身影传送不见了,但与以往任何一次都不同的是,他刚刚站立的地方,闪现的不是次元之门,而是一株小草,或者说是没有绽放的彼岸之花。

    脚踏彼岸,一步黄泉!

    下一刻,秦长风出现在红毛修士头顶,一只脚上缠绕黄色死气从天而降,如死山一般落下。

    “轰!”

    而今秦长风的精神传送距离炉火纯青的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因此无论是起步还是传送速度,都已经快得无法形容,那红毛自知躲闪已经来不及,冷笑中抬起手臂,拳头散发炽热火光,如同一个小太阳般自信向天震击。

    与此同时,近在咫尺的三师兄鹏九也大怒,秦长风这样肆无忌惮的攻杀他身旁师弟,简直就是将他当做空气一般不存在。

    他掌中晶莹剔透,散发神秘蓝光的冰山急速放大,形成一个冰锥一般,粉碎真空,镇杀而上。

    瞬息之间,剧烈的光芒将那里淹没。

    人们震颤,远远望去,秦长风带着黄泉气息的一脚踏下后,红发男子虽然自信非凡,以火拳抗击,但结果他的自信成了笑话,看似炽烈沸腾的法则道火几乎瞬间就被黄泉雾气浇灭。

    而后那只脚掌狠狠踩在拳头上,咔擦声中骨头不知断成几截,软绵绵垂了下去,整个人也被踹飞数百丈。

    至于鹏九的攻击,秦长风开启战神不灭功,三道神光护体,生生硬抗且毫发无伤。

    “去你娘的游戏红尘!”秦长风的骂声再响。

    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他一旦真打定主意盯上一个人,只要打得过的,那就一定会下狠手,绝不会善罢甘休。

    至于他和仙国的交情,以及将来可能会因为有同样的敌人而变成朋友这些事——太遥远!

    试练塔不道德,仙国恐怕也绝非善类。

    两个人厮杀,不能因为其中一方是邪恶的,就断定另一方就一定是善良的。

    说到底,和秦长风有过交情的,只有精卫一个。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是试炼者,是23号试练塔的旗帜,对仙国之人毫不留情,才是他的正常反应。

    至于这红毛能不能活下来,那就看他自己的本事和造化了,毕竟祸是他自己惹出来的。

    “轰!”

    又是一朵彼岸之花在原地浮现,而后秦长风突然再次出现在红毛头顶,同样的画面再现,一步黄泉,凌天而下!

    这一次红毛连出拳都来不及,仓促之下,只能直接用神念开启一件防御玉佩,升起一道护罩守护己身,但依旧被一脚踏碎,而后用脑袋生生承受了这一击,口吐鲜血中横飞上百丈。

    而秦长风这里,依然用五行神光强挡一记来自鹏九的攻击,旋即彼岸花现,第三次闪烁消失!

    这就是法则元神的强大,哪怕是精神传送这种原本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的单纯传送技能,经过法则元神的增幅后,也能发生这样的玄妙蜕变,蓦然拥有了强悍的攻伐能力。

    每一步抬起时都是彼岸,每一脚踩下时都是黄泉。

    此时,虚空中秦长风驻足过的地方,甚至真的有一条若有若无的黄色河流将所有足迹连接,仿佛黄泉真的从地狱流到了人间。

    “现在看清楚,你的命运究竟被谁掌控?”

    第三次,一只黄泉之脚,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噗嗤之声中,碎骨如雨,血雾腾天,红毛男子直接被踏成血泥!

    他曾说自己自由自在,想修炼就修炼,想玩乐就玩乐,没有人强迫,没有人会时时刻刻以抹杀威胁性命,自己的命运由自己掌控。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自由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除了九天之上唯一的那个存在,谁能有彻底的自由?

    只要还有人站在你头顶,就不存在!

    的确,仙国之人不会有主脑这样的威胁,但别忘了,只要任何实力超过自己的人,其实都有资格决定你的生死。

    所以归根结底,秦长风要摆脱主脑的控制,也不过是向九天之上前进时,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罢了,而不是他不再受试练塔的掌控,便可以自由自在了。

    也就是说,试练塔只是他前路上,必须要打败的敌人中,目前看来最强大的一个。

    讽刺的是,他现在却还要依靠试练塔来提升自己的实力,这么看来,他倒是很像一个卑劣可耻的逆贼。

    但那又怎样呢?

    我若踏上九天,便让卑鄙成为美德,让高尚造人唾弃,这才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天道本性。

    说起来话长,但从秦长风暴起到现在,其实只过去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第三步落下后他便一闪之下回到了自己出发之地。

    这时,火焰燃烧的噼啪声响起,血雾之中,红毛男子的残骸竟然燃烧起来,而后一道人影,竟然从中新生!

    浴火重生?

    似乎是这种强悍的手段,看来他该出头挑衅,的确是仗着有几分资本的。

    秦长风只是瞟了一眼,就不在看他,也不打算继续追杀他了,死过一次的人他没有兴趣,更何况那位三师兄鹏九也明显不会再给他机会。

    他挡在秦长风身前,目光凛冽,如冰刀寒电,周围冰雾弥漫,笼罩天地,竟让秦长风感到虚空都仿佛被冻结,传送的难度因此大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