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四十一章 我是谁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怎么选?”

    秦长风眼中光芒渐亮,也未曾想会看到这样一场好戏,越发露出兴致盎然之色。

    生命与爱人,圣君子阁下,你怎么选?

    大师兄站在那里,低下头,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再无君子仪容。

    “懦夫!你不会选,老夫便帮你选好了。”大长老怒喝,抬手一掌将大师兄拍开,而后走向前方。

    锵!

    又一口宝剑出鞘,居然是那个蓝衣少女,目光灼灼,她坚定地站在了师姐白尘霜的身边。

    “怎么,连你也想和老夫动手?”

    哧啦一声,剑芒万丈,大长老身上传出一股恐怖的波动,令人敬畏,宛若体内有一个恐怖的存在即将觉醒与复苏。

    “轰!”

    抬手一指,前方虚空一震,并不见任何厉芒,但少女和白尘霜却如被无形巨锤击中,向后暴退,显而易见,双方的实力差距如同天渊。

    “大师兄,三师兄,你们出手啊,难道真想看着白师姐当什么祭品吗?”

    少女眼眶通红地大叫,看向两位师兄,目中透出浓浓的哀求。

    两位师兄都沉默了,此时此刻,自身都难保,遑论其他,而且在这令人绝望的实力差距面前,反抗有意义吗?

    “小师妹,别说了,这是我的命,怨不得别人,你走吧,师姐无论如何给你争取一条生路。”

    白尘霜冷冷地道,她胸口起伏,轻微喘息着,刚才一击令她极不好受,但她性子要强,不肯表露,只是忽觉得唇边一热,却是流了一道鲜血出来,将胸口天空般淡蓝的衣襟染红。

    “到了这里,没有人能逃出老夫的手掌心。”大长老哂笑,没有半点顾忌同门长辈与后辈之情的样子。

    “无非一死而已,但大长老的意愿却未必能达成。”

    白尘霜摘下头顶的斗笠,将绝世容颜彻底显露在外,一双明眸如黑夜中的星辰一样深邃而明亮,看去丝毫不像是看不见的样子。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大长老神色冷了下来,与秦长风不同,他多少还是能做出一些表情的。

    随着话音落下,一股杀意与霸道之意弥漫,大长老似神魔觉醒,令这个大殿陡然死寂,两个女子有些反抗,却力不从心,而两个男弟子则因为不同的原因,陷入了沉默。

    便在此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这么牛逼,有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秦长风走了出来,拿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权杖往地上一顿,砰的一声插入地板,体现自己的存在感,要知道这把神圣权杖而今已经升华到史诗级,落地之时,整个诡异的大殿都震了几震!

    “本想多留你片刻,既然你主动要求,那就先解决你好了,将你所知道的秘密都说出来吧。”大长老转头看向他说道。

    秦长风却不理他,而是看向少女和白尘霜,笑道:“两位美女,要不要求我,求我我就帮你们哦!”

    虽然脸上看不出表情,且声音像是鬼叫,阴森得吓人,但众人还是从这语气中听出了一股至贱的气息。

    蓝衣小师妹皱着鼻子哼道:“你还是先关心自己吧,虽然你隐瞒了实力,的确有两下子,但大长老是我仙剑宗第一人,连掌门都比不上,仙道前三,当世罕有敌手!”

    “哦,是吗?”

    秦长风眼露惊奇之色,抬手一指,一道金色指光如电箭激射而出,看似并不怎么惊天动地。

    大长老冷哂,也抬起手指点出一道剑光对抗,三色缠绕而成的剑气破空而至,他的神情绝对自负。

    然而结果却大跌眼镜!

    “砰”的一声轻响,金色箭光摧枯拉朽,连一丝停顿都没有,瞬间就将剑气破灭,而后从大长老胸口洞穿而过,留下一个婴儿拳头大的破洞,金色电弧沿着伤口闪烁,将周围的血肉全部电得一片焦黑。

    “这……这是什么力量……怎么可能?”大长老惊叫,并快速倒退。

    他自己都是鬼,却用看到鬼一般的眼神看向秦长风。

    “这就是你口中的仙剑宗第一人,当世罕有敌手?”秦长风朝蓝衣小师妹嘿笑道:“也不怎么样嘛,我还没用力呢,要是认真一点说不得就已经把他打死了。”

    蓝衣小师妹无言,撇了撇嘴,她觉得这个怪人是在故意捉弄她,但双眼放光,没想到他这么强大,看来自己和师姐都有救了。

    “你究竟是谁?”

    大长老大吼,同时体外三道剑光传出至强波动,在体内有一道黑光的缠绕下,凝成一束阴阳环抱,似要演化为混沌的开天剑气,狂猛斩至。

    旁边,几名弟子全都面色丕变,如此剑气,为他们平生所见之最!

    砰!

    秦长风身边一条天佛圣力所凝聚的真龙迎面扑去,与阴阳剑气相撞,居然被斩灭!

    虽然那道剑气紧接着就被第二条真龙扑灭,但秦长风还是不禁认真赞叹道:“能挡我一招,你可以骄傲一生了。”

    噗!

    大长老吐血,一般是被真龙冲击气血翻腾,一半是被气出了内伤。

    想他堂堂正道巨擘,威凌当世数百年,仙道前三的存在,居然被人说挡住了一招就可以骄傲一生?!

    “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请吾主降临,接收祭品!”

    大长老踉跄转身,对着大殿中央那一座雕像跪拜大叫。

    不知何时,这座原本幽黑的雕像已经被鲜血蔓延,点亮了满身的血红纹路,其样貌粗犷而模糊,仿佛当初雕刻的人还未来得及仔细雕琢。

    但此刻大殿在摇动,非常剧烈,从那雕像底下,冲出了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

    轰隆!

    紧接着那雕像上黑雾弥漫,仿佛有一道魂影浮现,黑色晶石雕刻而成的手掌突然抬起,向着秦长风抓来,如五座大山,恐怖无边,带着浓郁而雄浑的法则气息……

    凋零、枯萎、腐朽、埋葬以及是转化。

    从那五根手指上,竟然散发出五种与死亡法则有关的不同意境!

    这种力量可谓可怕绝伦,在这里,足以压制万道,令万物寂灭。

    瞬间,整个地狱之眼的影响范围数万里内的生灵,全都匍匐恐惧,大殿内的几个人也不例外,全都瑟瑟发抖。

    这种仿佛整个地狱,化作一方大坟降临而下,要将所有人埋葬的气息实在太强烈而真实了。

    “冥主?好名字!”

    秦长风毫无诚意地赞了一声,身后九转天轮投影蓦然浮现化作九彩神环,抬手之间也是一掌拍去。

    轰隆隆!

    由魔、鬼、巫、佛、道五劫之力分别形成一根手指的五彩神掌当空凝聚,而后向上猛拍,与雕像的死亡之掌碰在一起。

    一刹那,天地葬送,万物崩毁,生灵寂灭,尸魔横行……种种恐怖景象浮现。

    直至最后“咔嚓”一声,那只由黑晶石雕刻而成的黑色手掌突然崩碎,紧接着被五彩劫光直接磨灭成齑粉。

    “名字虽好,但我不同意!”

    秦长风左手一拂,握住权杖陡然冲天而起,直接飘落到了雕像头顶。

    雕像张开口,发出沉闷而威严的咆哮:“你这是渎神,渎神者必将被镇压入地狱,遭受炼火百世折磨!”

    “蝼蚁望天,不知天高地厚!”

    秦长风冷哂一声,脚下一跺,轰隆一声,令整个大殿轰然剧颤,同时喝道:“跪下!”

    “妄想!”

    雕像咆哮轰鸣,另一只完后的手臂抬起,捏着一方诡异印记,散发着不祥气息,整个手掌仿佛化作了一方巨大而真实无比的死亡诅咒之印,从上而下当头镇落,要将头顶的秦长风镇入幽冥!

    “天罚!”

    秦长风权杖朝天一指,突然整个世界都死寂了,连雕像正轰然落下的掌印都怵然一颤地停顿。

    此刻,整个长雪世界,几乎所有凡人,所有修士,所有生灵……但凡处于白天的,全都抬头仰望,望向天空中那颗耀眼灼目,被成为太古神阳的紫色太阳。

    这颗神阳,是整个长雪星的能量之源,所有生灵都从它这里汲取光热与力量。

    如果说大地是母亲,那么这颗神阳就是当之无愧的伟岸父亲!

    只是,这一刻,原本如山一样的父亲突然发怒了,一道璀璨道极致的紫色光束,划破星空,穿透云层,似上苍之罚,轰下了大地……

    轰隆隆!

    神殿的穹顶瞬间被击穿,那道紫色神光无坚不摧,所向披靡,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这是一种上苍意志对于万物生灵的永恒压制!

    紧接着,雕像的另一只手臂也被洞穿,裂痕蔓延,一眨眼便直接汽化,消失无形。

    而更为可怕的,是参与的紫色神光全部汇聚到了秦长风左手的权杖之上,仿佛在顶端镶嵌了一枚神晶。

    他手握天之权杖,如一尊天帝,气息亘古唯一,睥睨此界万古,压着这尊脚下雕像,生生的屈膝跪拜了下去!

    “老子最不喜欢没眼力见的人,大声告诉我,现在谁是渎神者?”

    秦长风低头俯视,冷冷哼道,虽然他现在的样子很挫,但他作为此界之主的威严,不容冒犯!

    事实上,他对于这个世界生灵的压制能力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天生的血脉压制,当初主脑演化这个文明星的时候,曾要了他的一滴精血,便是为了形成血脉之印,但凡在这里诞生的血肉生灵,世世代代都在体内隐藏着血印,只要秦长风愿意,几乎没有任何人可以反对他。

    另一种便是天威,来自本命星天刑的上苍之威,具体展现出来,便是现在这种情况。只要处于天刑本命星的影响范围之内,秦长风可以说的确与天帝无异。

    “你究竟是谁?”

    雕像被迫跪在地上,其内的附身的神魂感受到奇耻大辱,但同时还有深深地惊骇与恐惧。

    在他的记忆中,无尽岁月以来,他掌控这一片禁地,主宰生死,任何进入这里的生灵都只能在他面年前痛苦哀求,从未例外。

    而今却被一个浑身腐烂的怪人踩在脚下,并跪在地上,简直不可想象!

    “我是谁?”

    秦长风看向白尘霜,却见她神色淡漠,若寒霜与幽冰的样子,不由忽地有些意兴阑珊……如果光芒万丈,与世无敌的样子,不是给对的人看,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此之际,心中有感,不由轻叹道:

    “当年我还是天音寺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和尚,常念佛经,心怀慈悲,一心问道菩提。有一日,奉师父之命下山,在青云门见到了一个女子,那一眼她波澜不惊,但我却从此被红尘迷醉了双眼。”

    “我曾背叛师门,只为不受佛规戒律束缚,能够接近她;我曾化身为魔,只因为这样,可以将她留在身边;我曾与神魔为敌,只为让她能看清我的心意……”

    “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桃花纷飞,青丝拂柳,她口中在念:三生三世,永坠阎罗,只为情故,虽死不悔……她用这一段痴情咒,为我挡下了致命一击,自己却魂飞魄散,堕入轮回……”

    “我曾发誓,欠她一生,便用九世偿还,而今,我来找她了,所以……我是谁,你可明白?”

    秦长风仿佛从迷途中归来的游子,回到家乡,重新寻找到了心灵的寄托,虽然身心疲惫,但却饱含深情,痴痴凝望向那个女子。

    这红尘中的惊鸿一瞥,好似已经等待了千万年。

    “我明白了,你是日天哥哥,我前世的爱人……”蓝衣少女,那位天真烂漫的小师妹此刻双手捧心,望着秦长风的目光,充满了少女怀春的温柔与希冀。

    秦长风:“……”

    他很无语,很无语!

    差点一个趔趄从雕像头顶给摔下来。

    这娃儿眼神真的很不好,虽然他的确是望着那个方向,但你不觉得明显焦点不在你身上吗?!!!

    让他苦恼且无奈的是,不只这小妮子自作多情破坏了他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意境,他真正的目标也只是默然,她看不到,此刻好似也听不到了,脸上古井无波,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

    偏偏这个时候,小师妹还添油加醋的说道:“日天哥哥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现在的样子的,我们一起,这一世永远不分开了!”

    秦长风仰天无言,眼眶中有泪光在闪烁。

    MMP啊!

    我是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干净,说不清白了?

    PS:今天没有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