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五十一章 法阵之威,蜀山禁忌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八凶玄火大阵!”

    面对独孤剑圣的天剑,不能动弹的秦长风必须以强招相挡,但他却没有再凝聚雷劫真龙,而是通过巫神古印,祭出了手中所有法阵中最强的八凶玄火大阵。

    当然依旧只是阉割版的,只见他双手衣袖鼓鼓,抬手间八面火红木牌突然飞出。

    在头顶飞舞盘旋,形成一道圆环。

    每一块木牌原本都只有巴掌大小,但随着秦长风注入可以开启一切阵法的上古巫神之力,木牌上的纹路立刻点亮,在虚空中投射出八面巨大光幕,其上浮现各种纹路图形,一眼望去,竟如远古之物一般,透露着一丝苍凉。

    且这八面光幕之上,烙印的都是一尊尊形态各异的生灵,有的头顶没有头发,却有如羊角一般微微弯曲的犄角,面孔眉目与人差不多,只是在那一双阴森森空洞的眼孔之下,口中分明是尖利的獠牙,甚至可以看到正在滴下的鲜血,更增添了几分凶恶与狰狞。

    有的与人大大不同,如虎豹一样强健的躯干上赫然有着四只手臂,一手握刀、一手握盾;剩下的两只手,一只紧紧抓住了一个痛苦扭曲的人体,那人仿佛正对天嘶喊;而另一只手轻轻托举着一物,兀自鲜血淋漓,竟是人的心脏……

    这些都是上古的邪神!

    八凶玄火大阵,本就是以八大凶神之像打开那处于未知虚空的火焰秘境通道,从而召唤玄火魔兽降临,这便是此阵的真意。

    秦长风心知以他现在的功力,仅以这缩减版玄火阵召唤出来的火焰魔兽,是绝对无法与天剑抗衡的,所以紧接着,他便取出玄火鉴,将巫神之力输入其中,激活这件原本就是为八凶玄火大阵而生的宝器。

    随着玄火鉴正面红色的炽光照耀,木牌与光幕上同时燃烧起了火焰,血火色的光芒渐渐连成一片,形成了一个圆环形状,环绕着中心一个赤红的光点。

    忽地,那个光点陡然爆开,绽放出耀眼光芒,整个光幕火环中间就全部被铺天盖地的火焰充斥,照亮夜空,方圆数十里内,皆可以看到一个太阳骤然升空。

    熊熊烈焰之中,竟似乎传来了一声如龙吟一般的声音,远远回荡了出去。

    随着这声龙吟,整个山顶的夜空竟也未知颤抖起来,那龙吟之声从低到高,从黑暗深处回荡传来的回音竟也不曾有减弱的趋势,反而越拔越高,几成尖利啸声,到了最后,已是山呼海啸一般震耳欲聋。

    山下之人无不骇然变色,纵然是这十年来作为侍女与秦长风日夜相处的神乐千鹤,也不知真正的八凶玄火大阵威力竟然如此凶悍。

    简直就像地狱中的灭世凶兽即将突破束缚降临!

    至于另外八个侍女,则全部露出了崇拜之色……

    说来话长,但一切其实都发生在转瞬之间。

    天剑的斩落从来就没有停止,当剑尖撕裂的虚空触及到火焰时,一记怒吼从火焰最耀眼处迸发而出,那火焰剧烈颤抖变化,向着天上地下席卷,整个山顶的土地尽数为之焦烈,一切草木皆瞬间化为灰烬,唯有秦长风和独孤剑圣以玄力护住了自身。

    “吼!”

    震天一声怒吼,刹那间天地仿佛一起晃动,炽热的光焰如妖魔狂舞不休,疯狂摆动,旋即一股凶戾之极的戾气,凭空将临至这方虚空,火焰深处……

    凶恶的巨兽披着一身烈火,咆哮着睥睨世间,现身出身来。

    八荒火龙!

    此前十年杀戮南疆之时,秦长风也曾以木牌开启过简易版的八凶玄火大阵,但召唤出来的都是其它赤焰魔兽,至于这灭世火龙,却从未出现过。

    而眼下,在玄火鉴的帮助下,他却成功将这恐怖的生物召唤出来。

    只不过与诛仙世界最后一战中,兽神以玲珑亲自所布阵图召唤出来的那条八荒火龙相比,眼下的这条无论在身形和气势上都要低一个档次。

    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成年壮汉与一个十七八岁少年之间的区别。

    虽然可能只是一条少年火龙,但相比于人类,其身体依旧是一个庞然大物,八凶玄火法阵巨大的光环之中不断出现,先是巨大的头颅,然后是肩膀、前脚,慢慢的,蜿长的身子与后肢也缓缓现身,随着它的到来,山顶附近的虚空温度也是狂升不止,甚至山下众人都有热浪逼人,毛发要被烧焦的感觉。

    它似乎第一次出现在这样的世界,巨大凶眼中,明显显露一丝好奇,但紧接着,感受到来自头顶天剑的巨大威胁之后,它怵然昂首,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大嘶吼之声!

    炽热的火焰,瞬间如爆裂开来一般,从赤色的光芒几乎转为纯白,无数的火芒升空,形成熊熊燃烧的火球,不停的急速旋转,朝着天剑轰击,直至最后,他张牙舞爪,自己一冲而上,猛扑了上去……

    这是剑与火龙的极致争锋,剑气在溃散,火焰也在崩裂,无穷无尽的剑芒与烈焰,似烈日被崩碎后落入人间,山丘附近的大地是真的在摇动,仿佛末日降临!

    观战者数十人,无不惊惶颤栗。

    高空中的余波尚未平息,秦长风那平静却毫不谦虚的声音便似清风流云般响起:“独孤剑圣,敢问可还算得上惊艳?”

    话音刚落,火龙怒吼暴冲彻底撕碎天剑,虽然自身也是鳞片飞溅,伤口纵横交错,鲜血淋漓,但依旧昂然俯视,目中凶光更甚,似要将山顶二人当做发泄怒火的目标。

    秦长风冷哼一声,收起玄火鉴后拂手一挥,八面木牌全部彻底烧为灰烬,八凶玄火大阵随之崩溃,这条暴躁仿佛要反噬的火龙便在不甘咆哮中被一道虚空漩涡拉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从这个世界消失无踪,只有天空中残余的火焰告诉所有人,它曾经来过……

    独孤剑圣剑指收起,负手而立,沉吟许久,叹道:“这种法阵之道既不是南疆巫术,也非女娲一脉的天生神通,想必只能是你自信领悟的……想不到除了当年的他之外,世间竟还有此等人物,人中之龙……天神血脉果然不同凡响。”

    秦长风一听就知道剑圣口中那个“当年的他”是谁,幽然道:“不知我若以刚才的法阵换蜀山剑派的三十六天罡剑阵,如何?”

    独孤剑圣摇头一笑,“不换。”

    没有说够不够资格,而是直接说不换,其意思无比明了,那就是蜀山道法绝不传外人,即便是阵法也一样。

    而且两个字说罢,竟然就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对他而言,刚才的交手便是一场赌局。

    自己既然不能在三招之内镇服秦长风,那就是败了,是天意在暗示他,没资格再继续强行把这兄妹俩带走。

    拿得起,放得下,上善若水,包容万物,与万物无争,这便是他的道。

    只是……即便是他也终究只是触摸到了所谓道的门槛,而不是真正化道,因为他心中依然有执念!

    所以还没有达到自身目的的秦长风,在他要离开的瞬间,突然念出了一个名字:姜明!

    这两个字对秦长风来说,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名字,但对独孤剑圣来说,却是一个压在心底的禁忌。

    姜明此人,本是一个孤儿,剑圣的师父意外发现被遗弃的他后将其养大,教他武功,仿如是自身毕生最满意的杰作。那是还是小师弟的剑圣也崇拜他,一直视他为目标,希望有一天能和他较量一番。

    只不过,姜明骨子里有一种桀骜不驯的天性,乃是修道之人的大忌,他师父却自信能教化他,把他看作下任掌门的不二人选。

    直到有一天,姜明下山解救村民瘟疫,遇到女苑,一见钟情,破了色戒,偷偷将之带到蜀山之后,姜明才在一场意外中发现女苑是狐妖。于此东窗事发,他义父,也是当时的蜀山掌门姜绝之大发雷霆,让姜明杀掉女苑。

    姜明拔剑相向,却不是为了杀她,而是向师傅质问,何为道?师傅让他认错,奈何姜明的爱已深,无法回头。当师傅执意要杀女苑时,一边有养育之恩,一边是挚爱,他只能带着女苑逃离,最终双双进入锁妖塔。

    却仍不被放过,数十名蜀山最精英的弟子追入其中,姜明的鬼魂化为妖魔,在锁妖塔里将所有追进去的精英弟子杀绝,姜明的师父姜绝之亦因此自尽而亡,从此蜀山进入了数十年前所未有的虚弱期,以至于不得不封山避世。

    但姜明的鬼魂却依旧被困在锁妖塔中,日夜经受煎熬。

    而姜明与女苑,及锁妖塔内发生的所有事,成为蜀山禁忌,各弟子永远不得提起,所有有关姜明的记录,他的一切的一切,全部都给烧毁。

    姜明这个名字,这个人,仿佛在蜀山从来没有出现过。

    至今百多年过去,当年知情的弟子除了年龄最小的剑圣之外,相继离世,这段蜀山最黑暗的历史,到如今几乎已经无人知晓。

    独孤剑圣从未想到过,竟然会从秦长风这个外人口中说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