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真相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其中,有实在抵挡不住攻势而被破城的,也有上苍这一边主动放弃的,目的是为了收缩防线,凝聚实力。

    所有人都清楚,只有占据全部九座原始阵图后,才能开启其背后所蕴藏的恐怖力量,因此守住一座和四五座,对上苍而言没有本质区别。

    随着无终战场局势危如累卵,虚实之地前的上苍大军中不可避免地生出焦躁情绪,有人想要放弃此地,去驰援无终战场。

    但天帝却始终不为所动,哪怕上苍的据点只剩下最后一座北天都,且被虚族三部大军从天上地下,四面八方重重困死时,也依然毫无反应。

    对于仙王的询问,回复永远是一个“等”字。

    等什么,等到什么时候?

    没有人知道,无声的压抑中,众仙心中饱受煎熬,也愈发不理解天帝的所作所为,生出怀疑之心的人也越来越多。

    可天帝便如其言,并不在乎。

    “嗡……”

    就在众仙忍耐几乎已至极限,军心都出现不稳征兆时,从虚始之门内终于传出异动,一道幽冷而浩渺的声音响起,似开天辟地时的大道轰鸣,又似宇宙孕育时的胎动与呼吸之声。

    “就是此刻,黯虚天道融合完美帝躯将成而未成,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所有仙宫轰然炸开,三大天帝与一尊来自人间的帝尊全部现身于苍穹之上,伴着万丈仙光,无尽圣威,四大帝尊同时开口:“杀!”

    轰!

    天塌地陷,黯虚的幽冥都在崩溃,仅仅是来自四大帝尊的杀气,就令日月星辰随之炸裂,如烟花般在星空绽放。

    “你们想杀谁,又能杀得了谁?”

    虚空轰鸣不止,一条泛着幽光的莫名长河突然在虚实之门前蜿蜒而出,紧接着就只见无数的虚族战士从河岸中走出,这哪是什么长河,分明就是一条时空裂缝!

    原来虚族不是没有大军守卫祖地,而是全都藏了起来,直到天帝们等待的时间到达后才突然杀出。

    从时空裂缝中走出的虚族大军数量并不夸张,仅仅比虚始之门前的上苍大军多一些罢了,且这点数量的差距对战斗结果的影响在可以忽略的范围之内。

    显然在无终战场上投入前所未有的重兵后,黯虚之内剩下的虚族强者也只有这么多了。

    真正令仙族修士惊悸的是那五尊直接出现在天穹之上,与上苍四大帝尊对峙的人影,气息迫人,有凌压万古之威,赫然全都是帝境存在!

    无终战场派出六大帝尊的情况下,虚族竟然还能有五名帝尊守卫祖地?!

    这个结果令仙族修士惊魂不定,怎么也想不到虚族的帝尊加起来竟有十一尊之多,令上苍在另个战场上都处于劣势。

    这让人认识到,虚族孕育强者的速度,果然如传言中的那样比上苍要快。

    最近千年内,上苍诞生了太无天帝、山仙帝和道仙帝三大帝尊,看似全都是从天庭晋升,但实质上山仙帝和道仙帝以完美仙道晋升,乃是倾注了上苍三界的所有心血与资源。

    单单那太宇原石,除了秦长风那块是真正来自天帝宝库外,其余两块则是分别来自人间和地府,为了终寂一战,三界在无声无息之,已经前所位未有地团结。

    可即便是这样,在帝尊数量上还是输给了虚族一筹,后者在最近几百年内,赫然诞生了五名帝境,相比于上苍的三尊,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

    此时更有人叹息,原本这时候此地上苍应该六大帝尊的,如此即便面对虚族五帝,也当足以取胜,然而一阵莫名其妙的内斗之后,两大仙帝几乎白送,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一念及此,便越是没有人能理解天帝的所作所为,只不过不管怎样,战斗仍需继续,一切的是非功过,或许真的只能留给后人评说了……

    “上苍大军,随本君杀敌,此战不胜即死!”

    “天帝有令,第一个杀入虚始之门者,大劫之后不死封三界第一君,若牺牲则亲族子嗣永为帝族,受天帝庇佑!”

    当今事实的天庭第一君帝仁仙君吼啸着来到最前方,恩威并至,率领上苍大军向着虚始之门杀去,此刻他不再是教化苍生的圣君,而是一尊无情的杀戮之仙。

    “吾等身后是上苍,是天庭,是族人与至亲,今日若不胜则上苍万劫不复!”

    天庭九思君、帝佛君率领其他仙君紧随其后,战意冲霄,展开真正的决命一战。

    仅仅只有九万左右的仙人大军,却在这一刻暴发出了前所未有凶猛的力量,这时虚族修士怵然发现,对面的上苍大军虽然人数不多,但却个个战力惊人。

    事实上,从帝仁君、帝峰君、九思君以及帝佛君这四尊天庭最强仙君全部随军出征,就可以推断出从天剑关出发的这只大军虽然人数不多,但却汇聚了天庭绝大多数的精锐!

    轰!

    虚族之王也出手了,率领虚族大军强势杀出,一时间仙光纵横,神通狂舞,虚空支离破碎,大道秩序混乱得宛若沼泽泥潭。

    骨断筋折,血肉横飞,不断有人倒下,尤其是仙人的血,在灰色的大地上流淌、汇聚,很快就形成一片刺目心境的血泊,并且随着惨烈战斗的继续,仍在不断积蓄……

    “御古、太无,此地是天帝葬地,今日将是尔等忌日,动手!”天穹之上,虚族帝尊有人大喝,开启九天帝战。

    略显诡异的是,上苍在场的四大帝尊之中,他只道出御古和太无之名,要将他们葬在此地,却似乎遗忘了一旁的弦羽天帝及人界的昭衍帝君,这实在不应该且没有道理。

    正当惊疑之时,答案便在下一刻揭晓了。

    赫然只见战斗一开启,原本站在两侧的弦羽天帝和昭衍帝尊便立刻同时出手,但他们的目标却不是虚族帝尊中的任何一个,而是身旁的御古天帝和太无天帝……

    血!

    天帝的血!!

    圣明璀璨,如仙玉般瑰丽夺目,从苍穹一滴滴洒落!!!

    虚空亿万里寂静如死,上苍修士呆若木鸡,心中除了苦涩与悲凉之外再无其它,纵然是虚族战士都被惊得目瞪口呆,以至于一时间同样呆在原地。

    在这个时候,上苍帝尊们竟然还在相互厮杀,为什么?

    “御古,你果然早就知道了。”弦羽天帝深深吸气,看着面前的御古天帝,目光中的复杂难以形容,不舍、解脱亦或悔恨等种种心绪交织,化为一抹化不开的叹息。

    御古天帝回道:“天帝中没有傻子,弈秋君、晟天君叛出天庭堕入虚族的事情虽然不着痕迹,找不出任何证据,但有一点是可定的,若没有天庭中的至高存在内外勾结,虚族的手不可能伸这么长。”

    “有些事,其实根本不是秘密,我们都心知杜明。你们执行火种计划,是为了帮黯虚天道炼化一具可以承载其完整意志的完美道躯,令其成为真实的生命,从此不再被约束于黯虚之中,而是可以进入上苍,乃至宇宙任何一个角落。”

    说话的是太无天帝秦长风,只见他依然背负双手,衣袂随风而舞,金色的仙字符剑洞穿了昭衍帝尊胸口,金色与灰色的符文交织生灭,衍化出一种亘古未见的神秘力量,令在场诸帝目露惊悚。

    “而我与御古的计划,则是为了让黯虚天道从无形为有形,当其有了身体,成为生灵时,也就意味着他将拥有生命,可以被斩落!”

    话音落下时,仙字符剑符光炽盛,化为永恒之火从内而外灼烧昭衍帝君仙躯,后者身为上古仙帝,自不甘就此被炼化,但任他如何挣扎,祭出自己领悟的生命法则第十一成奥义也无济于事。

    那灰色与金色符文交织而来的神秘之力,竟然不但能磨灭他的力量,甚至能强行掌控他的道则,令其反过来攻击自己,仿佛那力量是万物与万道起源,世间其它所有力量与之相遇,都只能臣服!

    与此同时,上苍众仙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了道仙帝和山仙帝接连被逼进入虚始之门的真相。

    更知道了原来关于山苍之内有巨擘投靠虚族的传言是真的,而且幕后最大的黑手竟然是弦羽天帝和昭衍帝尊!

    “我们想利用上苍孕育完美仙躯,而你们也想利用我来达到杀入虚实之地的目的,所以咱们才能在心知杜明的情况下相安无事,甚至为了火种计划而互相配合……我唯一没料到的是太无的实力竟然成长到了这种境界。”

    弦羽天帝喟然长叹,从头到尾双方都是心照不宣,他原本以为自己背靠整个黯虚,肯定立于不败之地,却没想到太无天帝竟然强到两口帝剑就将他与昭衍帝君同时镇压的地步。

    所谓偷袭,在对方早有准备的情况下就是纯粹的实力比拼了,而结果却是他们一败涂地,这让原本都要绝望的上苍修士又重新燃起了希望,希望无敌天帝能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