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五十章 太宇原石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帝,镜海万族纵只剩一人,也终有一日会了结这段因果!”

    镜海亡了,片刻之间被炼化,镜海万族尽皆灭族,整个镜海再见不到任何生灵,天地之间虚无死寂,只剩那如诅咒般的怒吼回荡不息。

    那样不甘,那样悲怆,但又能如何呢?

    在天庭众仙心中,不过是弱者无能的象征罢了。

    大劫将至,说到底镜海万族只不过是被卷入其中,而且第一个受劫而已,没有帝尊守护的族群,在这场终寂大劫中根本没有活命的资格。

    “只要本帝尚在,镜海余族可随时寻吾报仇。”

    天帝面无表情,将炼化整个镜海才得到的一滴五彩之血郑重收起,并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天帝无惧,别说少许因为正好不在镜海而多过一劫的镜海余族,就算举世为敌又如何?

    秦长风身影很快从镜海遗址消失,回到无终战场,将那滴疑似原始祖血的五彩圣血点入小莫眉心。

    与此同时,天庭太无帝宫内,召奴帝妃对帝楚仙君道:“传本宫懿旨,暗决司及玄渺门修士但见镜海余孽,格杀勿论,一个不留!”

    “是!”帝楚仙君神色凛然,心知天帝的自负令其无惧任何隐藏在阴暗中的反对者,而帝妃终究是个女人,要的是斩草除根,将一切隐患扼杀于萌芽。

    须臾,蓝衣侍女从殿外走来,沉声禀告:“帝妃,青秋与山行君回来了,正去天帝宝库。”

    帝妃闻言不由双目微眯,喃喃自语起来:“天帝宝库内能让他亲自前往的唯有太宇原石,而此物是冲击帝境的至宝,如此说来他准备冲击仙帝玄关了”

    帝楚仙君在一旁听了个真切,登时惊怒道:“不可,那太宇原石乃是帝君赢下第一君之战的奖励,纵然帝君用不上了,也当由帝君亲自处置,怎可让别人拿去?”

    事实上,第一君之战时七大无上仙君争夺的,差不多就是这块太宇原石,传说其比上苍经历的岁月还要悠久,宇宙中还没有生灵时太宇原石就已经出现,甚至有人说虚无缥缈的上苍天道便是从此石中孕育出来的。

    传说的真假已无可考证,但有一点所有无上仙君都知道,那就是上苍三界的帝尊们冲击仙帝玄关时,几乎全都借助了太宇原石的力量。

    另一边的青衣侍女开口道:“山行君既然光明正大去天帝宝库,那定是得到了御古天帝的允许,所以若要争夺那块圣石,恐怕还须帝君亲自出马才行。”

    正说着大殿之内一股浩瀚威压怵然降临,随即秦长风的声音响起:“太宇原石之事我已知晓,不需要你们操心,帝妃留下,其余人暂避。”

    帝楚君和青衣蓝衣闻言,自不敢再多说什么,当即恭敬行礼后退出大殿,并守在门口,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臣妾见过帝君!”召奴帝妃身披云裳,对着虚无处敛衽行礼。

    虚空中传来回应:“终寂之战不日将至,此次大战非同小可,吾恐介时无暇护你周全,现在你有两个选择:其一,留下一道分身法相在天庭,吾送你真身入符宇,于仙界另一开一宫,与帝仙宫主共掌仙界其二,继续留在天庭,统帅太无一脉所属大军,随吾征战九天。”

    帝妃闻言俯身拜下:“回禀帝君,召奴不入符宇,只愿伴随帝君左右,生生世世,天涯海角,纵死不悔。”

    “如你所愿。”

    铮!

    一口金色圣剑蓦然从虚空浮现,而后插在帝妃面前,光芒璀璨,圣气冲霄。

    这与以往任何一口符剑都不同,乃是天帝之剑,威能还在其次,关键在于其象征天帝,比法旨更强势,持帝剑者如帝亲至。

    无终战场,北天都。

    中央宫殿内,小莫重新显露出人形,头发枯槁,神情憔悴,完全看不出曾经那个明媚少女的模样,终寂诅咒的纹路已覆盖其全身,而且还在继续侵蚀着其肉身与神魂。

    随之时间流逝,秦长风的心境愈发低沉,他不知道小莫正经历着怎样无声而艰难的战斗,但可以感知到情况一直在恶化,似乎从镜海炼化而来的那滴原始祖血名不副实,只是能帮她延长抵御诅咒的时间,却无法帮她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小莫,你若回不来,可知这世间将有多少人将因此而死,多少白骨无处归葬,多少亡魂将永世不得超生?”

    秦长风喃喃自语,看似平静的话语之中却隐藏了滔天杀意。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君王一怒,伏尸百万,天帝一怒,苍生死尽!

    没有道理,不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是因为小莫不能走得太孤单,需要有人为她陪葬

    轰!

    就在这时,那枯瘦如材,如同干尸的身体上响起凤鸣九天之音,接着灰红的火焰自体内燃起,迸射而出,如同一只冥凰将要展翅横击。

    这凤凰之火中都烙印着诅咒的纹路,弥漫着寂亡之意,但在那火焰深处,亦透出星火般的生机。

    虽是星星之火,却可以燎原,那是如无垠星空般的死寂绝望中唯一的希望!

    凤凰之火愈发炽盛,在小莫化为火焰,腐朽的躯体被燃烧为灰烬的刹那,炽亮的火焰陡然无限绽放,火凤飞天而起,在大殿内盘旋飞升。

    每盘旋一圈,凤凰便虚淡一分,但其丹田处一枚仿若妖丹的火珠却随之闪耀,仿佛将凤凰全部的力量都吸入其中,直至最后凝为实质。

    浴血涅槃,彼岸花开,死地重生!

    当凤凰之火全部消失时,那枚赤金与灰纹相间的火珠来到秦长风面前裂开,从中显露出的赫然是一个长发如墨,肌体丰盈,娇躯饱满的小莫!

    两人四目相对,明明这数十年间不曾分开过半步,此刻却像是分别十万年后的重逢。

    “凤凰从终寂涅槃只有一次,从今以后,我再也无法涅槃重生了。”小莫幽语,她以彻底失去浴血重生这道本命神通为代价,激活镜海祖血中的全部力量,从而创造万古至今唯一的奇迹,凭借自己在生生扛过了终寂诅咒对元神的吞噬。

    如今,她身为纯正的虚族,身具终寂之力,却依旧是曾经的元神。

    并且,黯虚之内的虚族,几乎全都受黯虚深处的终寂天道影响,任何来自天道的命令都无法违抗,但她却不同,斩断了与黯虚的联系,可谓整个虚族万古唯一的异类。

    “没关系,从现在开始,我带你无敌于九天,涅槃重生要它何用。”

    秦长风意气风发,颇有几分不可一世的狂态,他只是高兴,没有什么是比小莫失而复得更值得开心的事。

    下一刻,他却打开时空通道,带着小莫回到天庭。

    想要九天无敌,他还需要完成最后一步,那便是与小莫的合道,以神魔合体的血脉神通为桥梁,促使上苍之力于终寂之力融合,从而再现原始祖身。

    若将原始祖身看做世间最强大的神魔之躯,那么一切在理论上都是水到渠成。

    然而这终究是开创古今唯有之举,结果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所以为了将意外因素降到最低,秦长风不能留在终寂战场进行这最后一步的升华,而是回到太无帝宫。

    此处为天庭核心之地,另有御古天帝坐镇,纵有强敌来袭,也不可能在短时间杀到他面前来。

    合体之前,秦长风取出一块幽青石板,大有一丈见方,表面并不平整,而是呈现四边扬起,中间凹下的形状,简而言之像是一块被打碎的蛋壳。

    看似平淡无奇,但它却有着一个足以令上苍三界所以仙君疯狂的名字太宇原石!

    当初已经晋升无上仙王的山行去天帝宝库取太宇原石时,御古天帝就同时派人给他送来了一块,事实上天帝宝库内保留至今的太宇原石共有三块,最后一块则是由弦羽天帝赐给了真正的轮回之主仙王君。

    后者是弦羽天帝选中的火种,于情于理,都有资格获得一块,而他也几乎与山行同时开始冲击帝境,至今已有十年。

    秦长风与小莫对坐于太宇原石之上,力量自脚下灌注其中,便见原石边缘的断口处喷薄出光线,向着四面八法蔓延开来,而后在某个节点又向内收拢

    很快,一个以太宇原石为基础,由光丝编织补全而成的青卵成形,秦长风和小莫的身影隐入卵中,唯一被允许靠近大殿的帝妃玉奴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太宇原石是否是孕育上苍天道后剩下的,无人知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完整的太宇之石必定曾孕育过某种至高无上的存在,所以即使残片都能有帮助冲击帝境的莫测之威。

    诸天沉寂,无论无终战场上的厮杀如何惨烈,帝尊们始终不出,仿佛都在等待着什么。

    数十年后,太宇原始崩溃,光卵裂开,不见小莫,不见秦长风,只有一个白衣胜雪,似九天星辰般耀眼,眉心却烙印着一个古怪印记的男子显露而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