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天帝有情,苍生无幸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上苍未战而无终先战,上苍未乱而无终先乱,这是无终战场之于上苍三界的真实写照。

    意思是无论战争什么时候开始,波及到何处,无终战场都是最先开战,且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

    所有人都知道,虚族三部大军几乎倾巢而出,于无终战场各域同时发动猛攻,便是终寂之战的开端。不过也仅仅只是开端罢了,真正决定众生命运的,是帝境之间的胜败。

    但并不意味着仙王以及双方大军的杀伐就毫无意义,因为只要有一方能够在无终战场内彻底击败对方,占据所有原始阵纹,那么即便帝境不出,胜败形势也将注定。

    自秦长风现身之后,北天都几乎再未受到过大规模的进攻,显然天帝降临,让虚族各部全都为之惊惧,即便天帝自那一次之后,再未现身过

    岁月无声,秦长风始终陪伴在小莫身边。

    现在的小莫,显化出本体,浑身黑雾滚滚,双目幽黑一片且凶光毕露,被十几根永恒符箓凝结而成的秩序之链锁住四肢及身体,仍然不断挣扎,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

    终寂诅咒的恐怖,秦长风在这段时间总算亲眼见证,那是能让身中诅咒者在绝望中陷入疯狂的折磨。

    “小莫,坚持住啊。”

    秦长风伸手在她不满诅咒纹路的鳞片上轻抚,平生第一次生出了后悔之意。

    “你求我吗?”小莫眼中突然恢复些许清明,神念极为虚弱地传音道。

    “我求你。”

    “住嘴,你是天帝,怎么可以求人?!”

    小莫突然发飙,但这却仿佛耗尽了她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一丝力量,诅咒之力乘虚而入,她双目之中的清明瞬间消失,变得比之前更加幽黑,嘶吼咆哮的同时竟向秦长风发动了攻击。

    秦长风身影向后飘飞躲了过去,望着愈渐陷入深渊的小莫,沉吟许久后蓦然转身踏破虚空。

    下一刻从虚空中再降临时,却已是在上苍天界的镜海上空,这里的镜海生灵乃是上苍最为特殊的族群之一,诞生于上苍与黯虚的界限上,本质上为上苍生灵,却可无惧终寂诅咒。

    秦长风来到这里,唯一的目的便是想要找出镜海生灵能够免于诅咒侵蚀的秘密,从而为小莫求取一线生机。

    他行迹隐于虚空,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到来,除了一个提前接到他召唤的人。

    “拜见师尊,恭喜师父晋升天帝!”

    如今身为虚族仙部石帝仙王的石昊笑着出现在面前拱手而拜。

    秦长风轻轻点头,道:“把你所知关于虚族的秘密全部说一遍,尤其是被终寂诅咒侵蚀时,如何保留原本的灵识。”

    石昊感受到秦长风身上的凛然之色,便也严肃起来,沉声回道:“据我所知,虚族的诞生来源有三种,第一种直接诞生于黯虚深处的本源之地,他们如正常生灵一般,从幼小成长,逐渐开启天生拥有的神通宝藏从而获得力量第二种是由终寂诅咒转化上苍生灵而来,事实上任何被终寂诅咒完全侵蚀的生灵,灵识都会彻底寂灭,无有例外,而后在转化过的身体内会诞生新的意志,之所以有人看起来能够保留原本的灵识,那是因为有虚族的无上存在提前帮其复制了所有记忆,而后灌输到新生的灵魂中,如此看起仍灵识未灭,实则早已不是同一个人”

    秦长风目光猛然一垂,这才明白为什么在有机会保留自身灵魂的情况下,上苍强者愿意主动转化为虚族的仍然凤毛麟角。

    石昊接着道:“当然,这都是帝境之下的情况,至于帝境之上是否不同,弟子不得而知至于最后一种,便是如我一样,由精神体转化而来,因为我们原本就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不属于上苍,故而当来到黯虚,凝聚真实的身体时就被打上了虚族的印记,直接成为虚族,也就不必经历元神寂灭这一步。”

    “这么说,小莫的危机无法从虚族找到解决之法了。”

    秦长风陷入沉思,复制记忆然后重新灌输,他绝不会接受,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记忆与灵魂有着本质的区别,若不然凭借天帝的手段,可以用小莫的血轻而易举创造出成山成海的她。

    片刻后,秦长风从沉思中走出,仔细审视许久不见的石昊片刻,不由惊疑出声:“咦,你感应到道帝境契机了?”

    从石昊身上,散发出一种打开了帝境之门,但却还未真正踏上帝境存在独有的气息。

    “是”,石昊点头承认,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现在虽然身在虚族,但只要师父一句话,叛出黯虚绝不会有半分迟疑,当然前提是得有能从虚族转化为上苍生灵的办法。

    “而且不只我一个,现在虚族三部中,至少有五人在冲击帝境!”石昊声音低沉,明显是在给秦长风示警。

    “知道了”,秦长风摆了摆手,看似毫不在意的样子,旋即笑道:“人数在很多时候并不能起决定性的作用,况且不是还有你这个卧底么,一个卧底突然从背后杀出,至少也能以一敌二不是?”

    “师父你也太小看人了,天帝的得意弟子既然甘愿做卧底,若不能以一敌三,岂不是堕了天帝威名?”

    石昊呵笑,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完美世界,师徒二人联手便是举世无敌,纵横九天十地,何有惧之,孰能相抗?

    至于为什么是以一敌三,那是一开始从背后偷袭打死一个,重伤一个,然后再堂堂正正拦下一个

    “你先回去吧,免得被人察觉。”

    片刻后,秦长风便让石昊回黯虚去,他即将做的事动静太大,必然会引来无数目光的注视,而他和石昊的关系显然还不到暴露的时候。

    “那师父多保重!”

    石昊对着秦长风深深拜了一拜后才离开,有些话不必说都明白,未来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谁也不知道这一别是否就是师徒二人最后的相见。

    秦长风目送石昊离开,直到他身影在瞳孔中完全消失后才回头,而后缓缓低下头去

    唰!

    天帝目光垂落,镜海之上登时巨浪滔天,更有异象无边,岁月、虚空乃至天命法则全都崩乱化作迷雾散去,而后令迷雾下隐藏的真相显露。

    召奴帝妃曾说过,九天之下只有天帝不想知道的秘密,而没有天帝不能知道的秘密,这句话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

    任镜海岁月沧桑,被时间披上了一层又一层的伪装,如今在天帝目光注视下,也全都无可隐匿。

    无论镜海内的生灵们愿意或不愿意,除了接受,他们别无选择。

    一眼万年,向着时间长河上游无限追溯,秦长风很快看到了镜海诞生的起源整个镜海,赫然竟是一个在此修炼冲关的强者陨落后所化!

    此人是谁,茫茫历史中已无可寻觅,只是可以大致推断,其所在的时代,上苍三界还未确立,九大帝尊也还只有不到一半晋升仙帝。

    而他所冲击的,也是帝境玄关!

    只不过他最后以失败告终,并且受到反噬,身死道消,从此于世间无名。

    更为惊人的是他选择冲击帝境的路,并非仙道,而是秦长风不久前才发现的原始祖族之路!

    这也是为什么他冲击帝关失败陨落后,所化的镜海内孕育的生灵,可以免受终寂诅咒侵蚀的原因虽然失败,但他体内却多少孕育出了一丝稀薄的祖血,正是这融于血海中的祖血为镜海生灵无惧于终寂诅咒起到了关键作用。

    轰!

    天帝身影从虚空中显露,身披万丈天光,化作一道永恒炽阳,散发不朽之光,自苍穹铺天盖地照耀而下,将这个镜海笼罩。

    镜海之中随即响起各种哀嚎与惨叫,只见那不朽符光一沾海水便立刻生出恐怖符火,炼化一切,偌大的镜海由此化作烘炉,每一滴海水,每一个角落都被帝火覆盖。

    “啊”

    “天帝,敢问吾等犯了什么大罪,要降下此等劫难?”

    “请天帝饶命,镜海诸族愿诚心忏悔。”

    “跪求天帝仁慈,给吾等一条活路”

    镜海生灵突遭大难,感受到天帝的气息后,知道反抗无望,也不敢生出丝毫抗争之心,只能哀求祈祷。

    然而天帝却双目紧闭,不言不语,不曾做出丝毫回应,只有那漫天遍地的帝火炼化所有秦长风需要从所有镜海生灵体内炼化出那一滴原始祖血,帮助小莫渡过终寂诅咒的灵灭玄关,在这个前提下,除非有人能有更好的办法,否则谁也无法改变他的主意。

    无辜么?

    天道之下只有弱小,没有无辜。

    天地不仁,将万物视若刍狗草芥,但它终究还能一视同仁地看待众生,没有亲疏远近与高低贵贱之分。

    天帝有情,却是众生的灾难。

    正因为有情,才会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而不惜牺牲亿万其他生灵,倘若天帝也如天道般太上无情,镜海也就不会有今天这一劫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