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最后的遮天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遮天,宇宙各个角落皆充斥着焦躁与疯狂的气息。

    因为自女帝出关,将天宫化作秩序神阳高挂苍穹,转化北斗星开始,天地大道骤变,不少强者就感受到一种不祥的危机感,仿佛整个宇宙都将被抛弃!

    秦长风出现在北斗星内,这是他重归上苍战场前驻足的最后一个地方。

    符宇九天将在这里圆满,而他也会完成最后的安排。

    秦长风最先见的是秦瑶,一个美丽动人的妖精,身穿五彩纱衣,满头乌黑的发丝轻舞,将如玉的肌肤衬托得洁白如玉,眉心生有一点红痣,更添几分无与伦比的妖娆妩媚。

    “该知道的想必你都已经知道,巫魔宫宫主是留给你的。”秦长风开门见山,面含微笑,目光中却带着几分审视之意。

    “妾身拜谢帝君恩赐!”

    女妖精盈盈拜谢,站在桃花树下,周围花雨纷飞,晶莹闪闪,馨香扑鼻,她却人比花娇,纱裙下若隐若现的曼妙身材能令世间几乎所有男子血脉喷张。

    “不过帝君有一件事可能不知道,我现在依然叫秦瑶,而非石瑶。”

    话音落下,附近的虚空中的温度骤降,仿佛坠入幽寒冰窟,但她依然带着笑容,毫无怯意地与秦长风对视,仿佛早已准备好接受即将到来的命运,无论那是什么……

    秦长风凝视她许久,来自天帝的威压摄人心魄,方圆数千里内的所有生灵都忍不住匍匐在地,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生怕因此招来大祸。

    便在气氛微妙到极致时,秦长风却突然笑了,这一笑令压在所有生灵头顶的压力都怵然消失。

    “你又怎知我要的是石瑶而非秦瑶?”

    天帝伸出手掌,在妖精仙子美丽的臻首上轻轻抚摸,有些事他早已知道且明白……上古一战,陨落的不只有太初仙帝,还有他的弟子与帝妃们,也随之在幻想世界的轮回中寻求重生,而秦瑶,正是帝妃之一。

    所以说,这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去吧,我的巫魔宫主。”

    秦长风将心满意足的秦瑶送入了符宇,降临巫魔界中,直接成为宫主。

    随后秦长风降临孔雀山,见到了月婵或者说清漪,两人合体之后,便难分彼此了。

    当今的孔雀圣母看到夫君后,没有喜悦的拥抱迎接,而是幽幽道:“据我所知,符宇九天中道、神、佛、人、妖、修罗、鬼这七界都早有主人,魔界你刚刚给了秦瑶,而仙界是留给你那个亲亲女帝徒儿的,那我们呢?放逐到九天之外自生自灭吗?”

    秦长风上前环住圣母柔软的柳腰,笑道:“怎么会?你们可是我心中永远的白月光。”

    白月光,柔美而不冰凉,照在心海,天帝亦有温情。

    月婵嫣然而笑,真也罢,假也罢,至少在这一刻她已经满足。

    “不久之后,孔雀圣山将化为隐宫,不属于九天任何一界,由你和小白入主,秦昭昭辅佐,超然于九天之外,可自由在符宇诸天各界巡视,为符宇最后的守护力量,除了天帝令外,谁都管不了们。”

    秦长风说出自己心中的安排,一来九个名额的确不够,二来小白的身份太过特殊,三来倘若哪天九天真打得不可开交或有了灭顶之灾,小白身为帝姬,掌握着隐宫的力量也可作为最后一道力挽狂澜的底牌。

    天帝所言即是法旨,月婵和孔雀小白也都只能接受,况且她们也能感觉到此时的秦长风虽然开起来始终笑容满面,但却心事重重。

    进入符宇前,孔雀小白蓦然回头,认真道:“哥哥,其实我有名字的,不叫小白。”

    秦长风微笑点头:“我知道,白婵母熊。”

    白为她前世的姓,婵为她前世的名,母熊为她今世获取的荣耀,秦长风曾对她说过,只有最强大的女性的名字,才有资格加上这样高贵的后缀。

    但现在小妹显然已经不是当初那么好忽悠的了,一声清啸,美眸圆睁,就要冲过来找坑妹的兄长报仇。

    秦长风一挥手,朝她道别的同时,让她的前冲就变成了倒退,直至进入符宇,再也见不到。

    “我的傻妹妹,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天帝说母熊是最高贵的称呼它就一定是,举世之间谁敢反驳?”

    秦长风一步飞天,直接来到苍穹上的帝仙天宫之中,见到了才情绝世的女帝。

    女帝盘坐在帝,显然正在修炼,见到秦长风后也不起身,只是抬头看了一眼,淡淡道:“师尊大人,您上次答应过要陪我二十万年,少一天都不行的,结果没几天就突然离开了,准备什么时候履行诺言?”

    “不就是二十万年吗,我现在就赔你。”

    秦长风嘿笑,接着伸手往帝仙宫深处一点,整座天宫登时剧烈轰鸣,无数符文亮起,在大殿地板上交织出永恒纹路,最终形成一副阵图,而后在女帝惊疑的目光中,阵图中央打开通道,一枚至神至圣的令牌显露。

    散发着属于秦长风的无上起源气息,因为其中蕴藏了他的一缕元神,所以这枚令牌就是天帝令,持此令者可掌管整个符宇!

    原本,这枚令牌秦长风虽然一开始就放在了帝仙宫中,但只有当他陨落后才会主动出现,现在却是让它提前现世了。

    这样一枚令牌,不说恩赐什么的,至少代表了秦长风毫无保留的信任。

    女帝自然能看到这一点,因此原本清冷的面容上很快露出笑容,但令人不解的是这与配她二十万年有什么关系?

    她将令牌接在手中后仔细审视,旋即无语。

    只见这无上令牌一面刻着天帝二字,另一面则赫然刻着“二十万年”!

    这才明白,可恨的师尊说的是赔而非陪……

    当转化完成的北斗星随着帝仙宫一同被送入符宇后,孔雀圣山独自漂浮在虚无的星空之中。

    秦长风降临圣山深处,终于见到了小莫。

    “怎么,最后才见你,生气了?”

    小莫坐在一株五行宝树树枝上,双腿垂在半空,像个无聊的少女。

    “怎么可能,谁敢生天帝的气?”

    秦长风坐到她旁边,一把搂住她的肩膀,嘿笑道:“咱们可是过命的兄弟,你骗谁也骗不了我啊。”

    小莫向星空远眺,双眼露出迷离之色:“我只是突然觉得迷茫……我是谁,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存在于这世上的意义是什么?”

    很显然,这是典型的空虚、寂寞、无聊,当一个人失去了目标,且又没有生存之忧的时候,就容易出现这种无病呻吟。

    秦长风暗自撇了撇嘴,接着双手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扳过来面对自己,而后肃容道:“你是小莫,来自一个蛋,将去上苍,存在于世的意义就是陪我打架。”

    小莫渐渐回神,看着眼前的主人,好半天后才幽幽道:“真不敢相信,这样粗鄙不堪的言语竟然出自天帝之口。”

    “天帝怎么了?”

    秦长风哼道:“天帝就不能骂人,就不能讲笑话了?更何况为了我家小莫,别说天帝的颜面,就是粉身碎骨,魂飞魄散又如何?”

    “别肉麻了,我都不起鸡皮疙瘩你就知道自己的演技有多失败。说吧,又有什么麻烦非我莫神不可?”

    小莫从树枝上站起,这样她就可以居高临下俯视天帝了,不得不说这当真是一种非常新奇的感觉。

    “知吾心者,小莫是也。”

    秦长风感慨一声,随即收起笑脸,语气凛然道:“的确有一件事非你不可,但这一次你可以拒绝,我不会强迫你,更不会怪你……”

    别说晋升天帝之后,就算在此之前,秦长风何曾和小莫说过这种话?

    向来都是他一言九鼎,做出决定后小莫就只能接受。

    这一次的例外,却是因为对小莫而言,一旦答应就是九死一生,甚至连那一成的希望都不到!

    而秦长风要他做的是什么?

    接受终寂诅咒,转化为虚族!

    秦长风自己悟道三万年,以期进化为原始祖族踏入永恒帝境,然而最终失败。

    如今时不我待,他只能走另一条捷径,那便是令小莫转化为虚族获得终寂之力,然后二人合体,从而召唤出原始祖身!

    转化为虚族并不难,难的是小莫必须守住自己的灵识,否则她忘记过望,对秦长风来说就成了敌人,而非主仆亦或至亲的战友兄弟。

    对她自己而言,一旦灵识被湮灭,更是与陨落寂亡无异。

    所以秦长风会说这次不会强迫她,相伴至今,小莫并不欠他这个主人什么,反而是他亏欠小莫良多。

    小莫听罢,却是叹了口气幽幽道:“天帝你也真够虚伪的,明知道我不会拒绝,不肯能看着你一个人去战场,还说什么让我选择的话。”

    秦长风恬不知耻地笑道:“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我。”

    小莫转身与他四目相对,双眼一瞬不眨,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我失去记忆,不再是我,你会杀了我吗?”

    秦长风沉声回道:“我会用一根神链把你拴在身边,每天给你讲一个主人名叫小莫的故事,直到你想起你是谁,从哪里,要到哪去,活着是为了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