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轮回之中,皆如故事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准”烈阳君微微看了他一眼,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像这样的惜命者,从根本上就不符合火种的要求,因此早点淘汰也好。

    魔皇等人登时错愕,难以置信:“你竟然放弃?”

    佛皇只是淡淡道:“你们没有发现吗,朝雪与朝岚都不曾现身,如果真是这么好的机缘,为什么她们会放弃?”

    “这……”众人眸光闪动,无不若有所思。

    “我也不去了”,紧接着圣帝也微笑退出,没有说什么理由,看起来心中早就有这样的决定,纵然佛皇不提,他也会这么做。

    随后当年和秦长风、朝雪一代的灵界无上天尊成仙的人中又有几人离开,但最终包括魔皇、幽皇、兵皇以及无界及仙王仙尊在内的大多数人,都坚定地选择继续。

    仙道争锋,往往是不进者退,朝雪和朝岚有着无仙这个上苍仙君为靠山,或许不会在意这群雄争夺的唯一机会,而他们却不能轻易放弃,不然一步慢步步慢,当年他们压在秦长风头顶,如今却难忘其项背,就是明证。

    作为曾经的灵界至尊,他们纵然在心底掩藏再深,也无法完全摒弃心中的不甘……谁不想那样从九天而来,号令所至,天地无有不从?

    “尔等此行只有唯一一道禁令,便是不可告知其中生灵尔等的真实身份,否则后果自负!”

    最终如佛皇、圣帝这般在最后关头主动退出的终究只是极少数,在烈阳君的冷然低喝中,仍有二十七人被传送进了那个神秘的世界之中,以轮回重生的方式,在那里开启对他们而言,无异于第二世的重要一世。

    那个亦真亦幻的上苍界,如真实上苍一般广袤无边,甚至也有黯虚和虚族的存在,天庭亦有两大天帝亘古长存,近百仙君威震八荒万界。

    二十几人分别在三界的各个角落轮回,便如一捧黄沙洒入了大海一般,激不起丝毫波澜,却可以预见,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都很难相互见面。

    那个世界实在太大了,纵然成仙,都未必可以走出降生时所处的大域。

    所有人被传送走后,大殿穹顶上浮现一片如镜光幕,分成数十个区域,将所有进行考验的试炼者所处的状况全部映射其上。

    可以见到,果然有人很幸运,直接降生在大势力中,其中最好的一个女试炼者,甚至父母皆是仙君,作为两大巨擘无尽岁月中诞生的唯一血脉,从其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意味着集万千宠爱于一生,修行所需的一切都是唾手可得。

    什么仙境圣法、神通宝术、仙丹灵兽,全都不在话下,单单起点,就达到了有些人恐怕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

    有幸运儿,自然就有倒霉蛋,生在普通人家还算好的,至少年幼还未长大前衣食无忧,最悲催的那个不但天生废体,体内筋脉生而寸断,而且他降生之时,仇家找上门来,全族被灭……

    怎一个惨字了得,好像故意有人整他似的。

    但实际上,并没有人刻意针对,此番所有人的轮回都是随机的,便如世事无常,人生百态,冷暖苦乐,都须有人去经历。

    对维持规则的烈阳君等人而言,没有什么公平与否的说法,真实世界的生灵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便是境遇各不相同,然在天道眼中,皆是造化。

    高贵的血脉与身份的确令人向往,但苦难何尝不是同样不能轻视?

    须知这次的最终胜利者只有一个,所以普通的强大,并不足以脱颖而出,唯有那接近仙道巅峰者才可以,从古至今,那些最强大的人,几乎都是饱经磨砺,百折不挠,才有最终的成就。

    只不过,相比于前者,卑微者想要逆袭,太过艰难,芸芸众生无尽岁月中也只能诞生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而已,所以这样的路让人望而却步,不愿去走,以至于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将之转化为前进的动力,最终在苦难中或是沉沦,或是习惯麻木……

    光幕上的画面变化很快,显然那个世界内的时间流逝速度要比试练塔内快得多,至少是一百比一。

    而且渐渐的,某些画面上时不时会出现迷雾将一切遮掩,不让外界之人窥视,这其中有的是受某些因素影响无法显示,有的则是避免考验着的重大秘密被泄露。

    二十余人,都在成长中渐渐苏醒自身记忆,而后依托各自所能得到的资源修炼成长。

    没有人去想通过提前截杀之类的歪点子,因为降临之前,试练塔就已经为所有人遮掩了气息,只有他们修为渐渐增强时,才会逐渐显露,能够被其他试炼者发现身份,否则即便是仙王当面,也看不出丝毫破绽。

    这也就断绝了所有人的邪念,毕竟这次选的轮回之主,是上苍需要的终极战士,而不是投机取巧者。

    试炼塔内,烈阳君与白芷等人静静等待,整个试练塔体系内的所有试炼者,只要有能力的,也无不通过各自的方式关注着形势的变化,无论是谁经历了关键性的事件或突破,都会引起持续的议论。

    其中争论最多的,无疑是看好谁能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很多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个生为仙王血裔的女试炼者,须知她这次轮回,和曾经在其它幻想世界经历过的轮回重生一样,是可以拥有重生身体的血脉之力的,所以她不但可以轻易得到最强的仙法神通,就连这一世的血脉都强大无比,才五岁时就可发出天音,威慑妖邪,高贵圣洁如九天明月,让人难以仰望……

    无可辩驳,她的优势太大了,好在其他人还不知道,不然恐怕直接就要失去追赶的信心。

    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人看好魔皇、幽皇、无界以及最近新晋诞生的几尊道尊,他们毕竟曾是试炼者中最巅峰的存在,自然有各自的超凡脱俗之处。

    余者大致都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很少有人看好,认为到后面都免不了只是陪太子读书的角色。

    至于那个最悲催的倒霉蛋,早已心如铁石的试炼者们都情不自禁抱以深深的同情。

    实在太可怜了,由于天生筋脉寸寸断裂,故而自幼体弱多病,长到十五六岁时,依然又瘦又弱,连一个正常少年都能一把将之推倒,好在的是当年仇家灭门后,似乎仍觉不解恨,故而将他这个唯一的孽种带走放在自家府邸中,让他以奴仆的身份长大,以达到羞辱的目的。

    这样他也算保住了性命,不至于还没开始就直接结束了。

    奴仆的日子有多难过就不必说了,最惨的是由于体弱,无法承受强大神魂波动,故而连记忆复苏都比其他人慢,十几岁时仍是懵懵懂懂,只觉自己身上带着重要的任务,却始终想不起是什么。

    这样的状况,让人根本不相信他还能有什么作为,做好的结果恐怕是寿命一道自动回归,这样至少不会对真实世界的自己造成伤害。

    二十几个试炼者轮回重启,每个人的经历都足以成为一段离奇的故事……

    远在诛仙世界的秦长风,同样暗自关注着局势的变化,他既然答应了天帝,自然就要选出最合适的种子。

    与此同时,也难免唏嘘感慨,因为本来他也会在是这些人中之一。

    当初那六道轮回的任务,他可是足足经历了其中的五道,只剩下最后的地狱道没有经历过,只要完成,他也将获得备选轮回之主的身份,可以参加这次选拔。

    只不过后来的上苍之行让他触及到了一切的起点,由此改变了一切,如今只要他不愿意,便几乎没人能再以试炼者的身份来逼迫他做什么事了。

    在永恒神阳旁的天宫内,也有着同样一面放映着所有人情况的光幕,乃秦长风亲自开启,连声音都能传出。

    此时白衣主母与九尾天狐就一瞬不眨地盯着,对于她们而言,光幕上所呈现的画面都太惊奇而且震撼了,完全颠覆了认知。

    这本是属于试练塔的秘密,但秦长风如今算是试练塔的半个掌控者,这点特权自还是有的。

    与旁人不同,不知现在是陆雪琪还是玉莫识的女子关注最多的是那个最倒霉的少年,仿佛这可怜娃所经历磨难,让她们感同身受……与秦长风离离聚聚,无论她们中的谁都承受了太多旁人所不知的艰难。

    “老方,你有没有觉得少爷小姐们生来锦衣玉食,血脉强大,这辈子除了修行之外什么都不用关心,而我们每日辛苦七八个时辰,也只不过是为了吃口饱饭,为能少挨点责罚,这一切都太过不公了吗?”

    这一日直到半夜,瘦弱少年才完成一天的所有苦力工作,靠在门外的大树树干上仰望明月,对身旁同为奴仆的同伴喃喃自语。

    此刻当有很多人如他一般仰望明月,但又有几个人敢生出终有一日必将踏足其上的念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