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一章 上苍使者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帝法旨,三界诏令,封暗决司无仙君无仙王,天界为其封地,节制末宇军,总领天界一切事宜,原末宇军军候晟天入上苍天庭觐见天帝,即刻启程,不得有误!原末宇军军主墨海兰从旁辅助无仙王”

    金色的法旨,不只是天帝亲下,更是代表了整个上苍三界的意志。

    因为虽然以天庭为主,但此次带着法旨下界而来的人中,除了天庭修士之外,还有人间与地府的强者。

    他们原本应该还要准备一段时间才会降临天界,但显然秦长风的提前到来打乱了计划事实上,在到来之前,他就已经通过仙君令牌向上苍天庭发出了信息。

    天帝的法旨,既有预料之中的内容,也有意料之外的。

    秦长风没有想到的是,其一天帝会将天界封给他,上苍统御万界,在天庭,一般只有拥有一界封地的仙君才会额外冠以王的称呼。

    这虚名封号无所谓,但天界封地就是实打实的好处了,这让他有些奇怪,天帝对他的信任未免太多了,因为这道册封背后的另一重含义,就是试练塔的火种计划,以及对仙国剩下的战争,全都由他来主持。

    而这却恰恰让他对天帝召唤晟天去上苍觐见的命令感到不解既然对自己如此信任,又为何要将明显与他有着恩怨的晟天召走,而不是让他乘势以上苍的威势将之干净利落解决?

    难不成也是惜才么?

    “吾等谨遵天帝法旨!”

    不知何时,金色法旨前的虚空中浮现一大片人影,皆是神国商会高层,包括晟天在内,全都向着法旨恭敬行礼。

    见法旨如见天帝,当天威降临时,神国商会这批当年近乎被半遗弃的人终究还是不敢反抗,上万年岁月内继续的所有不满,都在此刻被死死埋在心底,不敢有丝毫表露。

    上苍就是上苍,绝非他们这一支沦落在外的不归人所能对抗。

    “军候,咱们走吧。”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玄甲的中年男子,来自上苍天庭,此番随众人降临的主要目的就是将晟天带走。

    “我是否可以带几名侍从一起去上苍?”

    晟天沉声开口,而被符剑剑气洞穿钉死在虚空,被秦长风刻意留下最后一口气的白芷原本摇摇欲灭的目光陡然大亮,艰难抬头看了过去,充斥着对生的渴望。

    那来自天庭的使者看了秦长风一眼,后者似笑非笑的表情落在他眼中,登时令他感到背脊发寒,旋即淡然回道:“天帝给我的任务只有军候一人,所以这次在下也只能带军候一人走。”

    晟天看向白芷,叹了口气,幽幽道:“你也听到了,一路好走吧,我会帮你报仇的。”

    话音落下,便抬手一掌,一道仙虹猛然飞出,就要将白芷彻底轰灭。

    但只听“砰”的一声,仙虹被一只手掌挡下,将她救下。

    举世错愕,因为出手之人竟是秦长风!

    他出现在白芷身前,面对晟天,咧开嘴,露出一个极其挑衅的笑意,不急不缓道:“晟天侯一路好走,放心,你的侍婢本君会帮你好好照顾的。”

    “那就劳烦君上了。”晟天冷冷看了秦长风一眼,接着直接转身,随天帝使者踏破虚空而去。

    “主上!”

    白芷竭尽余力发出嘶喊,但却还不回少主的回头一顾。

    他现在无可奈何,在实力没有绝对的优势之前,大势上的巨大悬殊让他根本无法逆转。

    他也从来不是那种暴躁冲动之人,秦长风想要激怒他,他自不会上当一时的成败算不了什么,若有仇怨,来日皆可报!

    “可惜。”

    秦长风砸了咂嘴,这晟天果真不是一般的对手,修为、天赋、传承、心志全都是上上之选,也难怪会有今日成就。

    这时,两名气魄非凡的上苍修士走上前,拱手寒暄道:“今日一见无仙君风采,果然名不虚传。我等此番奉帝尊之命而来推动火种计划,但帝尊已有谕旨,一切以君上为主,我等只是从旁协助!”

    这两人也都是上苍仙君,一个来自人间,一个来自地府,上来就说明原委,将自己放在从属的位置上,显然是不想让秦长风有什么无解。

    实质上,火种计划从一开始就是由天庭主导,人间与地府在其中参与得并不多,而且在他们眼中,天界不过是一片界外的荒芜之地罢了,比不上上苍一角,因此他们对于天界的一切都并不上心,只希望能尽快完成任务,以便他们早日回上苍复命。

    更何况,仙君之间历来就有强弱之分,无仙君无论是在上苍还是在天界的战绩,都足以让他们感到惊悸,因此摆正自身的位置对他们而言自然不是难事。

    “两位仙君有礼了,眼下天界诸事千头万绪,等本君理清后再与两位仙君长谈论道。”秦长风面带微笑,他向来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别人敬他一尺,他至少也敬别人半尺

    两大仙君继续顺从道:“理所应当,君上只管安排就是,无需在意我等。”

    秦长风轻轻点头,接着看向那末宇军的主帅,也就是神国商会的神秘会主,以自认为还算真诚的语气道:“墨军主,本君这里有一部仙经欲送予你。”

    末宇军军主墨海兰淡笑:“敢问这仙经的名字?”

    出乎世人预料的是,神秘无比的商会会主,竟然是一尊女仙,高挑的身材被一件高雅的宫裙紧紧束缚,显得美艳又据傲,凤眼流光,冰肌胜雪,唯有一双斜眉入鬓,令其看起来多了几分冷厉之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军主以为如何?”

    身为墨宇军主帅,墨海兰万年之前就是仙王,如今已是什么境界难以揣度,眼下的局势让秦长风不愿与之发生全面冲突,因为上苍天庭的第一仙君之争即将开启,他眼下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天界。

    两三百年对他这个境界而言,有可能只是一次闭关便过去。

    “仙经是好仙经,承蒙君上厚爱”,墨海兰先是赞叹,似真很感激秦长风送她仙经似的,但下一刻话锋一转,幽幽道:“不过有一件事君上恐怕还不知晓那晟天乃是我儿。”

    晟天是她儿子?

    秦长风整个人斯巴达了,自修炼有成以来,他不知道已经多久没出现过这种表情。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都弥漫着尴尬的气息。

    刚刚与儿子大打出手,紧接着就拉拢他老娘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如此说来,本君应该着手准备尽快除掉军主这个隐患了?”秦长风双眼微眯,既然已经挑明,那他也就开门见山。

    “我若不犯错,君上有什么理由对我出手?末将还有要事不便久留,便先行告辞了!”墨海兰呵笑一声,径直转身离去,身影即将消失时突然停步,没有回头背对着秦长风道:“另外君上不要以为只有您有天帝庇护,天庭第一君之争之后,如君上还活着,再来找末将的麻烦不迟。”

    面对这毫不掩饰的挑衅,秦长风目中寒光暴闪即逝,但他并未在脸上生气,只是砸了咂嘴回头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

    “我见过。”

    朝雪抬头,目光尽头,从上苍下界而来的一批修士中清丽绝伦的玉奴仙子赫然在列!

    而且这位上苍仙子似乎已经知道朝雪和秦长风复杂的关系,此刻正漂浮在虚空,居上临下俯瞰,毫不示弱地与之对视,看似巧笑嫣然的表情下,透出一股是女人就能感知到的挑衅之意。

    “玉奴,这可是你名义上的主母!”秦长风感觉气氛相当不妙,急忙好心提醒,毕竟单论身份,一个是拜过堂的道侣,一个只是侍妾,还是有区别的。

    只是对玉奴仙子而言,这些全都不值一提,她来自上苍,背后有天帝,无论修为还是背景,有哪一样会输?

    “玉奴见过主母!”玉奴居高临下的向朝雪微微一拜,无论心思怎样,她自不会在表面上忤逆君上,只不过一个处子之身的主母,她是真的不放在眼中。

    “呵呵”朝雪凤目微眯,她也从来都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只是向来谋定而后动,不反击也就罢了,一旦出手,那就一定是连绵不绝,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好了,玉奴你这次从天庭来,是奉天帝之命吗?”秦长风摆出君上的威严,然而无比自然的岔开话题。

    玉奴闻言神情一凛,肃容道:“回禀君上,玉奴的确是奉御古天帝之命,但这一次弦羽天帝也同时派来了使者,便是之前接走晟天军候之人,君上需注意此人,弦羽天帝召唤他,恐怕绝非是问罪,而是为了制衡君上”

    秦长风听完,神情渐渐凝重,原来天庭之中,两位天帝也并非世人以为的那么融洽,而是互有争斗算计,尤其是这次经历万年以上的沉寂苏醒后,这种来自至高层面的争斗比想象中的更为激烈,似乎二帝在某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上产生了巨大分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