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八百八十七章 绝世女帝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从少女到姑娘再到女子,杨芳秀用将近百年完成了身份的转变。

    但在修行界,她依旧年轻,芳华正茂,冰肌玉骨,明艳绝伦,美到让人觉得不真实。

    这时的她,本应像凡人二八年华的少女一样,处于最好的岁月,或是出尘求道,或是受父兄庇护无忧无虑,或是找一个心爱之人海誓山盟。

    然而,这些她都没有。

    人间数十年,她追寻那些莫须有的痕迹,找遍了中州各地,却始终没有寻到兄长的下落。更悲伤的是,当她感到孤独心累想要回家赞住时,却发现一直竭尽所能关爱她的师父也不见踪影。

    她便在那座小院里等待了起来,因为相信师父不会抛下她的。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等到的竟然是噩耗!

    这一天,一名穿着五彩霞衣的女子飘然而至,她带来了两样东西一张满是裂纹的鬼脸面具,一片染血的衣角。

    鬼脸面具已经数十年未见过,可她依然在第一眼就认出来,这正是哥哥当年亲手雕刻的那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如人生百味,苦甜交杂。

    而衣角,则是她曾努力七年想要触碰,却始终未能触碰到的,属于她的师父,那个强大得让她感觉天神亦不过如此的男人,可为什么他的衣角被撕下了,而且染着血迹?

    她一手握着面具,一手捏着衣角,双手都颤抖着,抬起头看着送来这两样东西的女子,明眸中流露出无尽恳求,似乎希望她说出来的不是噩耗,可她也知道,那并不可能。

    孔雀辛奴幽然道:“你的兄长,他死了,在苍穹中战斗而死,他杀过大圣,斩过准帝,更曾与大帝争锋,那一刻,整个天地都被他的光芒笼罩,他说他一生没有遗憾,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

    “他的敌人是谁?”杨芳秀望着面具,眼中流露出无尽悲伤。

    “羽化神朝,他们为修复仙器,选取资质出众的天骄献祭,星空外的地球,九十九龙山首,你哥哥不甘成为祭品,绝境暴发纵天一战,打得神朝禁声,可惜最终还是力竭而败,没能逆天改命。”

    “他一直想要成为九天上的强者,威凌万古,留下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方不负此生,但我知道他只不过是想让我活得更好,成为世间最明亮的明珠,不想让我一直卑微而已,他几乎就要成功了,可为什么命运对他这么苛刻,连让我再见他一面都不许?”杨芳秀一双明眸中蕴着泪光,捏着面具的手指因为太用力而让指骨发白。

    她的哥哥,天资绝世,心性坚韧,本应注定是要煊赫星空的人物,可却被人扼杀,身死道消,在弥留之际,他一个人在血泊中孤独等死,那是怎样的悲凉与无助啊。

    “只要你以后活得好好的,想必他在天之灵也会安心。”孔雀辛奴顺理成章的劝道,看着眼前伤心欲绝的女子,她都不由心中悲惋,不忍相见。

    杨芳秀收敛悲伤,强迫自己坚强,看向右手的衣角,沉声道:“这是我师父的,他人呢?”

    声音微微颤抖,她怕再听道的还是噩耗,但她相信以自己师父的实力,世间没有人能让他陨落,最多,最多也就是染血而已,而且很有可能染的是别人的血。

    “他生死不知”,孔雀辛奴有些头疼,因为对于素来直来直去的她来说,说谎并不是长处,微微踟蹰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继续道:“旷世之战,他为救你兄长受伤,自身功体出了问题被反噬,就此坠入幽冥生死不知,我赶到时太晚,竭尽所能也只抓住了这片衣角。”

    “不可能,我的师父他神通盖世,与世无双,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遇难!”

    杨芳秀眼中的雾气终于变成泪水,滴落,一滴又一滴,凄迷而让人心痛。

    一日之间,她连续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不求什么成仙证道,只想和亲人无忧无虑的在一起而已,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愿望,上苍都不允许,留给她一个如此残忍的结局?

    “你是谁?”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从悲伤中回神,目不转睛望着面前来送信的女子,一字一字问道:“你又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

    “我是你师父的族内晚辈,孔雀族当代行走,当年你师父第一次见你时,我便在一旁注视。”孔雀辛奴早知道她会这么问,将准备好的说辞有条不紊地说出。

    “师父他是”杨芳秀目光一闪,关于师父的身份,一直是她心中迫切想要知道的秘密。

    “孔雀神族圣祖,世间第一生命禁区圣山,便是他于万古前开创。”

    孔雀辛奴声音平静,却在杨芳秀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她曾对师父的身份有过种种猜测,却不曾想到来头居然会这么大,神话时代就存在的孔雀圣祖!

    而今孔雀圣祖之名在世间早已不显,但孔雀神族与第一生命禁地却依旧在修士之中如雷贯耳,几乎没有人不知道。

    “师父他既然如此强大,却什么会”

    “我知道小师祖有很多疑问,诸如为什么圣祖会找到你,他与你兄长间又有何关联等等,但世间并非所有秘密都有答案,而且很多事我亦不知。圣祖沉沦之前,曾给小师祖留下一句话您若想再见兄长,便去太初古矿百里外的仙坟,打败守墓人,你或许便能得到想要的答案。”

    孔雀辛奴说完便等于完成了自己此番前来的使命,于是就准备离去,其实同性相斥,她虽然也怜惜这位遭逢剧变孤苦伶仃的小师祖,可对于圣祖所言其将来会成为世间最惊艳的女帝之话并不怎么感冒。

    自天地大变后,修行者证道便越来越艰难,以至于往往一个时代不可能同时诞生两名至尊,如此以来,若这位小师祖成了女帝,她自己岂不是再无机会?

    身为圣山行走,孔雀神族当代最杰出的族人,以不算大的年龄便修成了准帝境界,她自不甘心于此生就此止步。

    “慢走,多谢。”杨芳秀尽管心中悲伤无尽,但还是强打精神,礼貌地送别。

    孔雀辛奴闻言一怔,回首看向她,目光闪烁地沉吟片刻,终究是没忍住地说道:“我真的很羡慕你,能有那样一位师父,知道吗?他曾说过,他愿为你担下万古因果,愿为你踏破轮回,可为你守护天地,亦可为你灭尽苍生一切全都只需你喜欢而已。”

    “我知道”,被准帝羡慕的女子将悲伤收起,微微一笑,顿让满室皆如明光照耀。

    “那便再见吧,后会有期,将来小族若有实在渡不过的难关,可去圣山报上渊源,孔雀族自会不惜一切助你。”

    孔雀辛奴走了,杨芳秀的笑容却渐渐收敛,她的悲伤怎可能这么快就过去?

    或者,永远都无法过去,从今以后都将被悲凉伴随,因为她的心已经碎了,一日之间碎了两次。

    当夜,她在风中独自仰望明月,祭奠心中的牵挂,斩断过去的自己。

    当明月被朝阳取代,第一缕晨曦照亮夜海时,她戴上青铜面具,用那片衣角将自己的长发束起,毅然迈步离开,不曾回头,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回头。

    从此,世间少了一个柔弱善良的女子,却多了一名淡漠出尘的女修。

    她的身体没有天赋,修行之初举步维艰,但她却以绝世才情,选择了一条世人不可理解的路,以吞天魔功炼化万灵为己力,逆破天地,成为天上地下唯她独尊的天帝。

    万古从今,古皇大帝历代辈出,但能称天帝者,却不超过一掌之数,而她却是其中之一,因执念而证道,辉煌灿烂照耀古今未来,一念花开,君临天下,无人可敌。

    数千年后,当她证道时,用一只手将盛极当世的羽化神朝上下抹杀得干干静静,整个神朝被一掌葬入地底,连羽化大帝的帝兵都被打碎。

    星空中的银血古皇族有人觊觎她的美貌,其祖地之中更有至尊出世,大杀天下,横扫万域,她将之一掌拍碎,更祭出一道宝塔封印,将这一族永镇幽冥。

    她曾循着踪迹找到地球昆仑成仙地,看到了那满地的尸骸,也看到了仙胎旁的血衣,她以无上神通还原当年景象,却只看到了兄长与羽化大帝法相纵天一战的场景以及师父嘴角流出的那一抹黑血

    她怒极九天,一掌将仙胎连同绿通仙鼎拍成粉碎,从此彻底断了这一脉孕育的成仙希望,她根本不在乎能否成仙,只恨这道仙胎让她失去了至亲。

    她在山壁下筑了一座坟,将血衣葬在其中。

    她捉星拿月,炼化成星辰碑,守护这里留下的最后思念。

    随后,她离开地球,回到北斗,降临北域,独自打进太初古矿的仙坟,那个号称葬仙之地,生灵禁足,恐怖之处几不在第一禁地之下,便是连太古古皇都不敢踏足的地方。

    数日后,当她出来时,依旧带着青铜面具,发丝有些许凌乱,手中却多了一座铜殿,其上布满青绿铜锈,也不知有多么古老的历史,无声无息间,散发着令世间蛰伏的至尊们都要颤栗的气息。

    没有人知道这座铜殿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仙坟内曾发生怎样的战斗,只是当她离开后,仙坟便崩塌了大半,其余部分全部隐没大地,从此无尽岁月不知所踪,只留下虚无缥缈的神话。

    很多人猜测,那座铜殿很可能是仙器,因为被女帝拿走,仙坟才会崩溃。

    最后女帝君临星空,天下慑服,万灵俱寂,没有一人敢直面锋芒时,这座仙殿也随她所向披靡,在世间留下赫赫威名。

    晚年的她早已称得上古来独尊,立于人道绝巅,俯视岁月万古,过去的那些天尊古皇们,也几乎只能仰望她,可她却从未露出过半分笑容。

    更有人说,曾在南岭天宫之中,见到女帝一个人在抽泣,在落泪,口中低语:“师父、哥哥,你们真的是一个人吗,可为什么我翻遍了星空,踏破了轮回,却始终找不到你?我不想当天帝,也不为成仙,只为在这红尘中等你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