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百九十三章 问罪  无相雷帝(无相进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域的人为什么要带走月婵和清漪,秦长风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总之他很生气。

    但有一点,必须要提的是,其实在他闭关的这段时间,黑暗大祸告一段落,将要暂时退去了。

    因为末法时代彻底降临,它的影响极大,恐怖无边。

    之前数十年,还只是出现端倪,但这一次却是天与地碰撞,九天十地在融合,要化为一个整体,灵气与大道法则变得无比稀薄,整个世界成为一片不适合修行的道法荒漠。

    还有一些更可怕的负面效果。

    例如一些原本可以拥有百万年甚至更长生命的生灵,在这个时候感受到末日到来,天地大变,不再容忍他们这些长生者的存在,所以他们的寿元剧减,将要干涸。

    甚至,很多人发现自己的神通威力都在大减……没有天地元气,他们便无外力可借。

    很难想象,是否有一日,任何道法都将失效,这世间再无修士,只剩朝生暮死,人生不过短短百年的凡人?

    在这样的时代,至尊也只能活一万多年!

    这种结果,任何修士都无法承受,包括黑暗进化者!

    所以,他们退走,黑暗大祸由此暂时告一段落。

    随之一起退走的,还有从仙域来的大军,他们也要躲避这不下于黑暗大祸的末法大劫。

    但在离去之前,无论黑暗生灵还是一部分仙域强者,全都疯狂掠夺他们所需的东西,整个九天十地遭受了一次最为惨烈的人祸。

    不少强大的道统都被血洗,离开之前,无论仙还是魔,都竭尽所能的去捞最后一笔。

    而前来孔雀圣山找麻烦的仙域来人,便是其中之一。

    他们此行,一为利益,二为寻仇。

    什么仇?

    仙殿残仙之仇!

    残仙当年之所以能在当逃兵后活下来,只是被发配九天十地,而不是严刑正法,便是因为其族内老祖是仙域的一尊仙王!

    而今,那一族知道残仙是死在秦长风手中后,来寻仇是必然的。

    甚至,他们能忍这么久,直到离开之前才出手,已经算得上足够“宽宏大量”!

    在他出关之前,在孔雀圣山山门,已被一群仙域修士堵住,山门前孔雀族修士则在孔雀神主的带领下严阵以待。

    一名美妇模样的女修士,直接对人群最前方美丽耀眼的月婵和清漪说道:“两位仙子还是跟我家少主走吧,孔雀魔王已经没有生路,你们该早作打算才是……追随我家少主则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不但可以得到进入仙域的机会,更将在仙域拥有煊赫尊贵的地位,从此修行路上一片坦途。”

    “你家少主?”

    月婵看向女修士身旁,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衣袂飘动,不但俊逸非凡,更有一股慑人威严,浑身如神玉,散发仙道气韵。

    他是如此与众不同,即便在一群修为强大的仙域修士中,也如同鹤立鸡群,站在那里,与天地相融,天人合一,让人无法揣度其深浅。

    “不错!”美妇点头,神情自然地道:“我家少主身份高贵,血脉圣洁,明明有着无上仙王的庇护,可以轻易得到永生不朽的机会,但却自强不息,努力修行,一路横推击败诸多强敌,不久前更是已经在与黑暗生灵的战斗中突破成仙!听闻你们是九天十地最负盛名的仙子,却被孔雀魔王强逼委身,深感可惜,少主怜悯,不愿看到你们明珠投暗,故而特意前来接引,助你们脱离苦海,去该去的地方。”

    闻言,孔雀圣山山门前气氛异常压抑,仙域女修这番话,每一个字都无不是在展现那白衣男子的强大。

    一尊年轻的仙,这就已经能代表一切。

    而且身份与血脉尊贵无比,族内有仙王老祖护道,将来其踏上仙王之境都极有可能,与他相比,自家少主似乎真的可能有点……相形见绌了。

    这也不能怪他们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毕竟轮回池那一战只有少数人知道,并未在整个孔雀族传开,所以至今都有很多人认为,大魔王纵然能斩掉残仙,但也不大可能抗衡鼎盛无缺的真仙。

    清漪白衣胜雪,风华绝代,她站在月婵身边,打破平静,道:“如此兴师动众,恐怕还有其它目的吧?”

    那白衣男子的身后站着两名清丽动人的侍女,恭敬的立在后方,其中一女下巴微抬,道:“我等听闻孔雀魔王为人凶残,狂妄无度,数十年前犯下滔天大祸,竟敢以下克上杀了一尊仙人,实属大逆不道,罪无可赦!”

    原来是来寻仇的!

    孔雀族众人恍然大悟,心知对方说的肯定是当年的仙殿残仙,那是秦长风彻底证明他九天十地古今无双的封神一战,所有人至今记忆犹新。

    一念及此,整个孔雀族登时就怒了,有人当即怒斥道:“好一个胡说八道,倒打一耙!你怎么不说那残仙卑鄙无耻,仗势欺人却反被斩杀,只能怪自己无能,咎由自取?”

    说话的是孔二秃子,轮回池归来,他又欠了秦长风一条命,更在昏沉模糊中见证了秦长风瞬息连斩两名至尊和一尊黑暗真仙的璀璨战绩,心中对自家这位小祖的崇拜,实在是已经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

    最近这一二十年来,圣山中的小孔雀们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围在他身边,听他讲小祖威震九天十地的故事。他的眼中,根本就容不得任何人说小祖的半点不是。

    甚至,他还在一次翻阅孔雀族古籍时无意中受到启发,决定给小祖编写一本以事实为基础的传记。

    他知道,相比于小祖,自身天赋有限,不能永远追随在小祖身后,但他坚信,自己所著的传记,将会随着小祖的威名而一直流传,成为孔雀族一部非常重要的史书。

    这个念头,让他兴奋得不能自已,比修炼都更有诱惑,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这当成最伟大的事业来奋斗终生。

    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在下一纪元,他的理想不但实现,更超过了他的期望,他随着他编著的孔雀战纪一起成为新纪元中一个类似于神话传说中的禁忌般人物。

    “放肆!仙人尊荣,岂是你这等卑微生命可以辱蔑的?”白衣男子身后的侍女喝斥,满脸怒容,关于仙殿残仙的过往是非,在他们那一族中向来是禁忌,尽管也颇有些族人感到不齿或羞惭,但面对外人时,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准则……帮亲不帮理!

    这也是所有修行家族的处世法则,在拳头就是真理的世界里,哪有什么是非对错?

    “好大的威风,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一只母孔雀开口,满脸冷笑,正是秦长风的便宜老娘孔倾城!

    在她眼中,自己的儿子永远是最好的,能够忍受别人说三道四到现在才发作,已是这些年努力修身养性的成果。

    “无礼!竟敢出言不逊冒犯少主,掌嘴!”

    白衣男子身旁的美妇也怒了,一言不合便出手,因为在她眼中,自家少主也是如天上的神日一般,圣洁而不可侵犯!

    她抬起手掌,上面带着一只薄若蝉翼的手套,散发五彩仙光,带有道律,向着孔倾城脸上狠狠拍去。

    这是真要扇耳光?

    整个孔雀族瞬间沸腾,所有人怒火上涌,双眼赤红,这种羞辱……欺人太甚!

    孔云长想也不想挺身而出,挡在老婆身前,虽然对面那美妇的气息对他而言无比强大,但哪怕是死,他也不能看着妻子受辱。

    轰!

    滔天巨响,孔雀圣山所在的虚空剧震,孔云长嘴角流血,面色惨白。

    虽无大恙,但却感到一种深深的绝望与无力,刚才还是孔雀神主开启了山门护罩抵挡了大半掌力,否则他可能已经粉身碎骨。

    旋即,白衣男子两名侍女中的其中一个厉声道:“我等下界而来,为尔等抵御黑暗大祸,不惜性命征伐血战,才有现在的和平,尔等却不但不知感恩,反而再三冒犯,实在是白眼狼,缺乏教养,难怪只能在这个下等世界沉沦。”

    另一名侍女也紧接着道:“姐姐不用跟他们多费口舌,这种卑微的存在,怎么能理解少主的苦心和仁慈?”

    她转而看向山门前的众人,冷然喝道:“你们只有一个选择——让孔雀魔王自己出来担下一切,可保族人免于大祸,否则今日过后,五行孔雀一族将从世间除名!”

    话音落下,不等孔雀族主事人应对,一个肌肤雪白,貌美倾仙,淡然神情中带着一缕孤傲,如雪中寒梅的年轻女子走出来,沉声问道:“仙子,我有一个问题。”

    听这语气似乎还很知礼,那名侍女神情微微缓和,回道:“你说。”

    年轻女子认真道:“我孔雀族里有你爹还是有你娘?”

    “都没有……你什么意思?”侍女惊愕当场,反应过来时,神情骤冷。

    年轻女子也冷冷道:“都没有,你来这撒泼给谁看?赶紧从哪来滚哪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