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48章 猎犬  王的女人谁敢动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猜!”

    乔木一脸得意地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小樱桃看着她,皱着月眉。

    凤九儿再浅尝了一口酒,并没抬眸,淡淡道:“一定在马车上。”

    “那是当然。”

    乔木侧头瞄了凤九儿一眼,“这么大一坛酒,难道我能大喇喇放在马背上?”

    “马车上,不可能啊?”

    小樱桃摇摇头,“马车上的物资基本上都是我负责检查,我一直没看见有这东西。”

    “今晚来了两辆马车,一号马车放的是粮食和药材,四号马车放的是生活物品。”

    小樱桃越过凤九儿盯着乔木:“你究竟将酒藏在哪辆马车上?”

    “一号。”

    凤九儿不假思索地说道。

    所有的马车都编了号,不同编号的马车,负责运载的东西也不同,这是凤九儿的安排。

    如此一来,大家做事非常方便,小樱桃当然愿意完全按照凤九儿的意思做事。

    “一号?”

    小樱桃看着凤九儿,眨巴着眸,“九儿,你为何如此肯定?

    难道说,你早就知道乔木藏酒之事?”

    “怎么可能?”

    凤九儿斜睨了小樱桃一眼,“在兄弟面前说一套做的一套的事情,我才干不出来。”

    “什么说一套做一套?”

    乔木干了一碗酒,看着凤九儿,半眯了眯眸。

    “要不是有我这种人,你现在上哪儿找酒喝去?

    反正不会影响咱们行军打仗,不是?”

    “那究竟是不是在一号马车上?”

    小樱桃才不想理会乔木这个大道理,她只想知道自己到底哪儿出了纰漏,让乔木在自己的地方藏酒都不知道。

    乔木不理会她,又给自己倒了一碗酒。

    “这坛酒花了我不少银子,我本来是想着自己留下来偷偷品尝,今天为了你才解封,还不知足?”

    凤九儿看着乔木将酒坛子放下,她立即腾出一只手,将酒坛子抱起,放到小樱桃那边。

    “既然是为我解封,你喝这么多干嘛?

    我还没喝够呢。”

    小樱桃将酒坛放在怀里,继续问道:“究竟是不是藏在一号马车上?

    藏哪儿了?”

    “你问九儿吧。”

    乔木摆了摆手,“她如此聪慧,一定能猜得到。”

    小樱桃眨巴了下眸,视线落在凤九儿身上。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将事情搞清楚。

    “九儿,你是猜的吗?

    为何你觉得她会将酒藏在一号马车里?”

    凤九儿侧头看了小樱桃一眼,轻声问道:“当时我们是以什么给马车编的号?”

    “是你说的重要性啊,当时你说了,我们的东西按咱们是不是急需分类,最重要的放在最前面的马车里。”

    似乎想到什么,小樱桃眼前一亮。

    “所以说,乔木明知道我几乎去哪都会带上一号马车,她就将酒藏在一号马车里。”

    “一号马车里面的东西如此重要,我将自己丢了也不敢丢了咱们的一号马车,乔木,你还真聪明!”

    小樱桃白了乔木一眼,话语中带着几分蔑视。

    “那是当然。”

    乔木微微勾了勾唇,“就连九儿都能想到的事情,我怎么可以想不到?”

    侧头看着凤九儿,乔木的嘴角再次扬起几许弧度。

    “那九儿应该知道我将酒藏在哪儿了吧?

    想要瞒过如此心思缜密的小樱桃,我也不容易啊。”

    “究竟藏在哪儿?”

    小樱桃不知道第几次问道。

    “马车上哪儿你没检查,自己心里没数?”

    凤九儿轻声问道。

    小樱桃看了她一眼,好一会儿才半眯了眯眸。

    “难道是马车下?

    马车里的东西,我基本上隔几天就检查一番,特别是一到三号这三辆马车。”

    “除了马车下,我真的想不到哪儿放了这么一个大东西,自己居然没发现。”

    “也不笨。”

    乔木长臂一伸,经过凤九儿身后,拍了拍小樱桃的肩膀。

    “还好我舍不得将酒坛打开,要不然以你这个犬鼻子,我的酒藏得再隐秘也是徒劳。”

    “好你个乔木。”

    小樱桃靠在凤九儿身上,推了乔木一把。

    “一会儿说我心思缜密,一会儿说我是犬鼻子,你到底什么意思?”

    “说你是犬鼻子也是在称赞你,好不好?”

    乔木挑眉道。

    “犬的鼻子比人的鼻子灵多了,我以前就养了两条犬,基本上我要找什么,它们都能将东西找到。”

    “只是后来它们都不见了,我想是被其他山头的人给杀了吧。”

    “我的忠与良不但会寻东西,还威风得很,早就惹附近的一些人看不惯。”

    乔木拿着碗,将一碗酒全灌进肚子里。

    “可惜我的忠与良,要不然,它们肯定还可以跟我做很多大事。”

    “忠与良?”

    凤九儿看着乔木,蹙了蹙眉。

    “嗯。”

    乔木回视着她点点头,“是我的两只猎犬的名字,一只叫忠,一只叫良。”

    “它们和我的感情可好了,还不是不在了,一定会回来找我。”

    “今日,我在林子里看见与我忠良同一种类的犬,我都有将它们带在身旁的冲动。”

    “有它们帮忙,很多事情都方便太多了。”

    凤九儿抱着碗,浅尝了一口酒,曲起双腿,看向乔木。

    “要是你能将它们驯服,确实可以带几条在身边。”

    狗鼻子有多灵,凤九儿也很清楚。

    现代的警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凤九儿自己虽然没养过,但,也见识过。

    乔木侧头对上凤九儿的目光,轻蹙了蹙眉。

    “将它们驯服,我还是有信心的,不过……”“乔木是担心它们再次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是不是?”

    小樱桃问道,“看来,你还没忘记忠与良。”

    “当然忘不了。”

    乔木挑眉说道,“不过想想,忠与良已经离开我这么多年,我是该再找两犬陪伴在身旁。”

    话语刚落,乔木靠近凤九儿,伸手过去拿小樱桃怀中的酒坛。

    “你们喝不了这么多,再给我一些。”

    小樱桃抱着酒坛,看向凤九儿。

    凤九儿回头看了一眼,好看的月眉一挑:“给她一点吧,反正我们也真的喝不完。”

    小樱桃奴了奴唇,放开了抱着酒坛的手。

    乔木单手将酒坛拿过去,又给自己倒满了一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