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七十九章 黄金龙魂,妖怪大道。  诸天最强主神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十六年前,唐三藏取西经而回后,三位大妖徒弟之首的齐天大圣孙悟空血洒

    武道天柱彻底立下。,

    世界本源,大道之海中,武道轰然开始与他道倾轧。

    凡是能触碰大道之境的强者,皆心有所感。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越来越厉害咯。”

    云外天,一只深蓝色龙鳞覆盖,生黑色龙角的巨龙张开双眸。

    永恒之火燃烧之时,世界诞生。

    而与之一同诞生的,还有三清,与祂。

    这只巨龙,便是开天辟地第一条龙。

    古龙那伽!

    三清之中,灵宝天尊创生万物,是造物主,世间的光明魂力,便是由祂所开创,类似于林恒之于武道,灵宝天尊便是光魂的开辟之人。

    而元始天尊,则象征着光之对立,乃是暗魂之祖,一切魂灵,皆可腐化,化为暗魂。

    道德天尊,则是平衡光暗,绝对中立的天尊。

    而古龙那伽,作为与与三清共生的唯一超凡生物,有着丝毫不逊色于三清的伟力。

    其一身不灭龙鳞,无物可破。

    此界之中,一切天象,悉数被祂执掌。

    甚至于,悉数可以演化至至极之境。

    红莲业火,雷罚紫电,灾厄暴风,极寒冰刃,皆是信手拈来。

    即是是天道,也不可在这些nbn胜过于祂。

    若不是这通天而起的武道天柱,巨龙那伽,本该继续沉睡。

    世间无人知道,作为龙众之首,与三清同级的古龙那伽。

    已然时日无多。

    古神死于寿元,当真是讽刺至极。

    “天道,三清,你们操纵这世间万物,联手把老龙我真灵击碎,欲要以天独尊。”

    古龙那伽望着那道与武道天柱相连的身影,笑的肆意。

    “可万万没想到,后天生灵之中,居然还有人能够成长到古神天尊级别吧。

    这位林恒,还是昔日得三清共同承认的天帝,讽刺至极,讽刺至极啊。

    沐浴天血而生,脱离光暗双魂的超凡之路,这人族,日后将是天众天敌!

    好,好啊!

    天众高高在上,如今,却也该有人掀翻了!”

    剧烈的咳嗽之中,自这云遮雾绕的云外天之中,走出了一只巨鸟。

    法天象地,对于古神而言,不算什么。

    可是这只巨鸟,根本没有施展法天象地类的神通,而是仅凭肉身,便足足有万尺高下!

    天众部之中,有迦楼罗以龙为食,乃是龙众死敌。

    灵宝天尊创生万物,这迦楼罗,便是灵宝天尊用以制衡唯一非其创造的种族的神族。

    上古之时,古龙繁衍后代,创造龙众,却被迦楼罗捕杀,三清天尊却坐视不理。

    古龙那伽大怒,率领龙众搏杀迦楼罗一族,将迦楼罗一族灭杀殆尽,仅存低等血统的迦楼罗存续血脉。

    虽然那一战之后,古龙那伽也被三清联手天道打至重伤,退隐云外天,暗中更是根源受损,即将化道而亡。

    可是龙众也因为这一战,成为了天众之下第二种族,与天众合称天龙部。

    龙人之骁勇,震撼此界

    而这只迦楼罗,便是古龙灭族之战后,世间唯一一只高等迦楼罗。

    一万尺!

    古龙那伽,虽重创累累。

    却能圈养原被创造而出,猎杀龙众的迦楼罗。,

    这只迦楼罗,只要存在一天,就是对灵宝天尊的羞辱!

    “一万尺,你下界吧。”

    古龙那伽低吟道:“天道被那位武帝毁掉用以监管世界的天罚之眼,三清都未曾出现,看来三清真的在那场光暗之争中陷入了沉睡之中。

    天罚之眼消逝,天道便看不出你的底细。

    以你的战力,三清不出,没人能留住你。

    你去,寻找我的女儿。

    我即将入灭,龙族需要继承者,虽然黄金龙魂并未诞生,可是她也的确是我最优秀的子嗣了。”

    巨鸟迦楼罗微微点头。

    那伽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对着一万尺的背影说道:“若是遇到那位武帝,万万不可与之交恶。

    待吾逝去之后,祂便是除去三清之外唯一的古神天尊了,只有祂,才是吾入灭之后,龙众唯一的一线生机。”

    待一万尺的身影彻底消逝在这云外天之后,古龙那伽缓缓地闭合双眼。

    “吾还有最后一战的资本。

    这一战,定要将古龙那伽之名,再次响彻天地。

    吾要这诸神,从今往后一万年,都记住那伽这两个字。

    即使身死,吾亦为诸神永恒梦魇!”

    阿修罗众,废都。

    阿修罗,是天众死敌。

    他们诞生之初,是与天众同源,然其体内,具有的是不同于天众光魂的斗魂。

    在被天众踢出天界之后,阿修罗族便休眠于地界暗黑沼泽。

    经过无数年的沉淀,阿修罗族中,共诞生出四尊阿修罗王者。

    狂王罗睺,便是近年来诞生的第四位阿修罗王。

    也是最惊才绝艳的阿修罗。

    当武道天柱立起之后,大道轰鸣之间的倾轧,居然被这位狂王清晰的感知。

    赤果上身的狂王罗睺,望向同处地界的长安城,体内的斗魂,在轰鸣。

    “好强悍的气息,甚至于,还在如来之上!”

    狂王罗睺喃喃自语。

    阿修罗的斗魂,为战而生。

    在战斗之中,阿修罗的战力才能够不住地飙升。

    三百年前,那场天众与阿修罗的战斗之中,罗睺与帝释天交战,才让自己成功成就阿修罗王级的战力。

    而在那一战之中,被誉为天界第一高手的如来的出手,也是罗睺所见过的强者之最。

    可这股自长安而出的气息,居然还在如来之上。

    “这气息,有些熟悉。

    我要去见一下这道气息的主人。”

    狂王罗睺走出暗黑沼泽,一身战意,撼动天地。

    “吾有感觉,若是能够战胜这道气息的主人,我将彻底凌驾于其余阿修罗王之上。

    届时再斩三王,吾必能臻至古神天尊之境!”

    狂王罗睺,追随林恒气息而去!

    天界之中,如来双手合十,微微笑道:“太上道友,贫僧先退一步。

    告辞。”

    他的面前,太上老君面色铁青。

    作为三清天尊之一,祂岂能察觉不到,武道天柱的屹立。

    这也象征着,又一尊天尊古神的出现。

    而且,还是在祂眼皮子低下出现的。

    “如来,你还未至古神天尊之境,只能凭借睡意禅和不灭金身勉强阻拦吾。”

    太上老君寒声说道:“而这,也仅仅只是因为吾不擅攻伐,等到元始苏醒,你若再敢现身,势必斩汝,将汝之头颅至于天宫之上,以儆效尤!”

    作为平衡光暗双魂的存在,太上老君罕见的动怒了。

    祂怒区区一个灵宝的造物,居然让祂都无可奈何。

    这种无可奈何,让生来就是天尊之一,把控世界的太上老君,道德天尊,甚至都无法维持自己的超然。

    “那贫僧就静候佳音了。”

    如来双手合十,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笑容。

    “更何况,老君怎么知道,元始天尊真的就没有苏醒呢?”

    “什么?”

    太上老君微微一怔。

    眼前的如来,却化作金光消散。

    天界之外,如来步步生莲,嘴角,却溢出了一丝鲜血。

    世尊虽然以此界如来为道标身降临。

    但就如林恒只能带来武道之种一样,没有完全恢复彼岸之身的师尊,一样做不到将如来的战力拔高。

    祂能做的,只有世尊的智慧,来驾驭如来之身。

    哪怕是不擅攻伐道德天尊,硬实力依旧够祂吃一壶的。

    若非如来本就是天界第一高手,只比此界战力上限的古神天尊低一个阶梯。

    祂早就被道德天尊打爆了。

    再加上十六年前林恒与世尊未曾降临之前,帝释天与如来曾经因争夺奇经大打出手,留下的暗伤。

    这才让世尊都控制不住伤势。

    “林恒,本座短时间内,怕是不能出手了。”

    世尊低声呢喃,望着眼前的虚空。

    祂知道,林恒能够听到。

    “奇经你一定要掌握在手中,你立下的武道,也最好能够尽快发展起来。

    这方世界的大秘,甚至连彼岸都无法完全揣测。

    吾要的是脱身,而汝,自当获得此界所有的好处。”

    “奇经吗?”

    林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而后,转身望向唐三藏。

    杀心观音,于一旁缄默不语。

    唐三藏抬起头来,只看到林恒缓缓摊开双手。

    林恒身后的武道天柱,消失了。

    而唐三藏则微微窒息,似乎有无与伦比的重量,压在了他的身上。

    “三藏,我说过,你才是传武之人。”

    林恒朗声笑道:“武道天柱已然被吾置于你的体内,你本就有着最最纯粹的武道意志。

    如今有武道天柱在身,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悟出独属于你自己的武道。”

    唐三藏双手合十道:“武帝如此大恩,三藏怎么受得起。”

    武道天柱,不是功德佛那样的虚名。

    那是实打实的大道显化。

    以天血糅合形而上的意志显化的大道外显!

    普天之下,能够与武道天柱相提并论的武器,几乎没有。

    武道天柱,已经足以影响到天尊古神级的战斗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武道天柱之于林恒,就好比天罚之眼之于天道。

    算是林恒的部分显化。

    “武道天柱在本帝手中,也不过是一件增幅战力不多的武器。”

    林恒摆了摆手,缓声说道:“可是比起战斗,武道天柱更重要的意义,是对天众的威慑。

    这是种族之器!”

    天众乃最受天之眷顾的种族,天血,却为天柱奠基。

    煌煌天柱,以天之血,为武道天柱凝聚实体。

    威压诸神,绝不是一句虚言。

    这根凝聚实质的武道天柱,沐浴天血,自然有弑天之力。

    天柱所立之处,天众都会受到压制。

    天众之中,除了那三位与天道同生的三清,天众敢入天柱方丈,战力至少要压低九成!。

    林恒将武道天柱的功效缓缓道来。

    杀心观音于一旁微微皱眉,却并未说些什么。

    唐三藏双眼微微发亮,颤声说道:“武帝的意思是。。。”

    “让你拿武道天柱,自然要物尽其用。”

    林恒大笑道:“你身怀武道天柱,立身之地,便是天众禁地,就是杀心观音这等级数的天众,也拿不下你。

    我要你在这长安城之中,传武道,将这长安,化作武道源头。

    也是人族第一雄城,天众梦魇之都!”

    唐三藏双眼之中,光芒满溢。

    万万年来,人族敬天众如神明,只求于此世之中苟活。

    就连圣人唐三藏,都被区区的紫贤金刚看不起,甚至完全不信唐三藏有超凡之力,将西行的功劳归结于三位大妖身上。

    如今,林恒却要以武道天柱,建下一座雄城,让天众为之恐惧。

    “三藏遵命!”

    唐三藏颤声说道:“武帝是否是要回归天界了。”

    若不然,为何要让唐三藏替他做这些事。

    “为何还要回天界?”

    林恒好笑道:“如今本帝体内流淌的,是人族之血,做不成天众之帝了。

    之所以将这些事情托付于你,是因为本帝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言罢,林恒望向那躺在地上的白狼少年,轻声说道:“本帝,要去彼岸世界归还奇经。”

    唐三藏和杀心观音,皆是嘴角抽动。

    十六年前,取经的是你。

    十六年后,还经的也是你。

    有毛病啊!

    “怎么,不信本帝?”

    林恒望向唐三藏,双拳握紧。

    唐三藏连忙摇头道:“三藏不敢。”

    “这就对了。”

    林恒满意的点了点头,把白狼少年一把拽起。

    而后,挠了挠头,随意一挥。

    一袭青衫,将他的上半身遮蔽。

    “雨天还是要穿衣服要舒服一点啊。”

    林恒摆了摆手,将背影留给唐三藏。

    “再见咯,三藏!”

    唐三藏眼神微微抽动,大声说道:“武帝,你走的是东面!!”

    林恒:。。。。。。。。

    唐三藏快步向前,轻声对林恒说道:“武帝既然要去西天,那三藏的三个徒弟或许能指引陛下些路程。”

    林恒笑了笑。

    还是年轻啊。

    真以为本帝没有方向感吗?

    不这样说,你怎么会让本帝去找你的徒弟们呢,毕竟本帝又无需他们的战力。

    孙悟空也就罢了,的确自上个纪元存活了下来。

    可是猪戒,沙僧,已然彻底身死,为何会在此界之中还有道标身,异界同位体。

    还有杀心观音。

    这些人都不用自己的真名,也不像是大罗投影。

    有意思啊。

    林恒眼神深邃。

    身形,逐渐消失于长安之中。

    天帝,十六年后,重走西行路!紫贤金刚在长安挂着。11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