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五百四十四章 战斗已经结束  对着剑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剑劲!’李天照不曾料到此人的剑劲如此恐怖,比之龙王的还更夸张!措手不及之下,整个人随碎石沉了下去。

    紧接着,他听到惊雷一般的炸响之声!

    然后,他就感觉周围的碎石持续不断的激荡冲击,互相碰撞,不知道多少碎成了粉末。

    李天照于是下沉的更深,他却只是担心云暮烟的状况,好不容易从厚厚一层粉尘里爬出来,却见到偌大一片战场,干净的只剩下两条身影。

    因为,被震塌了的大地,根本不止李天照脚下,连混战中的孤行人,龙王,以及仍然处于彩光状态的暗剑王,全都沉入了地下。

    这时候,龙王和玄衣才刚爬出来。

    李天照急忙过去云暮烟身边,不等他问,就听见云暮烟说:“我没事,战斗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

    李天照看着面前披袍遮体的男人,果然已经回剑入鞘。

    那男人望了眼暗剑王的方向,语气听起来却不凶恶,意外的平和。“你说结束了,那就结束了。暗剑王本不该放过,却绝不应该在今天杀了它。”

    那男人说着,见远处许多人也都陆陆续续的从地下爬了起来,就高声喊话说:“既然孤行人的云首其实是本王任性出走的女儿,乱战之地的孤行人是她的人,也就是天王之地的人,这里已经没有需要清扫的孤行人了,清扫队各自散去,今日的战斗到此为止。”

    此时此刻,谁都知道这男人是谁了。

    此时此刻,刚才那一击之威,让在场的人,全都作声不得。

    不管是清扫队的,还是孤行人,都被彻底震惊了。

    那种力量,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他们既往的想象。

    李天照意外,却又并不觉得意外,突然许多问题都明白了。

    只是,却又有了新的疑惑。

    天武王怎么可能是今天刚知道云暮烟是谁?

    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对孤行人痛下杀手?

    云暮烟握着拳头,刻意压低着声音,愤愤然道:“你不要擅作主张!孤行人不会是天王之地的人!他们追求的只是个体的自由,不妨碍别人,不想被别人控制……”

    “这些话我们回头再聊。”天武王的声音依旧平和。

    “我们不会变成天王之地的人!”云暮烟再次强调。

    天武王看了眼李天照,微微点头,说:“不论我们聊些什么,你都并不介意会被孤王听见了吗?既然如此,那你应该知道,你输了。从你用天王剑法的那刻开始,就已经输了。当你对玄衣王将发动千绝杀的时候,已经彻底输了。”

    “是!我是违背约定了,但是,我宁可违背约定,也不会放弃继续跟大家一起追求个体的自由!凭什么我出生起就被决定了人生未来?凭什么我连世界什么样都不知道,就得一直在武王殿里,为了当好子王,在你的安排下经历那些结果早就注定了的事情!我不要继承你的威名,也不要继承你的权力,更不要未来人生一直被关在小小的武王殿里!”云暮烟这番话,分明是经暗剑王触动的启发。

    “你不应该如此轻看了自己的信用价值。”天武王望着那一大群孤行人,又说:“你知道孤行人追求的个体自由本质为何?”

    “像师父一样!”云暮烟十分肯定。

    “是一样吗?”天武王语气变的明显冷淡了许多,望着那些孤行人说:“你走了一圈,还是在扛起武王的责任,掌握武王的权力。”

    “只要孤行人立足了,就可以恢复过往的村主制!”云暮烟没有丢下过初衷,她一直相信,只要有决心,愿意坚持到底,现在孤行人的情况就只是权宜之计。

    “我们走过无数次这种怪圈,最后发现,想跳出去,并不可能。世间总有许多不可能之事,如冷热相触必然融合温度,强求毫无意义。既然你还不愿意接受面对真实的现状,现在你不必回去,很快你会想通孤行人口中的自由本质。”天武王说罢,望着孤王说:“能击败龙王,很不错。”

    天武王径自一跃跳上石墙,龙王过来时,看着李天照道:“今天,是你赢了。”

    “期待你有突破再次交手。”李天照倒没想到龙王会这般说,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是今天输的无话可说,只是,明天、下一次交手会如何,却不一定。

    龙王输了会认,却不会服,因为还有明天。

    天武王走了,清扫队的人也没有再跟孤行人打的意思了,各自找寻自己人,收拾了做撤离的准备。

    李天照见玄衣带着搏命鸳鸯和玄天之地的一些王将撤走了,他知道接下来还得面对家庭内部的问题,也就不会急着追出去。

    至于云暮烟,显然跟孤行人会有话要谈的,李天照虽然有很多事情想问,却也不认为应该急于眼前。

    于是,李天照望向暗剑王沉下去的位置。他对暗剑王此刻的情况,实在好奇的很。

    李天照踩着粉尘的地面,每一步走,脚都会陷下去,直到看见彩色半圆光罩的顶部了,他才停下来,蹲着,对着下头喊话说:“都打完了,你还准备躲在彩色的光蛋里多久?”

    彩光中的暗剑王体内的各种性质的混沌印力量和混沌污秽之气意外混合,失控,外放,产生的异常强大的彩色光罩让她意识到,这是突破的契机!

    于是,暗剑王不敢打破这种状态,绞尽脑汁的解析着体内看似紊乱的力量的各种变化,以及流动规律。

    如此持续不断的尝试,暗剑王渐渐有了不少收获,刚确定的得到一种收获,突然听见上面李天照的声音,她不由大怒!

    彩色光罩突然收敛,暗剑王飞冲而出,一闪拉远了跟李天照的距离,紧接着,奔走着又一冲,一跃,跳上最近的石墙,过去了。

    李天照很是奇怪,不知道这暗剑王是什么意思。

    至于这般迫不及待的离开?

    李天照正自奇怪,突然觉得墙壁那边的气流有异,急忙拔剑在手!

    只见一束黑色光束,后面拖着彩光,突然射穿了厚石墙,顷刻间就飞到了李天照眼前!

    ‘什么玩意!’李天照措手不及之下,也来不及回避,下意识的挥动红渊斩了过去,却又在触及的瞬间,突发奇想的撤去斩击的剑劲。

    于是,长达十丈的黑色、拖着彩色光身的光束,瞬间钻进了李天照身体里,又通过他的体印,从右手的剑上飞了出来。

    右剑飞出去的光束出来的时候,李天照左手的剑里钻进去的光束还有很长。

    李天照从没想过对这种外放的、明显的混沌碎片力量采取移转星月的手段处理,暗剑王的攻击太过突然,他不及回避,竟然就下意识的这么做了。

    眼看着左手进来,右手剑上飞出去的光束,就是在他身体里走了一趟,那种奇特的滋味,跟招架剑劲很不相同。

    光束进入体印之后,彩光和黑光看起融合一起,实际上却根本不相容,稍微一些碰撞触动,就会失控。

    李天照觉得,好在他之前因为红渊剑里遗留的黑色混沌之气力量吸收到体印里,让他的体印也具备了这种质性,否则的话,肯定会在他体印里失控爆开。

    眼看着暗剑王袭击的手段急速飞了回去,射上厚实墙壁时,轻易就贯穿进去,紧接着,光束自身突然失控,形成强大的爆炸!

    轰然巨响之下,一团彩色光球,扩散开去。

    一堵厚达数丈,长达几百丈的石墙,被炸毁、震塌了一大半。

    震动之声,引得云暮烟和孤行人们纷纷侧目,却听见暗剑王大笑道:“孤王的绝技真相原来如此!下次见面,再争胜负!”

    声音,越去越远。

    李天照本来想追,可是,暗剑王已经跑出了他气流感知的范围,去的远了。他自己眼下一堆事情要处理,也没有心情长途追击了。

    李天照看着云暮烟和孤行人一圈,却没见到小冰雪,于是在城里转着,找着。

    突然,李天照看到前面,倒塌的屋子里,站着小冰雪。

    两人四目相对,半晌,李天照刚要开口,就听见小冰雪抢先说:“你想问是否本王告密?不错,是本王。”

    李天照叹了口气,是的,他是有此怀疑。当时他跟云暮烟在城外树林,小冰雪出去找过,却好像没注意到他晃动树木那般又走远了。之后不久,玄衣和他父母就去了,准确的找到那棵树下。

    李天照当时从时间推敲,并不能确定玄衣是不是自己看见了他晃动树木寻去的。

    李天照当然也不能排除孤行人的嫌疑。

    而此刻,战斗已经结束,如云暮烟所说,这座城里的孤行人,明显没有告密者。

    那么……李天照想不确定,也不可能了。

    “既然是你,为何不逃?玄衣答应保你?”李天照听小冰雪的言语,知道她是北风寒雪武王,那也就没什么好问了,北风寒雪武王恨他理所当然,不择手段的报复当然也不奇怪,故意添油加醋让玄衣误会,更是必然之举。

    “玄衣王将岂会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告密者,让孤王不快。何况她是玄天武王的子王,知道本王是谁的话,会比孤王更想杀了我。本王原本打算,死了云暮烟,孤行人的力量可以为我所用,而后以此为立足之根,加入三十六武王联盟,重头再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