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394章 找个最能背锅的人  大唐乐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管表演的内容是什么,能够引起人的共鸣,打动人,它就是一个好表演。

    这种新式的歌曲表演形式,其实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太乐署的歌艺竞演舞台上了,大家对它的接受度已经很高,倒是把第一次看到这种表演的李隆基和赵丽妃,武落衡三人看嗨了。

    因为歌曲到了后半段急转直下,鸡也飞了,鸭也跑了,大红袍被淋湿了,胭脂被雨水淋成了红泥巴,娃娃也哭了,却是给大家营造了一种别样的囧囧的喜剧氛围,放大了大家脸上那种会心的笑意,只是觉得这歌唱的好真实,好接地气,世上说不定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直到许流芳的表演全部结束,向台上的评委和台下的观众鞠躬的时候,大家还沉浸在她营造的场景中没有出来。

    “丽妃娘娘,看完她的表演,您有什么样的感觉。”李龟年率先向赵丽妃问道。

    “很好,歌词虽然直白,但是歌声很甜,很有感觉,本宫都因为她的歌声,想到了早年在民间时看到的一些场景,与她唱的简直如出一辙。”赵丽妃按照自己的感觉道。

    在刚才她侧过脸的时候,可是看到了李隆基十分享受的表情,也就是说,李隆基是很喜欢这个表演的,那她当然是会照着李隆基的感观夸奖了。

    而她的话音才刚落,武落衡就直接把话接了过去,道,“像这样的民间俚曲,虽上不得大雅之堂,但也能带动大家的情绪进入一种特有的画面之中,实属难得,本宫十分看好你,会给你高分。”

    整句话看似夸奖,但是,‘上不得大雅之堂’这句话才是重点,有暗指出身民间的赵丽妃上不得大雅之堂的嫌疑,说完之后,她还越过李隆基,瞄了一眼李龟年,貌似对他刚才向赵丽妃提问,却不向自己提问,感觉很不爽。

    李龟年此刻算是知道李隆基为什么会尽量避免坐在她们两人中间了,受两女人的夹苞气,那可真是很憋屈的。

    给武落衡陪了个笑脸,李龟年又道,“陛下,您对她的表演又有什么评价呢!”

    “极致的涵雅,能让人听出很多的弦外之音,极致的直白,却也能够给能构建比较真实的画面感,她的表演能另辟蹊径,在直白中勾勒出画面,以此来打动人,实属难得。

    朕就是觉得,这个表演有些太短了,没有看够,如果能把回到娘家的一些家长里短也给唱出来,演出来,让整个故事圆满,那就更好了。”李隆基很是中肯的道。

    他的意思就是说,雅不雅俗不俗的,反正这个节目本身是一个好节目。

    “陛下说的在理,用直白的表演打动人,是她这个节目的亮点,只是节目的时长,要充分考虑到观众的情绪,在你的节目中如果能给人获得趣味感的同时,再获得满足感,它就能再度提升一个层次。

    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每个人只有一次表演的机会,咱们现在就依照她本次的表现,给她打分吧!”李龟年跟着李隆基赞了一句之后,把现场拉回到流程道。

    打分的方式,就是在四人举一下两个写有数字的木牌,他们的左手边有个装着写有一到九的九个数字的牌子的盒子,右手边同样放着一个这样的盒子,左右手都举九的话,就是九十九分,当然九十九分也不是最高分,还有一个满分的万胜牌,代表一百分,但是这个牌子不能连续举,每场最多用三次,它不仅有打分的功能,还代表评委保举选手,获得两个以上万胜牌的选手,可以直接晋级下一轮。

    而武落衡,想都没想就先举起了代表满分和保举的万胜牌,倒是那赵丽妃被她这么一激,却是不如她刚才夸奖许流芳时那么好,只是随意抓了两个数字牌举了起来,竟然只有三十六分。

    这一下子,就可以看出武落衡与赵丽妃的高下了,不说在周文静报出了赵丽妃的分数的时候,台下看嗨了的观众发出了一片嘘声,就是李隆基的面色也有些僵硬,毕竟,自己刚才的话,其实也算是在夸奖许流芳了,赵丽妃被武落衡这么一激,立即就变脸,推翻自己刚才说的话,这就显得她十分的不理智,不给自己面子了,她毕竟是皇室的贵妃,在这样的公众场合,得保持一些皇家的风度,颜面才好。

    幸好,按照规则,评委这边要去掉一个最低分和一个最高分,在只有一块万胜牌的情况下,赵丽妃和武落衡打出来的分数都被取消掉了,最后,李隆基打的九十五分和李龟年打的九十三分才是有效分数,倒是没有让许流芳在评委评分这一块落下大比分。

    然之后,到了大众评审团评分的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这边也有可能是两位贵妃娘娘的战场,因为,赵丽妃和武落衡都把目光朝左侧的大众评审席看了过去,倒是搞的他们手上给分的牌子,不知道该举还是不该举了。

    “你有什么好办法?”看到那些大臣们尴尬犹豫不知道该举不举的神情,李隆基皱着眉朝李龟年身边歪过去,小声问道。

    李龟年朝那些不肯举牌的人瞄了瞄,又朝舞台上负责统计分数的周文静使了个让他继续将节目主持下去的眼神,才开口对李隆基道,“其实咱们不用有什么办法的,我猜两位娘娘今天在台上这样的情绪肯定也是从头走到尾了,所以,大众评审就算一直不举牌,对于选手们来说问题也不大,主要以您和臣的评分为准就好,反正是算平均分,不过啊!进入十强淘汰赛以后,您还是少带她们来做评委的好。”

    闻言,李隆基面色一苦,郁闷道,“这样的话,朕闷在宫中岂不是很无聊?”

    “陛下若是觉得烦闷无聊,臣这里,却是有些唱词话本,需要您斧正。”李龟年想到了‘歌仙刘三姐’推出来之后,可能引发的社会反响之后,突然计上心来道。

    如果‘歌仙刘三姐’最终演出的话本,是由皇帝亲自润笔的,那么,李龟年自己身上的压力,就会小好多,这个世界上,可没有比李隆基更能扛起这口锅的人了。

    果然,在听到李龟年有艺术上的事情给自己做之后,李隆基的精神顿时就兴奋起来了,编戏剧,写唱词,虽然不是拿乐器玩音乐,但同样是他喜欢做的事情,而且,就算他是在御书房写,那些御史也挑不到他的毛病,毕竟,皇帝也是需要有一些文学作品的。

    于是,他给了李龟年一个还是你懂我的眼神道,“如此,朕就抽些时间帮你看看,不过,依朕对你的了解,这里面,只怕还有其它事情吧!”

    李龟年卖了个关子道,“您看过之后,就一切知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