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二十三章 用户的需求就是我们的使命  咸鱼的自救攻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话说得声叔半晌无语,心说合着你就只考虑白嫖人家啊?

    到了这个时候声叔当然对创业融资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财务投资和战投的区别也比较清楚了,战投给出的价码通常要比财务投资高一些,这是不言而喻的。不过这种要求别人在没有战略的情况下进行战投的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没想到就在身边发生。

    只见微信上,张铭并没有纠结于巴人传媒为什么没有“接受战投”的价值,而是说:我们想进军的是影视传媒,准确的说是同时具备影视、综艺和艺人经纪的传媒公司,不想进军实体。我看巴人传媒就听合适的。

    实际上声叔连楚垣夕那句话的逻辑都没想通,每个字都认识,连成句子提取句子主干叫做“巴人传媒没有价值”,但楚垣夕显然不是这个意思。问题就是什么叫做接受战投的价值呢?

    只见楚垣夕先回了个笑脸,然后说:总裁,现在上街上拉条狗都知道你们想进军长视频。但是值得你战投的是那些已经拥有成功作品的传媒公司。不用我给你推荐几家吧?

    张铭发了个问号:你的这个态度比较耐人寻味,拒绝又不直接拒绝,连价都不问,反而劝我主动退缩。你似乎有什么计划需要保密?

    楚垣夕心说不愧是张铭啊,猜的够准的,小康大电影上线之前我是不可能接受什么战投的。不过小康大电影史无前例的票补方案他到现在还都没跟任何人详细说过呢,所以值得继续保密::你想多了,现在巴人传媒叫不上价,这叫自知之明。

    张一铭:那什么时候叫的上价?

    楚垣夕:怎么也得等明年。

    张铭:现在接受战投的话我可以用换股的方式,我们可是做过pre_ipo的。等2021年应该就不可能了。

    楚垣夕再次发了个笑脸,但是不知道该打点什么字为好。您都pre_ipo了,您这股票还有什么太大价值吗?除非上科创版,到我大a股来上市才有换股的价值可言。

    只听声叔问:“头条系,这是要去哪上市啊?纳斯达克?”

    “纳斯达克他真未必敢去。”

    “为啥?因为米国查tiktok侵犯用户的隐私?那不是为了阻止头条系开发米国市场的欲加之罪么?”

    “隐私是能上不能上的问题,不是敢不敢去的问题。”楚垣夕呵呵一笑:“因为侵权,侵权太多了。你想想头条系崛起侵了多少权?光抖音上侵权使用的外国歌有多少?跑纳斯达克上市就是纯送啊,到时候来个集体诉讼,名正言顺的开出史无前例的大罚单,何苦呢?”

    “不至于吧?”

    “不至于?嘿!知识产权可是米国的法宝,穷矫情多少回了?到时候人家说这是你们大天朝保护知识产权不利,俺们米国可保护,然后给你来个示众,这不授人以柄么?肉包子打狗啊。”

    声叔思之不寒而栗,因为好像确实存在这种可能?这就是当初悍然崛起之时冥冥中标好的价格啊。

    “哎,楚垣夕,你看起来不太喜欢跟头条系合作?为什么啊?咱们巴人一半以上有价值的媒体号可是在头条系的平台上,咱可仰人鼻息。”

    “哎哟,你怎么看出来的?”楚垣夕心说声叔的本事有进步啊,“我倒是不怕他给咱们穿小鞋,他要是就那点肚量头条系不可能飞升。再说陆羽那边现在多点开花,对抖音的依赖也早就没有以前那么重了。”

    “感觉,纯感觉。”声叔心说我都跟你这么长时间了我还看不出来?“比如说吧,今天要是阿里大文娱找过来,你是不是就不是这么说了?”

    “那我告诉你我更希望合作方是大文娱的原因。”楚垣夕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原因就是头条系运营的太好了。”

    “此话怎讲?”

    “运营的好所以才能花小钱办大事儿啊,你看看西瓜这运营多精明。我要是做视频平台的我当然也想学头条系,但是咱们屁股现在坐在内容生产者这一边,当然是喜欢豪爽的了。这是原因之一。”

    其实巴人传媒一样是楚垣夕的战略组织部分,有很大的用处。而战投意味着某种“互换”,接受战投就要承担一定的义务,头条系用于互换的资源当然有价值,问题是只有向头条系要求的方向上发展才能体现出价值。楚垣夕现在可不想让巴人当头条系的马前卒。

    于是说话间他又想到了几点原因,心中顿时对自己的直觉充满肯定:“再说仅就影视传媒这部分而言,他们两者体量不一样,成熟度不一样,对咱们态度肯定也不一样。咱就不说战投了,战投太复杂,就说被并购吧。同样是并购,大文娱肯定是等咱们有了成绩才来拍钱,头条系是看咱们有潜力来拍钱,你说能一样么?

    还有,大文娱可以容忍咱们保留核心人才另起炉灶,像地中海和戈壁网络一样,头条系能容忍?不存在的,肯定连锅端,因为大文娱有的是人才,人家能看的上的就是资产,头条系是闯入者,肯定要把并购目标的核心团队吸收进自己的体内进行消化。你说我更愿意跟谁交易吧。

    而且调调戏最近组织升级,就算咱真想接受战投,现在谈合作也是浪费时间。战投啊,价值不大合同可不简单,你总不能直接跟张铭谈吧?等你谈完了。对方负责人可能都换了,还得重新谈一波。要谈也要等他们升级完毕了再说。”

    声叔心说其实这些肯定都不是直接原因,而是《我服了》还没兑现呢,否则你卖资产比谁都积极……

    这时他发现楚垣夕还在刷新闻,而张一铭已经半天没说话了。他还是有点心虚的:“怎么不理你了?是不是你把人家撅了人家不乐意?”

    楚垣夕打开一条热乎出炉的新闻:“不是,你看,刚刚出现的。”

    声叔凑近了一看,标题是——《飞书突遭微信大范围屏蔽》。飞书就是头条系出品的远程办公软件。

    “他心肝宝贝刚刚被大龙爹封了,他还有心情跟我唠嗑啊?指不定砸什么东西呢。”

    “我靠,这不会又一场头鹅大战吧?”

    声叔当然知道现在这时间远程办公有多火,小康那边还在微信企业版和钉钉上徘徊了一番呢,飞书作为强有力的搅局者,最终还是需要通过微信来传播……。

    “不会不会,龙爹急了连企鹅新闻都打,打你个飞书怎么了?不但封企鹅新闻,龙爹还封qq小程序呢。飞书?飞书这龟儿是什么鬼?还需要暗箱操作?”

    这事还确实有,声叔只好唯唯诺诺:“这就看大龙爹怎么回应了。”

    楚垣夕模仿着大龙爹的口气:“回应?回什么应?先封了再说。封不了钉钉我还封不了你吗?”

    “嘿,你咋知道大龙爹不会封钉钉啊?我倒看看什么时候把钉钉封了就好玩了。”

    正说着,突然,楚垣夕置顶的微信又开始跳了,这回变成了大文娱的老樊。

    声叔心说不是吧?大文娱真要投资巴人传媒了?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

    没想到并不是,老樊说:听说你们在岛国推广虚拟偶像直播做的很好是吗?

    楚垣夕:没有,被骂得超惨。您需要的是?

    其实随着事态发展最近几天巴人的岛国区油管账号数据已经回升了,口碑反弹,关注反弹,不枉巴人这么挖空心思给他们示警。

    老樊:我们啊,我们最近想把钉钉推向岛国,已经做了本地化,需要宣传一下。投广告的话太不接地气了,因此我就想到你们的虚拟偶像,正好合适。给我们也推一下?

    声叔一看这倒是真合适,虽然看起来八竿子都打不着,但是归因的话正好归在一起。

    只见楚垣夕回复:没问题,您们预计什么时候上线?

    老樊:明天。

    明天就是3月1,楚垣夕心说您这上线之前联系推广是不是太随意了一些啊?

    只见老樊马上又补了一句:其实我们有推广计划,我这是临时想起来了。

    楚垣夕:行,我们这边刚好有一条相关的长视频要po出去,把钉钉给剪辑进去,很切题。不过你们那边速度够快的啊!

    这个说的就是铃木裕爷爷发愿搞的那个视频,因为主要以纪录为主,所以并没有特别费时间,最终是占用了他自己几天的时间,但没占用巴人信息的,而是找到一位常驻金陵的岛国摄影导演竹内亮进行合拍。

    然后,巴人信息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剪辑、字幕、配音、特效文字等等操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不过多了老樊的需求,肯定还得调一调。

    只见老樊回了一个熊猫头狂笑.jpg:那没办法,我看到岛国网友说听说国朝钉钉特好用,希望岛国本土也能有这种上课形式。用户的需求就是我们的使命!

    楚垣夕心说这就是你送给他们一个山川异域日月同钉的理由?您心情还挺好啊?他也回了一个熊猫头阴险笑容的表情:那您最好把那个求爸爸饶命+五星好评一次付清的视频也翻译一下。用的上……

    这天晚上回到别墅,楚垣夕发现于娅楠已经回来了,正跟冯林一块研究手机呢。

    楚垣夕伸脑袋一看,于娅楠正跟那甩呢,拿着个米10甩来甩去,小臂带动大臂,大臂带动肩,肩又带动胸腹,甩起来很有韵律。

    “您这干嘛呢?什么新式的健身运动吗?”

    “什么啊……”于娅楠久别之余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特别是冯林居然已经开始创业了,让她这种情绪分外强烈,因此也没跟楚垣夕过分亲昵,而是一扬手:“你听,这个手机甩起来会发出‘哒哒哒’的噪音。”

    冯林面色阴晴不定,“今天有店员也跟我反映了,说有客人问起来,问是不是手机坏掉了,还是质量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对使用有影响吗?”楚垣夕接过来试了试,果然是有点声音,不过随着晃动还挺有节奏感的,并不是那种嘈杂的噪音。

    看冯林摇头,楚垣夕觉得挺简单的:“那不就完了,不影响使用怕什么?说不定是小米的什么高端设计呢。你问问啊。”

    “哎呀你可别提小米了!”冯林往沙发上一躺,摆出咸鱼的姿势:“你根本想不到我们现在每天面对的是什么问题。我真是坑了,心累!”

    “又怎么了?”

    “我店员现在每天遇到的问题都是——小米容易坏,你这保质期不够啊!小米发热太高了,眼看冬天都过去了,我们不需要暖宝宝了啊!小米品控不行,你们这个甩起来出声肯定是质量问题!还有还有,最讨厌的就是,肯定不如华为!这些用户偏见一旦形成了根本不会改,小米想进高端机市场我看玄,啊——前途真是一片灰暗……”

    说着她一个鲤鱼打挺又翻坐起来,“它这个真不是什么高端设计,我都问过了,这叫光学防抖。问题是人家问华为为什么不防抖,苹果为什么不防抖?我们怎么回答?”

    “苹果为什么不防抖?苹果,苹果它底盘低啊……”

    “我咬死你!”

    冯林顿时饿虎扑食一样扑过来,不料楚垣夕忽然灵机一动,把她抱住之后说:“我看这么着,你可以反其道而行之,让销售员就拿米10跟那甩,主动的甩,哒哒哒特有节奏感,好听。然后跟客户说这叫光学防抖,新性能,咱都没见过,高端。”

    “这都行?”冯林一琢磨,似乎也未尝不可嘛,销售不问过程,要的是结果。

    只听楚垣夕说:“你现在发愁的叫做小米的易招黑体质,这个简单,给你店员发讲义,把怎么克招黑给普及一下。”

    “怎么克啊?”

    “简单,第一抬高自己,比如说米10发货慢被网友吐糟,雷布斯亲自在线帮催发货,哪家总裁这么行?

    第二贬低对手,小米线下卖手机那是真实诚,被人喷成马的一款线下机叫做cc9e,什么参数你知道吗?被喷因为是720p的屏幕,但是其它参数是屏下指纹、骁龙665、超广角三摄、玻璃后盖、typec的口。

    你对比一下荣耀畅玩play、oppo的a系、vivo的y系,这都是他们拿出来主打线下的坑爹机型。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知道怎么说了吧?”

    线下机和线上机其实不是同一套销售逻辑,冯林虽然初入行,好歹是入了,这点道理还是懂的。用户到线上买手机,特别是买安卓机,参数和价格肯定要进行全方位的比对,略微坑爹就会被群嘲。换言之网上买手机的基本都是略懂一二的用户。之前vivo的iqoo3就被称为专为衬托米10而发售,马上过两天的黑鲨3游戏手机不知道行市如何。

    但线下机,卖场不可能把参数写成黑板展示给客户,客户基本上也不太懂,靠的就是销售一张嘴。所以vivo的y系列才敢配一个骁龙435大摇大摆的拿到线下卖钱,放线上不被人骂疯了?

    “emmmm……让我康康。”她快速翻开自己的记事本,然后面色惊喜:“友商最近在卖畅享10e,好像一样是720p瞎眼屏,塑料后盖,处理器不是麒麟而是联发科mt?这可得好好对比一下!”

    楚垣夕心说您这一口一口友商是什么情况?您还没被小米整合呢,犯不上啊……不过他拿过冯林的笔记本看了一下,然后眼睛都快瞎了!

    “友商这个手机,唯一值钱的部分就是这个logo了吧?这也敢卖999?他们以为是成龙大哥攻沙啊?一刀999……”

    之所以楚垣夕也改口,因为这不是机皇,这是垃皇。这款手机肯定是卖给中老年人卖国民情怀的,但是连个typec的口都没有,中老年人最需要这个。一句话形容他的心情,那就是,这是买logo送电子垃圾!

    正在这时,他电话忽然响了,而且是陆羽拨来的。这可有点蹊跷,没有突发事件陆羽不会拨电话。

    冯林正准备跟干事们赶紧开个远程会议,只听楚垣夕“嗯嗯”了几声之后问:“227?227是什么鬼?啊,这么回事?别,别别,咱不掺和,跟咱没关系而且太危险了。对,假装不知道。”

    陆羽的声音透过电话机都能听见:“这事跟咱们没关系吗?咱们之前仗义执言过那么多次啊,现在咱这的微博留言,您看看,都在鼓励咱们发声啊,这不正是咱们作为意见领袖的责任和担当吗?而且跟咱们确实有点关系啊……”

    “我理解你蹭热点的渴望,但是这回不行,我不同意!小fx是你我能惹得起的?那都是从《陈情赋》转过来的,《陈情赋》是什么?是《魔道祖师》啊。那帮粉丝有多少是mdzz?你不怕啊?什么叫做天下苦小fx久矣?你快歇歇吧!给我装死行吗?”

    邪教往往有着严密的内部组织,三观无法描述,并且坚信自己是正义的。邪教又有着强烈的唯一性,宣扬教主天下第一是常态。这种组织的事情怎么敢凑上去呢?人家推广自家观点的过程中使用任何手段都理所当然是正义的,谁敢不同意一个试试?

    所以楚垣夕真的怕了。上一个表示不怕的是水木的严宁教授,国内最著名的年轻教授,被人家粉丝按头安利仍然执迷不悟,还敢喜欢朱亿龙,反手就被小fx举报了一个学术不端。所以楚垣夕不觉得怂一下有什么可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