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十八章 都别装张飞  咸鱼的自救攻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哎,也不知道你这个橄榄枝抛出去,人家接不接?”徐欣回到咖啡间,一边说着一边就发现似乎楚垣夕跟老宁聊的挺高兴的?“哎,你们聊什么呢?”

    楚垣夕和老宁相视一笑,由老宁对徐欣说:“聊对小康的投资啊。这不是小楚要融b轮了么?”

    “什么情况?”

    徐欣顿时就精神了,只听楚垣夕说:“小康b轮,我觉得稍微降一点,融前180亿也可以接受。pre_b巴人给融了5.5亿,b轮再融个35到40亿也就足够用的了。然后宁总也基本认可这个价位和融资规模,决定跟1亿。”

    “哎哟你还会降价呢?可喜可贺啊!”徐欣心说这老宁是怎么回事啊?万年不投资的都决定跟一手,是刚才楚垣夕发挥的太好了,十分深刻的针砭了美多的弊端?还是觉得小康和美多的战略合作有望达成?达成之后价值就会涨,所以提前进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我也不能落后了。”她拍着桌子说,“我跟两亿!”

    楚垣夕心说两亿您也好意思说的出口啊?但是考虑到徐欣目前用兵确实有困难,两亿可能已经需要她动用预备队了,也没法要求的更多。

    但他不知道徐欣说完就后悔了,因为想到了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楚垣夕刚才纯粹就是在演,营造出要和美多联盟的架势来,这样就有了更美好的预期,当然利于马上就要开始组织的融资电话会喽!你看这不是老宁就上当了吗?

    但是这事就没法打听了呢……

    于是楚垣夕赶紧组织融资电话会,先群发邮件给早期的投资者们,然后通过徐欣和袁敬广撒英雄帖,把这个电话会定在28号晚上。

    然后在百忙之中他不得不抽出点时间来分配给冯林,不是别墅里的冯林,而是快要急死了的冯林。

    “你这样不行,你这么开店卖手机完全就靠小米的牌子,你的销售员基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他视察完冯林的样板间这么说。

    冯林速度还是挺快的,显得很积极,不但一应手续在楚垣夕派人帮助之下顺利办理下来,店也以合理的价位盘下来几个,人手在刘璐的朱魑下快速招募了一些,连样板间都搭好了,第一家销售点已经可以开始营业。

    但是这个营业的水准实在是堪忧,不是装修配不上小米新机的档次,也不是服务不周到或者销售员不热情,而是仓促找来的销售员的销售能力不行。

    要知道线下的手机销售靠的就是销售员,销售员不灵那肯定是卖不动的,因为米粉肯定直接线上买了,很少有在线下买小米的。因此销售员针对的是路人,甚至对小米有一定偏见的路人。

    而冯林的销售员只会介绍米10的产品有多好,性能价格如何如何,最多就是埋汰一下友商,这哪行啊?万幸的是vivo及时的推出了iqoo3衬托米10,使得销售员还有不少话可以说。

    冯林倒是沉得住气,也没指望刚开张就门庭若市,特别是现在的人流也市不起来。

    因此她说:“大哥,我太难了!你知道开一家新店会遇到多少奇葩事吗?我一口气同时开了五家,我现在心累!我这两天光解决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嘴唇都冒火了,你看看,你看看!”

    楚垣夕在冯林撅起来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但是一点都不可怜她,因为她的经销商开局从一开始就是站在别人头顶上的。就这样还有脸叫难?

    别的经销商没可能直接对接小米,只能对接渠道商,从渠道商手里拿货。而冯林做的是经销商的事情,做好了就有望成为渠道商,别的经销商看见得哭死。

    所以他的建议是:“刘璐不是帮你找了几个合伙人吗?你把鸡毛蒜皮的事情交给他们啊。”

    “都说了是鸡毛蒜皮,我自己解决效率高,再转给别人还得交接,还有理解上的差异,效率多低啊?我这不都解决的了?现在这样其实已经不错了,刘姐非常给力,给找的销售员大部分是有过手机销售经历的呢,你还要怎么样啊?”

    “我还真想怎么样。”楚垣夕说着不由得想起一个人来,“你等等我,我给你找个厉害的销售大师过来给你们讲讲,提升你销售员的业务能力。”

    在冯林看来她这里最缺的其实是时间,没法按部就班,更没有时间去培训销售员,不是不想培训,而是根本就没时间找合适的讲师。能找到这票会普通话术的销售员,在如今的状态下刘璐已经尽力,再找讲师实在是难为我胖虎。

    其实,楚垣夕感觉她最缺的是经验,当老板的经验。当老板的就是把合适的工作以合适的流程分配给合适的人员,只做必要的事情,肯定不能事事都亲力亲为。没有合适的人员能做怎么办?提升自己的招聘能力,找到合适的人。

    在这方面楚垣夕自己就不是什么好的典型,喜欢自己强上。不过他要做的事情要么需要保密,太多人知道了不好,比如里程碑6的内容在必须知道的小范围外只找了薛建华一个人分担自己的工作。

    还有一些事情确实是不好找人,楚垣夕有很多独特的商业上的行为必须亲自推动才能保证没有偏差,扔给别人一天就能面目全非。所以他也只能把偏传统的模块分配给其他人来做。

    当然冯林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所以楚垣夕也不拔苗助长,至少不能现在就指挥她你该怎样怎样。

    冯林当然希望有人给讲讲,特别是给她讲讲销售。她要干这个不能只有楚垣夕资助的五百万启动资金,关键需要能力。但是她连管理都是纸上谈兵,销售是神马?

    刘璐倒是给她找了几个有能力的人搭班,构成管理层,但是其中并无任何销售大师。这个年代现场型销售大师已经越来越少了,大量的销售被挪到了网上,然后按照公式化流水化的方式无脑营销。

    这种online的营销模式虽然经常进化,但是只要随时跟上就好,网络销售怕的是动作太慢被人打出代差,以前有效的销售方式失效,但是只要掌握最新的“方法论”,剩下的就是无脑a出去。

    这也是大量低质且低智的手游能够大行其道的原因,山寨手游显然是网络销售时代最典型的商品。

    “不过,你还认识销售讲师?你认识的人可够野的啊!”

    “嘿,我认识的人当然野了,做自媒体就没有不野的。我请的人很厉害,你最好拍摄视频作为教材反复的给新人看,老的销售员如果学习能力不行领会不了的,尽快吐故纳新。”

    说话间楚垣夕洋洋得意,因为这个人一般人还请不到。人家现在已经不搞销售了,改玩抖音,靠抖音传播自己的理念吸粉,然后通过粉丝经济赚钱,通过付费分享自己的销售知识赚钱,岂不是比做销售本身轻松多了?

    所以,作为抖音mcn界的常青树以及事实上的一股清流,巴人自然有机会接触到这样的人,做自媒体的好处就是有机会认识各式各样的人,人家还得卖自己个面子。

    于是到了28号,晚上要开电话会议作融资,下午楚垣夕尤有余暇去旁听销售课。

    冯林自己租赁的总部也在巴人附近,所以一迈步就过去了,但是场地就显得简陋了不少,无非是正常的大开间办公室。此时被整理成里面讲台外面几大排座椅的样子,冯林坐在最前边,聆听销售达人周老师开讲座。

    要知道这位可是出过书的,楚垣夕还真翻过,知道他并不是一个提倡以“话术”为主打的销售人员,同时对渠道、经销商、产品和服务有着比较深刻的理解,所以才介绍给冯林。而且这人不像其他销售冠军销售女王一样纷纷转型微商,这一点殊为难得。

    不过他也是一个信奉汤姆霍普金斯“卖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卖”这个理念的人,所以楚垣夕没有动过把他拉进小康的念头。

    结果周老师刚讲了个开场白,正说着:“生意,就是让‘陌生人’产生‘意愿’,所以叫生意。销售,就是展示个人魅力,销售商品其实就是在销售员展示自己。所以卖什么并不重要,我们卖的不是产品,而是产品的功能……”

    刚说到这,楚垣夕电话开始震动,他只得赶紧跑出去,因为是徐欣的来电,让他赶紧回公司。

    “啥事啊?”楚垣夕很纳闷,徐欣已经到了小康,晚上的电话会议她要现场参与。虽然托儿是不给当,但是重视程度是要表现出来的。

    结果电话那头徐欣以极为平和的语气说:“软银的代表来了。”

    “啊?李靖飞?”

    “对,还有一个消息。”徐欣顿了顿,“你没加过张武的微信吧?”

    “没有啊,上次真是初次见面。”

    徐欣顺手转过来一个截图。

    楚垣夕一看心说特么孙贼,有你的!张武朋友圈里先是称赞楚垣夕少年有为,拥有的资产价值和他们美多的老张总差相仿佛。老张总去年福布斯排名全国刚好不在100名内,所以引起的关注不高,实际上也就是将将的名落孙山而已,可见楚垣夕两年时间从零开始多么牛逼。

    恭维完了之后他公开谈论了楚垣夕表达结成战略同盟的意愿,但是美多内部经过激烈的讨论,最终决定各自探索便利店在本地生活中的价值。

    楚垣夕肯定没心情继续听销售大师的讲座了,虽然张武说的特客气,但是就没有这么做事的,我拿好言对你,就算不是真心的,但是你丫凭什么知道我不是真心的呢?这特么就是公开打脸了!特别还是在电话融资会之前发出来。

    不过这种事情也难免,而且主要怪自己。跟张武见面其实往后推推也未尝不可,最终安排见面时间没有考虑融资节点有几个考虑。

    第一个想的是真要进行战略结合,肯定不是一个能够快速达成的协议,比如主次问题?也就是谁听谁的。战略同盟无非利益交换和共享,楚垣夕的想法是在谈判的过程中,小康拿出里程碑6中的ai社群电商功能,成为一个极具分量的砝码,引导美多接受己方更多的要求。

    如果拿出里程碑6之后再跟人家谈,很可能人家当机立断已经开始山寨了呢,美多可是具备线上体系的巨型零售商,国内商超里有数的强者,山寨不了线上内容还山寨不了纯功能么?真要是快速照着小康潜伏版的功能制作自己的功能,然后楚垣夕再表示可以谈谈,人家可能就不谈了。

    这个ai社群电商就是当张武说“我们确实缺功能,但你这么牛逼你为什么不做社群电商”的时候,徐欣所说的楚垣夕有替代方案。这个方案不把店开到小区、开到写字楼宇,是没法实现的,关键在于数据。

    第二个想的是,不进行战略结合,这个可能性更大。不同盟也没关系,只要楚垣夕表示出这个意愿,肯定有很多投资人看好,比如cc投资的老宁当场就看的很好。最近绝迹于投资市场中的cc甚至拿出真金白银来表态,这就相当有利了,可以作为电话融资会的压仓石。

    至于徐欣那两亿反而差点意思。

    第三个是楚垣夕是真的不想弄出天鲜配第二。美多和小康基本处在同一赛道上边,拍钱并购的时候很容易撞车。并购的时候打价格战便宜的都是段陆庭之辈,这是楚垣夕十分不乐意的,他宁可为了用户打价格战,也不愿意为了并购而拼资金,前者是有意义的,能教育用户心智,但后者没有。

    但是这些都是有利的地方,有弊之处就是像现在这样,对方快速公开拒绝,对更多投资人来说肯定比没有这件事情更糟糕,因为无论怎么粉饰,小康主动运作的事情被拒绝了。

    这让楚垣夕一度产生怀疑,难道自己早先把美多视为唯一劲敌这件事情被谁泄露出去了?但是不能啊,这事自己心里知道,从来就没跟人说过呀。但是对方敌意怎么这么强烈呢?

    是我长的太帅了吗?

    等到楚垣夕回去,发现李靖飞正跟袁苜扯呢。“哎你们这就不对了啊艹目,没楚垣夕这么干的,我上次都说了要的是战投,要有独占期的,他怎么一扭脸就发邮件开融资电话会了呢?他好歹跟我说一声啊。你说这让我怎么做人?”

    “我没跟你说啥啊?”楚垣夕敲了敲门框就进来了,“我同时也给你发邮件了啊。”

    他心说我当时跟你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我都说了要考虑考虑,翻译成人话那就是“你可拉倒吧”!

    其实楚垣夕知道自己这事儿干的,跟美多朋友圈宣布不合作是一个性质的,只不过国籍一换评论过万,现在是楚垣夕公开表示了融资,所以就……反正都是千年的狐狸,谁也别假装是张飞。

    只见李靖飞看见楚垣夕进来当时是满脸不高兴,听他说完立刻回怼:“但是我都跟别人说了软银打算战投小康了啊。战投基本都是独投,你让我怎么交代?”

    楚垣夕当即一脸好奇的说:“这话应该我问你啊,你把这个公开出去算怎么回事啊?你这不是吓退我的潜在投资者吗?我都没跟你计较啊!”

    “我说的是‘打算’!”

    “你要说是已经投了,那就涉嫌欺诈了啊!”

    李靖飞恨恨的撂下一句话:“得,您我惹不起,孙大圣那边也不太乐意了,他不投了,你自己玩吧!”

    说完就往外走,袁苜想追,被楚垣夕目光阻止。

    他对徐欣摇摇手,等李靖飞确实走远了,才对袁苜说:“我往外放风可不是试探李靖飞用的,就是不想跟他玩。”

    “为什么啊?”袁苜发愁的问,这么一大笔钱飞走了,作为cfo那可不是一般的心疼。

    “你不觉得大圣的钱有毒吗?最近拿了大圣钱的有哪个比较好的?唯一一个比较有气质的还就是格拉比。”

    “你这说话太不讲科学了吧?”

    楚垣夕嘿嘿一乐,“我不讲科学但是我讲因果啊。”

    徐欣稳坐钓鱼台,心说这袁苜也忒沉不住气了,比她哥可差的远。难怪楚垣夕只安排她做一些并购之类的技术性工作。拿了大圣的钱就得看大圣的脸色,这是不用说的,楚垣夕不想拿大圣的钱,她是十分理解的,想不看大圣的脸色?谈判呀!与其谈几个月最后没谈拢,还不如一开始就免开尊口的好。

    只听楚垣夕问:“刚才我来之前你们聊什么来着?”

    “就是一些技术,你不是让我体验过一版么?”

    “我靠他总打听咱们机密干什么啊?这你也聊的下去?”楚垣夕冷哼一声,心说李靖飞吧,他可是有前科的,而且总干这种瓜田李下的事情,说他没问题,你们信吗?

    “你给我的本来就不是全版啊,根本就没完整体验,你还怕我泄露机密?徐大姐您也不说说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