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934 夜  喜上眉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祝又樘刚应下,又听老太后道:“不成……哀家陪你一道儿去!”

    免得那糊涂的东西再不肯信!

    事关苍生大业,若待会儿还敢在她跟前犯糊涂,可别怪她的耳刮子不留情面了——横竖是非得给他扇清醒了不可!

    虽说后宫不得干政,可如今这已不单是政事那么简单了!

    老太后这边摩拳擦掌,带着孙儿就往养心殿去。

    然刚近得养心殿,就见一群太医匆匆忙忙地赶来。

    太后眉心狂跳,向停步行礼的太医们问道:“出什么事了?”

    “回太后娘娘……”答话的是神色略显不安的明太医:“听闻是陛下吐血昏迷了——”

    可他一个时辰前才替陛下把过脉,虽说仍是虚弱燥热,可分明还算稳妥,此时突然出了这等状况,他亦是大吃一惊。

    太后脸色一变:“既如此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进去!”

    太医们连忙应“是”,不敢有耽搁地疾步入了养心殿。

    “……约是半个时辰前,陛下刚醒来,看似精神恢复了些,然一瞧见福公在旁伺候着,便是龙颜大怒,罚了福公二十杖……”太医们在内殿忙着诊治,太后与太子等在外殿的间隙,寻了内侍询问昭丰帝昏迷前的经过。

    太后看了一眼仍跪在殿下的刘福。

    她昨日里便听说了,前晚皇帝朝太子发火之时,刘福也险些被迁怒了——皇帝这是当时没了力气折腾,睡了两日攒了些劲儿,俩眼一睁又开始作怪了!

    可罚大太监便罚大太监,刘福挨了二十杖还好端端地跪在那里,罚人的怎么却吐血倒下了?!

    “而后陛下便让奴们都退了下去,后来是奴才听到陛下咳声,才赶忙进去伺候……可一进内殿就瞧见陛下吐了血,待不过片刻便昏过去了!”跪在地上的内侍瑟瑟发抖地说着。

    太后见问不出个首尾来,紧皱起了眉。

    祝又樘开口道:“退下吧。”

    “是……”满身冷汗的内侍如获大赦,缓缓退了下去。

    不多时,明太医自内殿行出。

    太后忙问:“皇上如何了?”

    “太后娘娘不必忧心,陛下应当并无大碍。”

    太后微松了口气。

    “可诊出因何会突然吐血昏迷?”

    难道是毒性加重了?

    “暂时还诊断不出具体缘故……”明太医斟酌了片刻,才道:“单看症状与脉象,倒有些像是虚不受补,无法受纳之下,所致气脉相冲。”

    “虚不受补?”太后再次皱眉。

    皇帝近来的身子摆在这里,一饮一用皆由太医在仔细盯着,怎么还会出现虚不受补的现象?

    且都吐血昏迷了,这得是补的多过头?

    “按理来说,确是不应如此。然陛下龙体甚虚,再加之肝火旺盛,也许是动怒之下受了刺激……具体缘故,或还需将陛下醒来之后的饮食仔细排查一番之后,才能有结论。”

    话已至此,太后也不再多问。

    只吩咐道:“皇上醒转之前,还需太医守在一侧,以备万全。”

    “是,微臣必当寸步不离照料好陛下龙体。”

    太后被宫女搀着起了身,看向孙子的目光里含着些许暗示:“既安也先回去罢。”

    继晓之事,还须等皇帝醒来之后再行商定处置之法,但所谓商定,也需提早思索。

    “孙儿遵命。”

    祝又樘行礼恭送。

    他与皇祖母所站角度不同,看到的自然也不一样。

    眼下,他所需要去想的,并非是如何与父皇商议对策——

    继晓不会坐以待毙,而在此之前,他需要准备的,是另外一番安排。

    少年出了养心殿,颀长的身形在身后投下暗影,月白色宽大衣袍被夕阳染上了点点金光。

    等在不远处的张眉寿微微抬眼望去,只觉得眼中之人恍若仙人降世。

    然那‘仙人’走近她时,眉眼间的温和神态,却又比这世间任何人来得都要真实生动。

    她仍是小太监的打扮跟在他身侧,二人的身形一同消失在了朱红殿门之外。

    “福公还跪着呢……”

    行远了些之后,四下无旁人在,张眉寿低声道。

    “放心,跪不了多久了。”

    方才他远远看了福公一眼,算是给福公壮了胆的——

    而果不其然,祝又樘离开养心殿不足半刻钟,有伤在身的刘福身形晃了晃,渐以无法支撑的姿态昏了过去,遂被几名孝子贤孙忙地抬了下去医治了。

    倦鸟归巢,金乌西沉,天地间逐渐寂静下来。

    养心殿内,昭丰帝终于转醒。

    皇帝撑着身子吃力地要坐起来,张口第一句话便是:“召国师入宫——”

    皇上召见的口谕,很快被送达到了国师府。

    静室中,继晓缓缓自蒲团之上起身。

    焚香沐浴更衣罢,僧人乘坐华盖架辇出了府。

    一行锦衣卫在前开道,华辇白纱随风微动,其内僧人手挂佛珠,闭目静神,远远望去恍若高山之雪神圣高洁,又似同皎皎月色融于一体。

    所经之处,百姓纷纷避让,有人碍于近日来的听闻远远跑开,也有人忍不住躲在一旁拿紧张的眼神悄悄望去。

    感受着那些目光的隐隐注视,继晓缓缓勾起了嘴角。

    很快,这世间诸人万物,所投向他的,将只有仰视与臣服……也包括,所有祝姓之人。

    ……

    长丽宫内,张眉寿刚陪着静妃用罢晚膳。

    “今日时辰也不早了,张姑娘难得入宫一趟,不若就在我这儿歇上一晚。正好明早可以去御花园走走,有好些花儿是已经开了的,外头轻易赏不到,今日也没来得及带你去瞧瞧……”吃茶间,静妃笑着说道。

    张眉寿笑了笑。

    这位娘娘还真是善解人意地紧,见她似无意离去,干脆就要留她过夜。

    实则她起初是想用罢晚膳便请辞的,只是方才听说国师入宫了——

    如此境况,如此时机,她怕今夜会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她有心想要留下再观一观事态风声,便也不故作客气,直接干脆地道:“留宿宫中怕是有些不合规矩,然或许还要多叨扰娘娘片刻了。”

    “这有什么叨扰的?我一个人平日里不晓得多闷呢,你愿意多陪我说会儿话,我高兴还来不及——”静妃面上笑意真切。

    她自然看得出来张眉寿有心事在,却也欣赏对方一贯的坦诚不扭捏。

    ……

    “陛下将一干太监宫女都赶出去了,只留了国师在一旁作法……说是又做噩梦了,要驱邪呢……”

    寿康宫里,太监将刚得来的消息禀于了太后。

    太后听得面沉如水。

    先是醒来之后连她这个母后也不肯见,直接就召了国师入宫,眼下又来这一套,这哪里是修仙,根本是上赶着送命!

    好在太监宫女虽说赶了出去,暗处贴身保护皇帝安危的影子必然不可能离开——要不然这宫里头敲丧钟还不是一眨眼的事情?

    “太子可过去了?”

    “殿下此时应是正在赶往养心殿。”

    太后闻言耐着性子“嗯”了一声。

    若这糊涂东西还是连太子也不愿见,可就别怪她这个做母后的不给他留颜面了——

    养心殿内,继晓停下了作法,靠在龙榻上的昭丰帝睁开了眼睛。

    “朕觉得好些了……可胸口处,依旧像是压了一块巨石……朕是不是命不久矣了?”他声音虚弱沙哑,更多的却是对活下去的渴望。

    “阿弥陀佛……”

    继晓微微敛目,并未直接回答什么。

    然这等反应,却是最易令人不安。

    此时,内监有些惶恐紧张的声音隔着屏风传来:“启禀陛下,太子殿下前来求见……”

    陛下说了不让任何人靠近内殿,可是太子殿下再次前来,他们却不敢不报。

    昭丰帝听得此言神色便是一沉,一句“让他回去”到了嘴边,却听继晓道:“陛下,此时或该让殿下进来才是……”

    “国师有所不知,今日朕又梦见了太子弑君……朕如今当真不想见他。”昭丰帝语气阴沉难测。

    那更是上天相助了……

    继晓在心底满意勾唇,面上却鲜少地露出了犹豫之色:“恕贫僧直言,陛下久梦殿下弑君,恐怕非是偶然……解铃或还需系铃人。”

    昭丰帝闻言看似不太清明的眼神愈发沉暗。

    “国师说得对……”他不知想到了什么,低声喃喃了一句。

    后沉声道:“让太子一个人进来见朕!”

    内侍应下,祝又樘很快独自入了殿内。

    偌大的内殿之中,香雾缭绕,单是置身其中,仿佛便能使人心神恍惚。

    “儿臣有要事需禀明父皇。”

    祝又樘行礼罢,不顾昭丰帝沉得要滴水的脸色,道:“继晓僧人身份是假,实为先皇与德太妃古氏之子。当年被德太妃的贴身丫鬟使计换出宫去,在古家相助之下,费尽心思以高僧身份入京蛊惑父皇,可谓步步为营,图谋造反之意昭然若揭——”

    昭丰帝脸色微变。

    “你说什么……”

    祝又樘未及再言,僧人的声音缓缓响起:“这话……陛下也信吗?”

    这声音透着说不出的缥缈,入的仿佛不是人耳,而是人脑。

    昭丰帝的眼神有些瞬间的恍惚,待下一瞬,与继晓四目相对,更是连同声音似乎都变得迟缓起来:“如此荒唐之言,朕自是不信……朕信的人,只有国师一个而已。”

    继晓眼底露出满意之色。

    很好。

    这算是最后一道试探。

    接下来,便到了真正该动手的时候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