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931 丁蔷儿  喜上眉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真正的孙氏,或许在入京的路上,便被人顶替掉了。

    至于丁蔷儿与原本的孙氏样貌是否相符——或许丁蔷儿与孙氏样貌相似,再或者当初参加选秀时递上去的画像,根本就是丁蔷儿的。

    丁蔷儿一人固然没有这个瞒天过海的本领,可同在湘西之地的,还有湖广巡抚古家。

    而孙家至多称得上书香清流,而绝非什么名门望族,孙氏的父亲只是当地的一个小官而已,且湘西距京城数千里远,古家若想从中做手脚,可谓再简单不过。

    且还有一点——

    “当初殿下不是查过孙氏的家人亲系吗?”张眉寿语有所指地问。

    此前他们疑心孙氏是被继晓以家人作为威胁,才会对一切闭口不言,是以曾细查过孙氏的族人。

    然孙氏一族人丁凋零,自孙氏被废之后,那些族人与之更是没了什么往来。

    而值得一提的是,在孙氏未被废去皇后之位前,她与娘家人也几乎无甚来往。

    一则是因,在她被选为皇后之后,短短数年间,她的双亲便相继亡故了——

    二来,当年身为后族的孙家并未依照规矩入京领受官职,孙父以不舍湘西百姓为由,继续留在了当地做县令——此举当年还曾被人称赞过。

    且一门书香,孙氏的兄长及其后人之后竟也未曾入仕。

    “若此猜测为真,孙家兴许是后来得知了真相……”祝又樘推测着道。

    那时孙氏已经坐上了皇后的位置,孙家若是再站出来声称那不是孙家女儿,无疑会招来大祸。

    也或许是……一开始便是知情的,源于被迫,无奈为之。

    是以事后只想着尽量远离。

    “到底是真是假,还需见了人之后,才能有答案。”张眉寿道。

    整件事情,虽推测起来还算合理,但无疑是匪夷所思的。

    至少他们先前从未往这方面猜想过——若非是见了画像,她也断想不到此处。

    祝又樘点头:“好,我带你去司礼监。”

    孙氏一直被关押在司礼监的暗室内,由刘福的心腹在审问。

    “不如殿下使人给福公带个信,我自己去吧。”张眉寿道:“如此时机,殿下明面上还是少些动作为妙。”

    皇上待殿下起疑发怒之事,她也已经知道了。

    “无妨,我有思量与分寸在。”

    祝又樘起身道:“走吧。”

    无论如何,他都不放心她独自一人在这危险未能尽除的宫中四下走动。

    见他坚持,张眉寿也就点了头。

    “陛下近两日如何?可服下解药了?”

    路上,她低声问道。

    “这两日有些过分虚弱,有明太医守着,多半时候皆是在昏睡。解药本不愿服,但已交代刘福悄悄喂他服下了。”祝又樘道:“然夏伯父说,父皇中毒不浅,少说也要半月之久才能解其毒。”

    “无论是陛下,还是继晓,如今殿下都还需小心应对。”

    祝又樘点头,以眼神示意她安心。

    很快到了司礼监。

    张眉寿跟在祝又樘身侧,顺利地见到了暗室中的孙氏。

    孙氏一身旧蓝色衣裙,坐在靠墙而放的床榻内侧,头发松松地挽在脑后,脸色是久不见阳光的苍白羸弱。

    她后背靠在墙壁之上,听到有人进来,眼睛都没抬一下。

    直到有极淡的龙涎香传入鼻间,她方才抬头望去。

    气质清贵的俊美少年站在她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原来是殿下啊,这么久了,殿下难道还没死心么……”她说话间,目光缓缓转动着,待落在扮作太监的张眉寿身上时,神情微微变了变。

    又是这个身份不明的小姑娘——

    这些日子,她总会想到这个古怪的少女,忍不住反复猜测对方的身份来历,可总得不到答案。

    四目相对片刻,见少女眼底一派沉静,孙氏收回了目光,无力地扯了扯嘴角:“不必多费口舌和力气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想说,你们回去吧。”

    “你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却宁愿每日受尽折磨,也不愿开口。”张眉寿看着她,问道:“你这么做,莫不是顾念同继晓的旧时情义吗?你们在湘西时,应当便已经认识了吧?”

    到底她与祝又樘推断过,前世的炜儿,多半是孙氏同继晓的私生子。

    这互为利益关系的二人,说不定真有些什么情分也说不定——毕竟若孙氏当真是丁蔷儿的话,那么她与继晓实则是极相似的一类人。

    都是不满命运,费尽心思想往上爬的一类人。

    相似的人,多容易被对方吸引,亦或是存在着某种奇妙的惺惺相惜。

    孙氏没有回答。

    却又听女孩子问道:“还是说,你是为了保全自己的弟弟?”

    “……”孙氏眼神顿时微紧,声音仍旧平静:“我只有一个兄长而已,哪里有什么弟弟。”

    “是吗,丁蔷儿——”

    张眉寿在一旁的椅中坐下,语气随意地问。

    孙氏几乎是顿时抬头看向了她。

    如此来不及掩饰的反应,几乎是说明了一切。

    张眉寿将手中画像的递去,直言道:“你的弟弟丁宝儿,如今在我手里——他还在打听你的下落。”

    孙氏从榻上起身,动作称得上焦急地展开了那两幅画像。

    待看罢之后,双手紧紧抓着画幅,沉声问:“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她落到如此境地,是她自己选的路……可宝儿不一样!

    宝儿应当好好地活着,连同她的那一份……继晓向她承诺过的,日后必然会让宝儿过上富贵无忧的生活,他的子子孙孙,都再不必没有尊严被人轻视地活着!

    张眉寿看着她道:“我们不曾将他如何,他被继晓下蛊控制,不堪忍受之下,逃了出来——”

    “这不可能!”‘孙氏’几乎是打断了她的话,不可置信地道:“他不可能那样对待宝儿的!”

    “他是怎样的人,你应当清楚,又何必自欺欺人——难道这些年来,你当真以为你弟弟的日子会十分好过吗?还是说,这么想,能让你良心上好过一些?”

    ‘孙氏’眼神变幻不定,下意识地摇着头,然一双眼睛已经红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