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930 进宫  喜上眉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些话虽有些残忍,但她既从他这里问了许多,作为交换,也该给他一句准话。

    他不是那些没经过风浪的年轻子弟,而是从刀光血影里走出来的人,与其用所谓善意的谎言让他继续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想里,倒不如将实情言明,让他得个明白。

    “……”阿财意外地看着她。

    “今日多谢你同我说这些。”张眉寿最后说道。

    日后若有机会,且他也愿意的话,她或可让姐弟二人见上最后一面——她只能做这么多了。

    阿财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

    马车离开别院,在经过白府时停了下来。

    张眉寿是从后门处进的白府,见到了白景思。

    “白公子可知阿财原本的身份是否有些特殊?”

    花厅内,张眉寿问道。

    当初阿财是经白公子之手离开的大永昌寺。

    “阿财?”白景思愣了一瞬,猜测着问道:“张姑娘说的莫不是道净吗?”

    张眉寿点头。

    白景思则是摇头,“倒不知他有什么特殊之处,只记得也是出自天门山寺——当初我是见他功夫不错,本性不坏,且也不愿留在继晓身边,才选中了他。”

    张眉寿并无太多意外。

    她本就是顺道问上一句而已,实则在路上她也想过了,若白公子知晓什么内情的话,没有道理会瞒着不说。

    “张姑娘何故突然问起这个?”

    “是查到了一些巧合,便来同白公子印证一二。”张眉寿并未细说,只道:“叨扰了。”

    白景思亦不多问,颔首起身相送。

    马车赶回了张家。

    “替我更衣梳发,再将前两日静妃娘娘送来的帖子找出来。”张眉寿回到愉院,便吩咐阿荔。

    “姑娘要进宫?”

    静妃娘娘时常会邀姑娘入宫小叙,起初是直接差人来请,后来大致是考虑到她家姑娘未必时时都有空闲,于是便改为了送帖子,让她家姑娘何时得闲何时再过去。

    可姑娘此时突然要进宫,显然是同那幅画像有关——

    张眉寿点了头。

    “事不宜迟,快去吧。”

    她急于印证,不想多耽搁片刻。

    阿荔忙点头,唤了阿豆进来准备梳发,自己则去挑了进宫的衣物首饰。

    长丽宫中,静妃坐在花园深处的亭子里,正瞧着六皇子带着太监在塘边钓鱼。

    正午的阳光暖融融地洒在四下,吃着热茶的静妃心情颇佳。

    自从将杬儿接回了长丽宫之后,他们母子清清静静地过日子,她也不愿一味束着杬儿去做太多功课,孩子的性情反倒也日渐开朗许多。

    皇上早已不问政事,然太子殿下性情仁善,未来太子妃又是杬儿的恩人——无论是眼前,还是日后,于她而言都再没什么不满足的。

    一名宫女行了过来,禀道:“娘娘,张二姑娘入宫来看娘娘了。”

    静妃闻言一喜,放下了茶盏。

    交待了宫人好生照看着六皇子,她忙就带着嬷嬷宫女回了前殿。

    二人相见,相互寒暄了几句,静妃察觉到不同,便将不相干的宫人支开了。

    “今日实有一事想请静妃娘娘帮忙。”二人已算得上熟识,张眉寿亦不拐弯抹角:“我有要事,需去东宫见殿下一面。”

    “就这事啊……”

    简单——

    静妃闻言也不意外,干脆地笑着应了下来,吩咐了嬷嬷去着手准备。

    咳,横竖这事儿她也不是头一回干了,已是有经验了。

    一刻钟后,扮作了小太监的张眉寿,在另一名太监的陪同下,提着一盒子点心,便往东宫去了。

    “殿下,静妃娘娘让人送了点心过来。”

    阿秋入得书房内,轻声禀道。

    书案后,正看折子的祝又樘淡淡“嗯”了一声,头也未抬地道:“拿进来吧。”

    阿秋应了声“是”。

    两名太监入了书房内。

    “殿下不趁热尝尝吗?”阿秋又笑着问。

    “先放在一旁。”

    然这下意识的话说罢,那只翻折子的手却是微微一顿。

    不对——

    方才已有人来提醒过他该用午膳了,这个时辰,长丽宫怎会使人来送点心?

    不知想到了什么,祝又樘抬首看去。

    视线中,那肤色白皙的小太监正笑望着他。

    他怔了一瞬,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旋即盛满了意外的笑意,一双眼睛亦浮现了神采来。

    头束金冠,着月白色宽大常服的少年搁下手中奏折,自书案后行出。

    “怎此时过来了——”他问着,声音里亦有着笑意。

    “来瞧瞧殿下有没有按时用膳。”

    祝又樘轻咳一声:“正要用——你可用过了?”

    然下一瞬想到,这个时辰进宫,必然是不曾用过的,是以不及张眉寿回答,他便吩咐了宫人:“传膳,多加一副碗筷。”

    宫人应下去了。

    阿秋讶然地看着自家殿下带着张姑娘离去的背影。

    她催了殿下数回该用膳了,殿下总说要批罢手中的那本奏折——可一见着了张姑娘,哪怕是一个字只看了一半,也都能立即放一放的吧?

    阿秋欣慰又着急——张姑娘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嫁到东宫来呀?他们上上下下可都盼着呢。

    张眉寿心中念着正事,本无太多心思用膳。

    可想着,她闲人一个,多一顿少一顿不打紧,然面前这个却是终日劳心劳神的,吃饭可是头等大事。

    到底也不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横竖要见的人就在那儿也跑不了。

    她向来是急性子,可此时却这般有耐心,倒也真是尘世间难得一见的善解人意——张眉寿陪着面前俊美的少年不紧不慢地吃着饭,边在内心自夸了一句。

    “今日入宫,可是有要事?”饭后,祝又樘主动问起。

    他家小皇后,历来是没有正事绝不轻易寻他的——这一点,他偶尔想起,会略有些想要叹气。

    张眉寿点了头,直言道:“是为了孙氏而来。”

    左右无人,她便将自己的大致猜测说了一遍。

    “你是疑心孙氏这个身份,是被他人所顶替了?”祝又樘颇有些意外。

    “殿下且看这画像。”

    张眉寿边将东西取出,边道:“这样的巧合,实在少见。从阿财的年纪上来算,丁蔷儿突然消失不见,恰就是孙氏入京选秀的那一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