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929 像谁(力高妹万赏加更)  喜上眉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自然是办正事去!”

    一则要去告诉蓁蓁这个好消息;

    二来,这些天闷在家里,他确是将心思都放在了眼前之物上,可对下人间的议论也非是充耳不闻的……只能听而不能加入,且还要忍住不想不能分神,天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非人折磨!

    眼下得了自在,头一件事情当然是寻阿鹿蓁蓁嗑瓜子打听八卦去了!

    无名大师气得站起了身来。

    他大老远过来,就不能先招待招待他?

    不过转念一想,待被请去了皇宫里,什么像样的招待没有?

    可事实同他所想却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不是光明正大地被请入宫中且罢,他本也不是计较这些俗礼的人,可是……对方带他钻狗洞就有些过分了吧?

    二人钻了进来之后,老于低声解释了一句:“我历来都是走的这条路,固然也可以跳墙,可这宫墙太高,费事了些。”

    今日也是偷偷入宫,自是不宜惊动太多人。

    无名大师没有说话。

    罢了,钻就钻吧,就当是为了苍生大义……

    可待会儿要是不好好请他吃顿饭,那可就当真说不过去了!

    ……

    次日一早,张眉寿去了别院看望骆抚。

    骆先生昨日去游湖作画,结果画没做成,还染了一身风寒回来。

    夜里还起了高热,吃药压了下去又起,这会子还烧得吭吭哧哧地。

    “区区风寒而已,也值得你跑一趟?平白浪费工夫。”骆先生靠在床头半闭着眼睛说道。

    茯苓立在一旁默默不语。

    不是先生让他传信给张姑娘的么,一副借病求关心的架势。

    “恰巧今日也无事忙,就来看看先生了。这是丫鬟熬的补汤,还热着,先生喝些吧?”

    见茯苓从阿荔手中接过了食盒,骆抚矜持地淡淡“嗯”了一声。

    张眉寿在一旁坐下,目光随意转动间,只见对面的几案上方悬着一幅画像。

    一眼扫去,只觉得画上之人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她下意识地就问:“不知先生画的这是何人?”

    那是一幅正面画像,极强调五官,人物没什么神情,也无环境映衬,但那双眉眼却叫她越看越觉得熟悉。

    骆抚咽下一口汤,随口答道:“不是院子里那个小和尚么,说是要寻他幼时走失的亲姐,老夏那疯子非要管这档子闲事,成日念叨着要我帮着画画像……”

    再这么下去,他怕是要成了寻找失踪人口这一块儿的专业画师了。

    “这是阿财的姐姐?”张眉寿眉心微动。

    骆抚“嗯”了一声就继续喝汤了。

    张眉寿盯着那幅画像,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却越发强烈。

    觉得熟悉,却一时记不起在何处见过,兴许是许久不曾见面,也可能是同印象中的年纪有着偏差……

    画上之人俨然是一位二八芳华的少女。

    张眉寿紧紧皱着眉,脑海中闪过一张张女子面庞。

    最终陡然定格在其中一人身上!

    她紧皱的眉倏地舒展开来——

    她知道是像谁了!

    张眉寿蓦地站起身来,却见几案上还有着一幅画像——其上画的是一名衣着有些寒酸的男童。

    “先生这画的可是阿财幼时的模样?”她猜测着问道。

    骆抚见她一惊一乍,不禁道:“没错——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想着对方要找的人兴许对幼时的弟弟还有印象,他便也顺手画了一张。

    “没什么。”张眉寿随口敷衍了一句,而后问:“不知这两幅画可否借我一用?”

    没什么?

    骆抚气哼了一声。

    这回答确实是没什么诚意——

    然还是点了头,且又提醒道:“这且还是需要再行修改的,兴许没有那般贴切——”

    “无妨,多谢先生了。”

    张眉寿命阿荔将两幅画像卷起,便告辞了。

    却没有急着立即离开别院,而是去见了阿财,详细地问了一番对方的身世,及当年同姐姐走失的经过。

    “我爹娘本是湘西当地一处村子里的寻常农户,因父亲病重,家中拮据,母亲便将阿姐送去了一户人家做丫鬟……”

    因那时年纪尚小,有些记忆是极模糊的,似乎从他出生起,姐姐便是在别人家做丫鬟了。

    父亲病死没多久之后,母亲也因操劳过度而患病去世了。

    自那后的记忆,多半是他在那户人家的后门处等着姐姐偷偷送些吃食出来,也有好些孩子常常欺负他,姐姐为此经常流泪。

    而她最常念叨的一句话,因听得太多,这些年来一直深深地烙印在他脑海中——分明都是人,为何生来便有高低贵贱之分?这世道当真不公平。

    “可还记得是那户人家是做什么的,姓什么?”张眉寿细问道。

    “似乎是做官的,具体什么官记不得了……隐约记得似乎是姓孙。”阿财认真答着。

    自从骆先生所画出的画像,与他记忆中阿姐的模样有些重合了之后,他便多了一份信心。

    “那你们当初是如何走失的?”

    阿财却摇了头。

    “记不清了,只知道有一日突然见不到阿姐了……有人说,阿姐犯了错……被打死了。但也有人说,是她偷偷跑了。”

    至于前因预兆或是线索,他一概不记得。

    只知道有一天阿姐突然不见了。

    至于为何笃定阿姐没死,是因为在那不久之后,他的住处时不时就会出现一些来路不明的碎银子和吃食。

    他无亲无故,认定那必是阿姐所为。

    但那样的日子也没有维持太久,很快就没人再送东西和银子过来,他慢慢过上了与乞儿无异的生活。

    直到天门山寺收留了他。

    他也是在那时,见到了当今国师继晓,直到后来随其一同入京,被其弟子章明收于座下。

    他将这些经过,也大致同张眉寿说明了。

    张眉寿听罢,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你和你阿姐的原名叫什么?”

    “我阿姐叫丁蔷儿,我叫丁宝儿。”

    张眉寿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张姑娘——”

    见她要离去,阿财有些迟疑地问道:“张姑娘可是有什么线索?我阿姐她……能找回来吗?”

    张眉寿回过头看向他。

    思量了一瞬,终究是实言道:“我大致猜到了她在何处。但她如今身份特殊,又犯下了大错,注定是无法与你相认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