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928 幽禁  喜上眉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继晓脸色微微一变。

    同那少年四目相对,只见对方眼神果决没有半分犹豫。

    祝又樘静静地与之对视着。

    蓁蓁说得极对,如今城中气氛特殊,利弊共存,民心初得安稳,正是“生事”的好时机。

    而继晓如今又被逼入了极尴尬的境地。

    是以,暗中与明面,都不能留给对方趁机作乱的机会。

    更何况,由此表明朝廷态度,亦是安稳民心的方法之一。

    结果或是相同的,过程亦十分重要。

    有些损伤与动荡,能避免还需尽量避免。

    再者——

    有些事情,已是到了越快解决越好的时机了。

    程然经过短暂的诧异之后,郑重应下:“微臣——领命!”

    这句话让继晓回过神来。

    “殿下这么做,是要定贫僧的罪吗?”

    “吾只当方才已经说明白了,待到案情真相明朗之后,若确与国师无关,自然会还国师自由。”

    继晓笑了笑,道:“可殿下怕是不知,贫僧明日一早,还需入宫替陛下诵经。”

    “据吾所知,父皇之所以需要国师进宫诵经,是因难以入睡之故,而眼下父皇已经熟睡,相信明日也用不着国师入宫了。”祝又樘道:“当然,若是父皇有意传召,吾也断没有道理阻拦——是以,国师只需在府中等候传召旨意便是。如遇父皇召见,自会有人护送国师进宫。”

    这便是执意要幽禁且明目张胆派人监视他左右的意思了。

    继晓压下心中冷笑,缓声问道:“殿下私自做主监禁贫僧,不知是否请示过陛下旨意?”

    少年平静反问:“吾代父皇理政多年,如今父皇患病无法理事,难道国师认为,此等区区依规矩来办的小事,吾都做不了主吗?——还是说,国师自认身份特殊,非父皇亲允,便可置身于大靖律法之外?”

    听着这冷硬而不留丝毫情面的话,察觉到四下太监宫女与侍卫投来的隐晦目光,继晓缓缓垂眸。

    趁着殿内的皇帝此时无法开口说话,小老虎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将獠牙露出来了……

    而他倒是许久不曾体会到这般处境与滋味了。

    但也愈发让他肯定自己的决定果然没有错——

    只不过,依眼下情形来看,计划还须再提前些了……

    继晓表面一派平静,内心实则因计划一再被打乱而躁怒之感丛生。

    “殿下言重了。既是殿下之意,贫僧自当遵循。”

    他声音平稳温和地说着,而后施了佛礼,缓缓离开了此处。

    清羽一步步紧跟在其侧。

    殿中,明太医行了出来。

    “微臣听福公说,殿下的肩膀受伤了,不知伤得重是不重,可需微臣替殿下察看上药?”

    祝又樘下意识地摇头。

    “不严重。”

    他还要赶回东宫处理其他事情,京中近来四处都不安稳,需要处理的问题远比表面看到的要多。

    然下一瞬,脑中却突然响起女孩子的提醒。

    “还是看一看吧。”

    祝又樘折身回了殿中。

    宫人正动作极轻地清理着殿内狼藉。

    刘福上前来向行礼,未言其它,只朝着祝又樘微微点了点头。

    华帐静静垂着,帐内传出昭丰帝均匀而略重的呼吸声。

    ……

    次日,继晓前往京衙与苏家公子对质,自是又引起了一阵热议。

    苏家公子并无实证在,双方各执一词,然因继晓也无确切证据能够证明当日清早不在城中,是以此案唯有容后再审。

    虽说没有定论,然国师府被官兵严加看管之事,仍让人不禁揣测良多。

    一时间,官宦后宅,茶楼街尾,所谈最多的便是此事,继晓在百姓心目当中所谓神佛降世的印象可谓是岌岌可危。

    小时雍坊王家公子的院子里,却是出奇地安静。

    王守仁正端坐于书房当中,凝神望着窗外的梅树。

    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被风带起的凉意。

    王守仁纹丝不动,不曾回头,连眼神都无丝毫变动。

    直到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守仁脸色一喜,当即回过了头去:“师父!”

    “怎么,你这到底是学人格物呢,还是使苦肉计逼为师现身呢?”胖和尚在一旁的椅中坐下,哼哼着道。

    “嘿嘿,两不耽误嘛。”王守仁命人上了热茶来,亲自倒了一杯奉上。

    见自家师父不说话,遂又拍着马屁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师父的法眼。”

    “得了,王家公子闭门格物的消息传得到处都是,但凡为师还没聋透,想装作听不见怕是都难。说吧,可是有事寻我?”

    无名大师搁下茶盏问道。

    “确是有一事想求师父帮忙……”

    王守仁便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这些事情,本不必我来多做插手……有人乱世,便有人救世。我这世外人,贸然插手反而不妙。”

    “可师父先前说自己已到了圆寂之时,如今却仍留于世间,兴许正是为了今次之事呢——”

    无名大师动了动眉毛。

    这小子凭空想象的能力远在他之上啊。

    不过……他竟莫名觉得有些道理?

    当初他选择再等一等,不就是为了观测形势么?

    王守仁紧接着又道:“再者说,此番并非是师父主动插手,而是到了最后关头,有人求得师父出面相助,师父即便应下,也只是顺从天意罢了——当今太子殿下意不只在于止乱,更欲在于止乱之中,减消伤亡,如此不正是佛家的好生之德吗?”

    无名大师默了默。

    他竟被说得有些心动了。

    只是……

    “你既都能看出是最后关头了,为师也不见得能帮上什么忙……”

    “可您来都来了——”

    他这梅也格了数日了,总不能就这么打水漂了吧?

    哪怕就当走走过场?

    局面不知怎地就陷入了这名为“去也行,不去也行”的尴尬境地当中,师徒二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

    “那为师去一趟便是了。”

    最终无名大师微微叹了口气。

    或许他与他那位师弟,也该见上最后一面了。

    王守仁闻言,立即拱手一礼,道了句“多谢师父”,另又吩咐仆从好生招待,自己则是转身大步离开了书房。

    “你做什么去!”无名大师忙喊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